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60㎡公寓中,做出8个起居空间,吃喝睡全学古人

他在60㎡公寓中,做出8个起居空间,吃喝睡全学古人

2019年08月18日 15:31:04
来源:一条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

王欣是中国美院的老师,

去年5月,他接到了业主老马的委托:

把杭州一间再普通不过的60平米酒店式公寓,

改成具有中国文人情趣的房子。

王欣榨干了每一平米,

在60平米中造出了8个空间,

2.7米的高度里,设计了15种高差,

又用古代造园的方式,

在极小世界里创造了数十种的游玩方式。

房间里没有一件家具,

来的人都问:

“我坐哪里,我站哪里?”

王欣专门把《韩熙载夜宴图》里

优雅的古人抠出来,做成效果图,

教导来到这里的人,

如何优雅地坐卧、站立。

现在,老马几乎终日足不出户,

喝茶、玩石头、把朋友喊来聊天……

他还计划,邀请各路文人来做雅集,

讨论中国山水、赏石,

然后把谈话一一记录下来,

做一本仿宋代《洞天清录集》的书。

自述 | 王欣 编辑 | 潇钺

老马是安徽灵璧人,从十几岁就开始研究石头,收藏的赏石大大小小加起来有好几万块之多。

他在径山有10亩地,想做一个园林给石头安家。听说我研究的是中国传统园林,就跑到美院找我,希望给他做设计。

见到我之后,他决定先把10亩地的事情放一放,把他在杭州良渚60平米的工作室拿出来,希望我来小试牛刀一下。

良渚文化村位于杭州市区的西北边,居住密度不高,空气也好,不少杭州人选在这里买房,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第二居所。

原本的房间是标准的酒店客房,比最普通的住宅楼还要无趣。一间大床房附带一个洗手间,窗外是20平米的露台,一眼便能望到头。

老马8年前买下这里,一直当做自己的工作室。我第一次来看的时候,被这里的简陋和拥挤吓了一跳: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一个货架,上面塞满了大大小小上千块石头。

我跟老马商量,干脆把关于石头、山水的理念直接搬到家里头来,在室内营造出一方天地,给它起名为“小洞天”。

仅容一人通过的洞口背后,

是由内向外的四重天地

小洞天的入口,在一条非常无聊的走廊里头。两边是一模一样的房门,唯有这扇小门显得特别,指引着客人走向一个关于中国的小世界。

小小的一个洞,入口仅跟人一样高,每次进来都要小心低下头。

钻进洞之后,第一印象是万千层次、无尽深远。

步入洞口,不能直接进入房间,而是要往下沉,走过一条“山路”。路的尽头有一个转折,才会发现整个“洞府”渐渐打开了。

进入洞天的中央,是一个广袤的盆地,闯入一场山中雅集。这是第一重天。

穿越盆地,打开书房的八扇隔门,见埋山书房,山月挂檐,这是第二重天。

书房后面是茶室,茶室与中央盆地隔着洞遥相呼应,这是第三重天。

从茶室出庭院,有“金屏”、“碧松”,视线可以远眺到院外,这是第四重天。

以画意重塑现代人的日常姿态

“小洞天”建好之后,很多人一进来就问:“我应该坐哪里、站哪里?”

我认为,小洞天里的生活,应该跟现代人的日常生活不一样,于是做了10张有些特别的效果图,把五代十国时期南唐画家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里的人物,放进了这些图纸里,去点醒这个空间的使用方式。

小洞天效果图

会选择《韩熙载夜宴图》里的人物,是因为他们不仅长得美,衣服、动作也很美。这种美不是做作的,它是真实的,能跟小洞天里的场景产生完美互动。

小洞天效果图

小洞天里没有家具,整个地形就是一件巨大的家具。来的客人可以坐、可以倚着、躺着、甚至是斜靠。我鼓励大家参考效果图里古人的姿势,当然,你也可以自己发明合适的姿态。

我觉得,现代人是没有多少礼仪感的,我们不知道手应该放在哪里,不知道怎么注意自己的坐姿。

进入小洞天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洞中人、画中人,是传统诗意审美情境当中的一个人,衣服、坐姿,甚至一举一动都要匹配这个空间。

