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里暧昧的两性关系,也是理想的上下级关系

《西游记》里暧昧的两性关系,也是理想的上下级关系

2019年12月05日 10:50:31
来源:凤凰网读书

数家知名互联网公司接连卷入裁员争议,最后无论是双方和解还是剑拔弩张,相关内容仍在持续发酵。讨论从对劳动纠纷的披露, 逐渐延伸至待遇、风控和关系维护话题。其中,人际冲突的规避和职场关系的妥善处理尤为重要。

出乎意料地,在作者陈思呈的解读下,《西游记》中孙悟空与唐僧的严肃谨慎、与观音的“暧昧推拉”,呈现出现实中职场性别关系、上下级关系的更多可能性。

不过,读到最后,当解读越世事洞明、越人情练达,可能少了一些界限,也多了一份油腻。

理想的上下级关系

— 陈思呈 —

虽然孙悟空的直接领导是唐僧,但唐僧基本是被架空了。如果要说孙悟空真正的上级领导,应该是观音。

把孙悟空与观音的关系,视为上下级的话,那他们之间,是一种颇为理想的上下级关系,这大概也是孙悟空在取经路上保持信念的一个根源。

首先,观音镇得住孙悟空。

须知能镇得住孙悟空的人并不多。你也许会说,那是因为观音会念紧箍咒吧。但这个玩意儿唐僧也会念,唐僧能镇得住孙悟空吗?孙悟空口口声声把唐僧称为“脓包”,他敢这么对观音说吗?

镇得住,必须缘于让对方服气。

《西游记》里的观音菩萨,就是一个铁腕女领导,有不亚须眉的魄力,又有女领导特有的细心。

她一出场就很有分量——当时正是猴哥大闹蟠桃会、十万天兵无奈他何的时候,观音一共提了两次建议,一次是让身边的惠岸行者“快下天宫,到花果山打探军情如何,如遇相敌,可就相助一功”,显得对天庭非常关切,十分有亲和力。第二次建议则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她建议玉帝找他外甥二郎真君来。

这两个建议都是很展现情商且落到实处的。天庭行政关系相当微妙,我们外人不好妄猜。观音菩萨显然是把一切了然于心,洞若观火,咱们直接看结果,结果就是:二郎神真的把孙悟空给打退了。观音同志的眼光,从这时就可以看出来。

这事情给孙悟空印象很深。孙悟空再见到观音时,已经在五行山下压了五百年,见到观音时,态度十分迫切。知道这人重要。

观音则是保持威严,很有领导架子: “你这厮罪业弥深,救你出来,恐你又生祸害,反为不美。”但这严词里,其实也有期待,待到孙悟空表示知悔,她马上“满心欢喜”,声明“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

孙悟空就开始为观音卖命了,

虽然表面看起来是保护唐僧向西,其实谁都知道,取经工作就是观音女士的一个大项目。

随后观音便频频让孙悟空叹服,比如在收服黑熊怪时,就让孙悟空知道她“晓得过去未来之事”,什么事都瞒不了她。救活人参果树之时,就让孙悟空知道别人都办不到的事,只有观音有办法办到。

而观音让孙悟空服气,又决不只凭强势。就说不要杀生这个道理,唐僧是靠反复啰唆“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观音是怎么做的呢?请看收服红孩儿那一章,她先交代土地众神“把这团围打扫干净,要三百里远近地方,不许一个生灵在地。将那窝中小兽,窟内雏虫,都送在巅峰之上安生”。众神遵依执行后,她才把净瓶扳倒,倒出漫天海水。

见此,孙悟空“暗中赞叹”,说“果然是一个大慈大悲的菩萨!若老孙有此法力,将瓶儿望山一倒,管什么禽兽蛇虫哩!”——所以 说

观音女士有能力而不恃强凌弱,懂得以德服人。

而观音,自然也是欣赏孙悟空的。这个简直不用多说,孙悟空自己心里也明白。他被唐僧赶走了,上天入地想了一下,只觉得茫茫人海,无处可去,那个时候简直悲从中来。幸好世间还有个观音姐姐!

于是孙悟空就投奔观音菩萨去了,一见面就“放声大哭”,显然,是见到了后台。

孙悟空很少这样撒娇的!而且,他怎不直接去找如来佛?这桩事儿,如来佛是最高总管啊。

孙悟空不是一个善于谈心的人,但他与观音菩萨之间,多次出现谈心的场面,比如,制服黑熊怪那一节,两人合计想出各种办法,其间有调笑、呵斥,有“这猴熟嘴!”之类的亲昵话,也有“心下顿悟”这样的默契。相当好看。

他俩在一起也会吵嘴,比如说在蛇盘山鹰愁涧,上岗已经有一小段日子的孙悟空,与观音碰面了。因为紧箍儿的缘故,孙悟空一肚子火,见面就讥观音: “你这个七佛之师,慈悲的教主!”观音不甘示弱地回骂:“你这个大胆的马流,村愚的赤尻!”

