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将出新书《恐怖国家》,暗讽特朗普执政的四年
文化读书

希拉里将出新书《恐怖国家》,暗讽特朗普执政的四年

2021年02月26日 12:33:11
来源:全现在APP

政治家的许多政治回忆录都以疲软、平淡和粗糙著称,但现在,希拉里转向了小说。

2月23日,美国媒体发布消息,希拉里·克林顿与加拿大作家露易丝·佩妮(Louise Penny)将进行合作,撰写一部国际政治惊悚小说,名为《恐怖国家》(State of Terror),小说将于10月12日出版。

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一位女国务卿,她与刚刚上任的总统进行合作。此前的四年,“美国的领导地位在世界舞台上滑落”。与此同时,一波恐怖袭击发生,彻底打乱了世界秩序,国务卿不得不面对这个棘手的难题。

从内容上看,显然,这部小说是对刚刚卸任的特朗普的一种强烈讽刺,出版这本书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露易丝·佩妮

这本书“就是答案”

“还有谁比希拉里·克林顿更适合写这样一本书呢?应该会很吸引人。”一位来自华盛顿特区的推特网友对新闻评论道。

另一位推特网友则说,“这会表现的都是希拉里好的一面吗?”

在现实中,希拉里曾经是2016年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在最后的双人对决中,意外败给特朗普。

2009年至2013年,希拉里在奥巴马政府中担任美国国务卿,主管外交事务,其任内存在一些争议,比如在班加西袭击事件中,对伊斯兰恐怖主义武装份子的预谋袭击缺乏判断,以及在卸任后,被指使用个人电子邮件账户处理公务。

在比尔·克林顿执政的1993年至2001年,希拉里首次入住白宫,是美国第一夫人。

希拉里并不是首次写书,但这却是她第一次写小说。她此前写过一些非虚构书籍,比如2003年出版的回忆录《亲历历史》(Living History)。当时,西蒙与舒斯特出版社(Simon & Schuster)同意向希拉里支付800万美元的预付款,这在当时对作家来说是一个非常高昂的价格。

这部书出版之时,她正在担任纽约州联邦参议员,已有近3年之久。回忆录从希拉里的中学时代写起,以白宫八年生活为中心,涉及克林顿执政期间的政策,也包括她与克林顿之间的情感。

2014年的回忆录《艰难抉择》(Hard Choices)则讲述了她在奥巴马政府中任国务卿时,所面临的外交抉择。而2017年的《何以致败》(What Happened,又译“发生了什么”),详细描述了她在2016年大选中输给特朗普的情况。

2016年10月20日,在宾州费城的一家机场礼品店,唐纳德·特朗普和希拉里·克林顿的摇头娃娃

这一次,在一份声明中,克林顿称与佩妮一起写作是“梦想成真”。

“我很享受她的每一本书和每一个角色,也很享受和她的友谊。现在我们将用经验来探索这个复杂的世界,这个世界充满了具有风险的外交事务和背叛。一切都不是初看上去的那样。”她说。

对佩妮来说,出版一部政治惊悚小说,也相当于踏入一个新的领域。她最出名的作品是2008年出版的《凶屋的诅咒》(The Cruelest Month)。这部书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加拿大小镇的谋杀悬疑故事。她的另一部广泛为人所知的小说是2009年的《暗夜诉说》(The Brutal Telling)。

这两部小说都曾获得阿加莎奖“年度最佳小说”的头衔。阿加莎奖是由美国国家悬疑作品协会(Malice Domestic)颁发给具有古典推理精神的推理小说的奖项,创办于1988年。

“当有人建议我和我的朋友希拉里一起写一部政治惊悚小说时,我迫不及待地答应了。”佩妮在一份声明中说,“在我们开始之前,我们谈到了她担任国务卿期间的情况。她最可怕的噩梦是什么?‘恐怖国家’就是答案。”

在英国和美国以外的地区,这本书将由潘·麦克米伦出版社(Pan Macmillan)出版。在美国,这本书将由西蒙与舒斯特出版社和圣马丁出版社(St Martin 's Press)出版。出版协议的价钱并未向外界透露。

2005年1月20日,美国华盛顿,美国第43任总统乔治·沃克·布什的就职典礼(第二次任期)在国会山举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夫人希拉里

