保护不善,世界遗产为何会遭除名!

保护不善,世界遗产为何会遭除名!

2021年07月23日 20:37:27
来源:文博圈

7月21日,在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1个委员国中20个参加不记名投票,讨论英国利物浦海上商城(Liverpool-Maritime Mercantile City)除名决议。其中,无效票2票,空白票0票,有效票18票。投票结果,赞成13票,反对5票,赞成票超过决议通过所需的多数票(即12票)。决议草案通过,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主席田学军宣布,利物浦海上商城正式从《世界遗产名录》除名。

视频截图

据英国《卫报》报道,因多年来沿海码头维护不善,带来“不可计量的损失”,利物浦世界遗产名誉被剥夺。

联合国遗产机构在中国召开世界遗产大会上讨论决定,因利物浦沿海地区的“突出价值”已被新建筑摧毁,委员会认为,这些建筑损害了遗产地的原真性和完整性,故将利物浦从世界遗产名单除名。

这是2013年10月19日在英国利物浦拍摄的码头顶区域。码头顶最著名的建筑为皇家利物大厦(左)、丘纳德大厦(中)和利物浦港务大厦(右),它们被统称为“美惠三女神”。(新华社记者殷刚摄)

其中,利物浦的新建筑包括埃弗顿足球俱乐部(Everton football club)耗资5亿英镑新建的体育场。

图:Everton football club

这一决定对利物浦来说是一个羞辱性的打击,同时还将带来一连串的损失。

英媒报道,利物浦自2004年以来就是世界遗产之城,这是对其在大英帝国时期作为主要贸易城市的认可,也是对其滨海地区建筑之美的认可。

除了带来名誉,这一头衔也为利物浦带来了经济福利。

因为是世界遗产,利物浦能够获得联合国的保护资金,并在战争发生时受日内瓦公约的保护,同时是世界各地的旅游指南热门地点。

该项目于2004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2012年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专业咨询机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和世界遗产中心认为,该遗产地及其缓冲区正在进行的开发项目“利物浦水域计划”(LiverpoolWaters)等已经对遗产地的突出普遍价值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害,建议将其从《世界遗产名录》中除名。会议经过辩论,由挪威提议,乌干达和危地马拉附议,世界遗产委员会委员国通过不记名投票做出上述决定。

据了解,这是继1972年《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签署以来,第三个被除名的世界遗产。此前是2007年阿曼阿拉伯大羚羊保护区,以及2009年德国德累斯顿易北河谷

三个案例

英国利物浦海上商城

2004年,利物浦因其在世界贸易体系发展中的历史地位和船坞技术,与中国长城、印度泰姬陵和意大利比萨斜塔等文化地标一起入选了《世界遗产名录》世界文化遗产之列,被称为利物浦海上商城。

2012年,由于利物浦计划大规模开发市中心北部历史船坞区,世界遗产委员会就曾发出警告,把利物浦海上商城列入世界濒危遗产名录。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开发计划将使城市中心扩张,在视觉上割裂各船坞区,改变海上商城天际线和轮廓。

德国德累斯顿易北河谷

具有18至19世纪风貌的易北河谷位于德国的德累斯顿市。景观沿着河谷纵深有18公里长,主要由古老的牧场、巴洛克宫殿及16世纪的别墅和花园组成。2004年,易北河谷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两年后,德累斯顿市政府以缓解交通堵塞为由,计划在易北河上修建一座现代化桥梁,预计2011年竣工通车。然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这可能破坏易北河的景观,因此,世界遗产委员会将易北河谷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并多次与当地政府协商,但未能阻止建桥计划。

2009年,世界遗产委员会21个委员国在西班牙塞维利亚举办的大会上,在对易北河谷的状况进行审查后认为,建于河谷中心位置的桥梁破坏了这里的独特景观,以14票对5票(2票无效)将易北河谷除名。

阿曼阿拉伯大羚羊保护区

阿拉伯羚羊保护区是阿拉伯羚羊、阿拉伯瞪羚和波斑鸨等珍稀动物的栖息地,1994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由于偷猎和栖息环境遭到破坏,保护区内阿拉伯羚羊的数量由1996年的450只下降到目前的65只,其中只有4对羚羊可以繁育后代。

2007年6月29日,世界遗产委员会在新西兰召开的第31届委员会大会上做出了一项空前的决定,将位于阿曼的珍稀羚羊的栖息地——阿拉伯大羚羊保护区从《世界遗产名录》中予以除名。这是《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自1972年开始生效以来,第一项被除名的遗产地。

