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和娱乐之间的那条界线,多大的流量都无法让它消失

知识和娱乐之间的那条界线,多大的流量都无法让它消失

2019年11月14日 21:42:00
来源:澎湃新闻

李诞是一个聪明的、讨喜的年轻艺人,但最近这一波吹捧有点过了。有人都要给他“封神”了,而我想问一下,你说的是哪一个李诞?

世界上有两个李诞,一个是李诞表演出来的李诞,一个是表演李诞的李诞。每一个李诞都上过热搜,而且发生过人设崩塌的事故,但李诞营造的“表面不正经,内在有料”的形象一直还比较成功,而这一次则彻底“爆”了。

起因是奇葩说的一场辩论,辩题是:博物馆着火,你是救一副名画,还是救一只小猫?李诞队的答案是救小猫,虽然他们队没有赢,但李诞的表演片段圈粉无数。

李诞又贡献了一些金句,“比《蒙娜丽莎》更美的就是燃烧的《蒙娜丽莎》”“达芬奇听了都会流眼泪”,而最使受众感到“深刻”“震撼”的是那段总结陈词:

“我有很多这样知识分子的朋友,他也不苦其心志也不劳其筋骨,他就天天想怎么牺牲别人。他每天都在想,我怎么牺牲这个去救那个,我怎么牺牲小的去救大的,我怎么牺牲这个近的去救那个远的。你们疯了吗?”“这个世界的维系,靠的是我这样自私的人,我们这样自私地活着,但是不伤害别人,这个世界才能运转。”

李诞是不是有很多这样的朋友并不重要,因为脱口秀演员最重要的能力是“无中生友”。但知识分子躺枪了是真的,而我觉得这一回知识分子有点冤。因为类似“救猫还是救画”这种议题是几千年来无数知识分子反复思考、辨析过的,桑德尔教授在《公正:该如何是好》一书中系统梳理过各个思想流派的解答。李诞们只是把知识分子们的思考转化成了便于传播的段子,偷两个鸡蛋炒自己的菜,再把下蛋的母鸡羞辱一番,不厚道。

有些知识分子热衷于牺牲别人,不等于所有的知识分子都如此。李诞肯定懂,但他不说。这让我想起李诞与媒体的“前尘往事”,李诞说他原本是一个心高气傲的文艺青年,但是在某媒体实习时,发现本单位跑春运口的记者竟然走关系搞火车票,于是理想主义幻灭,转身投入娱乐圈。李诞的逻辑大概是,你们也不是圣人,所以我自私有理。

当然,李诞的“自私”并不值得大张旗鼓地批判,他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只是把“自私”当做一个标签、一个卖点。与其说是自私,不如说是拒绝崇高,拒绝理想主义,拒绝抽象价值。他不承认“远方的哭声”,认为那是“想象中的哭声”。

可是,“世界靠我们这些自私的人才能运转”又何尝不是一种想象呢?你只要认认真真地读几本好书,了解一些伟大人物的生平,就会知道人类世界远不是李诞式价值观所形容的那么单薄和乏味。在需要打倒的“伪神”之外,还有很多“真神”永远屹立在文明之巅。

正如他自己反复申明的,李诞只是一个艺人,不是严肃的演说家和写作者。如果只把他当做生活的调味品,没什么害处。就怕有些涉世不深的小朋友拿着酱油当饭吃,被段子手的表演“振聋发聩”,误以为这就是知识和思想,那就不妙了。

在知识和娱乐之间,有一条清晰的界线,多大的流量都无法让它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