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马丽:我不好笑,是喜剧选择了我

专访马丽:我不好笑,是喜剧选择了我

2021年05月01日 10:35:45
来源:全现在APP

在五一档电影《阳光劫匪》里,马丽饰演的阳光,短发,眉毛凌厉,行动酷飒,是一个世俗意义上像男人的女人。更准确地说,是一个不那么“女人”的女人。

马丽饰演这样的角色,观众并不陌生。电影《夏洛特烦恼》里,马丽演过女汉子马冬梅;《羞羞的铁拳》里,她被要求“变成男人”马小,和一个男拳手互换灵魂;更早些,在话剧《乌龙山伯爵》里,她演过变性人马丽莲。

那么,这次出演阳光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你们经常问一些这样的问题,我是觉得完全不一样”,马丽说,“每一个角色都是新鲜的,都在特定的戏里。阳光是一个个体,不能拿她跟任何以往塑造的角色相比,她是只属于《阳光劫匪》里的阳光。”

图片:官方剧照

更具体地讲,电影《阳光劫匪》讲述了一个童话一样的故事。阳光开了一家寻宠事务所,做的都是些“侠义之事”。宋佳饰演的晓雪找上门来,希望她帮忙寻找自己的女儿——老虎娜娜。原来,娜娜竟被当地首富、化学家刘神奇(曾志伟饰)给劫走了。为了救回娜娜,阳光策划了一出抢劫大戏。

“不管从造型、人物性格、行侠仗义的经历,还是她和晓雪的姐妹情谊,所有这一切都是这个戏里特定的”,马丽这样理解。

此外,还有一个需要理解的问题——不论是此前的马冬梅、马小,还是这一次马丽饰演的阳光,马丽都会不断追问下去,“她”何以成为“他”?这是一个演员信念感的来源,“我相信每一个女生内心都有个小空间,她之所以变成这样,一定是有原因的。”

在《阳光劫匪》里,阳光妈妈的死成为她心中解不开的结。阳光与妈妈,老虎娜娜与娜娜的老虎妈妈,很大程度上,妈妈皆因女儿而死,尽管这并非女儿们的本意。也因此,我们看阳光,在她又酷又飒的另一面,似乎有一种萦绕不去的忧郁。

关于角色,关于《阳光劫匪》的故事,马丽还有什么理解?以下是全现在与马丽的对话:

“每位女生内心都有属于自己的小空间”

全现在:有为阳光这个角色做什么特殊的准备么?

马丽:正式开拍前,我们有一个多月的训练时间,演员间互相熟悉,培养信任感、默契,包括请老师过来做一些形体和心理上的训练。

全现在:有什么印象深刻的训练?

马丽:其实我最不喜欢哭,但老师就非要把你最疼的地方给你挖开,让你在所谓的空间里去放飞。这个放飞就是撕开,让你疼,让你哭,让你把所有的防备都放下,其实挺难受的。

全现在:你的训练是和宋佳一起吗?因为你们要培养一种默契。

马丽:我们有一起训练。她的性格和我其实完全不一样,(虽然我们)看上去都大大咧咧的,但是她是调皮捣蛋的那种,她不愿意(打开)。其实她是用这种方式在逃避你,我就是那种学校里的(听话的)好学生,特别乖,乖乖的。

图片:马丽微博

全现在:我们看《阳光劫匪》,能感受到阳光之前似乎经历了很多,但作为观众,只能捕捉到这点了,不知道具体是怎样的?

马丽:这是我的遗憾,我们有拍到,但可能被剪掉了。我们给阳光这个人物建立角色时,就想阳光为什么是现在这样?她一定是有理由的。阳光之所以是现在这个状态,是因为她小时候父母离异,妈妈一个人带着她,没有爸爸、寄人篱下,甚至过不下去了。但是她突然发现寄人篱下时,她说好听的,别人就会对她好,给她吃块糖。她可以通过说一些违心的话换取一些利益。但有一天,就因为她骗妈妈说马路对面有人敲诈勒索她,妈妈跑过去要救人时,她亲眼看着妈妈过马路被汽车撞死。

那一瞬间,她觉得天塌了,但她不能死,她得活着。她其实小时候也是长头发、穿裙子,但这件事等于是她“杀人”了(间接害死妈妈),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心里其实很恐惧。她想脱胎换骨。电影里有一场戏——她哭着照着镜子把头发剪成短发,那个眼神特别狠,她叫“阳光”,但她内心挺阴暗的,也许她以前都不叫阳光。从那开始,她要伪装,活成另一个自己,才可以活下去。只有在夜晚她一个人时,才会回到地下室的一间小屋子。那个屋子谁都不会去,只有她自己和芭蕾裙、布娃娃、她小时候用过的所有东西,那房间是她和妈妈的回忆。

这也是我和导演聊的,必须要给她一个理由。演员在塑造角色时,观众可以没有看到,但我必须清楚她的人物小传,才能支撑住我的信念感和我为什么要这样。她就单纯是一个男性状态和装扮吗?我相信每一个女生内心都有个小空间,她之所以变成这样,一定是有原因的。

全现在:你之前在采访中说自己有过一段比较抑郁的时期,你演阳光时,有把这段经历融入到角色中么?

