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孩儿为什么不是牛妖?他的亲生父母是牛魔王和铁扇公主吗?

红孩儿为什么不是牛妖?他的亲生父母是牛魔王和铁扇公主吗?

2021年01月14日 09:39:41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本 文 约 6400 字

阅 读 需 要 17 min

《西游记》第40回,唐僧师徒从乌鸡国出来,继续西行。途中,他们碰到了圣婴大王红孩儿。从这一章起,到第42回红孩儿被观音菩萨收服,吴承恩为这个小娃娃用了整整三个章节。这个待遇,只有太上老君的坐骑青牛精能与他相媲美,大多数妖怪基本都是一回终。

央视版《西游记》截图,红孩儿

即便用了这么多篇幅,红孩儿依然非常神秘,比如,作为牛魔王和铁扇公主的孩子,为什么他看起来不像妖?为什么小小年纪的他竟能炼成道家独门武器三昧真火?这些问题的答案,其实就隐藏在小说中。

牛魔王和铁扇公主的身世

要了解红孩儿的身世,首先需要从牛魔王、铁扇公主身上说起。

《西游记》第42回,用红孩儿之口,道出了牛魔王的真实年龄:“我父王平日吃人为生,今活彀有一千余岁,怎么如今又吃起斋来了?”

以此推算,牛魔王应生于战国时期。

孙悟空学艺归来在花果山逍遥自在时,牛魔王的一身本领已经修炼成功,所以结拜的七个兄弟中,牛魔王年龄最大、资历最老,排在了第一位,当得知悟空自封为“齐天大圣”后,他立即抢着高声宣布自己是“平天大圣”。

牛魔王这么自称,自然有他的底气。从长相上,他高大威猛,甩孙悟空不止几条街。小说里描述他:

头上戴一顶水磨银亮熟铁盔,身上贯一副绒穿锦绣黄金甲,足下踏一双卷尖粉底麂皮靴,腰间束一条攒丝三股狮蛮带。一双眼光如明镜,两道眉艳似红霓。口若血盆,齿排铜板。吼声响震山神怕,行动威风恶鬼慌。(第60回《牛魔王罢战赴华筵 孙行者二调芭蕉扇》)

央视版《西游记》截图,牛魔王

而且他的战斗力指数同样不低于悟空,长的也是高大威猛,不像悟空那么瘦小。第61回,为了芭蕉扇的事,他与孙悟空、猪八戒连续打了半天一夜不落下风,并且也会多种变化。所以,他在妖界很吃得开,一些道行浅的妖或者散仙经常巴结他寻求保护。

比如,积雷山摩云洞里的狐狸精玉面公主,父亲死后,留下百万家私,就看中了牛魔王的本领,情愿倒陪家私,招赘为夫。牛魔王与悟空的第一回打斗,因为他想起自己和别人约了饭,于是停手赴宴。这从侧面说明他平时的饭局比较多,且大多是别人请他。

他的老婆罗刹女资料则少得多。小说并没有写她的身世,只说她也是修成人道,所以其原来身份也是一个妖。关于她相貌的描写,小说第59回描写的比较详细:

头裹团花手帕,身穿纳锦云袍。腰间双束虎筋绦,微露绣裙偏绡。凤嘴弓鞋三寸,龙须膝裤金销。手提宝剑怒声高,凶比月婆容貌。(第59回《唐三藏路阻火焰山 孙行者一调芭蕉扇》)

但这是在马上与孙悟空交战的暴怒状态下的相貌,算不得数。按常理推论,作为一个修成人形的妖精,即使算不上倾国倾城,至少应该是个美女。这一点,从红孩儿的相貌上可以得到印证。

张纪中版《西游记》截图,铁扇公主

第41回,唐僧被红孩儿抓走之后,孙悟空和猪八戒一齐去解救,第一次看到红孩儿的真面目。书中描写:

