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藏在唐诗宋词里的春色有哪些?

那些藏在唐诗宋词里的春色有哪些?

2021年04月09日 10:02:44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以下文章来源于菊斋 ,作者任淡如

本 文 约 4080 字

阅 读 需 要 11 min

周处《风土记》里说:“浙间风俗言春序正中,百花竞放,乃游赏之时,花朝月夕,世所常言。” 杨万里《诚斋诗话》里说:“东京(今河南开封)二月十二日花朝,为扑蝶会。” 《翰墨记》里说:“洛阳风俗,以二月二日为花朝节。士庶游玩,又为挑菜节。” 《光山县志》里说:二月二日,俗云‘小花朝’;十五日,云‘大花朝’”之说。

但我们不须记得这么多,我们只须记得——花朝过后,春色开始 。

唐以二月十五为花朝,

宋以二月十二日为花朝。

有多少流年,

来了,又去了?

公元743年,李白四十三岁。

倾城的才华就如那倾城的牡丹,

倍受君王赞赏。

牡丹

北漂长安的这些年他总算没有白过,玄宗唤他同饮同食,赐他宫锦袍,待他有如最亲近的近臣。

那时候,兴庆池牡丹盛开,玄宗与杨玉环同赏,李白奉诏写下《清平调》三首。

【清平调】 李白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

可惜君王的恩宠向不长久。

第二年,李白上书请还山,离长安而去。

就在李白离开长安的这一年,

王维买下辋川别墅。

在辛夷坞里静静看着辛夷落了又开,

开了又落。

辛夷

辛夷就是木笔。我常觉得辛夷的美,是独来独往的沉静,它是适合居住在山中的。

自公元744年王维得宋之问辋川别墅以来,到公元756年安史之乱王维陷贼前的12年中,王维在公余闲暇或休沐之时,常到辋川别墅小憩。

750年正月至752年3月,王维丁母忧时,曾长居辋川。在这里,他写了很多的诗,集成《辋川集》。集中就有一首《辛夷坞》。

【辛夷坞】 王维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开落之间,它似乎也并不关心其它的花卉在这一季如何喧哗。

公元758年,

李白卷入永王叛乱案,

被判流放夜郎。

紫藤

李白自浔阳出发,开始长流夜郎 (今贵州桐梓) ,途中路过藤州,寓广惠寺,正是紫藤盛放的时节,便留下《紫藤树》一首。

【紫藤树】 李白 紫藤挂云木,花蔓宜阳春。 密叶隐歌鸟,香风留美人。

不得不说,诗仙就是诗仙啊,都谪到夜郎去了,还是元气满满呐!

紫藤也是元气满满的、热烈的花。

花开时节那照眼的明艳,和灼灼的桃花一般炫目。

公元796年,

后人记不得崔护进士及第,

记住的是他的“桃花人面”。

桃花

进士及第以后的崔护,不到五十岁就官拜京兆尹,同年为御史大夫、广南节度使。

不过,人们并不关心广南节度使崔护,留在所有人印象里的,还是那个写桃花诗的书生崔护。

【题都城南庄】 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这首诗的创作时间,史籍没有明确记载。

我们愿意相信唐人孟棨《本事诗》和宋代《太平广记》里这样的说法:

崔护到长安参加进士考试后出游,在长安南郊偶遇一少女,次年清明节重访此女不遇,于是题写此诗。

少年心境,多的是绮丽情怀。

公元838年,白居易67岁了,

眼中花事烂漫,而他不复少年心情。

樱花

自太和年间起,他在洛阳已近十年。宦海浮沉几十载,如今年近古稀,人世的繁华和冷落,他也愈加看得开了。

【樱桃花下有感而作】 白居易 蔼蔼美周宅,樱繁春日斜。一为洛下客,十见池上花。 烂熳岂无意,为君占年华。风光饶此树,歌舞胜诸家。 失尽白头伴,长成红粉娃。停杯两相顾,堪喜亦堪嗟。

