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油画技法研究

梵高油画技法研究

2019年11月01日 20:12:08
来源:清韵逸品

梵高油画技法研究——《星夜》

沉静的音乐,流动的诗!

纽约著名的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 MoMA)位于曼哈顿第五大道与53街交界处。几乎每一位来到这里的人都曾带着崇拜、敬仰与好奇的心情在文森特. 梵高的传世名作《星夜》前驻足流连。而我几乎是怀着一颗虔诚的朝圣者之心来膜拜这幅不朽的作品。博物馆外是纽约最繁华的第五大道,就象上海的淮海路和延安中路。这里代表了美国商业世界的炫目与奢华,代表了俗世的物欲横流。可是,就在与这耀眼的霓虹世界一墙之隔的博物馆内,梵高的这幅《星夜》就这样静静地展示在世人面前,没有华灯、没有音乐,甚至没有任何喧嚣。人们就在这样静穆的展厅里流动,在这幅艺术世界的瑰宝前面停留驻足、凝视迴想、拍照留念,然后带着心灵的荡涤,带着一个个惊叹和疑问离开,就象这画面上的流云。这幅传世杰作的创造者曾经是这物质世界的弃儿。今天,它却给这世界的芸芸众生带来难以忘怀的精神盛筵。

此刻,我就这样站在这幅作品跟前,努力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目光顺着梵高的画笔一笔笔梳理着这凝固的色彩,试图用我平凡的心去触摸梵高那孤寂却充满激情的灵魂。面对这幅不朽的作品,与其说是在看,不如说是在听。倾听这流泉般的乐音,倾听着澎湃着的旋律。更准确地说,不仅仅是听,而是让被梵高编织在画布上的激情音乐如奔流的清泉在我的心上恣意流淌,让那纯澈的清流浸透心中的每一个角落,荡涤每一处尘埃。

这是一幅只有74×92厘米的作品,在熙攘的人群面前它甚至显得有些局促与羞涩。画面的中央是暗夜下的涡旋状流云,仿佛从雪山冰川上奔流而下的清溪。我相信我不止一次见过这样的流云,或许是在梦中,或许是在山间,或许是在台风来临前的海边。每一次见到这样的流云都不禁使我沉迷于它们神奇的变幻。一弯新月冷冷地挂在右上角的天际,鲜艳的黄色油彩使月面在暗夜中更显得耀眼。梵高喜欢这耀眼的黄色。在《向日葵》、《麦田中的丝柏树》以及许多其它作品中,他毫不吝啬地使用这样明亮的黄色。可是在这圣雷米清冷的暗夜中,孤寂的梵高也许只有这一抹黄色能使他感到温暖。远处的山峦象波涛般起伏,山峦上覆盖的蒙蒙雾气,随着旷野里的轻风流动升腾,为重重密林罩上一层层神秘。流云的下方是圣雷米即将沉睡的村庄,依然有点点灯火透过窗户闪耀着。村中的教堂已然沉寂,只有尖顶仍然高傲地指向天空,指向翻卷的流云,似乎昭示着神权的力量之源。梵高是虔诚的,对宗教曾有过狂热的追求。但是他对宗教的热情却被教会冷冷地拒绝。使他做为传教士传播福音,拯救百姓,荣耀家族的梦想完全破碎了。这是他在人生中受到的一个重要打击。从此,他对教堂只有远远的凝望,留着一份敬畏,却再也不敢亲近。因此,他笔下的教堂是扭曲的,总是冷漠地紧闭着大门。那份神权的威严始终带着一份冷酷。被教会拒绝的经历也使他从此对权威敬而远之,使羞涩的他即使有机会接近他所仰慕的名师,也最终犹豫踯躅而不敢直面那份威严。画面的左侧是耸立的丝柏树。在暗夜下,挺立的丝柏树蜿蜒向上的枝叶如同黑色的火焰舔噬着天空。这毫无光芒的烈焰如同梵高的胸中的炽热情怀,虽然被压抑了明亮的光彩,却依然不屈地燃烧。丝柏树在梵高的心目中有着特殊的地位,被他认为是最具有表现力的题材。尽管在西方传统的文化中,丝柏是与死亡联系在一起的。在欧洲,在美国,丝柏树往往被种植在公共墓地。它那尖耸的树形也许正如教堂的尖顶,接引着永生的灵魂回归天界。而在梵高的心中,这带有神秘含意的丝柏树也许正代表着他自己的不屈的热情。在阿尔,在圣雷米,丝柏树一次次地出现在他的作品中,不论是在明亮的蓝天下,还是在金黄灿烂的麦田中,这无光的火焰一直熊熊地燃烧着。通过描绘丝柏树,梵高将大自然生命中神秘的灵魂脉动和精神升华,牢牢地捕捉在画面上。

在整幅画面中,包括那个明亮的上弦月在内,梵高一共画了十二个星体,没有人知道这十二个星星代表了一个什么样的涵义,毕竟“十二”这个数字在基督教世界有着特殊的意义。但是,很显然在画面左侧,最接近地平线的那颗明亮的星星是我们中国人称为“启明星”或“长庚星”,西方人称为“维纳斯”的金星。维纳斯是希腊神话中的“爱”与“美”之神。梵高的一生中是那样渴望爱情,但是他的情感却一次次被无情地拒绝。他只能将这象征爱的星辰描绘在这《星夜》中,在流动的夜空中与象征他自己的丝柏树遥遥守望。

当很多人在探讨梵高作品的技法时,我却从《星夜》中听到了巴赫的庄严,听到了贝多芬的奔放。因此,通过这一个个局部的解析,要传达的不是梵高的笔触运用,也不是梵高的色彩构成,而是画面中凝固下来的如音乐旋律般流动变幻的情感波涛。仿佛把一部宏大的交响乐的总谱分解成弦乐、管乐、打击乐等不同的部分,再把各个旋律部分分别呈现,仔细分析其中的旋律构成。当我再回到这样由旋转流动的笔触和非凡的色彩组合构成的庄严奔放的乐章时,呈现的不是梵高的迷幻和癫狂, 而是梵高对情感表现与绘画旋律的天才把握。梵高给人们呈现的不仅是绘画艺术的视觉盛筵,也是如波涛般汹涌澎湃的非凡诗篇。

《星夜》

布上油画,1889年六月作于圣雷米。 规格:73.7 x 92.1 厘米

局部(一)

局部(二)

局部(三)

局部(四)

局部(五)

局部(六)

局部(七)

局部(八)

局部(九)

局部(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