但见那怪物:面如傅粉三分白,唇若涂朱一表才。鬓挽青云欺靛染,眉分新月似刀裁。战裙巧绣盘龙凤,形比哪吒更富胎。双手绰枪威凛冽,祥光护体出门来。哏声响若春雷吼,暴眼明如掣电乖。(第41回《心猿遭火败,木母被魔擒》)

红孩儿虽然自称“圣婴大王”,实际上至少也超过300岁了。第40回,红孩儿居住地号山枯松涧火云洞附近的土地告诉悟空,红孩儿是牛魔王的儿子,罗刹女养的,曾在火焰山修行了三百年,炼成三昧真火,却也神通广大。

照这个说法,红孩儿出生时,孙悟空正被压在五行山下受苦。

这里有一个问题,孙悟空被压山下500年,为何包括牛魔王在内的当年那几个结拜兄弟没有一个去看望他?

他们不知道孙悟空出事了?

非也。第60回,孙悟空去找牛魔王借芭蕉扇。这是他俩自花果山别过几百年后第一次见面,牛魔王说:“我闻你闹了天宫,被佛祖降压在五行山下,近解脱天灾,保护唐僧西天见佛求经”。可见,牛魔王对孙悟空的行踪很了解。这里有三种解释:第一,他们只是酒肉朋友;第二,慑于佛祖和天庭的威力;第三,得到某方面的提示,要求他们与悟空保持距离。从后续情况看,三种可能性或许都存在。

牛魔王是“四海有名称混世,西方大力号魔王”,这说明他的住地在如来管辖范围内。孙悟空被镇压后,他自然懂得低调做妖的处世哲学。以牛魔王的本领,如果他不主动挑战仙界和佛界的权威,就算他以吃人为生,玉帝和如来也是睁一眼闭一眼,不想去惹这个麻烦。

“红孩儿”身上的疑点

红孩儿身上有三大疑点。

第一个疑点,三昧真火。

红孩儿每次出战,总是让手下推出五辆小车,按金、木、水、火、土位置摆好。他第一次动用此火,就把悟空和八戒搞得很狼狈。

那妖魔捶了两拳,念个咒语,口里喷出火来,鼻子里浓烟迸出,闸闸眼火焰齐生。那五辆车子上,火光涌出。连喷了几口,只见那红焰焰、大火烧空,把一座火云洞,被那烟火迷漫,真个是熯天炽地。(第41回《心猿遭火败,木母被魔擒》)

面对此火,猪八戒怕被变成烤猪,丢下悟空,自己跑了。行者被烟火熏得看不见路,抽身跳出火中。

第二次,悟空听了沙僧的建议,找来龙王,妄图以水克火,不料红孩儿的三昧真火根本不怕龙王的水。龙王降下来的水,如同火上浇油,火反而越烧越大。悟空念着避火诀,打算来打红孩儿,却被对方一口烟,喷得泪落如雨。这一仗,悟空差点把小命搭上。

这大圣一身烟火,炮燥难禁,径投于涧水内救火。怎知被冷水一逼,弄得火气攻心,三魂出舍,可怜气塞胸堂喉舌冷,魂飞魄散丧残生!(第41回《心猿遭火败,木母被魔擒》)

最后幸亏八戒一顿推拿按摩,才把行者给救回来。整部《西游记》中,能把悟空折腾这么惨的,只有红孩儿。问题是,三昧真火乃道家不传之秘,修炼难度极高。红孩儿不过修行了300年,如何尽得精髓,而且用的比道家还溜?

