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0多种中国鸟,你认识多少?

1400多种中国鸟,你认识多少?

2021年04月21日 10:51:49
来源:星球研究所

百兽驰骋大地

鱼类畅游江海

还有一类注定属于天空

那就是

鸟类

中国有1400多种鸟类

它们形态各异

有的高大威猛、有的小巧玲珑

有的色彩艳丽、有的朴实无华

但不变的

是一对令人类羡慕的翅膀

(白鹇,摄影师@朱润禄)

从远古时期开始

人们便对鸟类着迷

在诗歌中、在描画中、在器物中

我们都能发现鸟的身影

(三星堆出土的铜花果与立鸟,摄影师@柳叶氘,制图@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更多的

是在日常生活中

山野、江河、城镇

鸟类几乎无处不在

(故宫中的鸳鸯,摄影师@柳叶氘)

然而

你真的了解它们吗?

从天空之王——猛禽

大地之子——陆禽

到水域之主——游禽和涉禽

森林之心——攀禽

以及“百家争鸣”的——鸣禽

中国的1400多种鸟类

将展现怎样多元的美?

01

天空之王

强壮有力的翅膀

弯曲如钩的喙(huì)和爪

极度发达的感官

当这些都汇聚于一身

便成就了鸟类中最“酷”的一类

猛禽

(猛禽类形态特征,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猛禽分为鹰形目、鸮(xiāo)形目、隼形目三大类

鹰形目种类最多

包括常人难以分辨的

鹰、鹞(yào)、鸢(yuān)

鵟(kuáng)、雕、鹫(jiù)、鹗(è)等

大多偏爱森林环境

翅膀相对短圆,尾部则较长

这让它们能够在树枝之间

高速飞行、灵活转向

(褐耳鹰,摄影师@刘璐)

偏爱湿地环境

在江河、湖泊、沼泽、芦苇塘周边

常能见到鹞在低空滑翔

一旦发现猎物则突然俯冲至地面

(低空“巡视”捕猎的白尾鹞,摄影师@徐永春)

广泛分布于欧亚大陆

我们平时看到的猛禽

很大一部分就是鸢

它们拥有凹型的尾巴

能够凭借气流

长时间在草原、农田上空盘旋

(飞行中的黑鸢,摄影师@徐永春)

凭着格外“小巧”的喙

与其他猛禽区分开来

但鵟的适应性极强

能飞至荒漠、苔原

乃至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觅食

(大鵟,摄影师@李婷婷)

各种

有着标志性的弯钩状喙和宽大的翅膀

分布范围极广

从裸岩山地、高山森林

到草原、湿地、农田、海洋

(草原雕,摄影师@刘璐)

则有食腐肉的习性

胡兀鹫主要以骨头为食

(正在进食的胡兀鹫,摄影师@冯江)

而高山兀鹫

主要食用腐肉

头相对较小且少毛

适合探入尸体腹中进食

其翼展可达两米以上

凭借巨大的双翼长时间在高空盘旋

(高山兀鹫,摄影师@刘辰)

则是一类特殊的猛禽

它们完全以鱼类为食

也是全世界唯一一类

能够从空中全身冲入水中的猛禽

(鹗,鹗属于鹗科,上述鹰、鹞、鸢、鵟、雕、兀鹫等,均属于鹰科,鹗科和鹰科共同构成鹰形目,图为拍摄于甘肃敦煌的鹗,摄影师@谢振清)

除了极强的飞行能力

鹰形目鸟类还有发达的视觉

鹰类视网膜上每平方毫米的区域内

就有多达100万个感光细胞

而人眼同样面积内仅约15万个

此外在视网膜的某个区域

还存在一个高度敏感的“中央凹”

这个凹陷类似相机的长焦镜头

鹰眼的分辨率为人眼的1-3倍

视野也比人类广的多

(鹰眼结构,制图@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此外

弯曲而锐利的爪

帮助其一击而中,抓住猎物

有些大型猛禽的趾骨极为粗壮

单纯凭借腿部和爪的力量

便可穿透猎物的内脏

(金雕捕食,可怜的小鼠兔尖叫着被拖离了地面,摄影师@冯江)

