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围:朗诵与对话香港国际诗歌之夜”朗诵诗歌作品(九首)

“突围:朗诵与对话香港国际诗歌之夜”朗诵诗歌作品(九首)

2021年05月07日 19:03:44
来源:凤凰网文化

“突围:朗诵与对话香港国际诗歌之夜”朗诵诗歌作品(九首)

小鸟在天空消失的日子

野兽在森林消失的日子

森林寂静无语 屏住呼吸

野兽在森林消失的日子

人还在继续铺路

鱼在大海消失的日子

大海汹涌的波涛是枉然的呻吟

鱼在大海消失的日子

人还在继续修建港口

孩子在大街上消失的日子

大街变得更加热闹

孩子在大街上消失的日子

人还在建造公园

自己在人群中消失的日子

人彼此变得十分相似

自己在人群中消失的日子

人还在继续相信未来

小鸟在天空消失的日子

天空静静地涌淌泪水

小鸟在天空消失的日子

人还在无知地继续歌唱

日本与我

据说我出生在东京信浓町的庆应医院里

那里好像是日本这个国家的一隅

婴儿时期,说出的不是日语而是咿呀之语

但随着长大我渐渐会说了日语

之后还学会了读和写

值得庆幸的是还靠它立身养命

被问过喜欢日本吗,对回答却感到为难

对居住了八十多年的阿佐谷一带依依难舍

年事越高越喜欢作为母语的日语

我喜欢的女性,她们的母语都是日语

喜爱的风景很多,但并非只局限于日本

飘荡在国会议事堂附近的日本很难喜欢上

毫无疑问我是日本人中的一员

但作为动物,在没成为日本人之前我被划为哺乳类

之所以能这样满不在乎地说

是因为也许我摆脱了成为士兵和恐怖分子的命运

曾想过今后的日本会变成什么样呢

但一想到该怎么做时,痛感自己力量不足

春的临终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先去睡吧小鸟们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因为远处有呼唤我的东西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可以睡觉了喔孩子们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我把笑喜欢过了

像穿破的旧鞋子

我把等待也喜欢过了

像过去的偶人

给我打开窗!然后

让我听听是谁在怒吼

是的

因为我把恼怒喜欢过了

晚安小鸟儿们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早晨 我把洗脸也喜欢过了 我

再见

我的肝脏啊 再见了

与肾脏和胰脏也要告别

我现在就要死去

没人在身边

只好跟你们告别

你们为我劳累了一生

以后你们就自由了

要去哪儿都可以

与你们分别我也变得轻松

只有素面的灵魂

心脏啊,有时让你怦怦惊跳真的很抱歉

脑髓啊,让你思考了那么多无聊的东西

眼睛耳朵嘴小鸡鸡你们也受累了

我对你们觉得抱歉

因为有了你们才有了我

尽管如此没有你们的未来还是光明的

我对我已不再留恋

毫不犹豫地忘掉自己

像融入泥土一样消失在天空吧

和无语言者们成为伙伴吧


我歌唱的理由

我歌唱

是因为一只幼猫

被雨浇透后死去

一只幼猫

我歌唱

是因为一棵山毛榉

根糜烂枯死

一棵山毛榉

我歌唱

是因为一个孩子

瞠目结舌呆立不动

一个孩子

我歌唱

是因为一个男子汉

背过脸蹲下

一个男子汉

我歌唱

是因为一滴泪

懊悔莫及、焦躁不安的

一滴泪


河流

妈妈

河流为什么在笑

因为太阳在逗它呀

妈妈

河流为什么在歌唱

因为云雀夸赞它的水声

妈妈

河水为什么冰凉

因为想起了曾被雪爱恋的日子

妈妈

河流多少岁了

总是和年轻的春天同岁

妈妈

河流为什么不休息

那是因为大海妈妈

在等待它的归程


春天

在可爱的郊外电车沿线

有一幢幢乐陶陶的白屋

有一条诱人散步的小路

无人乘坐,也无人下车

田间的小站

在可爱的郊外电车沿线

然而

我还看见了养老院的烟囱

多云的三月天空下

电车放慢了速度

我让瞬间的宿命论

换上梅花的馨香

在可爱的郊外电车沿线

除了春天禁止入内


二十亿光年的孤独

人类在小小的球体上

睡觉起床然后工作

有时很想拥有火星上的朋友

火星人在小小的球体上

做些什么,我不知道

或许啰哩哩、起噜噜、哈啦啦着吗(诗人想象的火星人语言。意为:或许睡觉、起床、劳动。)

但有时也很想拥有地球上的朋友

那可是千真万确的事

万有引力

是相互吸引孤独的力

宇宙正在倾斜

所以大家渴望相识

宇宙渐渐膨胀

所以大家都感到不安

向着二十亿光年的孤独

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喷嚏

世界的约定

晃动在泪水深处的微笑

是亘古以来世界的约定

即便此刻孑然一身

今天也是从两个人的昨日中诞生

仿若初次的相逢

回忆中没有你

化作微风轻抚我的脸

世界的约定

在阳光斑驳的下午分别后

也并没有终结

即便此刻孑然一身

明天也没有尽头

你让我懂得

潜伏在夜里的温柔

回忆中没有你

你在溪流的歌唱在天空的蔚蓝

和花朵的馨香中永远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