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是女孩的颜色,蓝色是男孩的颜色?19世纪可不是这样

粉色是女孩的颜色,蓝色是男孩的颜色?19世纪可不是这样

2021年06月09日 08:52:06
来源:凤凰网读书

“粉色是女孩的颜色,蓝色是男孩的颜色”,支持这种观点的证据比比皆是。在2005年启动的“粉&蓝计划”中,韩国摄影师郑美妍拍摄了许多被私人物品包围的小朋友。所有的小女孩无一例外,都置身于一片粉色的海洋中。

令人惊讶的是,这种“女粉男蓝”的严格区分仅仅是20世纪中期才出现的。在几代人之前,情况却大相径庭。1893年《纽约时报》刊登的一篇关于婴儿服装的文章写道,按照规定应该“给男孩穿粉色,给女孩穿蓝色”。

不论是作者本人,还是在店里接受采访的女性,都说不出其中的缘由,但作者大胆地提出了一个“无厘头”的猜测。“男孩的未来要比女孩光明得多,”她写道,“因此一想到以后要作为女人生活在这个世上,女孩便心生忧郁。

1918年,一份行业出版物承认这是一条“被普遍接受的规则”,因为粉色是“一种更加果断、更加坚强的颜色”,而蓝色“更加柔和秀气”。这种说法同真正的原因比较接近。毕竟在一个军队制服为猩红色、主教长袍为鲜红色的时代,红色就是最阳刚的颜色,而粉色仅比红色稍弱,蓝色则是圣母玛丽亚的代表色。20世纪初,就连有为不同性别的孩子选择不同颜色衣服的想法都会显得有些怪异。那时婴儿的死亡率和出生率都很高,所有两岁以下的孩子都穿易漂洗的白色亚麻服装。

“粉色”一词本身的历史也不长。到17世纪后半叶,《牛津英语词典》才第一次收录了这个词,用来形容淡红色。在此之前,“粉”一直被用来指代一种颜料。粉色颜料是用有机色素——如鼠李浆果或金雀花灌木的提取物——附着在白垩之类的无机物上制成的,这种无机物能为有机色素提供一个载体。这种有机色素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绿粉、玫瑰粉或棕粉色,但大多数情况下是黄色。

颇为吊诡的是,尽管浅红色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但淡绿色和淡黄色却始终无法为自己赢得名声(不过在包括俄语在内的一些语言中,有不同的词汇表达浅蓝和深蓝)。罗曼语系中的大多数语言勉强保留着“玫瑰”一词的变体。虽然无法肯定,但英语中的粉色一词极有可能源于另外一种花——常夏石竹(Dianthus plumarius),它也被称作“小粉红”(the pink)。

然而,粉色一词的内涵远比花和公主裙的颜色丰富得多。以弗朗索瓦·布歇和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为代表的18世纪洛可可艺术家让笔下的女性穿上了橙红色丝绸,她们虽然比不上海报女郎,却也表现出了对自身魅力的掌控。她们的精神领袖蓬帕杜夫人是法国国王路易十五的情人,同时也是一位消费高手,正是在她的推动下,亮粉色塞弗尔瓷器才得以大受欢迎。

大胆明亮的粉色深受坚强、有个性的女性喜爱。粉色是杂志主编戴安娜·弗里兰的最爱,她将这种颜色称为“印度海军蓝”。意大利时尚设计师艾尔莎·夏帕瑞丽、杂志主编和家族女继承人黛西·费洛斯以及无须费心介绍的玛丽莲·梦露,全都选择艳粉色作为20世纪渴望被关注和倾听女性的必备颜色。

玛丽莲·梦露

粉色目前的形象,部分问题要归结于女性主义者对陈旧性别歧视的反抗。自从艺术家们开始把胭脂红、赭色和白色混合,用于表现裸体女性的肉体后,人们便认为粉色非常幼稚,也很色情。目前,裸体形象仍然以女性为主。1989年,大都会博物馆中85%的裸体画的人物均为女性,但参展的女性艺术家的比例只有5%。在近期的一篇文章中,女权团体“游击队女孩”表示情况变得更糟糕了,为此她们呼吁艺术界应更加多元化。在20世纪70年代,研究人员意外发现了一种十分特别的色彩,它为反对用粉色物化女性的诉求提供了一定帮助。

最近有调查显示,女性产品,从服装到自行车头盔再到纸尿裤,通常要比男性和男孩用的同类产品昂贵。2014年11月,法国时任女性权利部门国务秘书帕斯卡尔·布瓦斯达发出了“粉色是一种奢侈色吗?”的质疑,因为Monoprix商店正在出售一种五只装的粉色一次性剃刀,价格为1.8欧元,而十只装的蓝色一次性剃刀的售价仅为1.72欧元。这种现象被人们称为“粉色税”。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人们对于颜色的偏好出现了反转,但是从许多方面来看,还是男孩的前途更加“粉嫩”。

本文节选自

《色彩的秘密生活》

作者: [英] 卡西亚·圣克莱尔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品方: 浦睿文化

原作名: The Secret Lives of Color

译者: 李迎春

出版年: 2019-9

编辑 | 三棵树

主编 | 魏冰心

图片 |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