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人蛇之恋,还能演多久?

这场人蛇之恋,还能演多久?

2021年06月21日 10:38:21
来源:看鉴

《白蛇传》是复古的故事,粤剧是陈旧的曲种。

将两者重新组合,作品的名字就是《白蛇传·情》,时至今天,已然成为火爆到出圈的电影。

▲粤剧电影《白蛇传·情》海报

电影的宣传标语是:“国内首部4K粤剧电影”。对今天的年轻人而言,“粤剧”、“4k”,“电影”,三个词汇,分别拿出,皆是土到掉渣;放到一起,竟能迸发出别样的火花。

一个曲种,一场电影,互相杂糅,却能产生“负负得正”的效果,太神奇了。

“白蛇传”的故事,走过风风雨雨,日臻成熟。有的时候,成熟并不是什么好事儿,成熟也许意味着陈旧。

电影《白蛇传·情》火爆之后,许多网友按图索骥,从网络上找到戏曲原片,看罢之后,反响可能并没有那么大。

数据不会作假,发布于同一天的两个视频,观看数量差距40余倍。

导演显然也意识到这点,早在开拍电影时,他们已然作出改变。

首先,把影片中浓重的“戏味儿”,适当淡化。

为了避免喧宾夺主,戏曲舞台常用素雅的幕布作背景,刻意淡化舞台效果。譬如,粤剧《白蛇传·情》中,其背景大体是“幻灯片”的水准。

▲图片来源于粤剧《白蛇传·情》

到了电影之上,导演不惮其烦,雕琢出最完美的布景。他们最终也确实做到了,用网友的话说,“每一帧都是壁纸”。

▲图片来源于电影《白蛇传·情》

从幻灯片到壁纸,旧的看戏的感觉没了,新的观影感受,也就重新占领高地了。

在比如电影中的武打场面。

在传统戏曲中,舞台的打斗讲究锣鼓点,不够写实,但是绝对美。

可惜,将这种“美”,放到电影之上,就是不伦不类。

“水漫金山”的片段,按照老规矩,主演必有“踢枪”的环节。简言之,白素贞要将天兵天将投出的长枪,尽数用脚踢开。

▲动图来源于粤剧《白蛇传·情》

踢枪的时候,白素贞的脚不疼吗,万一被扎到怎么办?

你还先别吐槽,这样的武打戏,在“白蛇传”中,绝对算大场面。

鲁迅小的时候,必定深以为然,小说《社戏》中,铁头老生“连翻八十四个筋斗”,都能让小孩乐此不疲地数来数去。

老爷子去世八十多年了,现在的年轻人吃过见过,拿这点场面唬人,未免有些看不起他们。

演员于是独辟蹊径,以“水袖”作为武器,既融合形象,又贴合主题,且能表现戏曲之美,一举三得。

▲动图来源于电影《白蛇传·情》

又有多少糙汉子,看那段“水袖斗法”,看到潸然泪下。

▲图片来源于电影《白蛇传·情》

本剧于形式上创新,融合电影与戏曲的边界,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白蛇传”是个经典的故事,想要改编,又要出新,何其难矣。

敏锐的编剧发现,在整个庞大故事当中,隐藏着一条暗线,如果深入挖掘,必然大有可为。

这条暗线就叫作“情”

大方向有了,新的故事便呼之欲出。传统“白蛇传”中,白素贞来到世间,或者为了报恩,或是因为情欲。

理由虽然充分,但是太过功利了。

在新的故事中,白素贞与许仙,本来就是一对并蒂莲,历经寒暑,一瓣投生作蛇,一瓣降生而为人。

▲图片来源于电影《白蛇传·情》

他们之间的“情”,上天早已注定,融入进骨血,不曾功利,更不会市侩。

两人的相遇,便也是水到渠成。

在以往的演绎中,白素贞与许仙,游杭州,渡西湖,老天还要下点小雨,白娘子方能羞答答地见人。

既然早知道是他,还这么墨迹干嘛。在本剧中,这一段原本冗长的剧情,被大刀阔斧地删减,以一个眼神取代。

▲图片来源于电影《白蛇传·情》

其实不止许仙与白素贞,电影中每一个角色,皆是为情而生,被情所困

许仙被吓死,白娘子到昆仑山求仙草,鹿童本来要阻止她。

哪怕长剑架在脖颈,白素贞犹然不顾自己死活,苦苦哀求:“若无灵芝草救回我夫,我生有何欢,死又何惧。”

▲图片来源于电影《白蛇传·情》

鹿童最终放过白娘子,岂不是因为“情”?