他不畏老去。

他更不畏天才的少年人越过了他的风头——就如同他对李商隐说的那样:“若有来世,我希望能做你的儿子。”

后来,李商隐果然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叫“白老”。

公元851年,

李商隐也40岁了。

榴花

这年,柳仲郢任东川节度使,商隐为节度书记,随之入川。临行前,他去见了曾经的好友令狐绹。

清冯浩如此描述:将赴东川,往别令狐,留宿而有悲歌之作也。

【无题】 李商隐 凤尾香罗薄几重,碧文圆顶夜深缝。 扇裁月魄羞难掩,车走雷声语未通。 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 斑骓只系垂杨岸,何处西南任好风。

所有写榴花的句子里,独有这一句,令人惆怅难禁。虽然,李商隐伤心的并不是榴花。

他的伤心,世间无人可破解。

总有些事,是命中注定,该当你承担的,总是逃不掉。

公元972年,

李煜的南唐,

面对宋的步步进逼,

已无路可逃。

梅花

宋朝将李煜弟弟李从善扣留为人质,并在汴梁建礼贤馆,待李煜投降。李煜上表求从善归国,宋太祖不许。从此李煜每登高北望,则泣下沾襟,左右不敢仰视,这首《清平乐》就是为从善写的:

【清平乐】 李煜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梅花总要落尽的。恰似他的南唐,终将并入宋的版图。

公元1008年,盛世繁华的汴京,

简直便似人间天堂。

年轻的柳永终日沉醉于这销金窟中。

桐花

他浪游于秦楼楚馆中,因为词写得好,教坊乐工纷纷求着他写词,名传一时。

三月清明,桐花烂熳,他兴致勃勃写下京都男女郊外踏青的热闹:

【木兰花慢】 柳永 拆桐花烂熳,乍疏雨、洗清明。正艳杏烧林,缃桃绣野,芳景如屏。倾城,尽寻胜去,骤雕鞍绀幰出郊坰。风暖繁弦脆管,万家竞奏新声。 盈盈,斗草踏青。人艳冶,递逢迎。向路旁往往,遗簪堕珥,珠翠纵横。欢情,对佳丽地,信金罍罄竭玉山倾。拚却明朝永日,画堂一枕春酲。

欢乐都一晌。他哪里知道,后面多的是凄风苦雨的日子——多少风流,会被雨打风吹去。

1081年,苏轼贬居黄州,

收到一首同事寄来的杨花词。

杨花

这是他因为乌台诗案被贬居黄州的第二年。

是年春四月,章楶出为荆湖北路提点刑狱,写了一首水龙吟词咏杨花。苏轼信中说:“《柳花》词妙绝,使来者何以措词。本不敢继作,又思公正柳花飞时出巡按,坐想四子,闭门愁断,故写其意……”

【水龙吟 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苏轼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很多年后,没有多少人会记得原作,只记得苏轼的和作:似花还似非花……

也很少有人会记得,苏轼有个门生叫李格非,他是李清照的父亲。

1100年,17岁的李清照正是韶龄,

就如那绝美的海棠,娇艳不知风雨。

海棠

官宦之女,才名满城,即将嫁给门当户对的郎君——这一年的李清照,满心只是少女的伤春情怀罢了。

【如梦令】 李清照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就在李清照的海棠绿肥红瘦的这一年,赵佶刚刚嗣位为宋徽宗。

“端王轻佻,不可君天下。”

她后半生的颠沛流离在这一年已经悄然注定。

公元1127年,徽、钦二帝被掳北行。

北行道上,徽宗偶见凋零中的杏花,不胜唏嘘。

杏花

这是北宋史上著名耻辱的靖康之变。

金帝将徽、钦二帝,连同后妃、宗室,百官数千人,以及教坊乐工、技艺工匠、法驾、仪仗、冠服、礼器、天文仪器、珍宝玩物、皇家藏书、天下州府地图等统统押往北方,汴京中公私积蓄被掳掠一空。

北宋亡了。花木若有情,会知愁么?

