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科杂志里的黑科技,让特朗普看了都直冒冷汗

中国男科杂志里的黑科技,让特朗普看了都直冒冷汗

2020年05月21日 14:02:04
来源:X博士

编辑:孙大瓦 策划:张品品

记得互联网不发达的时候 ,很多信息都是从街头巷尾得到的。

我对异性的审美,来自于地上、黑网吧内随处可见的小卡片 ;

我对普通百姓的焦虑发端于贴满水泥柱的广告传单;

时事热点不是从微博热榜来的,而是从马桶旁的破报纸看到的;

而我对成功人士的定义与认识,主要是从男科杂志中得到的。

但我好像很久没有捡到男科杂志了。

为了重新认识男科杂志内独特的文笔、质感、选题,我立马下单购买了00-15年的男科杂志广告全集,准备好好研究下男科杂志的前世今生。

孔夫子旧书网的商家十分贴心,用一个名茶大礼盒仔细包装了一番,仿佛里面装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

这些广告详细收录了中国各种特色的男科杂志案例,值得好好研究

在中国有两种广告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一种是电线杆上的牛皮藓,因为他代表了中国人民在一个时代里最为草根基础的诉求。

一种,则是你曾经在街边捡过的男科杂志,或者可能是一个慈眉善目的大妈,摆摆手找你过来,“来,小伙子,拿一本看看去!”

我最喜欢的是其中的幽默空间

那些看起来就很清凉的女郎,穿着你不好意思在你妈面前打开看的衣服,着实吸引人。从这里看,男科杂志传承了playboy的理念,简直是中国街头广告的成功典范。

读这种杂志能受到一种灵魂震撼,里面的文字充满着时代质感,很容易让任何一个年龄段的男人感到焦虑。

很难想象,在男科杂志的世界里,有四成男人生不了孩子

读中国的男科杂志,像是在释放一种禁忌法术,既可以让你知道表世界所发生的天下大事,也能让你惊叹于另一个平行世界的各种奇葩事件。

在一本男科杂志中,最常见的字眼,通常都和一个男人的生理尊严有关。

但困惑的是,在这些男科杂志里,总能看到各种日本明星的身影,前来寻医问诊。

日本组合NEWS

左:松本润 右:龟梨和也、田口淳之介

赤西仁

一男科杂志上,还有万宝龙“投放广告”。尼古拉斯凯奇释放着洁白的笑容,向你投射出睿智且善意的目光。

中国的男科,先国产影视一步攻略了好莱坞,完成了“赶英超美”的文化逆袭。

但我有一个困惑。我翻了很多本男科杂志之后,发现中国明星很少能入这些编辑的法眼。

我买到的厚厚的一摞杂志中,发现国内明星仅仅只有姚晨、张嘉译成功上榜,和频繁出现的国外明星相比显得十分寥寥,难道是因为男科杂志的主编太过崇洋媚外了吗?

其实原因很简单,如果冒用中国明星的图片,很容易产生侵权纠纷,所以这些没有版号的地下杂志,往往避而远之。

比如说19年的时候,吴京的肖像权就被侵权冒用了,《云南男人》被告上法庭。

男科杂志上的明星、模特等各种照片,其实只能吸引眼球,真正决定一本杂志好坏的,还是其中的选题和文案质量。

为了做好一本杂志,无数编辑们在没完没了地熬夜中秃顶。只为了换来你的一句“卧槽”和“牛逼”。

在男科杂志风行的那几年,如果你想要知道最新的时事热点,不如去男科医院门口找大妈要一本杂志。

比如说,世界杯即将来临,那么你拿到的男科杂志里面,杂志编辑无不例外地在紧跟这个热点,即使你不知道自己的性功能障碍和与中国无缘的世界杯有什么关系。

再如,你要是对14年10月7日的韩朝海军巡逻艇交火事件不甚了解,也可以从某男科医院的环球军事板块中了解到其中的细节和政治逻辑。

你要是想知道恐怖主义对选民支持率的影响,也可以从“前列腺研究所”的分析文中了解一二。

除了环球大事,在某些男科杂志的“社会问题”板块,你还能看到他们对青年们的关怀。

比如说这篇研究大学生与做小姐因果论的文章,至少戳中了我的敏感点。值得一提的是,他们把“做小姐”翻译成了“do miss”,不知用的是什么翻译软件。

在比如说这篇老人喝粪菌治便秘。这不但让老八吃“奥利给”这件事黯然失色,还让传统文化中“吃啥补啥”的观念得到继承与发展。

但最为让我震惊的是,这些男科医院背后的势力也极其可怕,很可能是共济会在中国的隐秘分支。

信息繁多的男科杂志看多了,很容易得到一个错觉:全球的科学精英都把最先进最隐秘的科技倾注在男性健康领域上了,人类的生死存亡取决于前列腺的好坏和包皮环切技术的成熟度。

