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谦:有钱人讲究,没钱人将就

于谦:有钱人讲究,没钱人将就

2020年07月07日 10:57:38
来源:凤凰网读书

养蝈蝈儿、养蛐蛐儿,包括油葫芦,讲究多极了。就是有钱人讲究,没钱将就。咱们中国人就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玩儿也是,怎么细致怎么来。

——相声演员 于谦

01

唐太宗养蛐蛐儿,为了治失眠?

今天早晨啊,心里有个挺别扭的事儿。什么事儿呀?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我养的一个蛐蛐儿,死了。

每天早晨,只要没什么事,我在家就把好玩儿的东西先鼓捣一遍,该擦擦,该涮涮,该拾掇拾掇。今儿早上也是,好容易在家闲一天,拾掇东西。到蛐蛐儿罐这儿,我一打开,得,两只蛐蛐儿,死了一只。哎呀,还挺心疼,养好长时间了,一直带在身上,搁在那精心喂养,后来呢,这……唉。

话说回来,这个东西,咱们老百姓也叫百日虫,据说它自打生下来,一直到死,就是一百天的工夫,仨月。养得好的,喂得好的,给的食水也足,温度也适合,什么都不缺,营养均衡的那个,也能活个四个月五个月。养不好的,就像我这条……

于谦

于谦

我真喜欢这个,咱玩儿的这个叫鸣虫。怎么叫鸣虫呢?它能听叫,能叫唤,叫唤的声音还好听,又不吵,而且声音还不小。就这种叫声,特别好,让您听着心旷神怡。所以,从古至今,很多人都喜欢养蛐蛐儿。

怎么叫蛐蛐儿?嗨,老百姓给起的名字,能起什么上档次、有琢磨头、有含义的?没有。他就听这个叫声起的。蛐蛐儿怎么叫啊?曲曲曲曲曲曲曲,就这么叫,哈哈,所以听这叫声起的名儿。怎么叫?那就叫蛐蛐儿吧。有好些这种东西,都是按照它的叫声起的。蛐蛐儿是典型的一个,蝈蝈儿也一样啊,蝈蝈儿怎么叫?蝈蝈蝈蝈蝈蝈,一听这么叫,叫蝈蝈儿吧。

还有老北京,咱北方,那蝉。蝉是大名,小名叫什么?叫伏天。老百姓到夏天了,到六月三伏了,大太阳晒着,那大树下一站,您听听,伏天又叫了,伏天怎么叫?伏天伏天伏天,就这么叫。那起名儿就叫伏天得了,也正应时当令,大夏天的,这蝉一鸣,心烦气躁的,这外边本身也是三伏天,就叫伏天吧。所以好些民间起的名字都是通过它的叫声起的。

实际上,蛐蛐儿小名叫蛐蛐儿,大名叫什么?一说您都知道,叫蟋蟀。一提起蟋蟀,可能真正玩的朋友就都知道了。蟋蟀可是咱们所养的宠物里边,可能算是比较高贵的这么一种了。它可受过皇家的礼遇。历代的帝王有很多爱玩蟋蟀的。您说这蟋蟀怎么个玩儿法啊?我觉得,就两个玩儿法。

首先就是斗,斗蟋蟀。都说蟋蟀是斗虫嘛,您说养蟋蟀,没有说一个罐里养俩、养仨,都一个罐里养一个。野外也是都在小墙洞里啊、砖头瓦块底下的小洞里边那么躲着,见着就斗,只要俩公的见一块儿就得掐,掐死为止,就那么厉害,所以都管它叫斗虫。养它也是为了斗、赌,掐蛐蛐儿,斗蟋蟀。

