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好看说什么都对,所以他成了世纪段子手

长得好看说什么都对,所以他成了世纪段子手

2020年10月16日 13:05:00
来源:新周刊

“什么是离婚的主要原因?结婚。”

——奥斯卡·王尔德

现在脱口秀节目越来越火,如果网上有一个投票“你最想让哪一位历史名人登上脱口秀节目的舞台”,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这一票投给19世纪的作家王尔德,因为单靠他一个人就可以撑起一出好戏。

王尔德说过的金句既有用词辛辣一针见血的毒鸡汤,也有充满哲理的励志文学,放在现代随便哪一句都是微博万转以上的水平:

当爱情走到尽头,软弱者哭个不停,有效率的马上去寻找下一个目标,而聪明的早就预备了下一个。

年轻的时候我以为钱就是一切,老了才知道,确实如此。

世上只有一件事比被人议论更糟糕,那就是没有人议论你。

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爱情、金钱、炒作以及鸡汤,这四类都是如今在社交媒体上容易火的话题,而王尔德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看得通透。

“我迟早要成名的,没有美名也有恶名在外。”这是王尔德对自己的评价,而他的一生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 有人爱他的满身才气,爱他的毒舌傲慢,也有人厌恶他的离经叛道,浪荡浮夸。

在前者的眼中,王尔德无疑是极具魅力的,这份魅力是独有的,是刻上“王尔德”个人商标和印章的。

或许会有人比他更有才气,但却始终不具备他身上那种天生的魅力,著名诗人博尔赫斯说“千年文学产生了远比王尔德复杂或更有想象力的作者,但没有一个人比他更有魅力。无论是随意交谈还是和朋友相处,无论是在幸福的年月还是身处逆境,王尔德同样富有魅力。”

在文坛上,你很难找到一个人像王尔德这样自恋,过纽约海关时他说“我没什么可申报的,除了我的才华”,这话大概只有王尔德才能面不改色地说出来。自恋的人一般都带有颜控属性,王尔德也不例外,他不仅以貌取人,并且还大大方方地说“只有肤浅的人,才不会以貌取人”。

喜欢以貌取人的他在审美上也是超前的,他是维多利亚时代鼎鼎有名的“时尚穿搭博主”,他担任过女性期刊的主编,在《纽约论坛报》发表过时尚文章《着装的哲学》,大谈审美、艺术和时尚“好的颜色都一样美:只不过艺术来源于色的和谐”。

除去审美,单论外形条件,王尔德确实有当时尚博主的潜力,193的身高,端正的五官,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发型,穿上西装系上领带,再随意搭配一顶帽子,往那一站就是时尚杂志封面的男模。

有颜值、有思想、有态度、有争议,这就是王尔德,就连英国首相丘吉尔也说“来生最愿倾心长谈的人便是王尔德”。至今在他的墓碑上还印满了口红,无数爱慕者从世界各地赶来聚集在此,以这样的方式怀念这位出生在一百多年前的伟大作家。

王尔德的才气不仅仅是那些流传度很广的段子,他的童话和戏剧作品在文学史上同样迷人闪耀。

比起小说和戏剧,大部分人最先接触到的是他的童话,他所写的九篇童话让他拥有了“童话王子”的美名。

长大后似乎更能读懂王尔德想在童话里表达的内容 ,不仅仅是纯真善良的故事,还有社会不公的现实以及人性扭曲的阴暗面。《快乐王子》里有多处残酷冷漠的对比,“富人们在豪宅里高声欢笑,吃着美味珍馐,而门外的乞丐却衣不蔽体,冻得瑟瑟发抖”,“面黄肌瘦的孩子用体温来取暖,巡逻的公差却粗暴地把他们赶走”。

王尔德的戏剧不及童话有名,但很多我们熟知的金句都出自他的戏剧,他极其著名的一句话“爱自己是终身浪漫的开始”至今仍被无数人奉为人生箴言,出处正是他的经典戏剧《理想的丈夫》。

《理想的丈夫》是王尔德写的一出喜剧,哪怕是用现在的眼光去看待它,也不会有任何的违和感,剧中有一段父亲催儿子结婚的谈话真实得像是每个家庭都会发生的故事。

格瑞子爵是戏剧中最“王尔德”的人物,出场时穿着精致的晚礼服,戴着一顶丝帽,还要加上一件无袖斗篷,着装风格相当纨绔子弟。

他生性浪漫,是别人眼中的花花公子,三十四岁仍没有任何结婚的意愿,他认为幸福是最容易衰老的,爱自己才是一生浪漫的起点。

这句话是格瑞子爵说给管家听的,也是王尔德说给自己听的。在他出狱后,回想起这一生,曾经年少成名,风头一时无两,后来身陷囹圄,家庭破碎,昔日好友恋人对他避之不及,那时他大概会想起早前在书中所写下的这句话“爱自己,才是终身浪漫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