隼形目

则以极高的俯冲速度著称

最快的游隼

身体呈流线型

捕食时的速度可超过320千米每小时

相当于一列高铁的时速

(抓住一只鸟类的游隼,隼形目鸟类与鹰形目鸟类同为猛禽,但两者亲缘关系较远,两者形态的相似性源自趋同演化,摄影师@徐永春)

鹰形目和隼形目

是日光下的猎手

鸮形目

大多在夜间活动

它们头部形态独特

拥有近圆形的“大脸盘”

这种形态有助于收集空气中的轻微震动

进而在黑暗中定位猎物

(“头圆脸大”的纵纹腹小鸮,摄影师@邹滔)

身上的花纹

使其在白天融于环境

(西红角鸮,仿佛一段木头,摄影师@刘璐)

除此之外

鸮还有两大绝技

帮助其适应夜间捕食的生活

一个是特殊的“暗视觉”

通过角膜、视网膜的一系列变化

鸮即便在黑暗环境中

也拥有绝佳的视力

这是大多数其他鸟类做不到的

(“暗中观察”的鬼鸮,摄影师@关翔宇)

第二个是“静音飞行”

鸮类独特的翼型和羽毛特征

使其在振翅和滑翔时

产生的噪音都极低

鸮类凭借这两个绝技

静静地划过夜空

成为夜行小动物的噩梦

(滑翔中的短耳鸮,摄影师@赖宇宁)

鹰、隼、鸮

占据了食物链的最顶端

是当之无愧的天空之王

另有一些鸟类

却转而在地上谋生

02

大地之子

“圆润”的身材

尖而有力的喙部

强壮适合刨地的爪

以及艳丽的羽毛

这便是主要在地面谋生的鸟类

陆禽

包括鸡形目、鸽形目

鸨(bǎo)形目、沙鸡目

(陆禽类形态特征,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最为常见的

鸡形目-雉科鸟类

如鹧鸪、鹌鹑等

它们在自然环境中分布广泛

也可见于农田、村庄周围

(勺鸡,摄影师@孙华金)

雉科鸟类中

有许多种类雌雄异色

雄性为了吸引雌性

演化出色彩丰富华丽的羽毛

如各类角雉、虹雉、长尾雉、锦鸡

(正在求偶的棕尾虹雉,右侧的雄性正在卖力地展示自己的羽毛:“快看我,看我!”,摄影师@刘璐)

同样常见的

还有鸽形目-鸠鸽科鸟类

各类斑鸠大多偏爱森林环境

成群在森林地面上觅食

(山斑鸠,摄影师@刘辰)

适应啄和刨食的陆禽

能够在食物匮乏的环境中

发现细小的植物种子和果实

丰厚的羽毛则具有很强的保暖功能

因此许多种类的陆禽

适应了极为艰苦的环境

如各类雪鸡

就能在高山裸岩地带

以及高山草甸、苔原等

低温、干旱、缺氧的环境中自由生活

(珠峰大本营的藏雪鸡,摄影师@李珩)

西北内陆的荒漠和草原

干旱缺水、地表植被稀疏

有两类陆禽高度适应了这种环境

一类是鸨形目

它们擅长奔跑,喙短而有力

多栖息于开阔的沙漠、戈壁和草原

(吉林白城的大鸨,摄影师@春晓)

另一类为沙鸡目

它们两翼和尾羽较长

擅长远距离飞行

在荒漠中

成年沙鸡常远距离寻找水源

随后用胸腹部的羽毛吸饱水分

带回巢穴喂给幼鸟

(图一为沙鸡在用胸部羽毛吸水,图二为幼鸟从成鸟羽毛中吸取水分,沙鸡堪称移动“饮水机”,摄影师@刘璐)

凭借种种绝技

雉鸡、鸠鸽、大鸨和沙鸡等陆禽

成功占据了广袤的大地

而同样广阔的水域

又将是哪些鸟类的天下呢

03

水域之主

占据各大水域

擅长在水中捕食的

被归为游禽涉禽

(游禽和涉禽形态特征,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游禽

通常身形流畅、尾部短而尖

尤其是一对脚蹼

让其具有优秀的游泳能力

最为典型的游禽

雁形目-鸭科鸟类

包括常见的鸭、雁、天鹅等

(杭州西湖的鸳鸯一家,摄影师@杨照夫)