养蟋蟀的历史啊,从现在看来,可能一直能追溯到唐朝,唐朝就有记载了,唐太宗就养蛐蛐儿。他养蛐蛐儿可能不是为了斗,也不是为了听叫,您说唐太宗养蛐蛐儿干吗啊?他养蛐蛐儿,为了治失眠。蛐蛐儿还能治失眠?您瞧,人家就是为了治失眠嘛!据记载,唐太宗李世民呐,有严重的失眠症,睡不着觉,怎么弄都不成,就是睡不着,大半夜俩眼瞪在那儿,熬鹰。

当时呢,有一个大画家叫阎立本,给皇上出了这么一个主意,他给皇上找来两条蛐蛐儿,说您把这搁床底下,您听着它的声儿,就睡着了。

皇上说行吗,这没声儿我都睡不着,你甭说有俩蛐蛐儿这么叫唤着?阎立本说您试试。一试果不其然,睡得特别好,失眠症治愈了。

就听蛐蛐儿叫唤治失眠症,咱现在想起来也有道理。蛐蛐儿叫唤平缓,对吧?这个叫声是有规律的,又不吵人,现在叫白噪声嘛。现在咱们出来那种白噪声睡眠仪,就是拿这种声音来促进大家睡眠嘛。那时候利用自然条件,昆虫发出的这种自然的声音,也照样就把这失眠症给治了。所以从那儿以后,就落下这么一个记载,就是说唐太宗那时候就养蛐蛐儿。再往后说,养蛐蛐儿的多了。

《蟋蟀皇帝》中的明宣宗朱瞻基

《蟋蟀皇帝》中的明宣宗朱瞻基

历朝历代,都有那些个好总结的人,您像什么猫谱啊、狗谱啊、鸽子谱啊,那蟋蟀,有蟋蟀谱。那厉害,谱里边讲蛐蛐儿什么品相是好的,头应该长什么样,翅应该长什么样,身子应该什么样,上等子应该多沉,须子应该什么样,颜色什么样,那都是有讲究的。什么是上品的,什么是中品的,什么是下品的,讲得细致极了。

一直到咱们当代的大玩家,王世襄王先生,生前专门把历朝历代的蟋蟀谱,给它总结了一个叫作《中国历代蟋蟀谱集成》,出了这么一本书。现在凡是喜欢养蛐蛐儿的,都看这本书。所谓集成,就是把所有讲到蛐蛐儿的这些东西,有用的,都给集到这一本书里边了,所以大家都看这个。

学者王世襄,被称为“京城第一玩主”

学者王世襄,被称为“京城第一玩主”

不单成谱,那些文人们、雅士们,还好个总结的。北宋的文学家黄庭坚就专门为蟋蟀,为这蛐蛐儿总结了这么个五德,说叫蟋蟀五德。它能有什么大的德行呢?人总结出来了。

“鸣不失时,信也”。怎么叫鸣不失时啊?它叫的时候,这叫声绝对不错过这时间。什么时间?就是刚才咱们说立秋啊,到秋天才叫嘛,不到秋天不叫,到了秋天,这个肯定叫,叫鸣不失时。信也,这是守信用。

“遇敌必斗,勇也。”怎么叫遇敌必斗?刚才咱说了,蟋蟀是斗虫嘛,见着就掐,叫遇敌必斗。勇也,这是勇敢。

“伤重不降,忠也。”伤重不降,有的时候掐伤了,看着牙也掰了,腿也掉了,须子也折了,那也不投降,战死为止。这是忠,忠心耿耿。

“败则不鸣,知耻也。”玩蛐蛐儿的人都知道,掐蛐蛐儿的时候,这胜了,站在罐里头,得得得得,这么叫。那败的,不会叫,永远不叫。掐败了,没有叫的。叫“败则不鸣,知耻也”。我知道羞耻,我都掐败了,我瞎嚷嚷什么呢,对吧?

