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看《洛神赋图》:一场史诗级的情感大戏

放大看《洛神赋图》:一场史诗级的情感大戏

2021年01月21日 17:04:43
来源:博物馆丨看展览

《洛神赋图》旧传为魏晋时期的顾恺之根据曹植的同名赋文《洛神赋》所作的人物故事手卷,此画描述了黄初四年曹植“从京域”而“归东藩”,偶遇仙女洛神,两人互传情愫后又因人神道殊,而不得不分开的无望之爱。

作为十大传世名画之一,《洛神赋图》开创了中国传统绘画长卷的先河,也标志着中国早期绘画从政教的附属地位和礼仪的实用功能走向了审美自觉。

“盖章狂魔”乾隆帝对此画的评价是“妙入毫巅”。虽然乾隆帝的品位不如雍正高雅,但对《洛神赋图》的评价还算中肯。

顾恺之的《洛神赋图》由于年代久远已经佚失,现存均为宋代摹本,其中较重要的摹本分别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和辽宁省博物馆。

最近辽宁省博物馆正在火热展出的《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洛神赋图》作为重要展品人气颇高。

不过由于疫情等原因,还是有很多文史爱好者不能赴沈观展,所以今天我们就先“云赏”这卷“一镜到底”的旷世名画。

众里嫣然通一顾,人间颜色如尘土

第一幕:洛水初遇

主演:曹植、洛神

群演:众随从

曹植赴洛阳朝觐魏文帝曹丕之后,率众随从返回封地山东鄄城的路途中,夕阳西下,车困马乏,于是大家决定在湖滨小憩。

随行的仆人分别去卸车喂马,曹植则神情舒逸,纵目远眺水波浩渺的洛川。这时一位裙裾飘逸,手执麈尾扇,身姿雅丽娇柔,容貌端庄清秀的佳人突然出现,伫立于山崖之旁。

洛神

由于中国早期人物画的绘画技法比较稚拙,且因作品受损,所以画中的洛神形象可能并不符合我们当代人的审美标准。但画家通过细劲古朴的笔法,以形写神,生动刻画了罗袜生尘,若往若还的仙女洛神。

曹植极尽华丽辞藻来形容洛神的娇美容貌和婀娜身姿,“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荣曜秋菊,华茂春松......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

惊鸿游龙

芙蕖渌波

《甄嬛传》中惊鸿舞的出处就是《洛神赋》里的“翩若惊鸿”。

电视剧《延禧攻略》中富察皇后精心为乾隆挑选寿礼,这其中的备选不乏南宋宫廷画家刘松年的《四景山水图》等书画精品,但最终富察皇后还是选择了《洛神赋图》,以示她与乾隆之间的绵长情意。

《延禧攻略》富察皇后扮装洛神

洛神是伏羲和女娲的女儿,美丽绝伦又出身高贵,即便是才情横俱,洒脱不羁的曹植见到她也不免心生爱慕。

慢脸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第二幕:互生情愫

主演:曹植、洛神

群演:众神、众随从

洛神翩迁起舞,且行且戏。曹植步履趋前,恍惚间不禁为洛神的仙姿妙态而神魂颠倒,于是解下身上玉佩赠与洛神以表倾慕之情。

既明礼义又善言辞的洛神温婉含蓄的回应着曹植的心意。

可平日辞采华茂,任性狂放的曹植,此刻却担心自己会hold不住眼前的仙女姐姐,开始患得患失。他一边倾心于洛神的华容玉颜,一边又想到周朝郑交甫曾遇见神女但惨遭抛弃的悲凉故事,心中有了一丝犹豫。

此时的洛神已经被曹植打动了,内心既窃喜两情相悦,又因人神有别而踌躇徘徊。这可急坏了正在水中嬉戏和正在空中悠游的其他小仙女,她们见状赶紧出来帮洛神出主意。

若即若离的洛神回首相望,欲言又止。曹植则含情凝视,盼复佳音。顾盼之间,两情缱绻。

就在这时将故事推向高潮的“气氛组”上线了,各路神仙闻讯纷纷来为他们的美好缘分加持庆祝。

天上的风神屏翳收敛了凛冽的晚风,地上的水神川后止息了汹涌的波涛。半空中还有河伯冯夷击响神鼓,人身龙爪的女娲也在为勇敢而伟大的爱情高歌。

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

第三幕:伤感别离

主演:曹植、洛神

群演:众神兽、众随从

聚散离合终有时,正当大家还沉浸在欢乐喜悦的气氛中时,突然间,文鱼腾跃,玉鸾绕鸣,平静的水面再次波涛彭拜,预示着人神之恋有违天理,洛神即将要离开。

曹植自然不舍洛神离开,摊开手欲跃过河面挽留她。但身为王侯贵胄,岂能冒险越过翻腾的江河,身后奴仆及时拦住了冲动的曹植。

而此画中曹植的“帝王摊”,也成为了之后中国人物画中的程式化形象。

左:唐 阎立本《历代帝王图》局部

右:敦煌莫高窟第103窟

还未等曹植反应过来,神兽鲸鲵已从水底浮起护航,飞天六龙齐头并进,驾着云车将洛神接走了。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洛神回头张望,眼神里交织着恋恋不舍又无可奈何的幽怨伤感,身后只留下横亘于二人之间的滔天骇浪。

直到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第四幕:爱而不得

主演:曹植

群演:众随从

曹植不甘心与洛神的爱情就这样无疾而终,于是溯流而上欲追赶云车,与女神再续前缘。

至于曹植的“豪华游轮”是否追上了洛神的六龙云车,画卷中没有描绘,曹植的原赋中也没有说明。不过从画面推断,曹植应该是追上了洛神,因为原本洛神随身携带的“麈尾扇”此刻已经紧握在曹植的手里。

大概是“发乎情,止乎礼”,洛神最终还是理智的拒绝了曹植,并将自己的麈尾扇送给曹植做纪念。

爱而不得的曹植落寞地回到岸上,彻夜露天长坐,唉声叹气,无法释怀。两名贴身侍卫既担心主人会因此萎靡不振又怕他沾染霜露风寒,于是一个耐心的劝慰开导曹植,一个点亮蜡烛并为他躬身撑伞。

天亮了,在侍从的劝导下,苦闷惆怅的曹植也只能离开这片伤心地,重返封地归途。不过已经启程的曹植依旧紧握麈尾扇,时而回头眺望,寄希望于还能再见到魂牵梦绕的洛神。

古代乘车制度等级森严,天子驾六,诸侯驾五,卿驾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而画中曹植所乘坐的四驾马车与洛神乘坐的六龙云车对比鲜明,这也暗示了他们之间的身份差距悬殊,注定不能姻缘结合的遗憾结局。

历史是有问题的烟云,曹植心中的“洛神”究竟指涉谁?从古至今,众说纷纭。有人说“洛神”的原型是曹植的亡妻崔氏。也有人说“洛神”暗喻曹植的兄嫂甄宓。也许真相已经无从考证了,但这场史诗级的情感大戏却为后世的文学艺术创作提供了浪漫的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