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钟山》文学奖颁奖

第三届《钟山》文学奖颁奖

2019年11月11日 11:49:00
来源:澎湃新闻

颁奖典礼。本文图均为张俊哲 图 11月10日,第三届(2017-2018) 《钟山》文学奖在南京举行颁奖典礼。叶兆言、王安忆、田耳、王啸峰、范小青、罗伟章、臧棣、丁及、韩东、徐风、周晓枫11位作家获奖。

范小青

2013年,江苏省作家协会设立“紫金·江苏文学期刊优秀作品奖”,同时推出“《钟山》文学奖”、“《雨花》文学奖”、“《扬子江》诗刊奖”、“《扬子江》评论奖”等4个奖项。该奖每两年评选一次,嘉奖发表在4家文学期刊上的优秀作品。“《钟山》文学奖”已经揭晓了两届,表彰了2013-2017年间在《钟山》上所刊的优秀作品,毕飞宇、韩少功、苏童、陈应松等20多位(部)作家(作品)获奖。

第三届《钟山》文学奖表彰的是2017-2018年发表在《钟山》上的优秀作品。据悉,两年来《钟山》杂志双月刊及长篇专号共刊发作品238篇(部),其中长篇小说15部,中、短篇小说89篇,诗歌诗评类62篇(人),另有散文、非虚构、专栏文章若干。

本届《钟山》文学奖在以上所刊全部作品中,通过两轮初审,并经过7位评委公开、公正、严格、有序的终审,以实名投票的方式共票选出11篇(部)获奖作品。此次评奖结果已于2019年5月在江苏作家网完成了公示。

南京作家叶兆言凭借长篇小说《刻骨铭心》获奖。他感慨,从文学青年时代开始,《钟山》就一直是他的福地。“我发表作品最多的刊物,就是这本《钟山》。”

“我毫无疑问是《钟山》培养出来的作者,是《钟山》把我引入了文坛。三十多年前,我的中篇《悬挂的绿苹果》发表在《钟山》上,据当时的责任编辑说,它是从好几堆麻袋中挑出来的。这篇小说给一个无名作者带来了太多好运。在此之前,我曾经连续不断地遭遇退稿,《钟山》不仅给我带来了好运气,而且还给了我文学创作的信心,这个可能要比好运气更重要。”

叶兆言

叶兆言说,文学创作说到底是件非常寂寞的事。对于写作者来说,获奖只是漫长文学生活中的一个插曲,但是不管怎么说,能够获奖,能够得到《钟山》这本有着文学追求的刊物肯定,绝对是一种很好的激励,很振奋人心的鼓舞。

散文家周晓枫则因非虚构作品《野猫记》获奖。她说:“我非常认同 ‘深入生活’,认为几乎是创作的必经之路。如果我们只写自己的生活,并且自己的生活丰富多变,那就好好深入自己的生活。如果我们想越出自我的某些限制,怎么能不去了解他人,不去实地体会,凭自

周晓枫

以为是的一己之见,就敢下笔千言万语呢?我认为, ‘深入生活’,这个看起来最笨的办法才是创作的捷径。”

她想起每天到阳台报道的那些流浪猫,它们隔着落地窗向她张望。“我感觉这层玻璃的厚度,就是我 ‘深入生活’最短的距离、最近的接触。谢谢猫猫们的信任和慷慨。我对它们来说,根本不是什么施恩者。从《钟山》发表时的稿酬,到几个杂志的转载费,再到获得的奖金……这些都是猫猫们自己挣的,远远高出我喂食的费用,我反而是个受惠者。所以这些毛孩子虽然流浪,但它们是自食其力的,在我眼里,它们可爱而富于尊严的。”

诗人臧棣表示,他非常荣幸能获得这份有着真正文学分量的来自当代文学共同体内部严格审定的诗歌荣誉。“从我还是一个高中学生的时候起,我就开始阅读它。在我心目中,《钟山》可以说是当代文学的一块压舱石。任凭文学的风浪如何潮起潮涌,但《钟山》为这个时代的文学风景提供一个鲜明的尺度。而今天,站在这里能接受这个尺度的检验和认定,可想而知,对一个认真从事文学的人来说,是多么大的安慰。”

“好多年来我努力去写作诗歌,因为诗歌最能接近我的内心,好多次,一首诗歌的完成,让我体会到, 越接近内心,越需要词语材质和材质意义的创新,不管这种创新是否成功,总是让我喜悦。”诗人丁及说,“这次获奖,就像有好多喜悦之灯照亮着我,让我更相信,诗性的天堂其实不在彼岸,就在我们的内心。”

去年是《钟山》创刊40周年。40年来,《钟山》在引领文学潮流、革新文学观念、推出优秀作家、培育高品质读者等方面,为当代文学的发展做出了贡献,成为江苏文学乃至汉语文学界一块文学期刊品牌。

《钟山》主编贾梦玮

附:第三届(2017-2018) 《钟山》文学奖结果

·长篇小说获奖作品(1部)

《刻骨铭心》,叶兆言

授奖词:《刻骨铭心》是一部庄重丰厚且内涵驳杂的群像小说,气势磅礴,气象阔大,堪称叶兆言新历史小说的扛鼎之作。作者秉持着一贯的民间书写立场与家国情怀,从鲜活的当下出发,走进南京“黄金十年”与“八年抗战”的历史断层,聚焦每一个在乱世生存行走的普通人,关注他们被历史洪流裹挟后的不同遭逢与命运,在南京这块“活化石”上雕琢出了一幅恢弘鲜活的世情画卷。

