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瓦子奇妙夜

临安瓦子奇妙夜

2021年04月21日 13:24:15
来源:博物馆丨看展览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宋 柳永《望海潮·东南形胜》

我叫赵贵,家住临安城外,有一个哥哥赵富在临安城里当厨子。哥哥说,今天晚上要带我去临安城里的瓦子玩耍。

天色刚刚暗下,我们便出发了,第一站是城北众安桥的北瓦子。

北瓦

远远看去,北瓦和其它瓦子一样,也是多棚并列连卷的卷棚式建筑,但是看起来更大,据兄长说,里面足足有一十三座勾栏,这还不包括其它空间。

檐上挂了好多灯笼,入口处已是人潮涌动。进入瓦子内,各处挂满了灯,将上下四周照得如白昼一般。

这里的勾栏大多是矩形结构,外面或用木板,或用帷帐,整个围起来,留有一门。随着人群进去一看,有一高台,用栏杆围住,中有一桌一椅,椅上坐有一人,手执折扇,正在说着什么。

勾栏石刻表演图 泸县宋墓

细细听来,似是“搏刀赶棒及发迹泰之事”。

不多会儿,我们又出来,在瓦舍内边走边看。

兄长边走边为我讲解,这座勾栏里是卖嘌唱的樊华,这是作唱赚的郭四郎,这是装秀才的陈斋郎,学乡谈的万斋郎……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中的说书人

走,我带你听听诸宫调

那勾栏内早已人山人海,我们好不容易挤进去,见台上有几人在唱,还有人吹笛伴奏。

……

【越调】〔上平西缠令〕景萧萧,风淅淅,雨霏霏,对此景怎忍分离?仆人催促,雨停风息日平西,断肠何处唱《阳关》?执手临歧。

……

哥,这唱的是啥呀?

兄长摇摇头说不知,旁边一男子对我们说,这是董解元的《西厢记诸宫调》,他在北方金人那里颇负盛名,各地瓦子都有传唱。

董解元?他是解元么?

那倒不是,只是他有才学,名声在外,大家送他的雅号罢了。就像前面那处说史书的一样,什么乔万卷啦(注:万卷或取读书破万卷之意),张解元啦。

正走着,忽听得一阵锣鼓喧嚣,见眼前一座勾栏,四周用木板围起来,只留一木门,门口站着一位彪形大汉,正扯着嗓子在大声吆喝:

“快来看咯!来迟的话,座位满了,可就没地方坐了!”

我见那门头上插着招子,贴着帐额,花花绿绿的,上面还写着字,似是杂剧名和演员的名字。

南宋 佚名《眼药酸图页》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为表演卖药的杂剧

那汉子又说:

“一场两段杂剧,《调风月》先演,《汉钟离度脱蓝采和》后演。杂牌班子哪里不见?包场子的正班可是绝无仅有!”

听了他的话,我闷头闷脑地欲随前面的人进去,却被那汉子一把拦下。

“每人付两百文才可入内。”

于是各付了两百文钱,走进去,里面已许多人,前方是个大戏台,两边和戏台对面都是坐席,我们挑了个最前排的位置坐下。

杂剧图 山西平定县城关镇西关村1号金墓

戏台上坐着几位女子,个个穿红戴绿,涂脂抹粉,敲锣打鼓忙个不停。

一个演员打扮作农夫模样,耍嘴皮说些插科打诨的话,过了一会儿念了下场语,才退下。

我不解地问,这就是他们演的杂剧么?

兄长道,不是,只是杂剧开场的前奏部分,称之为杂扮,是幽默滑稽之人表演的散段子而已,好戏还在后头呢。

正剧开始了,个个粉墨登场,一个演员扮演张财主,另一个扮小伙计。两人边走边谈往城里走。见一个年轻的小妇人站立在帘儿下,生得十分好看。

老财主就百计千方想娶她,让伙计去提亲,那家人豆谷米麦,布绢纱罗,索要了一批批,哄得他团团转。

滑稽的样子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我也捂住肚子笑个不停。

兄长道,怎样?阿贵,这比咱们赵家庄里的那些打野呵的,背着大鼓小鼓,临时做场的游走艺人,表演水平高出了许多吧?

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

死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说蔡中郎。

——宋 陆游《小舟游近村》

我道,确实好玩多了,这门票钱还真没白花呀。

一场结束,一人敲着锣上台宣布:下一场,《汉钟离度脱蓝采和》。

明仇英《清明上河图》中的戏台

见一老者上台,言这蓝采和戏班已在这勾栏中做场十几年,如何之精彩绝伦,请大家先赏钱

我掏兜摸出几枚铜钱欲打赏一下,又一人敲着锣上台,说蓝采和戏班突然被王府的人召去,不能登台演出了。

下面的观众一片哗然,有人嚷着要到后台讨个说法,眼见如此混乱,兄长便拉着我走开。

咱们不看了吗?