许仙因为疑惑,被法海引渡至金山寺,尔后便被保护起来,他被罩在一个圈内,进也进不去,出也出不来。

许仙对一个小沙弥,情真意切地说道:“小师父,人若无情不如妖,只要有情妖亦人。”

▲图片来源于电影《白蛇传·情》

小沙弥最终放过许仙,岂不是因为“情”?

法海向来以钢铁直男的形象示人,“水漫金山”之后,本来可以将白素贞降服,但他还是“上呈佛祖,再行处置”。

▲图片来源于电影《白蛇传·情》

法海这一丝的宽恕,岂不是因为“情”?

区区一个“情”字,寥寥十一笔画,每一笔都是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

全新演绎的《白蛇传》,展现给我们,最情真意切的那一笔。

因为本身是一部戏曲,所以起初并不被看好,谁也想不到,它竟然火爆到出圈。

用全新的配方,从视听音效上,吸引年轻人进戏院;以古老的故事,从感情脉络层面,与他们产生共情。

这便是本剧成功的原因所在。

“白蛇传”的故事发轫于南宋,七百多年的光景里,被演绎成千千万万个版本。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别的姑且不论,单就目前而言,见诸于荧屏之上的“白蛇传”作品,不下十四、五部。

《白蛇缘起》是一部动画片,也是近些年来,第一部敢把“爱情”作为主题的国漫。

▲电影《白蛇·缘起》海报

全片画面讲究,构图精美,开篇水墨画的意境,就像是惊鸿一瞥,中国风的韵味,被颇完美地演绎。

▲图片来源于电影《白蛇·缘起》

诚如片名叫“缘起”而非“崛起”,该片虽然优秀,似乎也难当“国漫崛起”之名号。

影片也有缺点,譬如白蛇的建模,圆锥脸,大眼睛,总是感觉过于网红脸。

▲电影《白蛇·缘起》海报

白蛇一袭长裙的形象,定然受《新白娘子传奇》之影响。原因无他,这部片子就是我们一代人的童年。

▲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剧照

在特效欠缺,资金受制的年代,赵雅芝依旧以深入人心的演技,陪伴、守护我们的青春时光。

白娘子的故事,唤醒了中国人的温和与善良,“千年等一回”的温情承诺,被永久的传承下来。

有理由相信,哪怕再过七百年,“白蛇传”的故事,依旧历久而弥新。因为它一直在创新,一直被演绎。

▲图片来源于电视剧《白蛇传》

古人说过,“终日乾乾,与时偕行。”想要有所成绩,其一务必谨小慎微,其二又要与日月同转,永不停歇。

可想而知,这种猛虎嗅蔷薇的劲头儿,很难拿捏,所以创新何其难矣。

前文我们一直探究,本剧于剧情和形式的新颖。但须知,这种变化,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

《白蛇传·情》舞台版,于2014年首演。可是,年轻人哪有功夫看它?要知道,彼时恰好也有一部戏曲改编的电影上映,《智取威虎山》。

▲电影《智取威虎山》剧照

威虎山的故事,除了片名与戏曲挂钩,从里到外,它就是一部动作冒险片。

至2021年春晚,《白蛇传·情》再次出现在戏曲节目《盛世百花园》中。

▲图片来源于2021年春节联欢晚会

为了这一分钟的演出,主演曾小敏,提前20余天,前后彩排六次。《南方都市报》对其不吝赞美之词:“这个粤剧版白蛇传,惊艳了春晚舞台。”

▲图片来源于2021年春节联欢晚会

惊艳了春晚,惊艳不了年轻人。他们甚至不给粤剧惊艳的机会,这个节目还没到,年轻人早就打游戏去了。

到今天电影上映,原著戏曲历经七年时光,演出上百场。

早在2017年的时候,《白蛇传·情》电影版的拍摄,也被提上日程,到今天为止,又过去了四年。

这每一分每一秒,于创作者而言,都是在沉淀、思量和创新。

▲图片来源于电影《白蛇传·情》花絮

创新是件苦差事,要有把牢底坐穿的觉悟。

但是,唯有十年磨一剑的勇气,才有自信喊出,谁有不平事?

毫无疑问,《白蛇传·情》以戏曲的形式,接过前辈的接力棒,讲好了这个故事。

那么,后来之人,又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