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剧血洗影视行业,你是「爽文化」的受害者吗?

爽剧血洗影视行业,你是「爽文化」的受害者吗?

2021年04月08日 08:03:00
来源:新周刊

后浪研究所

(ID:youth36kr)

作者:张歌

编辑:方婷

曾经,国产剧市场百花齐放,喜剧有《武林外传》,家庭剧有《家有儿女》,正剧有《康熙王朝》,抗战剧有《亮剑》……

但如今,电视剧市场上只分两类——“爽剧”和“其他”。有一路开挂的“男频爽剧”,也有众人皆为我沉醉的“女频爽剧”:

主角上午武功尽废,下午就当上武林盟主;

今天家产被夺、女友背叛,明天就收获百亿遗产;

女主今天被打入冷宫、地牢,转眼就有人营救,重获宠爱……

这种常见的套路,在电视剧中叫“爽剧”,在网文中叫“爽文”。

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精神内核——极度密集的爽点,五分钟一个小高潮,十分钟一个大转折。

爽剧的共同精神内核

爽剧、爽文,是怎样的一步步统治我们的娱乐生活的?又是哪些幕后推手在不断壮大“爽”这门生意,将人性的弱点变成敛财的利器?

今天就来说说,爽剧是如何占领用户心智,又是怎样借算法之手彻底改变行业逻辑的。

娱乐市场“爽化”,爽文是第一功臣

你可能还没意识到,爽剧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渗入了你的娱乐世界。2018-2019年,热度最高的100个影视剧中,根据爽文改编的剧占比高达42%。

2018-2019年热剧中爽文改编剧占比

这个数据似乎有点高得离谱。但是,如果仔细盘一盘近几年的大热剧集,《择天记》《延禧攻略》《庆余年》《赘婿》,是不是一个比一个爽得直白、爽得离谱?

娱乐作品全面“爽化”,已经是不可逆的趋势,在过去,经典电视剧还会演出这个世界的复杂和不如意。但现在,大家为什么都这么热爱爽文和爽剧?

回答这个问题前,先来理一下“爽”这门生意的上升路径——“爽”生意的第一站是爽文,也是壮大爽剧市场的根基。

“爽文化”的变化脉络

严格说来,网文分男频女频、都市言情、青春校园、穿越修仙,并不存在爽文这个分类。但如果一部网文放在你面前,你一定能精准嗅出它有没有爽文的气息。

一般的网文常见分类

一部标准爽文,主角一定会频频开挂,阶层步步爬升,爽文多给力、多巴胺分泌、饭后爽一爽、身体多硬朗!同时追更15部中国网文产生的多巴胺,可以让人一举戒掉毒瘾。

在中国的文化产品里,出海最为成功的不是电影、电视剧,也不是明星偶像,而是网文。

2021年已经是网文出海的第十一个年头,截至2018年年底,至少2000万国际友人爱上了中国网文。

深受国际友人喜爱的中国网文

国外网友看一部优秀“玛丽苏”代表作《暮光之城》,已经大开眼界、泪流满面,但等他们看了中国出海修仙文和后宫文,这循环不断的刺激,简直能把沉睡多年的植物人唤醒。

不过,虽说很多出圈网文都以“爽”为标签,但网文从出现开始就都是以爽为首要目的吗?当然不是。

2003年之前,网络小说还处于完全免费的境界,除了拨号上网费和电费外,读者不需要花一分钱。

在2005年之后,手机阅读开始兴起,中国移动率先改进付费模式,读者只要不停看新章节,后台就会一直扣除话费。起点中文网更是在4年后推出打赏功能,通过大额打赏,读者甚至可以“要挟”作者更改情节。

网文界的变化趋势

这就导致网文产生了两个变化——越写越长,动辄上百万字,写得越多收益越有保障;作者的收益与读者的反馈直接相关,在每次更新中,需要不断设置情节高潮,才能刺激订阅和打赏。

编着编着编不下去怎么办?构思不够,开挂来凑,开挂开得多了,不是爽文,最终也都会变成爽文。

互联网介入影视制作,

爽剧效应被放大

爽文写作早早出现“人传人”现象,甚至撑起了一个千亿市场。

根据媒体报道,《斗罗大陆》的作者唐家三少,仅在2018年就收入约1.3亿元人民币;《史上最强赘婿》的作者沉默的糕点,自称一本书在全网售出几千万人民币。有这样的“成功典范”作为标杆,“爽”自然就成了大多数网文作者努力的方向。