马丽:没有,我进入角色之后,就单凭阳光她自己前半生的经历、转折点和失误,就够支撑我这个角色了,我不需要融入我个人的经历。

童话故事不是平白无故发生的

全现在:《阳光劫匪》整个故事都比较童话,距离我们普通人的生活比较远,在演戏时会有代入故事的困难么?

马丽:我倒是不困难,我是很容易相信。因为作为演员,你必须相信,你相信观众才会相信,如果你总是跳出的一个状态,我相信这部戏不会成功。每个人都有童话梦,不管是男生女生,我们小时候看童话故事,那些故事不是平白无故出来的,它一定是有真实的案例发生。

就像最后晓雪在氢气球上跟娜娜走了,阳光跟她招手,晓雪让阳光跳上去,她没有去,为什么?其实我自己感受到了,晓雪就是另一个阳光,我们站在另外一个视角,也许晓雪就是阳光想象出来的人物,她希望像晓雪一样洒脱的活着。晓雪也像她的妈妈一样,最后飘走了。阳光没有跟着去,是因为阳光回到了现实生活中,她又得像以前那样活着,伪装自己。她只在晓雪面前是最真实的,因为她在晓雪身上看到了妈妈的影子。

图片:官方剧照

全现在:你刚好说到最后一场戏,这一块有没有可能有其他结局?

马丽:(如果说)其他结局,那有太多了。我觉得(现在的结局)是开放式的,每一个人都可以给她一个不一样的结局。童话故事属于我们自己,我们心中的美好是什么样的,你是美好的,是阳光的,那结局一定是阳光的。也可以是大团圆的,也可以是有缺失有遗憾的。

全现在:你刚才提到阳光又回到了以前伪装自己的生活,这点怎么理解?

马丽:她回到了真实的生活,她劫富济贫啊,她用一个男人的这种形象伪装她内心的脆弱和她以前的不堪。她唯一做的错事,就是小时候的谎话,但从那之后,她其实是一个大侠、一个英雄,但是英雄背后也有不堪的事情,所以她会继续做她的英雄,拯救老百姓,帮助穷苦受难的人。

全现在:你怎么看待她在戏里和晓雪的友谊?

马丽:我很羡慕阳光有一个这样好的闺蜜,像好朋友也像长辈,有的时候你又拿她当妹妹,这种情感非常复杂,胜似家人。

“是喜剧选择了我”

全现在:很多喜剧演员都说看自己演的戏时不会笑,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一种状态?

马丽:我也没有觉得我的戏好笑,我觉得我这个人就不好笑,所以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演喜剧。

全现在:那你是怎么走上喜剧道路的?

马丽:是喜剧选择了我。因为我之前演正剧话剧,演了一个话剧里的角色,我也是很认真的在演,但就是用东北口音塑造的。突然大家眼前一亮,发现话剧也可以用方言去诠释角色,觉得很极致很特别。而且女生(通常)都喜欢扮美,我在剧里就演一些所谓“男人婆”“硬汉”一点的那种角色,没有那么娇柔造作,也算是女汉子的鼻祖,观众觉得很新颖,然后就开始做喜剧。

图片:马丽微博

全现在:沈腾曾在采访中说自己长得很帅,虽然是调侃,但好像确实很少听到男性喜剧演员谈到被长相困扰的问题,你觉得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别?

马丽:他说的是实话,他是很认真的,不是在调侃。你有看他年轻时的照片么?确实是帅。(笑)

本来,在这个世界上,我觉得男人跟女人就是不一样的,不是平等的问题,而是视角不一样。看你用什么心态去面对。对于女性,更多的应该是尊重和照顾,因为做了妈妈以后,我更觉得女人很不容易,妈妈把我们养大,这个过程可太艰辛了,付出的心血是男人一辈子都体会不到的,你就没有办法去说平等的事情。

但是爸爸也是孩子生活中密不可缺的一个角色,你不能说我们女性独立,我们可以没有谁,那不可以,男人女人都是一样重要的。

至于颜值这一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有的人喜欢可爱的、胖一点的、圆一点的,有人喜欢瘦一点的,对吧?审美不一样,所以仁者见仁,要善良孝顺,只要是一个内心很健康的人,你就是美的。

全现在:这次是你第一次和李玉导演合作,也是她第一次尝试商业片的表达,合作感受如何?

马丽:她很感性,她像晓雪,非常感性。她会跟我们一起做训练。其实在宋佳老师来之前,我一直是拿李玉当晓雪来看的,她跟我对台词,跟我说话。她启发演员表演的方式非常用心,也很认真,所以在我这儿,我对她的情感也很复杂,像家人、像朋友,又是工作伙伴,又是我信任的闺蜜。我说她就是我的爱人(笑),就是这种你很信任她,愿意去跟她分享你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