有一类游禽

形态与鸭科鸟类相似

但喙部较尖

称为䴙䴘(pì tī)

它们同鸭科一样全国广布

在河流、湖泊、沼泽等淡水水域

游泳潜水觅食

(捕到一条鱼的小䴙䴘,摄影师@CR400AF-0207)

游禽中的重量级选手

当属鹈鹕科鸟类

它们除了具有常规的游禽形态

还拥有一个喉囊

适于捕鱼和储存食物

(新疆石河子市的白鹈鹕,摄影师@冯江)

另一类擅长捕鱼的鸟类

鸬鹚科

潜水能力极强

能够持续1分钟在水下捕鱼

(普通鸬鹚捕鱼,摄影师@朱润禄)

与游荡在水面的游禽不同

涉禽通过“三长”特征

长腿、长颈、长喙

善于在滩涂湿地涉水觅食

中国涉禽的代表

来自鹳(guàn)形目、鹈(tí)形目

鹤形目、鸻(héng)形目

鹳形目鸟类

包含体型最大的涉禽

喙部又粗又长

捕鱼时像利剑一般一击致命

(东方白鹳,摄影师@朱润禄)

鹈形目鸟类

则有着更优雅的身形

鹮(huán)科的琵鹭、朱鹮

它们通常在树上筑巢

在湿地上空成群展翅翱翔

(一群琵鹭,空中飞翔的和水中站立的最左侧一只为白琵鹭,喙尖黄色,其余喙全黑色的为黑脸琵鹭,摄影师@孙华金)

鹈形目的鹭科鸟类

包含常见的各类鹭鸟

如苍鹭、白鹭、夜鹭

大多拥有“S”形的长颈和宽阔的翅膀

(捕鱼的苍鹭,摄影师@杨旭东)

鹤形目鸟类

包括体形较小的秧鸡类

但最为人所熟知的

还是灰鹤、黑颈鹤、丹顶鹤等“大高个”

(请横屏观看,丹顶鹤,摄影师@孙华金)

鸻形目鸟类

大多高度依赖湿地生境

其中的鹬(yù)、反嘴鹬等鸟类

偏爱滨海的泻湖、盐田、鱼塘

它们身形纤细

喙极具特色

有的向上弯曲,有的形似勺子

有的细如一双筷子

(黑翅长脚鹬,摄影师@杨旭东)

在游禽和涉禽中

有一类格外勇猛

它们向往惊涛骇浪的大海

常在滨海湿地或海岛生活

因而也被称为海洋性鸟类

它们最大的特点

是大多拥有一对利刃般的翅膀

面对猛烈的海风仿佛能够破风而行

有些同样有着高超的游泳和潜水能力

能够潜入海面之下捕鱼

海燕信天翁

海雀潜鸟

鲣鸟军舰鸟

便大多属于海洋性鸟类

(北京密云水库拍摄到的白斑军舰鸟,摄影师@徐永春)

更常见的海洋性鸟类

是多种鸥类

它们不仅翱翔于滨海地区

也深入内陆

栖息于远离海洋的湖泊

(云南昆明滇池的红嘴鸥,摄影师@卢文)

游禽和涉禽

高度依赖水域生存

因此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

地球的冰期、间冰期变化

迫使其演化出迁徙的习性

全球鸟类的迁徙路径

有三条经过中国

在这三条路径中

经过东部季风区的一条

沿途拥有众多湿地

植被也最为茂盛

因此约76%的迁徙鸟类

都集中在这条路线上

(中国候鸟迁徙通道及迁徙鸟类,其中大部分为游禽和涉禽,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每当迁徙季节到来

候鸟们蓄势待发

组成铺天盖地的迁徙大军

(请横屏观看,新疆昭苏县喀尔肯特草原,成群飞翔的蓑羽鹤,摄影师@赖宇宁)

它们飞越雪山、高原

(飞越横断山的鸟,摄影师@熊可)