两位网文金牌作者的收入和销量

发展到今天,“爽文”的生产都已经出现产业化趋势。只要在淘宝上买一份爽点密集的大纲,找一个人名、招式、剧情素材库,再水水字数,就可以拼一篇像模像样的网文。

甚至还有更简单的办法,我们可以用爽文生成器,在3分钟内写一个爽剧片段。

生成科幻爽文示例

二十年来,中国的网文发展至少影响了4.6亿用户,让“狂开金手指”成为一种流行趋势。但是,“爽文化”能够进一步破圈,统治我们娱乐生活的方方面面,还得靠网剧和土味短剧把它抬上一个流行的新台阶。

IP,这个词在2015年前后令所有影视圈的人疯狂。影视圈投资,为了求快求稳,没有耐心再经历把一个故事从无到有变现的过程——把已经成熟的大热网文直接改编显然保险得多,这就是IP的价值。

2015年,腾讯、爱奇艺等互联网公司刚从单纯的播放平台进入到影视制作链不久,数据分析、风险控制这一套互联网公司的方法论,也被完完整整地引入到影视制作中。

以前,影视剧主创立一个项目,靠的是经验和灵感,以及人情上的很多门路。但互联网公司做影视立项,首先要拿数据说话——谁的数据最好,谁的腰杆子最硬。

还有哪些IP在数据上比爽文的腰杆儿更硬吗?它们从二十年的网文风雨中厮杀出来、活到最后,深谙人性的弱点。

爽文的受众群体,有消极的一面——不相信仅凭努力就能改变命运;但他们又不是完全的消极,一个真正无为的人,不会指望从爽文中获得快感,反而是偷偷怀着改变命运的强烈欲望的人才渴望逆袭。如今的“爽文化”,是当代人消极态度和强烈欲望并存而催生的一种文化现象。

这套心理在网文世界行得通,在网剧里也是屡试不爽。

爽文改编爽剧产生的回音室效应

视频网站制作时以数据为最大衡量标准,第一批网文IP改编的网剧在播放量上获得了成功,又进一步强化了爽剧的立项,形成“回音室效应”。爽剧的影响力,在一批又一批的投资立项中得到进一步放大,可以说,视频网站的这套制作理念和平台本身的壮大,是爽剧成为如今影视剧主流的最根本原因。

土味短视频,把“爽文化”推向高潮

为什么说土味剧才是爽文化的集大成者?又是谁成为了行业搅局人,将人性的弱点变成了敛财的利器?

到了以算法为主导的短视频时代,平台对爽剧的取向就变得更明显了。土味短视频是极度精简版的爽剧,长度精简了,但爽的程度却一点没减。土味剧的基本配置,是在短短1分钟里高密度反转3次,让你体验3倍的快乐。

反转越直接、点赞越高,越容易被冲进更大的流量池,即便你看完想当场瞎眼,事后却又会止不住地上瘾。

只要你点下第一个赞,在算法的指导下,平台就会不断给你推送类似的内容。有需求就有商机,甚至在近两年,土味爽剧又以插片广告的形式出现,进一步和网剧、网文互相震荡,放大了“爽效应”。

现在,你甚至很难找到一个“不那么爽”的作品,既有经得起咀嚼的台词,又能让人在反复琢磨中真正理解生活的复杂。

也许有人会问:“生活这么苦,我就想看看爽的怎么了?”

有一个些许残酷的结论:《2018电视剧产业报告》显示,在6000-10000元的收入群体中呈现出一个普遍规律——收入越高,网络视听内容的观看比例越低。换句话说,爽剧是拍给那些不那么爽的人看的。

《2018电视剧产业报告》中的扎心结论

从根本上说,喜欢消费爽文、爽剧,这是个人的偏好,是你自己决定的。看爽文爽剧时分泌的多巴胺,补偿了我们身体和精神上的疲惫,不失为一种减压的方式。但是,爽文爽剧日益流行,甚至有一统江湖的征兆,这却是大数据和算法替我们做出的选择。

我们不用拒绝爽剧,毕竟生活真的有点苦,但有时,你是不是也想看一点爽剧之外的丰富内容,哪怕它展现了一个人被生活重锤的过程?

“这世界有太多不如意,但你的生活还是要继续。”如果被动地让算法替我们选择一切,最终,我们可能就会变得没有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