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映:恐怕疫情过后,大家又要被现代化的快节奏裹挟|谈疫录

陈嘉映:恐怕疫情过后,大家又要被现代化的快节奏裹挟|谈疫录

2020年05月14日 11:46:04
来源:凤凰网文化

今天,我们继续推出系列问卷访谈“谈疫录”,以此了解和倾听不同知识分子的疫情生活、阅读与思索。

第六期,凤凰网文化对话哲学家陈嘉映。除了分享自己的疫情生活和阅读经验之外,陈嘉映关于灾难的思索延伸至了上世纪的西班牙流感。在对生命的危害程度上,两次灾难并无可比性,但这一次大疫对国际关系、族群关系、政治分歧、经济活动、社会生活节奏乃至个人心理的影响,似乎都远远大于那一次。

陈嘉映,哲学家,以现象学研究尤其海德格尔研究著称。著有《何为良好生活》、译有《存在与时间》《哲学研究》等。

“不要去读对你太难的书。等你的水平提高了再去读它。”

“人类结构一个世纪以来发生了根本改变。”

“只恐疫情过后,大家又要被现代化的快节奏裹挟。”

📖 情期间每天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和之前相比有哪些变化?

生活更规律了。六点前后起身,工作至午饭前。午后小憩,读书;走路,我家离颐和园近,多在那里走。这两三个月,北京空气不是优就是良,多年未见;这些年来,远远近近,增栽了不少绿植,入春后,梅花、迎春、玉兰、桃花、山杏、连翘、榆叶梅、樱花、海棠、紫藤,一波一波。晚饭后读闲书,处理邮件,看微信。11点前后睡觉。本来就不常出门,疫情期间,更少有朋友聚会,讲课、开会趋近于无,于是工作、学习时间更多了。

📖 居家隔离期间都看了哪些书?

读了很多书,列几本格外喜爱的。罗瑞·斯图尔特,《寻路阿富汗》,沈一鸣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茅海建,《戊戌变法的另面——<张之洞档案>阅读笔记》,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罗森布罗姆/库特纳,《量子之谜》,王文浩译,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8年;黄仁宇,《从大历史的角度看蒋介石日记》,九州出版社,2011年;郑小悠,《清代的案与刑》,山西人民出版社,2019年;《库尔特·冯古内特短篇小说全集》(上),唐建清、王宇光等译,中信出版社,2019年。

陈嘉映书单

📖 疫情带来了哪些崭新的阅读经验和创作经验?

这几年一直在思考决定论与自由,本来,年事已高,胡乱想想就算了,这次有整块时间,于是试着就这个题目写点儿什么。涉及的方面很多,需要长时间集中精神让这些方面形成一幅整体画面,疫情隔离提供了这么个机会。

📖 您认为什么是一流的书,什么又是末流的书?

一流的作者,知识见闻渊博,识度深,态度诚挚,性情高致(文笔自然不俗)。不过要做一点说明:我年轻时候,特别看重一流,现在不了,一流、最好不再那么重要,合适变得更重要。

末流的书什么样子不太了解,能想到两种近乎末流的,一是一味要感动读者的,一是唤不起任何感觉的,例如,经学院文科训练后写出来的东西。

📖 给我们推荐一本个人阅读序列最佳吧。

读书就像生活,一人一条道,没有适合所有人的阅读序列。强为之说,读能够提高自己的书,或增长知识,或磨砺见解,或滋养性情。三样都来当然最好。

📖 有没有哪一类书,是您不太建议读者阅读的?

中国人写的大多数书。外国烂书也多得很,但经过工作室和译者挑选之后翻译过来的书,好书占的比例就高多了。此外,不要去读对你太难的书,哪怕那本书很重要或很出名,费了很大力气甚少收获,不值,甚至起反作用。等你的水平提高了再去读它。

📖 有哪些因疫情而耽搁的计划?

没耽搁什么。本来有些旅行安排,旅游讲课开会什么,当然都取消了。

📖 这场疫情对您最大的影响和改变是什么?

我早已经过了能够大大接受影响和大大改善自己的岁数了。

📖从疫情期间的生活来看,您如何看待时间和自由的相对性?(时间的相对停滞、相对失去自由)

哈哈,来日无多,时间真停滞下来不是坏事啊。人们一向在不同程度上感到现代生活过于匆忙,有点儿向往“慢生活”,这回好多人亲身体会了,不知感觉怎样。只恐疫情过后,大家又要被现代化的快节奏裹挟。

这是退休老头闲想。从手到口的劳动者,几个月没有工作机会,日子愈发艰辛,希望政府赶紧去帮助他们。

📖 全球疫情爆发以来,许多思想家都在试图探讨病毒和危机之下,世界和人类文明的发展走向,您对此有关注吗?产生了哪些思考?

大多数人平常忙着做事,疫期里闲下来,可能比平日多了好多思考,我平素不做什么事,专事胡思乱想,你提的这些事情,从来在想,只是所思所想,恐怕都上不了台面。倒是有一个念头可以推荐一下。一个世纪以前西班牙流感肆虐,据不少研究者,五千万人因之丧生。这次大疫,无论怎样可恶,生命危害程度毕竟轻得多,但这一次大疫对国际关系、族群关系、政治分歧、经济活动、社会生活节奏乃至个人心理的影响似乎都远远大于那一次。这也许透露出,人类结构一个世纪以来发生了根本改变。也许有高人愿意通过这两次大疫的不同影响来探究这些巨大变化。

人类文明的未来方向这么高大上的话题,若妄议,估计是文明了一些年头,腻了。

📖 可以再谈一谈您当下的个体困境吗?

这哪儿能满世界广播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