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去香格里拉!

走,去香格里拉!

2021年02月23日 10:06:42
来源:星球研究所

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本文由 VOLVO 瓦罐联盟 特约制作

20世纪30年代

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

在其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

虚构了一个位于青藏高原

藏在雪山与峡谷之间的隐秘世界

香格里拉

随着小说的爆红

“香格里拉”之名

逐渐成为一种独特的向往

它是一种风景

由高耸洁白的雪山

幽深曲折的峡谷

和茂密葱郁的森林组成

(云南迪庆白马雪山,摄影师@邹通)

它是一种文化

是夕阳下辉煌的金顶

随风飘摇的经幡

和抑扬顿挫的诵经之声

(迪庆香格里拉的松赞林寺,空中一只黑颈鹤正飞过,摄影师@林森)

它还是一种理想

是一个远离工业文明

远离城市喧嚣的

世外桃源

(迪庆上雨崩村和下雨崩村之间的森林与溪流,摄影师@明子鉴)

许多人认为

中国藏东南、川西和滇西北一带的环境

与小说中描述的香格里拉

最为相似

于是在2002年

位于云南省西北部的

迪庆藏族自治州

将其首府正式更名为

“香格里拉”

让这个虚构的理想世界

有了现实的落脚点

(迪庆藏族自治州位置示意图,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但是当你深入这里

就会发现

迪庆不止香格里拉

它拥有整个云南数一数二的

自然与人文景观

梅里雪山、哈巴雪山

普达措国家公园、纳帕海

噶丹·松赞林寺、独克宗古城

无一不让人心生向往

(星空下的梅里雪山,摄影师@梦境)

真正的它

是一声

山河的集结号

01

山河集结

距今6500万年以来

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发生碰撞

导致青藏高原隆升

高原东南部更是发生强烈变形

形成了七条山脉紧密排列的

横断山

(请横屏观看,航拍迪庆梅里雪山群,摄影师@崔永江)

迪庆

便坐落在这

众山崛起之处

难以计数的

山、山、山

在这里集结

迪庆是云南山峰最密集的地方

也是云南的最高点

云南5000米级的山峰

几乎全在迪庆

(云南省地势图,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三列山脉

从北向南贯穿迪庆

最西侧是怒山山脉

其北段是著名的

梅里雪山(群)

若干5000、6000米级的雪峰

组成了“太子十三峰”

最高的一座

便是神山卡瓦格博

云南的最高点

(请横屏观看,梅里雪山群山峰标注,“十三”为虚指,摄影师@蒋作泳,标注参考@老J,标注制图@陈随/星球研究所)

怒山山脉的南段

碧罗雪山

同样雪峰连绵

(请横屏观看,碧罗雪山,摄影师@林森)

中间的一列

云岭山脉

察里雪山

甲午雪山

闰子雪山

白马雪山

萨马阁雪山

栗地坪雪山

雪龙山

从北向南一字排开

气势恢宏

(请横屏观看,白马雪山全景,摄影师@杨军)

最东侧的一列

是沙鲁里山

在迪庆也被称为中甸大雪山

包括巴拉格宗雪山

石卡雪山

天宝雪山

哈巴雪山

它们共同组成了

迪庆东部的巨型屏障

(请横屏观看,巴拉格宗雪山,其中左侧最高峰为巴拉格宗,摄影师@李政霖)

三列高耸的山脉

拦截了来自孟加拉湾

和太平洋的大量水汽

尤其在雨季到来时

山间雾海翻腾

浓云遮蔽山巅

(被云雾环绕的梅里雪山,摄影师@包卡利亚)

也在这里集结了

水汽降落在高山之上

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压实

形成冰川

冰川将山峰切削成尖利的“刀刃”

(请横屏观看,沙鲁里山脉的相丘曲格冰川,摄影师@熊文凯)

将山谷打磨成宽阔的U形

(请横屏观看,白马雪山的双U形谷,摄影师@蒋涵)

在冰川的末端

冰川与沙石俱下

如洪流一般奔涌而来

(明永冰川,摄影师@林森)

在冰川所经过的路径上

留下了一个个冰川湖

如若高山遗珠

(迪庆雨崩村附近的冰川湖,摄影师@陈小羊)

冰川融水

和大气降水

汇聚成一条条

河流

并沿着断裂地带不断下切

形成了一条条峡谷

(峡谷,摄影师@李政霖)

在一级级台阶般的地形上

流水跌落形成瀑布

(尼汝河边瀑布,摄影师@和艺)

水中的碳酸钙等物质

缓慢沉积

形成一组纯白的阶梯

典型的钙华景观

白水台

由此诞生

(白水台,摄影师@崔永江)