原因分析

01

世遗没有“终身制”

1977年,首届世界遗产大会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巴黎举行。翌年在华盛顿举行的第二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产生了首批世界遗产。然而,仅过了四年的时间——1982年的世界遗产大会上,便出现了第一个“濒危”的世界遗产——耶路撒冷古城及其城墙。

受到全世界关注的世界遗产,何以会频频“濒危”甚至于被除名?曾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3年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杰出成就奖”的同济大学教授阮仪三先生,曾对个中原因进行过剖析和点评。

当地时间2021年7月8日,耶路撒冷出土一处有2000年历史的古建筑,并发现里面的豪华宴会厅、喷泉和仪式浴池等古迹。

02

城市或旅游业迅速发展造成遗产有可能消失的危险

耶路撒冷古城及其城墙第一个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它的情况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在它的220座历史建筑物中,有著名的岩石圆顶寺,建于7世纪,外墙装饰有许多美丽的几何图案和植物图案。但无序的城市发展、观光旅游,又缺乏必要的控制、引导和维护,导致城市建筑物老化;尼泊尔的加德满都河谷有着许多遗址,包括帕德冈、帕坦和加德满都大厅,及佛教寺庙和印度神庙。城镇建设的无序也正使遗址遭到破坏。它们也被列入《世界濒危遗产名录》。

03

灾害和灾变造成遗产被破坏

阿塞拜疆的巴库围城及城内的希尔凡王宫和少女塔位于里海之滨,少女塔高27米,建于公元前7世纪至公元前6世纪。希尔凡宫建于15世纪,是一座典型的阿塞拜疆式宫殿,巴库围城的标志性建筑。2000年11月的地震、城市发展及遗产保护政策的缺乏等威胁,持续不断地破坏着该遗址;贝宁的阿波美皇宫建于1625年至1900年间,阿波美王朝的12位皇帝把皇宫建在同一城墙之内,形成完美的建筑群。1984年3月15日,飓风袭击了阿波美皇宫,皇宫围墙和博物馆遭到了大规模的破坏;自然灾害使它们都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

这里是公元14世纪至16世纪印度南部最富有、最强大的毗奢耶那伽罗王朝所在地。遗址建筑规模宏大,令人惊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86年把它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新华社记者郑焕松摄

04

大规模的公共或私人工程对遗产造成威胁

印度的亨比古迹群是印度维查耶那加尔帝国最后的首都遗址,14至16世纪,这里建造了宏伟的胜利城和德拉威庙宇及富丽堂皇的宫殿,但亨比新建的两座吊桥破坏了自然环境,也威胁了该世界遗产的完整性。

与上述情况相似的还有阿尔及利亚的提帕萨古遗址,在这个世界遗产上建造大坝的计划使它的保护面临威胁。另外还有突尼斯的伊其克乌尔国家公园,上游的两座水坝使流入湖中的淡水严重减少,迁徙的鸟类也因此减少,而商业化捕鱼、伐木和农业开发形成了另一威胁。这些人为的破坏,使它们都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

05

武装冲突和战争的爆发造成对遗产的威胁

这一类型中最突出的就是阿富汗的巴米扬山谷文化景观和考古遗迹,它向世人展示了从公元1世纪至13世纪,古代巴克蒂阿里族的文化艺术和宗教的发展。在这片保护区内,汇集了大量佛教寺院、庙宇、圣地,以及防御建筑。2001年3月,雕刻在一片绝壁之上的两座巨大的巴米扬大佛被塔利班武装摧毁。更危险的是佛像剩余部分会随时坍塌,而且洞穴内的壁画剥落以及非法挖掘与盗抢文物行为非常严重,部分地区已经由于埋有地雷而无法接近。

柬埔寨的吴哥遗迹群是东南亚主要的考古学遗址之一,占地面积400多平方公里,包括林地、吴哥窟遗址公园。这个公园有从9至15世纪高棉王国各个首都的辉煌遗迹。在长年国内骚乱和战乱中,由于武装集团的支持,吴哥窟遗址不断面临严重抢夺、盗卖文物及其雕刻碎片被走私的威胁。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遗产的大国,我国入选的世界遗产包罗万象、品类丰富。如何更好地保护好老祖宗留下来的遗产?世界遗产申报成功只是第一步,世界遗产保护工作永远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