比方说某男科治疗系统,运用的就是美国军工技术。

有的男科医院,源远流长,能得到美国第40任总统里根和第44任总统奥巴马的联合站台。

甚至不同世纪的权威科学家,都对此男科技术大加赞赏、参与研究,其中包括化学家斯万特·阿伦尼乌斯、德国物理学家菲利普·莱纳德、美国作家赛珍珠。

可能是该杂志的设计师浑水摸鱼了,出现了许多长相一致的照片。

就是这样一本小小的男科杂志,让许多青涩的男孩不仅领略了世界的复杂,也学会了男生们的传统针线活手艺。

不知有多少戒色吧的吧友,都曾经是男科杂志的忠实粉丝。

许多年后的今天,这些戒色吧吧友的悔恨和控诉,都证明了男科杂志的图文并茂,对一个男孩来说远超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当你看多了男科杂志,你会有种感觉,无论是充满诱惑力的明星写真,还是勾魂夺魄的文案,都按照一种排版方式,密密麻麻挤在一张纸上,强暴你的视网膜。

究竟是全国的男科医院只请了一个设计师,还是他们直接抄袭了其他男科医院杂志达到了套娃效果?

经过资料挖掘后,我得到了结论。许多整体看起来如出一辙的男科杂志背后,是一个叫“莆田系医院”的庞大组织。

从性病游医起家,“莆田系医院”逐渐在全国各地开设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等专科民营医院。莆田系医院的名字也多以“仁爱”、“博爱”、“玛丽”、“九龙”为标志,赚得盆满钵满。

莆田系医院的收入可见一斑

在收入扩张的同时,这类男科医院也迅速扩张宣传口径,形成了一整套的宣传方法论。

通常,男科医院杂志的排版风格如出一辙,肌肉猛男和开放美女,诱惑你不由自主地翻开。

内页的排版讲究的就是一个紧凑,资源利用能力站在了时代的前列。

而这种排版版式,据我调查,从网上下载下来模板,就可以直接套用。

敲定了统一的设计风格后,内容也不能拉胯。每个作者都要精挑细选,确保行文质量属于上乘行货。

在2015年之前,不知道有多少网文写手为了弥补家用,就用吃饭的笔杆子写过这个.

据我们线人群里的消息,在2014年的时候,一篇文章最高可以要到2000人民币。

你甚至可以在这种小杂志上实现创作自由

即使在2020年,学历也只要求大专

除了杂志本体外,男科医院们还炮制出了许多周边产品,令人爱不释手。

菜市场旁发扇子,让夏天燥热的你无法拒绝。

男科医院的广告,尤其是相对小型城市,在公交车,饭馆,电梯间随处可见。

就连一些午间垃圾时间段,男科医院的广告也会无孔不入地刺激着你的神经。

然而,随着纸媒时代的落寞,网络兴起,所有的男科杂志似乎在一瞬间消失。

曾经接过许多男科杂志单子的设计师,也已经不再做旧式的杂志设计。现在打开他的朋友圈,他正在告诉大家什么是文化母体。

当我再次问了他的男科杂志收费时,他显得有点吃惊。

“据说”行情是100元一页

随后我又咨询了许多杂志上的男科医院电话,他们是否还有发放类似的男科杂志,70%是空号,20%听罢就立即挂断,剩下10%在回避话题,顺便关心了下我的包皮健康与ED状况。

男科杂志去哪了?

原因很简单,时代变了,男科杂志作为一种纸媒,也失去了应有的土壤。

这是一个信息泛滥的时代,手机应用占据着你的每一块碎片时间。

于是许多男科医院更是转战公众号平台,稳步跟上用户的媒介使用习惯。

加之,各种手机应用的软色情泛滥,层出不穷,随便搜一个“躲在”,都能出现一些低俗信息。

于是,当人们匆匆捧着部手机在每个街头路过时,也没有大妈会捧着一大捆男科杂志,招呼你来好好汲取知识的养分了。

这让我有些悲伤。

所以,为了缅怀这一段不值得称道的地摊文学史,你可以对这篇文章来一波三连,也可以在留言区说说你与这些杂志的回忆往事。

我将抽出三位讲的最好的读者,将这些在孔夫子旧书网购买的地摊杂志全部赠予。

第一名

男科医疗广告选集五大册

第二名

全彩男科杂志多本(含张嘉译)

第三名

妇科杂志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