飞越江河湖海

(飞越红海滩的绿头鸭和斑嘴鸭,摄影师@颜景龙)

飞越大漠戈壁

(巴丹吉林沙漠中的赤麻鸭,摄影师@吴玮)

飞越草原

最终到达繁殖地或越冬地

演绎着地球上最壮观的大迁徙之一

(飞越草原的小天鹅,摄影师@刘璐)

当猛禽占据高空

陆禽遍布大地

游禽和涉禽游弋在江河湖海

另有一群鸟类

选择了一个独特的生境

森林

这里既有丰富的机会

也处处充满危机和竞争

04

森林之心

这群主要在森林环境中

攀附和飞翔在枝干之间的鸟类

被称为攀禽

为了适应攀援的生活

攀禽的足趾发生了一些特殊的变化

从“三前一后”的离趾足

演变为“两前两后”的对趾足、异趾足

或三趾向前但基部愈合的并趾足

以及四趾皆向前的前趾足

(攀禽类形态特征和鸟类趾型,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攀禽种类众多、形态各异

但大致包括四个支系

并分别演变出不同的生存之道

第一个支系是较为原始的类群

包括夜鹰目雨燕目

夜鹰目鸟类

有着“隐身术”

它们白天蛰伏于树上

几乎一动不动

斑驳的羽毛使其完美“隐身”

而在夜幕的掩护下

它们纷纷展翅滑翔

在林间捕捉夜行的昆虫

(几乎与树干融为一体的普通夜鹰,摄影师@何文博)

雨燕目鸟类

则是“攀岩大师”

它们多生活在悬崖峭壁或溶洞中

或在人类房檐之下筑巢

它们四趾皆向前的前趾足

帮助其紧紧抓住屋檐和巢的边缘

(普通雨燕,摄影师@何文博)

第二个支系

鹃形目鸟类

包括我们熟悉的各种杜鹃

它们中的大多数

都有着一手“狸猫换太子”的绝活

巢寄生

即亲鸟自己不筑巢、育雏

而是将鸟蛋产在其他鸟类窝中

幼鸟孵化出来后

或将巢中的其他鸟蛋推出鸟巢

或用高亢的鸣叫抢夺义亲的注意力

霸占巢穴、独占食物

(义亲正在喂养大杜鹃幼鸟,摄影师@武万财)

第三个支系

则主要生活在森林中

种类更加多样

其中的咬鹃目鸟类

羽色十分艳丽

广泛分布于华南地区

(红头咬鹃,摄影师@王秉瑞)

犀鸟目-犀鸟科鸟类

大多以榕树的果实为食

因此多分布在云南和广西

以头部发达的盔突而著名

(双角犀鸟,摄影师@朱边勇)

同属于犀鸟目的戴胜

则广泛分布于全国

头部的盔突被羽冠代替

(故宫的戴胜,摄影师@柳叶氘)

佛法僧目鸟类中

翠鸟科

能够以极快的速度

冲入水中捕食

(江苏苏州的翠鸟在捕虾,摄影师@赵永清)

蜂虎科

则与翠鸟刚好相反

大多数种类生活在荒漠、灌丛地带

以蜂类等昆虫为食

(蓝喉蜂虎,摄影师@王玉明)

数目最大的攀禽类群

则是啄木鸟目

它们的喙呈锥状、坚实有力

同时

啄木鸟拥有高超的“避震”能力

其头骨的特殊结构

能够让啄木鸟高速敲击树干寻找食物

而不至于得脑震荡

(大金背啄木鸟,摄影师@朱边勇)

攀禽的第四个支系

鹦鹉目-鹦鹉科鸟类

它们有着最发达的对趾足

羽色艳丽、尾羽较长

生活在森林的中上层

鹦鹉不仅能够模仿人类语言

还发展出较复杂的社会行为

通过鸣叫沟通,喜爱集群活动

(西藏波密的一群大紫胸鹦鹉,摄影师@林森)

鹦鹉的这些特点

正是鸟类向下一个

更为强大的类群演化的基石

这一类群种类最多

数量最大、分布最广、适应性最强

它们如此成功的关键

并非依靠力量和敏捷

而是“头脑”