张纪中版《西游记》截图,孙悟空与红孩儿

第二个疑点,脾气大。

作为《西游记》中为数不多的妖二代,红孩儿猖狂到简直无法理解的地步。

比如,以牛魔王的本领加上在妖界的地位,看到土地率领的阴兵来捉拿他时,都尽量避免正面冲突。红孩儿则把他居住地附近60名土地山神全部抓来当自己的奴仆,给他“烧火顶门,提铃喝号”。这些山神土地被折磨的有多惨呢,书中描写:

把我们头也摩光了,弄得我们少香没纸,血食全无,一个个衣不充身,食不充口。(第40回《婴儿戏化禅心乱,猿马刀归木母空》)

别说这几个小神,即使面对前来拿他的观音菩萨,红孩儿依然不当回事,先是走近前,睁圆眼,对菩萨道:“你是孙行者请来的救兵么?”见菩萨不答应,他直接拈转长枪喝道:“咄!你是孙行者请来的救兵么?”菩萨也不答应。他便朝菩萨劈心刺一枪来。

在被菩萨骗上由36把天罡刀组成的莲花台后,因为吃痛,先是假意应承服软,待刀撤去之后,他再次拿起长枪,望菩萨道:

“那里有甚真法力降我!原来是个掩样术法儿!不受甚戒,看枪!”望菩萨劈脸刺来。(第42回《大圣殷勤拜南海 观音慈善缚红孩》)

最后,观音菩萨不得不动用如来给她的三大法宝之一金箍咒,才算是把红孩儿收服。书中写到,那童子开不得手,拿不得枪,方知是法力深微,没奈何,才纳头下拜,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所以,红孩儿凭什么能这么拽?

央视版《西游记》截图,观音菩萨

第三疑点,作为妖精的后代,竟然长了个人形。

可以确定的是,牛魔王、罗刹女都不是人类。按理说,两个妖精生出来的孩子,应该还是妖精。但红孩儿偏偏长了个人形,而且,他的的确确是个真人,不是妖。

书中,无论是天庭、佛界下凡,还是自己修炼成形的妖怪,凡是最后被收服或打死时,都现出原形。牛魔王最后被收服现出大白牛的原形,他的小老婆玉面公主被打死时是只狐狸等等。但红孩儿被收服时,依然保持了完整的人形。无论是李天王的天罡刀还是观音菩萨的金箍咒,都只是造成了红孩儿肉体上的痛苦,并没有改变红孩儿的本像。

这自然不是作者的失误。实际上,吴承恩在书中已经差不多点明了红孩儿的身份。第42回,孙悟空化作牛魔王去忽悠红孩儿,红孩儿问悟空自己的生辰八字。悟空以年纪大了谎称忘记了。红孩儿道:“父王把我八个字时常不离口论说,说我有,怎么今日一旦忘了!”据此判断对方是假冒的。

作为一个千年老妖,牛魔王的话可不是乱说的。他清楚红孩儿的生辰八字,也知道红孩儿不是自己的孩子,一个妖,怎么可能有“同天不老之寿”呢?能达到这一境界的,只能是天上的神仙。

据此,基本可以判定:如果红孩儿的母亲是罗刹女,那么其父亲应该是个天上的神仙而不是牛魔王,并且,这个神仙的咖位还相当高,连观音菩萨也不想得罪。如果真是这样,那红孩儿那一系列不符合常理的、像个惯坏了的“官二代”的行为,就很好解释了。

谁是红孩儿的老师?

对于这个隐藏老师,书中对此有几处线索暗示。

第一,三昧真火的修炼地点。

红孩儿修炼三昧真火的地点火焰山,本是孙悟空大闹天宫时,把太上老君的炼丹炉蹬倒,掉了几块砖头到地上,砖头上有余火而成的。这样看,红孩儿的三昧真火与道家是脱不了干系的。

第二,芭蕉扇。

《西游记》中首次出现芭蕉扇是第35回,金角大王拿来对付孙悟空的。

那魔慌了,将左手擎着宝剑,右手伸于项后,取出芭蕉扇子,望东南丙丁火,正对离宫,唿喇的一扇子,-将下来,只见那就地上,火光焰焰。原来这般宝贝,平白地搧出火来。那怪物着实无情:一连搧了七八扇子,熯天炽地,烈火飞腾。(第35回 外道施威欺正性 心猿获宝伏邪魔)

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本是太上老君看炉子的两个童子。从这一回,已经明示,太上老君有五件宝贝:紫金葫芦、羊脂玉净瓶、七星宝剑、幌金绳和芭蕉扇。这里的芭蕉扇和后面罗刹女用的是不是同一把扇子呢?