“寒则归宁,识时务也。”天凉了,天凉怎么办呢?归到洞穴里不叫了,忍起来了。天时到了,我自己知道,不是我该叫的时候了,这就叫识时务。

这么五德,您想,这还了得吗?这都是那些有学问的人给总结的。一直到现在,这个养蛐蛐儿,还是玩家们特别爱好的这么一件事。

这东西多上瘾?就我,我那就是纯外行玩蛐蛐儿,我也不会斗,我也不会掐,我也不会赌,我就为听叫。而且我在这类里也不算专家,每年我就是养那么几个蛐蛐儿,养几个蝈蝈儿,养几个油葫芦。一到每年秋天我都养这么几个,听听叫,然后这个过程一直能到冬天,我觉得这挺好。

怎么好呢?到了冬天了,是吧,家里支上桌子,弄个涮羊肉,火锅一支,尤其是外边再飘着雪花,这吃着涮肉,喝着小酒,旁边这个秋天的虫子一叫唤,哎呀,心旷神怡。就这种感觉,那是很多很多专门养这鸣虫的,这么一种自得其乐的方式,那种感觉太美了。

02

弄一小蝈蝈儿,弄一小笼子,喂点儿葱叶

这蝈蝈儿呢,也是一种鸣虫,我估计要在我这儿呢,它得排个前两三位。头一位就是蛐蛐儿,后边就是蝈蝈儿。

身形呢,比蛐蛐儿大。您说蛐蛐儿有人见过,大概也就是个一厘米多,两厘米。全身就是浅黑色,有的是那个深棕色或者浅棕色。蝈蝈儿不一样,大个儿的得两寸多,就这么大个儿。蝈蝈儿也分很多品种,有绿的,碧绿碧绿的,好看极了,就跟假的似的,往那儿一趴。一般野生的,也有很多种类,像平常玩儿的什么山青啊,草白啊,铁蝈蝈儿啊。铁蝈蝈儿色儿深,黑绿黑绿的,绿里边儿泛着黑,就那么一种,现在普遍玩儿的都是这种蝈蝈儿。

像山青、草白,现在市面上很少有了,玩儿的不是那么讲究了。这个,您真碰上专门养蛐蛐儿养蝈蝈儿的,人那儿还有。这个都是有传承的,通常一家一辈子、几辈子都是靠繁殖这种鸣虫,然后在市上卖,人家指着这个过生活,这有传承有手艺。

齐白石笔下的蝈蝈

齐白石笔下的蝈蝈

据玩儿这个的老人说,这些东西,它的品种跟地域有关。这种地域不是北京、天津,东北、南方,不是这种大地域,而是比方说这个品种在麦田里边,那个品种在山的缓坡地带,还有品种在山的缓坡地带接近平原,又是野地,又是农田,这么一种混杂的地方。

因为吃的东西不一样,水土条件不一样,才造成这么个品种差异,反正学问挺大。本身蝈蝈儿跟蛐蛐儿生长的环境就不一样。蛐蛐儿它是在那个墙洞里头、砖头瓦块底下、草窠子里头,它是不见阳光、晚上叫唤,这么一种东西。蝈蝈儿不是。它一般都是在那个灌木尖上,在树叶、草尖上,大太阳晒着的时候,它出来晒晒,招阳光。就像咱们人取暖,站在尖上,离太阳近,它得晒着舒服了,然后叫。

实际上严格来说,这些秋虫大部分啊,那不叫“叫”。您说养个鸟,“叫”,养个猫养个狗,“叫”,那都叫“叫”。秋虫的叫,它不是通过嘴通过嗓子,通过这个声带振动,它是靠翅膀的摩擦。您看它后背那俩翅膀了吗?您注意一下,它要叫的时候啊,它嘴不动,它是把那俩翅膀翘起来,然后摩擦振动发出声音,是这么一种发声方法。咱们听着就说叫,实际上是这么发声,不是通过嘴。

每到秋天,您站在野地里头,那儿就是一片蝈蝈儿的叫声,您到那儿找去吧。一般人,您逮蝈蝈儿还不好逮,特别难。听着声儿您去找去,到那儿您就找不着。为什么呢?蝈蝈儿,您别看它站在灌木尖上,太阳晒着,它叫。但凡一听见动静,它有一绝招,它一松这爪子啊,自己就掉到灌木根儿里头去,这是它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逮蝈蝈儿挺难的,一般人不会的您还逮不着。