【燕山亭 北行见杏花】 赵佶 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著胭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闲院落凄凉,几番春暮。 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

也许赵佶心中仍然存着“愿我出走半生,归来仍是皇帝”的念想,但赵构,已在临安建立了新的宋朝。此后北宋的春天只能存在赵佶梦中。

1162年,年方23岁的辛弃疾,

带着勇闯金营的大功投奔赵构。

荼蘼

但多年以后,他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眼睛里,看到的却是即将谢去的荼蘼。

这首词的写作年代已无法考证,也没有其他材料可供参阅,但从此词的意境推测,可能是辛弃疾中年政治失意后的思归之作。

【满江红】 辛弃疾 点火樱桃,照一架、荼蘼如雪。春正好,见龙孙穿破,紫苔苍壁。乳燕引雏飞力弱,流莺唤友娇声怯。问春归、不肯带愁归,肠千结。 层楼望,春山叠;家何在?烟波隔。把古今遗恨,向他谁说?蝴蝶不传千里梦,子规叫断三更月。听声声、枕上劝人归,归难得。

他问自己:我是不是就象这荼蘼一般,无所作为了?

但有人说:不,不是。

1203年,姜夔给辛弃疾寄了一首词:

老将军你不是荼蘼,是木香。

木香

1203年正月,辛弃疾被召入京,将被任命为浙东安抚使,姜夔写此词相赠,表示了对这位坚持抗金的老将由衷的崇敬。

【洞仙歌 黄木香赠辛稼轩】 姜夔 花中惯识,压架玲珑雪。乍见缃蕤间琅叶。恨春见将了,染额人归,留得个、袅袅垂香带月。 鹅儿真似酒,我爱幽芳,还比酴醿又娇绝。自种古松根,待看黄龙,乱飞上、苍髯五鬣。更老仙、添与笔端春,敢唤起桃花,问谁优劣。

木香一名锦棚儿,藤蔓附木。叶比蔷薇更细小而繁。至若高架万条,望如香雪,望之实在是有令人震惊的气势。

1227年,

丘处机在长春宫逝世,

时年80岁,

瑞香氤氲整个北京城三日。

他一生钟爱梨花。

梨花

丘处机一生独钟梨花。

有好事者问丘长春曰:“神仙惜气养真,何故读书史作诗词?”

曰:“天上无不识字神仙。”

他的梨花词妙,答得亦妙。

【无俗念 灵虚宫梨花词】 丘处机 春游浩荡,是年年、寒食梨花时节。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葩堆雪。静夜沉沉,浮光霭霭,冷浸溶溶月。人间天上,烂银霞照通彻。 浑似姑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舒高洁。万化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浩气清英,仙材卓荦,下土难分别。瑶台归去,洞天方看清绝。

在他生前,他曾拒绝了南宋朝廷的邀请,却接受了蒙古朝廷的邀请去往燕京,他认为南宋皇帝有"失政之罪"。

莫非,这位真人早已洞穿了历史的先机?

1279年,南宋亡于崖山之役 。

绣球

宋亡之后,曾经锦衣玉食的勋贵之后,张俊的六世孙张炎,漂泊落拓,大半辈子都在“北上求官”还是“南下守节”的痛苦中度过,终于以南宋遗民之身,老死于临安。

【玉蝴蝶 赋玉绣球花】 张炎 留得一团和气,此花开尽,春已规圆。虚白窗深,恍讶碧落星悬。扬芳丛、低翻雪羽,凝素艳、争簇冰蝉。向西园。几回错认,明月秋千。 欲觅生香何处,盈盈一水,空对娟娟。待折归来,倩谁偷解玉连环。试结取、鸳鸯锦带,好移傍、鹦鹉珠帘。晚阶前。落梅无数,因甚啼鹃。

张炎是宋词里最后一声清响。如同一春的花事消残,终将飘零。

我们迎春归来,也终将送春归去。

END

者丨任淡如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李栋

排版 | 孙蔚

经公众号 “菊斋” (微信ID:juzhai02 )授权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