“十屏八远”,用园林构造一个小世界

小洞天有特别的结构,我把它归纳为“十屏八远”。屋子里没有传统意义的隔墙,我用十个屏风划分空间。

十个屏风,依照横列和纵列分布在屋子四周,它可以是一面墙,也可以是一扇窗。当你以为到了一个空间的边缘,实际上另一个空间开始了。

比如说,书房的背景是一种屏风,披檐下有月亮闯进了读书的画面,这个屏风变成了读书的背景,人可以坐在檐下与月亮一起读书。

卧室的窗户,也是一种屏风,整个卧室是一个山殿,它形成的这个立面是毛玻璃的帐子,晚上灯光从里面透射出来,就像一个发光的屏风。

中央的盆地,是一个开阔的聚会场所,躺在这里,向四周环视,能够看到八个方向,我把它叫做“八远”。

环顾四周,可游“八远”(左滑查看更多)

“远”是中国山水画空间构造的基本语法,宋代的郭熙这样定义:“山有三远:自山下而仰山巅谓之高远;自山前而窥山后谓之深远;自近山而望远山谓之平远。”

躺在中央的盆地,由近及远,由高及低,可以看到八个不同进深的风景。每一个“远”后面都有来路和去向,分别对应着玄关、阶梯、高榻、卧室、书房……它不仅是距离上的远,也是时间和维度的远。

榨干每一平米,八个空间八种风景

我们榨干了这里的每一平米,每一个地方都没有被浪费,2.7米的高度里,一共有15种高差。在这里吃喝拉撒睡,完全没有问题。

细数的话,小洞天有八个空间。第一个空间是在入口的转折口,我把它叫做“待合山路”,是一个等候空间。

第二个空间是一个睡午觉、小憩的地方。我们在盆地的上空设置了一个“天宫”,好像仙人的眼睛,拨开云雾在关照这个小小的世界。有一张高塌,可以在里头午睡,我把它叫“天宫照远”。

卧室,不是传统卧室的样子。我做了一个山台上的卧殿,里面没有床,就好像是钻入一个橱柜,将自己包裹起来藏在温柔乡里,叫做“眠山之远”。

第四个空间,是一个“满园春色”的卫生间。推开门的时候,好像是春色扑面而来。

书房是第五个空间。读书时要避免干扰、埋头苦读,将自己围在书山里,坠入山谷里埋头读书,所以叫做“埋书之远”。

第六个空间是与庭院相接的茶室。而茶室的一侧墙上开了一个扇形的小洞,适合老马内观静坐,是第七个空间。

第八个空间,是所有七个空间汇聚到中央的一个空间,它是中央的一个洼地,没有一个特殊的界限,喝茶、烤火、聊天,就是大家聚在一起的地方。

因为没有房间的概念,所以也不存在所谓的走道,来的人可以自由选择走的路线。仅卧室就有三种进入的方法——可以跨过书桌、登上山台进入卧室,睡醒再从窗户爬出来,完全不用按照规则。

中国的好山好水缺少好房子,

希望“小洞天”可以填补空白

我们当初给老马看设计图纸的时候,他很震惊,同时也充满疑问,“这样做会不会太密?做完会不会很拥挤?” 从材料、细节甚至到高差,他都有种种质疑。

老马只好天天守在这里盯现场,甚至看着工人钉钉子、做榫头、锯木头,把工人盯得都发毛了。

施工快结束的时候,老马终于放下心来。他不仅拥有了一个工作室,也获得了一个独立居所。

我从他上千块石头中选了九块,按照主次摆放在不同的空间。

有的石头像人一样蹲踞在廊下,有的是在山路的转弯处,好像在等待一个人,有的像徽章一样嵌在屏风中,作为家徽的存在,还有些是跟人同坐在一个坐榻上,可以说是千姿百态。

在小洞天上建筑课

现在,他基本上终日足不出户,在这里看书,或者是找朋友来聊天。

这个空间最多的时候能容下二十几人,可以开一个小型讲座,大家听累了可以倒地就睡。

我们还有一个计划,请当代文人来小洞天做雅集,在洞内讨论山水、赏石,然后把谈话一一记录下来,做一本仿宋代《洞天清录集》的册子。

小洞天完成以后,也有人提出质疑,觉得我们抠出夜宴图中的人物,只是为了表达表面的审美。

“洞天”是一种臆想的营造方式,小洞天,即是把一小块山石变形放大,可入住、可观游、可生活。

小洞天不是一个“用”的空间,而是一个“玩”的空间,它没有一个确定的功能,也无法按照惯常来评价,是一个重新发现生活情趣的空间。

其实,空间是一个领导者,能把我们的生活、起居都带起来。我们要向古人学习,原来正确的走路、起立、坐下、端茶应该是这样的。

中国的山水和乡村,普遍缺乏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建筑空间和景观空间。我希望小洞天的出现,可以填补这样的空白。

部分图片来源:造园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