蝈蝈儿养着干什么呀?就听叫。您说蛐蛐儿养着,斗、听叫两种玩儿法,蝈蝈儿没有。没听说有人拿俩蝈蝈儿搁那儿斗,没有。蝈蝈儿就听叫。您说这蛐蛐儿,这是小名儿,大名儿叫蟋蟀,是吧?蝈蝈儿有没有大名儿啊,或者这蝈蝈儿就是大名儿了吗?您还真问着了,蝈蝈儿还是小名儿。才说了嘛,按照声音出来的,老百姓起的,这还是小名。您说蝈蝈儿大名儿叫什么?这一般人还真不知道。蝈蝈儿的大名儿叫螽斯。螽啊,这还生僻字,上面一个冬,底下并排两个虫字。

到了秋天,弄几个蝈蝈儿,搁家里边听叫。小时候我就养,不是现在开始的。小时候我记得卖蝈蝈儿的,都是夏天,不像现在,现在养蝈蝈儿都是反季节。

怎么叫反季节?这蝈蝈儿本身是夏天的东西,您夏天到野地里头听去,满地儿都是蝈蝈儿叫。一到秋天,那只能是白天,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三点,您能听听蝈蝈儿叫。为什么呢?太阳足的时候,它出来晒太阳,接点儿热气,一高兴了它叫唤。您真到早上起来,或者天擦黑的时候,阳光一斜,冷气一上来,它就冻僵了,它就掉到地底下去了,这劲儿就快完了。

真正蝈蝈儿活跃的季节,是夏天。那为什么一到秋天养蝈蝈儿?要不刚才说反季节嘛,您说夏天满山都是蝈蝈儿,您去逮个蝈蝈儿去,那还有什么意思?

就到冬天了,外边也没了,那时候真正繁殖这个鸣虫的手艺人,人家在自己家里边,繁殖出来这蝈蝈儿。然后拿到您这儿来,天都已经大冷了,不管是揣在怀里边,搁在家里边,外边北风呼啸,屋里一听蝈蝈儿叫,那才叫反季节养,才有意思。

以前小时候不行,小时候只能在当季的时候养。那时候做这个生意的,也都不是现在这种专门养这个的,我们叫惯家儿,不是他们来养的,那都是农村想做点小生意的人,在山里、野地里逮的。一逮就逮好几十好几百,然后拿篾条啊,或者有的拿那个,老北京叫秫秸秆,秫秸秆劈下来外边那层皮子,给它弄成小细条,专门编这么个小笼。

于谦:有钱人讲究,没钱人将就

这笼多大呢?也就大号橘子、小号橙子,这么大的小笼。专门给这蝈蝈儿搁在里头。这一下,好家伙,拿竿子挑出来,就这小笼,得弄好几百个,搁在肩上扛着,后边这好几百个小笼子,跟小山似的。那是,你不叫它叫,它不叫那个叫,哎哟,这好几百个没有不叫的时候。这响成一片,走到哪儿叫到哪儿,这买卖倒好,不用吆喝,也不用打广告。走到哪儿都知道,卖蝈蝈儿的来了。这小孩们就赶紧往出跑,管家大人要钱:哎哟,卖蝈蝈儿的来了,我去买一个去。

也不贵,几毛钱一个。就我小时候大概是一两毛钱。给他,他给你从上面摘一个小笼来,拿着玩儿去吧,这就算卖一个。小孩拿家来挂在那儿,白天晚上一叫唤,家里大人烦。那时候,好家伙,这夏天大晚上本身就睡不着觉,夜里两三点了,好容易暑气下去了,刚睡着,它这一叫唤又给吵醒了。小孩玩儿,那您怎么办呢?那时候这是小孩的一个玩意儿。