我觉得吧,

上下级之间,吵吵更健康。

客客气气,必有猫腻

很多人提到观音菩萨和孙悟空之间的暧昧关系。这个呢,是有点,但“暧昧”不一定意味“绯闻”。人生苦短,相聚随缘,让这点暧昧自生自灭,自由来去,又何妨呢?只要能止于暧昧,绝不发展,这点暧昧就会变成一种张力,使两个人之间的合作,更有动力。

孙悟空是一个对性无感的人。你看他变作牛魔王去骗取罗刹女的宝扇,被罗刹女那样撩拨,他只是没心没肺地戏弄她。这种无感是顽童式的,非但没有不安,也没有羞赧。

对于孙悟空这种灭绝人性的做法,我们完全理解罗刹女的悲愤。

除了对待罗刹女,孙悟空对西行路上任何女妖精,都是这种浑无心肺的态度。但是,对于观音,他的态度明显不同。

孙悟空背后骂观音的,跟骂别人就很不同,当他知道金角银角大王是观音菩萨让太上老君给取经团预设的一难之后,愤愤不平地说: “这菩萨也老大惫懒!当时解脱老孙,教保唐僧西去取经,我说路途艰涩难行,他曾许我到急难处亲来相救,如今反使精邪坑害,语言不的,该他一世无夫!”

——这句“该他一世无夫”甚值得关注,孙悟空啥时候对这种男女之事那么敏感啦?你自己还一世无妻呢。

客观地说,观音姐姐确实是很有女人味的。这倒不是说她长得多漂亮,而是她作为一个女强人、一个女领导,竟然颇有女人味,就不同一般了。

红孩儿变成观音姐姐的模样,孙悟空去告状,结果观音就生气了,骂一声“竟敢变我的模样!”然后——将手中宝珠净瓶往海心里扑的一掼,唬得那行者毛骨悚然,即起身侍立下面,道: “这菩萨火性不退,好是怪老孙说的话不好,坏了她的德行,就把净瓶掼了。可惜!可惜!早知送了我老孙,却不是一件大人事?”

孙悟空的心理活动,却有一种少见的包容。

再有,孙悟空也第一次表现出羞涩感来。观音要他先行,他竟然提出:“弟子不敢在菩萨面前施展,若驾筋斗云啊,掀露身体,恐菩萨怪我不敬。”

最为人所乐道的是收服金鱼精那一节,孙悟空来找观音时,她打扮得十分火辣,搞得孙悟空十分不好意思,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

这个美猴王,性急能鹊薄。诸天留不住,要往里边。拽步入深林,睁眼偷觑着。远观救苦尊,盘坐衬残箬。懒散怕梳妆,容颜多绰约。散挽一窝丝,未曾戴缨络。不挂素蓝袍,贴身小袄缚。漫腰束锦裙,赤了一双脚。披肩绣带无,精光两臂膊。玉手执钢刀,正把竹皮削。

孙悟空见到观音这样妆容不整地出来,赶紧说,别急别急,你穿好衣服再去。观音说,“不消着衣,就此去也。”结果八戒和沙僧见了都说: “师兄性急,不知在南海怎么乱嚷乱叫,把一个未梳妆的菩萨逼将来也。”

这事是孙悟空和观音之间有绯闻的最大罪证,这事件其实说起来也就是一个气氛问题,

未梳妆若是不修边幅,那有什么说头?人家观音的未梳妆,多美啊。还有,如果只有观音挑逗,倒也不值一提,值得一提的是孙悟空那少有的羞怯,那就形成互动了。

不过,这种暧昧,也只停留于暧昧罢了。这是一种安全的暧昧,是工作中很好的调味剂,给他们各自的工作过程,增添了一种另类的、美好的、不可言说的滋味。

要不为什么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呢?男女同事,也承认有性别吸引的成分,上下级之间,同样需要。

男领导对女下属,自不必说,权力变成酶,更加让她有崇拜的快乐。女领导对男下属,就像观音对孙悟空这一款,滋味更复杂一点,我觉得这个尺度,观音把握得很好。

本来嘛,利益相关两个人,为同一项目工作的默契、惺惺相惜的激赏、荣辱与共的亲切——这些情绪,都与爱情有相近之处。所以,如果恰好性情相投,两性在合作关系中产生类似爱情的感觉,是很正常的。我们不妨将之称为“泛爱情”,它不着痕迹,来去无依,那其中适度的甜蜜,是永不说破的福利。

内容选自

一走就是几万里

作者: 陈思呈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 2017-7

责编 波多野猪

图片 均来自网络

知识 | 思想 凤 凰 读 书 文学 | 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