比尔·克林顿的影响

知名政治家与犯罪小说作家联手,其实很不寻常,但也并不是完全史无前例。

在希拉里的家庭中,她甚至都不是第一个惊悚小说作家。她的丈夫、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写了两个惊悚小说。《失踪的总统》(The President Is Missing)是他跟当今世界最畅销的英语惊悚小说作家詹姆斯·派特森(James Patterson)合著的。情节主线是白宫遭黑客恐袭,全球危在旦夕,而总统却神秘失踪。另一部小说《总统的女儿》(The President's Daughter)中,一位美国前总统住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农村,他的女儿不幸遭遇绑架。这本书将在今年6月出版。

比尔·克林顿接受BBC采访时曾经解释说,他在1980年代跟惊悚小说"一见钟情",成了忠实粉丝,那时他还没当总统。后来他连任两届总统,促成中东停火协议,又熬过性丑闻危机,对惊悚小说的热情丝毫不减,海量阅读不计其数。

美国政治家写小说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美国政治网站FiveThirtyEight在2017年发布的一项调查中,展示了听众们会坚持收听哪些政治书籍。

自2000年大选以来,在Audiobooks.com网站上,排名首位的是小布什的《抉择时刻》(Decision Points),第二位是希拉里的《艰难抉择》,现任得州参议员泰德·科鲁兹(Ted Cruz)的《真相时间》(A Time for Truth)紧随其后。而民主党政治红人伯尼·桑德斯的《我们的革命》(Our Revolution)位列第四。

然而,并不是每位政治家都善于写作,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就是一个非常坏的例子。

“他连一本书都不会读,更别说写书了,”托尼·施瓦茨(Tony Schwartz)2018年在推特上写道。他是特朗普总统的畅销书《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的唯一一位合著者,当时,特朗普在推特上吹嘘自己的写作技能。

施瓦茨也曾经告诉《纽约客》,特朗普1987年的那本书大部分是他代写的。而特朗普否认了这一说法,并表示两人是一个团队。

《亲历历史》

虚构打破边界

现在,希拉里通过小说,加入了一个阵营,这一批人都是涉足小说领域的政治家。

这个阵营中,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写过《萨伏罗拉》(Savrola)。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写过历史题材小说《马蜂窝》,即史上第一本美国总统写的虚构文学作品。

名单中还有,1985-1986年的英国保守党主席杰弗里•阿切尔(Jeffrey Archer)。他写过大量小说,以《凯恩与阿贝尔》(Kane and Abel)系列和《克利夫顿纪事》(Clifton Chronicles)系列最为著名。

出版界并不感到惊讶,不过希拉里写书曾经获得过一个外界的评价是,她不够诚实。批评人士认为,在《亲历历史》中,希拉里早期生活的描述没有太多亮点,作为第一夫人的故事,写得过于冗长。她对争议性事件的讨论缺乏坦诚,比如围绕她丈夫和莱温斯基丑闻的部分。

观察人士后来还注意到,在卡尔·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2007年出版的《希拉里传》(A Woman in Charge)中,希拉里对父亲和自己的养育关系,描述得不够坦诚。

为了撰写《亲历历史》,希拉里还启用了三位“幽灵写手”,分别是资深写手玛丽安娜·沃勒斯(Maryanne Vollers)、演讲撰稿人艾莉森·马斯卡廷(Alison Muscatine)和研究员鲁比·沙米尔(Ruby Shamir)。“幽灵写手”指一类被雇来撰写文学作品,但自身不署名的人。

事实上,政治家的大量政治回忆录都以疲软、平淡和粗糙著称,它们声称揭露一些事情,但往往并不吸引人,也常常以散文的形式出现,且不够深入。

《纽约时报》曾经出版“过去50年50部最佳回忆录”榜单,只收录了一本政治回忆录,就是奥巴马的《我父亲的梦想》(Dreams from My Father)。

尽管如此,政治回忆录这一类别并不被一些专业人士看好。《纽约时报》的非虚构书籍评论家珍妮佛·萨莱(Jennifer Szalai)曾经毫不掩饰自己对政治回忆录的蔑视,称奥巴马的作品“很幸运地没有传递关于美德的说教,毕竟那种说教就像蹩脚的竞选演说的笔记。”

为什么希拉里要写小说?一个解释是这可能会让她弥补一些遗憾,更加大胆地面对大众。

澳大利亚出版人路易丝·阿德勒(Louise Adler)对《悉尼先驱晨报》评价说。“当他们在写非小说类作品时,直白和坦率是有限的,同样困难的还有,引导我们进入他们的世界。但在小说中,他们可以随心所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