搁在家里边,您说吃什么、喂什么?胡喂。

实际上现在这蝈蝈儿喂食有讲究着呢,什么蒸熟了的胡萝卜,什么八成熟的米饭啊,再加上点面包虫、羊肉条,肉的话还得精肉,沾一点肥都不成,讲究极了。那时候不讲究,喂什么都成。什么白菜帮子啊、菠菜叶子、胡萝卜头、苹果核,剩什么就给什么。蝈蝈儿也是,它在野外也这么吃。那时候我就记得,不知哪儿传的这么一个说法,说这蝈蝈儿得喂葱,它一吃葱它就叫唤。怎么一吃葱就叫唤?辣啊。葱辣,一辣就叫唤。你以为人一辣就叫唤?小孩也不知道哪听来的,那时候就都买了那小笼,给那小蝈蝈儿挂在那儿,就管家里大人要葱。就说,来一葱,我喂蝈蝈儿去。

好玩儿,但是呢,好玩儿归好玩儿,这中间也有一个容易上当的地方。这买个蝈蝈儿,一毛来钱,还怎么上当?嘿,那人家做生意的,人懂。还有一种秋虫,长得跟蝈蝈儿差不了多少,您要不仔细分辨啊,根本分辨不清楚。这还是知道蝈蝈儿长什么样,那要不知道蝈蝈儿长什么样,对它那长相稍微含糊一点的,您根本就分不出来。它只不过就是翅膀稍微比蝈蝈儿的翅膀长一点。有人说,翅膀长点儿,那不就是长长了?不是。蝈蝈儿的翅膀永远是在它后背的上边,它绝对不会超过屁股去。那个不成,那个脸啊、身材各方面长得都跟蝈蝈儿一样,就是它的翅膀比屁股长,超过后背的那屁股尖了。

旧京的一位老者在摊前把玩

旧京的一位老者在摊前把玩

那种虫儿飞得好,也能叫,但是叫的声儿就不行。怎么不行啊?蝈蝈儿也叫,它也叫,能差哪儿去?所以说人养什么还都是有讲究的。您看所有养的东西,不管叫声大小,它都不吵人,有一种韵律在里头。那虫儿不成,叫唤吵人,您怎么听怎么烦,听了心烦意乱的。

实际上啊,养蝈蝈儿、养蛐蛐儿,包括油葫芦,讲究多极了。就是有钱人讲究,没钱人将就。刚才咱们说的那些都是将就的玩儿法,弄一小蝈蝈儿,弄一小笼子,喂点儿葱叶。这真正讲究的啊,特别讲究。咱们中国人就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玩儿也是,怎么细致怎么来。所谓的人无我有嘛,您说蝈蝈儿,那我就找稀有品种玩儿。另外,这个饲养蝈蝈儿的笼子,这个葫芦、这个罐儿,那也分很多种,特别讲究。

03

油葫芦乍一看是三根尾巴,稍微一扫,它就回头

除了蛐蛐儿、蝈蝈儿,老北京还有一种经常玩儿的,就叫油葫芦。

油葫芦,也是小名。油葫芦大名叫什么,这还真没考证过,咱们还真没有研究过。其实我觉得油葫芦可能也就是蟋蟀的一种,因为它长相特别像蛐蛐儿。它跟蛐蛐儿有什么区别?本身,油葫芦比蛐蛐儿个儿就大,这得到两厘米以上,小三厘米,这是真正个儿大的油葫芦。而且基本上野外的油葫芦就是通体黢黑,身上反着光,看着跟刚从油罐子里边儿捞出来似的油亮油亮的,要不怎么叫“油葫芦”呢!看着也好看。脑门上也有特点,带一个白色的八字儿,这是油葫芦跟蛐蛐儿特别明显的分别⸺它身上黑呀,再带那八字儿就特别明显。

