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万岛之国

中国:万岛之国

2021年07月18日 15:47:36
来源:星球研究所

中国有多少座海岛?

根据最新的《海岛统计调查公报》

我国拥有海岛超过

11000个

为名副其实的“万岛之国”

(《2017海岛调查统计公报》不含港澳台数据;下图为中国主要海岛分布图,请横屏观看,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这些海岛

或绿意葱葱

(广西北海市涠洲岛,摄影师@陈肖)

或屋宇林立

(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岛,摄影师@傅鼎)

或连成一条优美弧线

(请横屏观看,西沙群岛七连屿,摄影师@李咸良)

或千百簇拥、成群结队

(请横屏观看,香港及部分岛屿,摄影师@吴亦丹)

1.1万座中国海岛

犹如海上万千世界

展现万千精彩

然而

虽有万千不同

它们却都源于一场无休无止的

“海陆战争”

01 海洋的进攻

三四十亿年前

地球上出现了海洋

海洋和陆地的战争从此开启

海洋试图吞食大地

而陆地不甘示弱,奋力反击

约2.5-1.8万年前

此时处于末次冰期的鼎盛时期

气候寒冷,冰川广布

海平面比现在低约140米

大陆面积到达这一段时期的顶峰

(末次冰期最盛期与现代海岸线示意图,前者以1.9万年前的古海岸线作为示意,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此后

随着全球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

海洋汹涌袭来

逐渐将成片的大陆淹没

只有那些海拔较高的陆地

才有幸躲过一劫

成为汪洋大海中的幸存者

大陆岛

(大陆岛主要形成原理示意图,制图@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在中国

大陆岛数量众多

可达海岛总数的90%以上

类似于陆地上成群出现的山峰

大陆岛也往往聚集成岛群

根据聚集形态

成群分布的为群岛

链状分布的为列岛

群岛一般范围更广

我国最大的群岛舟山群岛

由1814个海岛组成

占据中国海岛总数的16%

其中就包含了崎岖列岛、中街山列岛

马鞍列岛等多个列岛

(舟山群岛示意图,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此外

大陆岛一般面积较大

例如我国最大的两个海岛

台湾岛海南岛

都属于大陆岛

数量多、面积大的特点

让大陆岛上的景观精彩纷呈

例如耸立于岛上的巨大山脉

(清水断崖,位于台湾省中央山脉东侧,摄影师@小虎牙-赵熠)

又如遍布地表的花岗岩

(福建省福州市海坛岛,摄影师@陈小羊)

又或是

草甸广袤、湖水湛蓝

(大嵛山,位于福建省福鼎市东南海域,摄影师@赵高翔)

然而

海洋并不打算放过这些“幸存者”

它视大陆岛为“眼中钉”“肉中刺”

决心将其消磨殆尽

在海浪的冲淘作用下

海岸岩石逐渐形成槽型凹穴

称为海蚀洞穴

如位于浙江宁波的花岙(ào)山岛

火山活动形成的柱状节理

与海浪冲淘形成的海蚀洞穴

同框出镜

(花岙山岛的海蚀洞穴。岛上多有火山喷出岩的柱状节理景观,形态多样,数量丰富,人称“海上第一石林”,摄影师@石耀臣)

当海蚀洞穴被海浪越冲越大

顶部岩石崩塌,形成陡壁

称为海蚀崖

海浪继续侵蚀

海蚀洞穴不断向内深入

其底部也逐渐被海浪冲刷平整

便会形成海蚀平台

(海蚀洞穴、海蚀崖及海蚀平台,位于山东烟台长岛的九丈崖风景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若遇到较为突出的海岸岩石

两侧的海蚀穴被蚀穿而相互贯通

剩下的岩石变成了一座“桥”

也被称为海蚀拱桥

例如位于辽宁大连的金石滩海岸

岩石被贯穿形成“桥”的同时

也让一侧的岩石更显瞩目

好似恐龙探出脑袋伸向海中

人称“恐龙探海”

(恐龙探海,仅作示意,摄影师@梁炳全)