众多支流

最终汇入两条大江

澜沧江金沙江

江水强力下切

河谷最低点海拔仅有1486米

与迪庆最高峰相差5000多米

(迪庆地形示意图,地形特点可用“三山夹两江”概括,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金沙江在虎跳峡

切开一条深窄的河道

江水从中呼啸而过

展现出水流强大的力量

(金沙江上虎跳峡,摄影师@卢文)

而迪庆所在的

三江并流核心区

怒江、澜沧江、金沙江

紧密并行

最窄宽度仅60余千米

(迪庆所在的区域为三江并流核心区,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迪庆仅占云南省

不到6%的面积

却拥有极为密集的

雪峰、冰川、峡谷

湖泊、瀑布、河流

这便是山河集结创造的景观

同时

山河的集结

也创造出巨大的高差

而这一高差

将为

生命的繁荣

奠定基础

02

生命集结

生命繁荣的基础

正是巨大高差所创造的

垂直自然带

在不同的海拔高度

生长着不同的

植被

海拔4000-5000米

属于高山区域

生长着高寒草甸和灌丛

(南姐洛高寒草甸和灌丛,摄影师@林森)

海拔3000-4000米

针叶林开始占据主导

从高到低依次分布着

冷杉林

云杉林

松林

组成一层层绿色的林海

(哈巴雪山山坡上的针叶林,摄影师@刘众)

适应寒冷气候的杜鹃

从海拔2600米到4500米均有分布

迪庆州的杜鹃有37种

每年5-6月

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开

仿佛为山峰披上盛装

(白马雪山的杜鹃花,摄影师@崔永江)

继续下降

在海拔2000-3000米处

常绿针叶林和针阔叶混交林

装点出更加多样的色彩

(明永冰川中上段的森林,摄影师@熊发寿)

而在海拔2000米以下

就进入了干热河谷地带

由于焚风效应

河谷地带反而更加干旱炎热

甚至形成了小范围的荒漠

生长在这里的是一些灌木和草

(澜沧江干热河谷植被,摄影师@沈龙泉)

除了垂直方向上的多样性

迪庆南北跨越多个纬度

东西连接不同的生物地理区

植被更加多元

森林

有寒温性针叶林

寒温性阔叶林

温凉性针叶林

温凉性阔叶林等

31种类型

在整个云南名列前茅

(碧沽天池森林,摄影师@商睿)

草地

则有高寒草甸

灌丛草甸

林间草甸

疏林草场

沼泽草场等

6种类型

占全州36%的面积

(迪庆纳帕海依拉草原,摄影师@denny)

植物种类

有国家一级保护物种

玉龙蕨、高寒水韭、南方红豆杉

国家二级保护物种

秃杉、油麦吊云杉、澜沧黄杉

迪庆更是杜鹃、龙胆、报春

玉兰、百合、兰花

六大高山花卉的分化中心

号称“世界花园之母”

各色奇特的野花在高原上绽放

有绿绒蒿

(绿绒蒿,摄影师@崔永江)

雪兔子

(雪兔子,摄影师@李勇)

塔黄

(塔黄,摄影师@李勇)

繁荣而多元的植被

塑造迪庆的地表、水和大气

形成森林、灌丛、草地

流石滩、湿地等

多种生态系统

(请横屏观看,普达措,摄影师@denny)

丰富的生态系统中

生活着种类繁多的

动物

从流石滩上的岩羊

到森林中的狼与毛冠鹿

以及猴、熊、麝、水獭等

(迪庆普达措的毛冠鹿,摄影师@林森)

白马雪山

海拔3000-5000米的高山林带

滇金丝猴唯一的家园

(滇金丝猴,摄影师@钟海龙)

大大小小的湖泊

罕有人类到访

却是许多鸟类迁徙的中转站

(黑颈鹤,摄影师@崔永江)

5000余种植物

100余种真菌

1400余种动物

在这里你争我夺

竞相绽放生命力

而在山河集结

生命集结之外

人类

也在此汇聚

03

人类集结

迪庆所在的区域

是川、滇、藏交界

数量众多的民族汇聚于此

因此多种力量

在此交汇

第一种力量是

宗教

唐代

吐蕃王朝在西藏崛起

并大举南下

将滇西北的迪庆纳入其版图

藏文化从此在这里扎根

(公元669年滇西地区吐蕃、唐以及滇西少数民族部族疆域范围,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其中影响力最大的便是

藏传佛教

最初传入迪庆的

是藏传佛教中的宁玛派

形状独一无二的卡瓦格博峰

成为宁玛派神山

从此迪庆藏区

便开启了自己的封神之路

到了清代

藏传佛教中的格鲁派兴起

由于格鲁派受到当权者的支持

因而迅速取代了宁玛派在迪庆的地位

在皇帝的支持下

迪庆地区大兴寺院

其中最大的一座名为

噶丹·松赞林寺

(松赞林寺,摄影师@崔永江)