最关键一个,油葫芦您乍一看它是三根尾巴——一般蛐蛐儿是两根尾巴。咱们常玩蛐蛐儿的说那叫“尾儿”,所谓“探尾儿回头”嘛!蛐蛐儿油葫芦就这习惯,您拿那探子一扑棱这尾儿,稍微一扫它那个尾巴,它就回头。以前玩,小时候都说“哎,探尾儿回头”。那尾儿,油葫芦是三个。其实中间那个不叫尾儿,不是尾巴,是它翅膀延伸出来的这么一块,看着就跟三个似的。

蛐蛐儿和油葫芦个儿大小不一样,色儿不一样,所以吃的也不一样。这油葫芦身上老是油光瓦亮的,所以它吃也是拣那油性大的吃。当然您说给来二斤煲羊肉肯定是不行了(那给我吃差不多!),它呢,吃像什么大豆,就咱们说那黄豆,里边含油量很大,咱平常吃的那个豆油,就是大豆里边榨出来的油。而且偶尔还得吃点肉,那种细的、瘦的羊肉丝儿。真正玩这个的,专门每天的配餐、食物的配比,也讲究着呢,咱们弄不了这个,就养俩听听叫就完了。

您说叫声?叫声就更不一样了!这蛐蛐儿啊,咱们上次说了,唐太宗用它来治失眠。为什么它能治失眠呢?就是蛐蛐儿的叫声它比较平缓,比较单一,“曲曲曲曲”老是一个节奏地叫。油葫芦不是的,叫声就有抑扬顿挫了。

实际上,我琢磨,“油葫芦”也是老百姓给它起的小名,也是按照声音这么来的。它“呦呦呦呦嘟”还打个嘟噜后边,“呦呦呦呦嘟”“呦呦呦呦嘟”……所以它叫“油葫芦”。我是这么想啊!不知道对不对。

叫声好听。以前养这个的,专门说这一口气能叫多少个“呦呦呦呦嘟”“呦呦呦呦嘟”,能叫多少个“油葫芦”。那时候老人们说:你听我这个吧!咱这油葫芦好,十三呦!就是这一口气能叫十三个“油葫芦”,十三个反复,然后才歇呢,那您想想,得坚持少说也好几分钟啊,这多过瘾呢!而且它有抑扬顿挫,听着那么舒坦,而且不吵人。那有韵律了嘛,这个叫声跟蛐蛐儿、蝈蝈儿都满不一样。

另外咱们聊聊养这些东西的器具。

器具太讲究了。咱们古代到现在,养这个的东西专门有一个名词,叫作匏器。什么叫匏器?大致说就是,葫芦做的东西,叫匏器。之前不讲究的时候,或者咱老百姓不讲究的人家里头,养蝈蝈儿弄个竹篾编的小笼,那是平常玩儿。

有的人啊,养蝈蝈儿用那个冰棍棍儿。咱们小时候吃那冰棍棍儿挺细的,吃完冰棍剩下那根棍儿,手巧的人也玩得好,给蝈蝈儿编小笼子。那也挺费劲的,您说自个儿吃,得吃多少冰棍才能编这么一笼子?我们小时候天天上小卖部门口,干吗去?满地捡那个冰棍棍儿去!人吃完了扔地下了,捡起来,攒这么几十根啊百十来根啊回去把它洗干净,挨个儿码好喽,拿万能胶给它粘起来,横的竖的怎么弄,给它粘起来,粘完了以后还专门有小门呐,这怎么弄个锁,怎么掀这门,把蝈蝈儿搁进去,门还得别上。嚯,粘出来也挺好看!但是这都是自己玩,您搁在家里头、挂在窗台上、挂在院里头都没有问题,但是真正讲究的人是揣到怀里头。揣怀里头,这冰棍棍儿就不行了,搁怀里多扎得慌,对不对?再有一个,蝈蝈儿、蛐蛐儿虽然小,它也得排泄呀,也得吃东西啊。您说就弄个大豆,喂油葫芦的,像上次咱们说喂蝈蝈儿得弄个葱,喂蛐蛐儿得弄米饭粒儿,您搁在这里头,掉一身也不合适。万一它吃了它还得拉呢,拉到怀里就是屎,也不行,虽然这没多大,也不太脏,但是也闹得慌!所以人家真讲究的,尤其以前皇上也玩这个,就专门制作匏器⸺葫芦。