若海蚀拱桥发生坍塌

留下一块与大陆分离的岩柱

孤零零地立在海中

是为海蚀柱

例如位于山东烟台的高山岛

前端的两个海蚀柱

好似风帆矗立海中

人称石帆礁

(图中右侧的两个海蚀柱便是石帆礁,也称“两棵桅”;最前端的海蚀柱已被蚀穿,成为独特的海蚀拱桥,摄影师@徐树春)

若分离的岩体较大

也会形成较小的海岛

如位于大连的棒棰岛

面积仅约0.05平方千米

(大连棒棰岛,该成因的岛被称为冲蚀岛,摄影师@何健)

在海浪持之以恒的冲刷面前

大陆岛的海岸线不断向后退败

留下林林总总的海蚀地貌

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海蚀地貌示意图,制图@王天怡&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虽然海洋的侵蚀进程较慢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再坚硬的岩石也难以阻挡

大陆岛

终将消失于海洋之中

(玄武岩柱遭受海浪侵蚀,碎块掉落海中,位于台湾省澎湖列岛,摄影师@吴贤宾)

海洋来势汹汹,力量强大无比

陆地也绝不会坐以待毙

它已经积蓄力量

准备进行反击

02 陆地的反击

海岸地带的“海陆战争”最为激烈

海洋侵蚀陆地,陆地还以颜色

江河从陆地上滚滚而来

裹挟着大量泥沙奔向大海

迎战海洋

(河海分明,位于山东东营市的黄河河口附近。黄河携带泥沙冲向大海,由于海水密度较大,将黄河水“顶托”在上层,于是便形成了黄色河水和蓝色海水分明的景观,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河流入海

水面在河口处变宽,流速减缓

泥沙得以沉积,形成陆地

河口冲积岛由此形成

(河口冲积岛形成示意图,制图@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而河流和海洋的力量强弱

将决定河口冲积岛的命运

河流力量更强的河口

黄河河口

其河口冲积岛很不稳定

容易在汛期被洪水切割成新的沙岛

或者因为过快的泥沙堆积

导致冲积岛融入到三角洲中

(请横屏观看,黄河河口,位于山东东营,摄影师@董保华)

海洋力量较强的河口

钱塘江河口

泥沙很快会被强有力的潮水打散

难以形成冲积岛

(钱塘江大潮,摄影师@陈中秋)

而河流与海洋力量相当的河口

泥沙能在相对稳定的状态下

逐渐堆积形成大型冲积岛

长江河口

虽然输沙量远不及黄河

但却形成了中国最大的河口冲积岛

崇明岛

(请横屏观看,通过上海长江大桥前往崇明岛。崇明岛为我国第三大岛,面积紧随台湾岛和海南岛之后,摄影师@老J)

这类稳定而大面积的冲积岛

一般地势平坦、土壤肥沃

崇明岛便有良田万亩

(请横屏观看,崇明岛稻田,摄影师@大徐)

以及茂密森林

(秋色水杉,位于崇明东平国家森林公园,摄影师@丁俊逸)

如今

由于泥沙的不断沉积

崇明岛还在不断增长

其东部滩地每年向海推进350米

造地近万亩

而其北部的泥沙淤积增长

更是让整个崇明岛逐渐北上

也许在不太遥远的未来

我们将见证崇明岛融入大陆的历史性时刻

(崇明岛位置变化示意图,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除了河口

也有大部分泥沙冲入大海

在海浪和海流的作用下

泥沙在海洋中堆积成陆

(鱼骨沙洲,位于福建漳州东山岛,摄影师@徐畅宇)

首先

海流沿着海岸流动形成沿岸漂流

泥沙在沿岸漂流的作用下

在河口附近的海岸堆积

(沙嘴、湾口沙坝和连岛沙洲形成示意图,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在海岸转折处

水流流速减慢,泥沙快速沉降

形成向海洋延伸的长条状泥沙堆积体

称为沙嘴

(象鼻湾,位于福建福州海坛岛,摄影师@陈小羊)

沙嘴继续延伸

终将与陆地相连

形成湾口沙坝

(即将形成湾口沙坝的沙嘴,其后有一片未完全封闭的潟湖,位于海南三亚后海,摄影师@韩阳)