05

百家争鸣

小巧灵活的身躯

多样的色彩与形态

加上婉转动听的鸣唱

这个鸟类类群被称为

鸣禽

即所有雀形目鸟类

它们的名字来自其特殊的鸣声

(正在鸣叫的东方大苇莺,摄影师@刘辰)

鸟类求偶时

发出的鸣声频率变化范围大

音节形式更加多样

音色也大多悦耳动听

因此被称为“鸣唱”

而平时的联络、警戒

则不会有如此丰富的变化

因此被称为“鸣叫”

鸣禽

大多拥有较为复杂的鸣管鸣肌

因此能够鸣唱的鸟类大多是鸣禽

(鸣禽类形态特征,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但动听的鸣唱只是表面现象

其背后是鸣禽更发达的大脑

正是因此

鸣禽成为最成功的一群鸟类

物种数量约占全部鸟类物种的3/5

是最常见的鸟类

其中最大的两个类群

分别称为雀小目和鸦小目

雀小目下又分鹟总科、莺总科和雀总科

三大总科囊括了大多数中国鸣禽

(中国鸣禽分类树简图,制图@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首先是鹟(wēng)总科

其中的鹟科

是欧亚大陆最大的鸣禽类群

在中国同样分布广泛,有100余种之多

包括鹟、鸲(qú)、䳭(jí)等鸟类

(雌性的蓝额红尾鸲,摄影师@吴玮)

雀总科

则同时包含了最常见麻雀、文鸟

(麻雀站满了电线,一座难求,摄影师@徐江华)

以及大量形态颜色各异

并不常出现在城镇中的雀类

其中有些更是中国特有种

(普通朱雀,摄影师@吴玮)

莺总科

则可以称为鸣禽的大荟萃

各种莺

树莺、柳莺、苇莺、蝗莺、扇尾莺

(东方大苇莺,摄影师@吴玮)

各种鹛(méi)

林鹛、幽鹛、雀鹛

噪鹛、莺鹛、鳞胸鹪鹛(jiāo méi)

(黑颊凤鹛,摄影师@李强)

各种燕

家燕、沙燕、岩燕

毛脚燕、金腰燕、石燕

都是庞大的莺总科家族成员

(崖沙燕,摄影师@杨旭东)

除此之外

庞大的雀形目家族

还有许多形态各异的成员

它们并不归属于上述任何一个类群

但形态更加多样,适应着不同的生境

(左右滑动观看,从左至右依次为寿带、长尾阔嘴鸟、仙八色鸫,摄影师@孙华金、刘璐、孙华金)

若从地理分布上来看

中国的南方山地 拥有最多的鸣 禽

实际上 中国的南方山地

正是现代鸣禽的演化中心

鸣禽的祖先于距今约1500万年前

从印尼的热带雨林来到这里

开始爆发式演化

(请横屏观看,现代雀形目鸣禽起源与扩散模式 ,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之所以会发生物种爆发

在于中国南方山地多样的环境

森林中复杂多样的生态位

从地被层和草本层 到灌木层

再到乔木层、树冠层

不同种类的鸣禽 占领 不同的生态位

产生形态的千变万化

(森林垂直结构示意 ,制图@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其中最明显的变化之一 发生在 喙部

以昆虫为食的 食虫鸟

喙部尖而直, 仿佛镊子一般

能够精准地捕获昆虫

( 祁连山的蓝额红尾鸲雌鸟,图中白线为节肢动物具有黏性的体液 ,摄影师@吴玮)

摄食花蜜的 食蜜鸟

喙则细长且弯曲

以适应花的形态

(叉尾太阳鸟 ,摄影师@孙华金)

而以种子、果实为食的 食谷鸟

喙呈短而尖的锥状, 仿 佛坚果钳

(黑尾蜡嘴雀 ,摄影师@柒哥)

其中还有一种交嘴雀

喙的上下两部分相互交叉

专门用于取食松子

(云南普达措的红交嘴雀 ,摄影师@林森)