《末代皇帝》剧照

《末代皇帝》剧照

有记载的,康熙。康熙是喜欢这个,专门在皇宫里开出一片地来种葫芦,专门请把式来给葫芦套模!怎么还套模啊?那是啊,您说葫芦长什么样?咱那个小丫丫葫芦,葫芦底下肚子大、上面肚子小,中间还有个小腰,挺细,那玩意儿怎么养这个啊?它钻都钻不进去。所以得给套模,让它长什么形它长什么形,让葫芦上面有什么花儿它就可以有什么花,这就是模子的功用。用瓦做的,用石膏做的,用宣纸做的,用草纸做的,各式各样的,这个模子上面有各种各样的画片,喜鹊登枝啊,喜鹊登梅啊,松鼠偷葡萄啊,松鹤延年啊,呵,反正老的、吉祥的那些东西,都可以往上刻!近年来又发展了,什么都有了,什么八骏图啊就这类似的,现代的慢慢发展起来,非常漂亮,非常讲究。

您说为什么拿葫芦养?第一葫芦它能随形,随你模子的形儿。再有一个呢,它还有一个功用。葫芦不像平常的木头,木头的质地密呀,葫芦皮质地松。为什么要松好呢?松产生共振,能出音。而且本身再好的葫芦,只要形儿不好,也不能被选用来养这些东西。

您说形儿是什么形儿?什么形儿都成,但是有这么一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得跟喇叭似的,得跟个音箱似的,它这个形儿对产生共鸣、对声音的往出扩散,有一定的好处,有一定的助力。这样的形儿才算好形儿,它的功用就在这儿嘛。里边的虫子一叫,本身声不大,通过这个共振,然后喇叭的扩散,让您听到声音很大,最起码比它在外边叫听着声儿好听!声儿大,这样才叫好葫芦。没有这功用,它搁在里头还不如不搁里头呢,这葫芦做得再好也不能称其为好。

所以说,一个是美观,一个是实用,这都是并列的,都得讲究,厉害极了!再加上口盖。这些盖儿啊,有黄杨的,有红木的,这些东西好玩,越讲究越不嫌讲究!那皇上玩儿的,玳瑁的、象牙的,嚯,那可就厉害了!这东西自古就有传承,现在您在很多拍卖行啊古董店啊,甚至大玩家手里收藏的东西,都有一系列的这些东西。包括前一段时间,大的拍卖行拍卖过一次北京的大玩家王世襄先生家里收藏的一系列的匏器,真好!那是宫里头皇上玩儿的,看着漂亮,现在卖得也很贵。这东西讲究太多,咱就不一一说了,反正这是一系列,养蝈蝈儿的、养油葫芦的、养蛐蛐儿的,各自形状还不一样。

在真的玩儿的人里头,蛐蛐儿叫白虫,油葫芦叫黑虫。养蝈蝈儿的呢就叫蝈蝈儿葫芦。人要说,这葫芦白虫、那葫芦黑虫,您要真听到这么说的,现在就明白了。说这白虫葫芦,养什么?养蛐蛐儿!说这养黑虫的,养什么?养黑虫就是养油葫芦的。说这葫芦不错,蝈蝈儿葫芦!那您一听明白了,不用我再解释了,对吧?各自有各自的行话,人家不叫蛐蛐儿、油葫芦。所以玩儿是玩儿,玩儿家是玩儿家。以上这是器具的东西。

04

干点什么不行,我非养一虫干吗?