没法看了,那戏班被官府的人传唤去,为官员和他们的家眷单独演出,这叫“唤官身”,一时间是没法过来的。

逛了一会儿,兄长对我说,北瓦咱们已看得差不多,再去南瓦子瞧瞧,那儿更好玩呢,还有很多卖东西的。

出了北瓦门,兄长见我有些乏了,便唤人来租了辆马车,以车代步。

南瓦

马车就是快,不多时,就到了位于清冷桥的南瓦,下了马车,眼前又是一热闹去处。

南瓦比北瓦略小,不过走进去一瞧,热闹更胜北瓦。除了有勾栏之外,四处都有卖东西的,有卖药的,“夺命大青金丹,治小儿诸惊”,有卖卦给人占卜吉凶的,有卖各色酒水吃食的。

忽听得一阵锣鼓喧嚣,一男子高喊道:

“快来看咯!周急快大战赛关索,难得一见的相扑名角比拼!”

我们跑进去一看,已围了好多人在那,不多时,两位壮汉上台,脱掉衣裤,几乎赤身裸体,一声令下,便互相拧在一起斗力。

一儿攀肩猿上枝,一儿接臂倒立之。

立者忽作踞地伏,攀者引头立其足。

——《相扑儿》宋 赵文

宋 相扑图壁画 山西晋城 摹本

台下人各为双方呐喊助威,不多时,那个身材偏弱一点的倒把那更壮的扑倒在地。

出来后,我们又去看傀儡戏

至一勾栏内,又是人山人海,台上有很多人用细线吊着精心制作的木偶,正在那那摆弄。旁边还有人在奏乐,有人解说,像是在讲什么神仙鬼怪。

传南宋《傀儡婴戏图》 刘松年

正看着,忽有七八个捕吏冲了进来,台上台下皆静默,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何事。

一捕吏走进人群,揪住一人,那男子叫喊着走了,念念有词,悔不该跑出来看戏,躲了几天还是被逮住了。(注:此事为真,见王明清《挥麈录》后录卷六:“令释薛而追其甥,方在瓦市观傀儡戏,才十八九矣。捕吏以手从后拽其衣带,回头失声曰:‘岂非那事疎脱邪?’既至,不讯而服。”)

被这事搅了兴致,我们又出了勾栏,去看杂技

他们有的踏球,站在一尺多高的木球上,一边踩一边向前走;有的爬竿,站在几丈高的木杆上扮作鬼神,喷火,“甚危险骇人”

北宋《杂技戏孩图》苏汉臣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最后,我们去听了清音社的名家表演的口技。那是一处由厚厚的帘幕围着的场子,角落处则放着八尺屏障。

本来听得好好的,忽一人大呼:“火起”,顿时各种尖叫声、哭喊声,求救声、火爆声、呼呼风声齐作,无一不足。

吓得我奋袖出臂,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忽然抚尺一下,群响毕绝。撤屏视之,一人、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而已。

妙啊!我擦擦额头的汗,心想这口技简直太逼真了。

逛了一晚上的瓦子,我已饥肠辘辘,兄长决定带我去吃夜宵。于是,我们出南瓦,走回三元楼。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中经营餐饮的店铺

不多时,便有人端上大小米水饭、细索凉粉素签、猪羊鸡鹅兔连骨熟肉、白肉胡饼、入炉细项莲花鸭签,最后还有蜜煎雕花和盐豉汤。

我们尽力吃了一番,两人都肚皮滚圆,直打饱嗝。剩下吃不完的,就唤人来用荷叶打包,准备带回去。

歇了一会儿,我们兄弟俩互相搀扶着回到房间,倒头便睡。

第二天清晨,我收拾好东西,向兄长告别。街道上人来人往,临安城又迎来了崭新的一天。

参考资料:

郑蕾,《勾栏的迷失》;

韩芳,《北宋东京休闲娱乐活动研究》;

秦建明,《勾栏瓦舍试解》;

戴雨薇,《宋元时期瓦子勾栏乐人群体研究》;

东方晓,《南宋临安的瓦市》;

龙建国,《宋代书会与词体的发展》;

李简,《宋代城市的演艺场所与文人之参与》;

王彩霞,《试论南宋都城临安的音乐活动空间》;

程民生,《宋代瓦子勾栏新探》;

乐文华,《论两宋都城的服务市场》;

梁淑芬,《北宋东京勾栏瓦子研究》

吴桐,《宋朝京城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