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 | 四川人到底有多“辣”?

四川 | 四川人到底有多“辣”?

2020年01月06日 20:00:00
来源:了不起频道

/ 四川成都

第一次去四川,

让我折服的不是九寨沟的美景,

也不是乐山大佛的宏伟,

而是那一声声真诚而饱满的:

“不辣,你告哈嘛!”

麻辣兔头、芋儿鸡、火锅串串配扎啤,

“辣”这个字,

体现在四川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怀疑他们身上流的不是血,

是辣椒油!

四川人的嗜辣如命是有理由的。

四川山脉众多,自古就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之说。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

峨眉山见证了郭襄的一片痴心,青灯古佛,寂寥此生;

青城山下,江湖客迎来送往,不知谁白衣青衫,一柄油纸伞渡了段殊途情缘。

群山峻岭造就了如诗如画的四川,也造就了嗜辣如命的四川人。

由于多山的地理特点,当地气候经年湿润,当地居民为了祛除体内寒气,时间长了就养成了吃辣的习惯。

如果不是真的爱,谁又不想一辈子不认识马应龙呢~

独特的地形造就了独特的饮食习惯。四川人对于辣椒的使用可谓是炉火纯青。

牛油火锅、肥肠面、红油抄手、麻辣兔头、香辣牛肉、酸辣汤......

在四川,你能深切的感受到什么叫真正的“天府之国”。

别说那大片大片的毛肚、酥肉,光是火锅上“一片飘红”的干辣椒、锅底沉着的花椒,红油面上飘着的青椒,再加上干碟油碟里的小米辣、辣椒面、辣椒油、豆瓣酱......

这一顿下来,让鲜香四溢,酣畅淋漓。

“巴适得很!”

四川方言也是真的“辣”!

但是又因其酷爱用叠词,讲起方言来倒像是在卖萌......

"是哪个哈戳戳清早在小区外头甩渣渣?到处都是纸飞飞,你这个人太水垮垮了,做事梭边边,吃饭垒尖尖。瓜兮兮啷个人!"

四川话的辨识度高,又因其独特一般的语调,与东北话、湖南话一起,并称“洗脑方言三巨头”。

《一人之下》的冯宝宝,《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太乙真人......四川话以其特有诙谐,与熊猫滚滚一起,俘获了全国人民的心。

(想想当年刘备蜀军操着四川话和敌军对骂的场景...噗嗤)

在一片飘红的火辣辣中,也许只有这样一件四川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才能与之抗衡。

清代刘三省在《跻春台》中是这的描述的:

“问新人也不知夫向何往,莫不是耙耳朵怕见婆娘。”

川蜀地区的姑娘们脾气火爆,常常让家里男人指东不敢向西,说跪着绝不敢单膝。

与四川人的“辣”一起,四川男人“耙耳朵”的印象在许多人心中根深蒂固。

其实,“耙耳朵”的由来,还得从交通工具说起。

最初,“耙耳朵”指的是一种自行车。

这种自行车的旁边加上了一个“偏斗”,是四川男人为了照顾老婆坐得更舒服而做出的设计。

多辆“耙耳朵”行驶在成都街头小巷的景象,曾经是成都市井文化中一道靓丽而温馨的风景线。

《叶问》中有句台词是这样的:“这个世上没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

川汉子们的“耙”不是软弱的象征,恰恰相反,这是爱与温柔的表现。

辣椒虽好,吃多了身体也遭不住。

偶尔想换换口味时,可以去路边的小茶馆里坐一坐,喝一壶青城雪芽,体验一下四川的茶馆文化。

四川名山众多,好茶自然也不少。青城雪芽就是其中一种。

青城山,峰峦重叠,云雾时隐时现,素有"青城天下幽"之称。

于此间生长的青城茶,其干茶外形秀丽微曲,白毫显露,冲泡后汤色碧绿明亮,醇爽回甜,留香幽远,是自用送人的上佳之选。

四川好吃的好玩的实在太多了,看得直叫人“打脑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