·中、短篇小说获奖作品(按发表时间排序)

《向西,向西,向南》,王安忆

授奖词:《向西,向西,向南》在世界的维度上讲述中国故事。王安忆以从容和细腻的笔触写社会的历史变迁和人生的相遇离合。写社会,则经纬万端,深入肌理;写人生,则细密周严,具体而微。社会的演变与生命的迷局,二者盘互交错又相得益彰,充分展现了作者精湛的叙述艺术。

《一天》,田耳

授奖词:田耳笔下的故事蒸腾着世俗生活的热气,鲜活、深厚,直击心灵。带着作家新的美学探索和艺术风格,《一天》以酣畅饱满的笔墨将一个家族遭遇的“一天”,深刻地嵌入到转型巨变的时代与人心之中,它粗粝有筋骨,韧性富质感,匠心运作又浑然天成。作者以其对生活完全的诚实,实现了对生命最大的敬意。

《双鱼钥》,王啸峰

授奖词:《双鱼钥》是一则生命的寓言或童话。王啸峰以梦境和现实的重叠和多线程之间的相互纠缠重述生命的创伤,构造出一个既对称又变动不居的生命空间。小说以虚写实,以混沌写透明,借隐喻抵达真相,抒写善与恶之间的平衡与流转,重构生命并再现一种生命的心灵转换机制。

《角色》,范小青

授奖词:《角色》是小人物的自我定位,也是小人物的被动迷失,是令人啼笑皆非的错乱,也是生活缝隙里的荒诞。范小青在轻车熟路的饱满叙述中,以带有善意的调侃,或调解叙述气氛或适时探出讥讽,种种神来之笔皆是对人间万象的独特描摹,更是对人性深处的准确勘察,犀利深刻,令人莞尔。这些丰富的世相就是她一直在发现和捕捉的,生活与艺术连接之处的一枚奇异之果。

《寂静史》,罗伟章

授奖词:《寂静史》于无声处听惊雷,河山静默,先祖缄口,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化外世界中,作者用女祭司林安平饱受欺侮却仍坚守本心的刚直与慈悲,烛照俗世众人的庸鄙与短浅。具有异质性的土家传统巫文化与甚嚣尘上的城市文明、消费主义之间的博弈在当下的文化语境中极具代表性,作者满怀敬畏地为古老神秘的祭祀文化保留了一线幽隐的微光。

·诗歌诗评类获奖作品(按发表时间排序)

《写给儿子的哀歌》(十四首),臧棣

授奖词:臧棣的《写给儿子的哀歌》是当代诗的“不忍之获”。它呈现了现代汉语能抵达的哀痛的极致,使新诗终于可与某个特定的古典传统并肩而无愧;同时,它又是一位父亲不愿罹得的悲伤遭遇的产物,面临灵魂的不能承受之痛时勉力担荷的遗痕,是熔铸回忆、感怀、追忏和自我疗救等因素的血泪之诗。

《丁及的诗》(十三首) ,丁及

授奖词:一种不安宁的张力,一种精炼、纯正的技巧,一种超拔于日常之上的精微的想象力,让丁及的诗溢出他的古典江南的魂魄,锻造出属于他的、有着独特个体化印记的晚期风格。这种充满智性色彩的晚期性追求,赋予了丁及让人惊异的控制力和观物耐性,从而在这组诗歌中将诗性的幻想、物象的奥秘和存在的真实性完美融合,凝结成形式简洁、涵义富丽的独特织体。

《韩东的诗》,韩东

授奖词:在这组向亲人、朋友和生活中邂逅的无名生命冷静注目的诗歌中,韩东摒弃了一切形式和抒情方式中主流的、伪饰的成分,通过平淡、温和、内省的语调,和细腻、动人、隐秘的日常细节,为诗歌注入了强劲有力的情感和内敛睿智的省察,让一切逝去的生命和时光传回动人心魄的回声,让我们重新回到了“生命常给我一握之感”的时刻。

·非虚构类获奖作品(按发表时间排序)

专栏“繁荒录”,徐风

授奖词:水汽氤氲、草木葳蕤,徐风以摇曳生姿的文字徐徐讲述着千年的江南文化风流,其系列作品在江南地带的一壶一茶一寺一碑一谣一人等等风物人情的细节中,梳理出水乡江南的人文脉络。历史与现实,繁华与荒凉,道不尽的是江南源远流长的风骨品格、沧桑流韵。视野虽限于江南世情,笔力却深至人心魂魄。

《野猫记》, 周晓枫

授奖词:缤纷乐园里性格各异的野猫们,早已成为周晓枫心灵版图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野猫记》的叙述看似不动声色,实则暗潮涌动,阳光的波浪早已成形,一次比一次激荡得凶猛。当人与野猫的和解成为难题,世界的残酷露出真容。作品以惊人的穿透力,撇去偏见直指人心,绵密与纯粹的语言,也在飞翔中获得沉静。周晓枫以看似执拗的坚守,继续揭示着欢乐场背后的真实,也开拓着散文更广阔的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