浙版《西游记》截图,太上老君

孙悟空第一次去找罗刹女借芭蕉扇,被一扇子搧到小须弥山,见到灵吉菩萨。灵吉菩萨告诉他,罗刹女手中芭蕉扇的来历。

那妇人唤名罗刹女,又叫做铁扇公主。他的那芭蕉扇本是昆仑山后,自混沌开辟以来,天地产成的一个灵宝,乃太阳之精叶,故能灭火气。(第59回《唐三藏路阻火焰山 孙行者一调芭蕉扇》)

这把扇子的年龄显然比罗刹女要大,所以其原始主人肯定不是罗刹女。

太上老君手里那把芭蕉扇来历虽没有明说,但另一件宝贝紫金葫芦是有的。

我这葫芦是混沌初分,天开地辟,有一位太上老祖,解化女娲之名,炼石补天,普救阎浮世界;补到乾宫-地,见一座昆仑山脚下,有一缕仙藤,上结着这个紫金红葫芦,却便是老君留下到如今者。(第35回 外道施威欺正性 心猿获宝伏邪魔)

两样宝物,时间、地点基本一致,所以基本确定,罗刹女手中的芭蕉扇就是太上老君的。书中对此还有一处补充,第59回,孙悟空第一次借到芭蕉扇,火却越煽越大。火焰山的土地拿过来看后判定:此扇不是真的。这个土地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他见过真的。他本是天庭里帮着太上老君看炉子的,因为炉子被悟空踢倒,老君怪罪他,就把他贬下来做了火焰山的土地。

如此贵重的宝物,放在罗刹女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妖手里,说明罗刹女与道教某个神仙关系非同一般,让太上老君甘心送上自己的心爱宝物。罗刹女拿着这扇子做什么用呢?就是靠给火焰山灭火来接受周围百姓的朝贡。她也借此段位提升,成为百姓们口中的“铁扇仙”。

第三,张天师。

张天师名张道龄,东汉时期人,道教创始人,由太上老君引领升天,被封为正一平气大法师,负责值守灵霄宝殿外的通明殿。第42回,孙悟空变成牛魔王与红孩儿聊天,被红孩儿看出破绽,拿话诈他,其中一段是这样的:

我前日闲行,驾祥光,直至九霄空内,忽逢着祖延道龄张先生。”行者道:“可是做天师的张道龄么?”妖王道:“正是。”行者问曰:“有甚话说?”妖王道:“他见孩儿生得五官周正,三停平等,他问我是几年、那月、那日、那时出世,儿因年幼,记得不真。先生子平精熟,要与我推看五星,今请父王,正欲问此。倘或下次再得会他,好烦他推算。”(第42回 大圣殷勤拜南海 观音慈善缚红孩)

这段话表明:红孩儿不仅认识张天师,而且还比较熟,否则不会编出如此生动的谎言。他说的这段话,很可能就是他的亲身经历。问题来了,张道龄贵为天师,可不是一般的小神仙,红孩儿凭什么能得见?而且,从红孩儿叙述的语气看,张天师还带有强烈的讨好红孩儿的色彩。这种情形的背后,只有一种可能,红孩儿背后的那位,是张天师非常尊崇的一个人。

第四,观音菩萨的态度。

第42回,观音在悟空的带领下,前去收服红孩儿。出发前,特意嘱咐手下木吒去找他的父亲托塔李天王借了三十六把天罡刀。最终,天罡刀所起作用有限,菩萨最后还是靠自己的法宝降服了红孩儿。看起来,借天罡刀似乎是多此一举,实则不然,菩萨作为佛界高层,虽然有能力对付红孩儿,但红孩儿背后的道家背景让菩萨比较头疼,于是她就拉上神界的李天王,组成联军,这样,红孩儿背后的那位自然也就没法说啥了。