信徒们纷至沓来

更多的寺院

如雨后春笋一般

在迪庆的山河之间出现

(白鸡寺、亚根寺,摄影师@李有才、熊文凯)

传统藏族社会中

藏民往往依附于一个寺院

成为其永久施主

就这样

围绕一个个寺院

形成了一个个社区

社区不断扩大

成为了

古城

(请横屏观看,香格里拉建塘镇,近处是独克宗古城,摄影师@崔永江)

藏传佛教

奠定了迪庆的宗教底色

但其他类型的宗教信仰

也在这里生根发芽

明代

纳西族木氏土司发展至鼎盛

迪庆所在的滇西北也纳入其统治

纳西族带来了东巴教原始信仰

“白天白地,白山白水”的

迪庆白水台

成为东巴文化圣地

同样源自西藏的本教

来自彝族的毕摩教

傈僳族的尼扒教

白族的本主信仰等等

虽然影响力稍弱

却也未曾断绝

(迪庆傈僳族,摄影师@朱钰铭)

20世纪初

西方的天主教传入迪庆

更让迪庆成为

“众神荟萃”之地

(茨中天主教堂,摄影师@崔永江)

迪庆是“神”的世界

更是人的家园

宗教集结背后的力量

其实是人的集结

而吸引人们来到这里的

是第二种力量

贸易

金沙江和澜沧江河谷

是出藏入滇

或由滇入藏的

唯一通道

正是因此

迪庆成为茶马古道上的

滇藏大门

(茶马古道迪庆段,制图@郑艺/星球研究所)

古道的兴起

除了人口的流动

更多是源自物资流通的需求

内地需要藏区的

马、羊、药材、皮毛

藏区需要云南和四川的

盐、茶、糖、布匹

(迪庆虎跳峡茶马古道,摄影师@卢文)

古道兴盛

沿着古道

村、镇、城

也逐渐繁荣

(雨崩村,摄影师@陈小羊)

随着村镇和城市的发展

迪庆的人口不断增长

在复杂多样的自然环境中

人们形成了多样的生存方式

在高山地带

藏族种植青稞

放牧牦牛

(藏民晒青稞的架子,摄影师@熊可)

山麓

傈僳族

如复制粘贴一般

盖满木屋

(迪庆维西的傈僳族村寨,摄影师@朱钰铭)

此外还有

彝族、白族、普米族

苗族、回族

不同的生产方式下

诞生了不同的饮食

不同的民居

不同的服饰

不同的节庆

不同的婚俗

不同的信仰

......

(迪庆藏族的格东跳神节,摄影师@林森)

如今

不同民族的人们

在河谷和平坝中建起城镇

(迪庆德钦县城,摄影师@李谨)

通过不同的交通方式

相互联通

从土路到公路

从吊索到桥梁

(迪庆虎跳峡金沙江特大桥,近处是丽香高速,远处是丽香铁路,摄影师@崔永江)

便捷的交通

让迪庆不再只聚集

世代生活在这里的居民

更汇聚了大量

探索者和旅行者

对他们来说

迪庆无疑充满了

抵达与探索的各种魅力

(登山者正在攀登迪庆哈巴雪山,摄影师@林森)

走吧

去迪庆

去香格里拉!

不只是为了寻找

那个虚幻的理想王国

更是为了 认识

这个藏在滇西北的

宝藏之地

千万年前的大碰撞

吹响了山河的集结号

而当山河集结

才有生灵与人类的汇聚

这才是真实的“香格里拉”

是迪庆最强大的吸引力

(梅里雪山与飞来寺,摄影师@崔永江)

本文创作团队

撰文:成冰纪

图片:谢禹涵

地图:郑艺

设计:陈随

审校:风子

封面摄影师:朱钰铭

【参考文献】

[1] 迪庆藏族自治州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迪庆藏族自治州志[M]. 云南民族出版社, 2003.

[2] 中共迪庆州委宣传部. 迪庆藏族自治州州情教育读本[M]. 云南人民出版社, 2012.

[3] 王恒杰. 迪庆藏区的历史传统与自然因素[J]. 中国藏学, 1992.

[4] 宗喀·漾正冈布等. 藏边社会的族群互动:空间、路径及结果——基于迪庆藏区的调查研究[J].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 2016.

[5] 徐新建 . “香格里拉”再生产——一个“希望世界”现世化[J]. 文化研究, 2015.

【招聘】星球研究所长期招聘城市地理、人文地理、经济地理、自然地理、天文生物、历史考古、建筑等各领域撰稿人,以及商务策划等,请在后台回复“招聘”即可查看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