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乌雷和阿布来说,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对乌雷和阿布来说,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2020年03月03日 21:31:06
来源:意外艺术

昨天2020年3月2号的凌晨,乌雷在睡梦中离开了人世。

乌雷,是有着“行为艺术之父”之称的著名行为艺术家。

他 和“行为艺术之母”阿布拉莫维奇(以下简称阿布)之间“相爱 相杀”最后互相释怀的故事,

在我们的《艺术很难吗》中,也和大家一起仔细分析过了,感兴趣的小伙伴还可以再复习一次。

👇👇👇

那个让阿布为之动容,失去理智的男人,终究是不会再回来了。

而阿布也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悼念,更多像是在缅怀一个老友,一个搭档。

“假若他日相逢,我将何以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我想,应该都不是。

他们撇清了怨恨,撇清了纠葛,撇清了一切他们之间的狗血剧情,没有任何遗憾。

牵手的时候,落泪的时候,他离开的时候,都随着乌雷的去世而烟消云散。

如果他们能在另一段旅途中再次相逢,一定会相视一笑的吧。

相恋

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是一对极有创造力的艺术家。

在相遇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无法抑制的疯狂爱上对方。

同月同日生的他们,如同双生子般,尝试用各种紧张而又疯狂的行为艺术,来向世人展示他们爱情的力量。

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终于遇到和自己一样疯的人了”。

(由上往下分别是: 《时间中的关系》、《AAA-AAA》 、《呼气吸气》、《无量之物》、《空间中的关系》、《明亮/黑暗》)

他们用自己独特的行为艺术,用自己的作品来表达他们的感情观。

在这些作品中,即谈到了在情侣关系中,不应该伤害自己最爱的人,但是又强调在恋爱中要保持自己的独立性。

而在作品《潜能》中,阿布给了乌雷伤害自己的权利,将自己的生命交给了乌雷。

以绝对的信任,想来以此证明他们的爱情的坚贞。

两人互执弓箭的一端,相互倾斜,乌雷只要稍作放松,毒箭就会射穿阿布的心脏。

他们在艺术上成功了,却失败在爱情上。

而这时,其实他们的感情已经出现裂痕,乌雷肆无忌惮的出轨,让阿布无法忍受。

这时阿布才发现,两人已经形同陌路,

作为艺术家的冷静和无所畏惧,都被嫉妒和怨恨所包围,

她发了疯的想要寻找那些和乌雷外遇的女子,却把自己陷入的更深的痛苦之中。

她决定,要停止这种痛苦了。

分手

女孩终究还是会爱上坏男孩,然后被坏男孩伤透了心。

但阿布说:“人们在开始一段感情上花费了那么多努力,却总是草草应对一段感情的结束。”

她决定,要好好跟乌雷告别,地点就选在他们本准备结婚的地方,长城。

所以,两人准备通过最后一次合作作品《情人-长城》,来完成这次非常有仪式感的分手。

1988年的3月30日,阿布拉莫维奇登上长城的山海关,自东向西出发。

乌雷则登上位于甘肃省境内的嘉峪关,向东行走。90天后,两人于二郎山会合。

一人身穿红色,一人身穿蓝色,在行走了共计4000公里后,他们相遇,相拥,然后挥手告别。

在长城上,见到那抹蓝的阿布,到底是怎么样的心情呢?

是因为见到对方而欣喜?

还是因为相见就代表别离而悲伤?

或许都有。

那些一起共度的瞬间、那些一起做过的作品,从此尘埃落定,一笔勾销。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再见,孤独,不幸,眼泪,再见,乌雷”

和解

2010年,阿布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举行了一场名为《艺术即为当下》的行为艺术展。

一个木桌和两个木椅,她就静静坐在那,接受来自任何人的对视。

736个小时,1500位陌生人,和她相看无言。

一袭红裙的她始终像一个雕塑一样,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情绪的流露。

直到“他”的出现,轻而易举地打破了她坚硬的外壳。

阿布的表情先是惊讶,到欣喜,

再到悲伤,再到泪流满面。

是的,这个男人就是阿布的前男友+前搭档乌雷。

他眼眶含泪,摇摇头,似乎在说“你最近怎么样”,

但千言万语,终是说不出口。

22年前的那一别,到如今才相见。

谁也不知道,阿布坐在木椅上两个半月,是不是就是为了与乌雷的再次重逢。

最终,阿布自己打破了表演的规则,伸出双手和乌雷十指紧握。

两人相视一笑,将过去的仇恨和愤怒都一笔勾销,一切都尽在不言中。

2017年,两人在丹麦美术馆的台上共同演讲,互相拥抱、打趣和开玩笑,不像恋人,而更像是相识多年的老友。

阿布拉莫维奇在采访中透露,她已经放下了“一切的愤怒和所有的仇恨”,现在,“美好的一切都是重要的,”她说。

而乌雷则说,他和阿布再次成为了好朋友,“每个讨厌的、不满意的或过去的任何东西都被舍弃了”,乌雷说,“而现在,则是一个美丽的故事。”

如同他们的作品《情人-长城》一样,两人终究会相遇,也终究会告别。

他们的生命,也早已跟艺术融为一体,他们的出生、相遇、热恋、分手、相遇、死亡.....都是他们作品的一部分。

而对于阿布来说,

知道她在乌雷心中,无论如何都会有她的一席之地。

不是以恋人,而是以挚友的身份,直到他生命最后一刻。

对于他们来说,这个结局才是最完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