第五,牛魔王夫妇的反应。

红孩儿被收服是在第42回,孙悟空与罗刹女、牛魔王打交道是从第59回开始的,也就是说,此时罗刹女、牛魔王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孩子被观音收了,他们自然把这帐算在了孙悟空头上。所以,两人一见孙悟空,不约而同地都提起了红孩儿。

罗刹女是这样的——

那罗刹听见孙悟空三字,便以撮盐入火,火上浇油;骨都都红生脸上,恶狠狠怒发心头,口中骂道:“这泼猴!今日来了!”

作为红孩儿的母亲,这样的反应非常合乎情理。

牛魔王的反应则平淡许多。他先是责问行者“怎么在号山枯松涧火云洞把我小儿牛圣婴害了?正在这里恼你,你却怎么又来寻我?”行者解释之后,他马上就跳过这一节,骂道:“这个乖嘴的猢狲!害子之情,被你说过,你才欺我爱妾,打上我门何也?”最后竟然说,“既如此说,我看故旧之情,饶你去罢。”这哪里像一个父亲面对一个夺取自己儿子之人所说的话。很可能,老牛认为,红孩儿不是他亲生的。

根据上面五条线索,基本可以确定,红孩儿的亲生父亲,要么与太上老君关系非常紧密,要么就是太上老君本人。如果按这样的说法,许多看起来不合理的事情也就变得合理了。

比如,在兜率宫给老君守炉的道人,因为一点小失误就被降下人间,做了火焰山土地。看似处罚过重,实则是老君派在此处帮助罗刹女和红孩儿的眼线。而火云洞附近的土地山神即使被欺负,也只能默默忍受,不敢去告状。

再比如,火焰山之难解决后,罗刹女坚持要悟空归还芭蕉扇,即使面对八戒“泼贱人,不知高低!饶了你的性命就彀了,还要讨甚么扇子”这样的责骂与威胁,依然不松口。而孙悟空在取经路上,对待罗刹女出奇的温和。他把扇子还给罗刹女时说道:“老孙若不与你,恐人说我言而无信。你将扇子回山,再休生事。看你得了人身,饶你去罢!”

对比悟空此前为了借芭蕉扇所受的罪,这样的话实在是毫无力道,一点也不符合悟空的个性。其实,悟空在看到芭蕉扇的第一眼,就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

那为什么牛魔王明知红孩儿不是自己亲生的还愿意当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呢?

太上老君的坐骑青牛精,是在春秋末战国初期被老君收服。据传说,青牛精当时率领的是一群牛,结合牛魔王的岁数,合理的推测是,这群牛中,有一头大白牛不久就成了牛魔王。书中虽没有明表,但作为几乎同时期成精的牛中翘楚,青牛精和牛魔王应该存在某种联系。此是一。

牛魔王虽然不是天上神仙,但他的待遇却相当高,有自己的专车“辟水金睛兽”,这在《西游记》所有妖怪当中,几乎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牛魔王这个妖精当的比很多神仙都要舒服。此是二。

牛魔王应该是看着红孩儿长大的,红孩儿对他也很尊重,从抓了唐僧肉首先想到请他去吃而不是请母亲罗刹女去这件事就能看出来,两人的感情不错。对牛魔王来说,亲生不亲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孩子对他好。此是三。

所以,无论从利害关系还是父子感情,牛魔王都愿意当这个名义上的父亲。

参考资料:

1.吴承恩:《西游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版;

2.杨帅:《浅议《西游记》中红孩儿的身世》,《科技与向导》2011年第17期;

3.车瑞:《红孩儿形象考论》,《太原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33卷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