咱们现在说,为什么要养虫啊?是怎么着,这古代人就想起养虫来了,尤其是这个鸣虫、秋虫?

玩儿个猫玩儿个狗啊,它有功用,是吧?现在叫玩儿,以前家里养猫养狗都是有用处的,养猫是逮耗子,养狗是看家。您现在说弄个猫,弄个狗,都叫玩儿,现在年轻人叫吸猫、撸狗。以前玩儿的功能少、陪伴的功能少,主要还是养狗看门,养猫拿耗子。那您说养虫干吗?我还真分析了分析,现在感觉养虫没什么,就是玩儿,以前还真有用。

我觉得啊,自古中国就是一个农耕文化的国家,农业国家嘛,而且以前不像现在似的有日历,手机上也有时间、月份牌,今儿星期几一看就知道。以前不介,以前没有这么方便的划分时间、季节这么个东西,那完全就靠着看天儿,都得看节气。

这个节气它没有那么明显的区分,所以农民就在大自然中找些能预示着这个节气到了的这么个标志。那么虫子的叫声,就是人家衡量这个日子到没到的一个重要的标志。今天蝈蝈儿叫了,这节气到了!今天蛐蛐儿叫了,那就是秋天了,这节气到了!该干什么干什么,所以这是个用来衡量节气、算时间的一个标志。我是这么认为啊!以前人们养这个就能够区分节气,为了方便。当然现在养的我觉得就是玩儿了,玩儿也有玩儿的意境,上次咱们说过这块,就不重复了。

现在人养的就少。没事年轻人谁养虫子啊?没事兜里揣个蝈蝈儿,揣个油葫芦,小年轻也不好看。

第一个,现在都讲究瘦啊、穿着漂亮啊、贴身啊合体啊,再合体的衣服,揣一蝈蝈儿葫芦,这儿鼓一块它也难看。现在人年轻人都要美,人家就不弄这个。这是我觉得现在不养的原因之一。

再有一个,就是咱们说,信息量大了。我没事上歌厅多好,我出去唱会儿歌、上上网、玩玩游戏,朋友一块约约喝喝酒,干点什么不行,我非养一虫干吗?

关键信息量大,周边的城市也嘈杂,所以犯不上再靠养它来找乐。您说古人养?古人养确实是,第一没有这么大信息量;第二,宽袍大袖的它也好掖;第三呢,我觉得这是最关键的一点⸺古人啊,心静。当然了,心静也跟信息量小有关系,但是确实古人心静,他能够沉得下来,踏踏实实地琢磨一件事儿。而且呢,就这种小虫子,揣到怀里一叫,真是叫给自己听的!这种揣在上衣口袋里左右的,心脏部位,揣在这儿,虫子适宜的温度正好是人的体温;揣在这儿,叫声不大,自己叫唤给自己听。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下,自己听着这种声音,它是跟自身心灵的一种沟通。我觉得这是养虫人追求的最终目的。

再有一个周边的原因,养这它干净。最起码比猫比狗干净!咱说句最糙的话,那个一拉屎拉多大一摊,这个才拉多点啊?它干净。

再有一个,吃得少。现在不显了,养猫养狗养什么都有,是吧?那时候可不一样,真穷家那自己还吃不饱呢,您一顿给它来二斤牛肉,肯定不成,可像虫子这东西,有俩米饭粒它能吃一天。这吃得少也是原因之一,其他原因咱就不说了。

我刚才说那个——解决人的寂寞,跟人的心灵有这么一个小小的、温暖的沟通,我觉得这是最大的追求。所以呢,现在我还想劝劝各位年轻朋友,真的如果您没事的时候,到了秋天冬天,也很方便,市场上就有卖的,花不了多少钱,买两条蛐蛐儿、油葫芦或者是蝈蝈儿,搁在家里边,您稍微地体验一下,没准就能找着了这么一种心灵之际的感觉。

于谦:有钱人讲究,没钱人将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