而后海浪袭来

或将沙嘴、湾口沙坝切断

或将海底泥沙重新卷起、搬运、堆积

不论哪种情况

都将形成狭长的沙岛

它们好似屏障一般保护着大陆

因此被称为障壁岛

(障壁岛,位于河北唐山曹妃甸区。为了方便读者辨认,图片色彩经过增强处理,黄色的为障壁岛,摄影师@陈剑峰)

此外

对近岸的海岛

泥沙也会施以援手

受沿岸流的影响

泥沙在海岛和陆地之间堆积

形成连岛沙洲

而这些与大陆相连的海岛

则被称作陆连岛

连岛沙洲也会存在于两座海岛之间

相连的海岛

在增加面积的同时

也增强了对抗海洋的力量

(海南万宁大洲岛,摄影师@蔡晶)

除了沿岸流

潮汐引起的潮流

也会影响海中泥沙的动向

形成受潮流控制的潮流沙脊

江苏沿岸有着世界罕见的潮流沙脊群

大致以江苏沿岸弶(jiàng)港为顶点的

辐射状潮流作用于此

将被淹没的古河口改造成辐射状沙脊群

因此被命名为南黄海辐射沙脊群

(南黄海辐射沙脊群及潮流示意图,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不同于大多数水下沙脊群

南黄海辐射沙脊群主要分布在潮间带上

并且少数沙脊已经达到足够的高度

成为沙岛

这片总面积达 22470 平方千米的沙脊群

在潮涨潮落之间造就优美景色的同时

也形成了大片的湿地

其上植物繁茂

是大地的“油画作品”

(南黄海辐射沙脊群中的彩色草滩,位于江苏盐城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摄影师@孙华金)

动物生息

是候鸟的天堂

(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是中国第一个海洋世界自然遗产,摄影师@孙华金)

也是中国的“麋鹿之乡”

(奔跑的麋鹿、黄色沙脊和蓝色水槽,拍摄地点位于江苏盐城大丰区,摄影师@孙华金)

至此

泥沙聚集成洲

在河口及附近地区创造陆地

成功代表陆地进行反击

然而

在海洋吞食大地的压倒性力量面前

此次反击力度略显不足

陆地不轻言放弃

它破釜沉舟、深入海洋

力图从海底绝处逢生

03 海底生力军

深邃的海底

是陆地的死亡地带

岩浆的出现

则帮助陆地“死而复生”

炽热的岩浆

从海底破裂之处喷出

冷却成岩,逐渐堆积成山

(当代海底火山喷发景象,图片来源@NOAA)

当它们有些露出海面

形成新的海中陆地

便是火山岛

一些火山岛诞生于板块边缘

较重的大洋板块俯冲深入地球内部

岩浆顺着裂缝从洋底喷出

随后凝固堆积,露出海面

(板块边缘火山岛形成示意图,制图@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这类火山岛常排列成弧状

被称为岛弧

如我国台湾岛附近的多个岛屿

兰屿、绿岛、龟山岛等

(台湾岛与东亚两大岛弧分布示意图,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但更多诞生于板块内部的火山

则始终未能露出海面

成为“火山遗骸”

不过一种神奇的生物

则为“火山遗骸”重新带来“生机”

它们在其上生产礁石

代替岩浆在海中创造陆地

这种生物便是造礁珊瑚

(珊瑚,拍摄于菲律宾的阿尼洛,仅作示意,摄影师@刘晨)

造礁珊瑚通常与虫黄藻共生

这种能进行光合作用的共生藻类

能提高造礁珊瑚分泌碳酸钙骨骼的速度

从而在一代代珊瑚的新老更替中

形成珊瑚礁

(珊瑚礁,仅作示意;摄影师@商睿)

造礁珊瑚对生长环境的要求较为严苛

3.4%-3.5%的最佳海水盐度

25-29℃的最佳水温

以及充足的阳光

这让造礁珊瑚通常出现在

清澈、温暖的浅部热带水域

(中国珊瑚礁分布示意图,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我国南海中央虽是大片深水海域

但是其中的火山

恰巧为珊瑚提供了浅海环境

造礁珊瑚会在合适的水深处

附着在坚硬的火山岩上

为了获得更多的阳光

它们向上“生长”