不同的食性

创造出种类极多的鸟喙形态

仿佛分工精细的工具一般

(不同食性的鸟类喙型 ,制图@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除了食性的差异外

不同鸣禽的繁殖习性 也各具特色

最明显的是鸟巢的差异

鸟巢是鸟类为了繁殖后代

用于存放卵的场所

为了防止被天敌侵入

许多鸟类将巢筑在树上

用树枝编制成盘状或皿状

是为编织巢

(北京北海公园的喜鹊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长尾缝叶莺

则会将叶片穿孔

再利用植物纤维或蛛丝

将叶片编制成袋状

形成编织巢中的特殊类型——叶巢

(长尾缝叶莺的叶巢 ,摄影师@梁智健)

还有许多种鸟类

会编制精细的袋状巢

其中纤维的打结方法多种多样

使得巢穴表面紧密结实

外防风雨、内部宽敞

堪称”五星级“巢穴

(中华攀雀的编织巢 ,摄影师@孙华金)

除了多样的编织巢

鸣禽还会建造洞巢、地面巢等

可谓千变万化

(不同的鸟巢类型 ,制图@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正是凭借这种多样性

鸣禽逐渐扩散至全国 乃至全世界

而在这一过程中

一个鸣禽中最为进步的类群出现

即鸦小目下的 鸦科 鸟类

包括常见的喜鹊、乌鸦等

它们拥有极强的记忆力

以及充沛的好奇心

在各类测试中

乌鸦和喜鹊等鸟类的表现

竟可与灵长类相媲美

(大嘴乌鸦 ,摄影师@任幻想)

发达的大脑

让鸦科鸟类高度社会化

有着复杂的交流方式和组织

这使得它们中的部分种类

适应了与人类相伴而生的技能

成为我们身边最常见的鸟类之一

(请横屏观看,西藏纳木错湖边与人接触的红嘴山鸦 ,摄影师@李珩)

至此

猛禽、陆禽、游禽

涉禽、攀禽、鸣禽

中国鸟类的6大生态类型 悉数登场

从天空到陆地

从江河到海洋

从荒漠到城市

从无人知晓的原野

到熙熙攘攘的人群

它们尽情展翅

与我们共享着这片天空

然而

人类的出现

也对鸟类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在少数鸟类学会与人共生的同时

还有许多鸟类

失去赖以维生的森林、草原、湿地

甚至因人类活动而丧命

(困死在网上的某种鹬鸟 ,摄影师@叶金)

近年来

中国建立 崇明 、 青海湖等 自然保护区

以恢复生态, 保护鸟类赖以维生的自然环境

2020年初 国家更是进一步立法

将所有野生鸟类 纳入保护管理范畴

而对于我们而言

观鸟、识鸟

正是促进鸟类保护的第一步

1400多种中国鸟类

1400多种不同的美

是属于这片蓝天的

最珍贵的宝藏

本文创作团队

撰文:成冰纪

图片:昼眠

设计:郑伯容、汉青

地图:陈志浩

审校:徐凯、风子、郑艺

封面摄影师:刘璐

专家审核

《中国鸟类观察手册》编委会成员,特约编辑

《鸟类行为图鉴》特约编辑 王瑞卿

黄明攀

【参考文献】

[1] 刘阳,陈水华. 中国鸟类观察手册[M].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2021.

[2] 郑光美. 中国鸟类分类与分布名录 第3版[M]. 科学出版社, 2017 .

[3] Pigot A.L.et al. Macroevolutionary convergence connects morphological form to ecological function in birds. Nat Ecol Evol, 2020.

[4] Stephen L.et al. The O rigin and Diversification of Birds. Current Biology , 2015.

[5] 耿慧 等. 鸟类的发声器官及其调控机制[J]. 生物物理学报, 2005.

[6] Jon F. 鸣禽(鸣禽亚目)的全球多样化及中国-喜马拉雅地区多样性热点的形成(英文)[J]. Chinese Birds, 2013.

[7] 赵洪峰 等. 雀形目高级阶元分类与起源研究概况[J]. 动物分类学报, 2004.

[8] 王琳 等. 鸦科鸟类认知研究回顾[J]. 动物学杂志, 2020.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