逐渐接近海面

海浪想要打碎这些礁石

却也让礁石碎块堆积在珊瑚礁上

并逐渐露出海面,形成海中陆地

海洋的进攻反而帮助珊瑚

完成了海中造陆的壮举

(七连屿,位于南海西沙群岛。白色的珊瑚沙和碎块已在礁盘上堆积成沙岛,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此时珊瑚礁好似裙子围在岛屿周围

被形象地称作裙礁

因其围岸一圈的状态

也被称为岸礁

(海南分界洲岛,图中水下近岸处围岛一周的浅蓝色环带便是岸礁[裙礁]所在;分界洲岛是大陆岛并非火山岛,此处仅作示意,摄影师@沈龙泉)

然而海平面上升或者海底沉降

会让火山相对下降,造成珊瑚礁的沉没

但追逐阳光的心,又让造礁珊瑚奋力向上

逐渐形成离海岸一定距离的珊瑚礁

好似城墙围绕着中间的城堡

被称作堡礁

(法属波利尼西亚的波拉波拉火山岛及其周围的堡礁,仅作示意,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火山继续下降,直至完全被淹没

珊瑚仍然奋力向上

海面上只留下一圈环形的珊瑚礁

被称作环礁

(西沙群岛永乐环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至此

珊瑚完全接力岩浆

成功在海中制造陆地

带领陆地死而复生

(珊瑚环礁的演化示意图,制图@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就这样

大陆岛、河口冲积岛、火山岛、珊瑚岛礁

你来我往的“海陆战争”

让1.1万个海岛应运而生

“万岛之国”由此诞生

04 人类与海岛

万千海岛

虽然都起源于“海陆战争”

但是属性多样和分布广泛的它们

于人类有着多重意义

它们是信仰的寄托

(南海观音像,位于浙江舟山普陀山,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它们是历史的证明

(北洋海军忠魂碑,位于山东威海刘公岛,摄影师@健忘的行摄世界)

它们是坚实的国防重地

(开山岛,位于江苏连云港。王继才、王仕花夫妇从1986年起为国守岛三十余年;电影《守岛人》便取材于他们的真实事迹;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它们是管理海上领土的

支撑之地

(永兴岛,海南省三沙市政府驻地。岛上功能齐全,并建设有机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它们也是获取海上资源的

重要根据地

鱼、虾、蟹、贝

让我们忙于采集捕捞

(渔排,位于广东阳江海陵岛,摄影师@姚朝辉)

丰富的浮游生物

又吸引我们建立海上牧场

(生蚝养殖排与龙门七十二泾,位于广西钦州湾茅尾海,摄影师@陈琳)

为了运送各类资源

我们发展航运

海岛成为我们海上的指路明灯

(请横屏观看,花鸟灯塔,位于浙江舟山嵊泗列岛中的花鸟岛,摄影师@赵高翔)

我们建设港口

海岛也常是我们的理想之选

(上海洋山港,位于杭州湾口外的崎岖列岛,是全球最大的智能集装箱码头,摄影师@大徐)

我们甚至改造整个海岛

用于轮船的修理建造

(广东深圳的大铲岛[左]和孖[mā]洲岛[右]。整个孖洲岛被改造成修船厂,摄影师@吴亦丹)

我们也修筑堤坝、建设跨海大桥

将大陆与海岛相连

(福建平潭海峡公铁两用桥[建设中],此桥目前已建成。摄影师@陈剑峰)

以及制造人工海岛

用作跨海大桥和海底隧道的接口

(港珠澳大桥西人工岛口岸,摄影师@黄昆震)

但是

快速的全球变暖正在改变海洋环境

首先

海平面上升过快

海拔较低的海岛

将面临被淹没的命运

(请横屏观看,长兴岛,位于长江河口,是海拔较低的河口冲积岛。若海平面快速升高,被淹没的风险很大,摄影师@傅鼎)

其次

海水温度的升高

将导致造礁珊瑚失去共生藻类

进而失去光泽,发生白化

直至死亡

(南海珊瑚礁白化,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因此

我们需要改变能源结构

大力发展绿色能源

(风电和渔民,位于辽宁省海王九岛附近,摄影师@No One 晓东)

我们需要植树造林、节能减排

以求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请横屏观看,人工红树林,位于广东省茂名市电白水东镇,摄影师@张向良)

保护生态

保护海洋

才能让1.1万个中国海岛

继续展现它们的万千种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