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吴大学刘姿佑:希望未来我们仍能以最美好的样子相聚
文化读书

东吴大学刘姿佑:希望未来我们仍能以最美好的样子相聚

2019年01月31日 15:28:42
来源:凤凰网文化

2019年1月20日至1月27日,由台湾中时媒体集团、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中国文化院、凤凰网、佛光山文教基金会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第十期海峡两岸大学生文化体验营在台湾地区举行。

本期体验营以“社区营造文化之旅”为主题,在金门开营,来自两岸的30名大学生营员先在金门参访了狮山炮阵地、金门文化园区、琼林社区、碧山社区、燕南书院等地,体会到金门在闽南文化、战地文化、侨乡文化交融中产生的社区营造特色。在金门和平纪念园区,两岸学子合力敲响“和平钟”,钟声响彻金厦两岸。

之后,体验营一行飞抵台湾本岛,途径台北、新北、新竹、苗栗、彰化、南投、高雄等县市,陆续参访了北投社区、三峡镇、萧如松纪念园区、北埔社区、鹿港小镇、彰滨工业区、桃米社区等岛内具有代表性的社区营造案例。在桃米社区,营员们运用此行学习的经验,以自己家乡为例,就如何运用社区资源进行社区营造进行了提案展示。1月26日,体验营在高雄佛光山举行结业仪式。

来自东吴大学的营员刘姿佑记录下了自己一路以来的感受和思考。

刘姿佑

1/20

厦门渡船,松山乘机,海峡两岸,热闹相聚。古宁头战役、八二三炮战,数以万计的炮弹密密麻麻地击中金门这个弹丸之地,从国军、共军单打双不打,到与大陆的小伙伴们携手敲响和平钟。阳光绿地,小伙伴们肩并肩,一起坐在曾经的战地上,这一刻,我看见了海峡两岸美好的未来。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金门虽然是个小岛,但岛上文臣武将人才辈出,于参访金门历史民俗博物馆时,看见了许多传统闽式建筑及巴洛克风的洋楼建筑模型,无论是十年苦读、闻鸡起舞,抑或是经商致富,金门人的硬颈精神在这片土地上发扬光大,影响后续的世世代代。

1/21

金门可谓地灵人杰,历经宋、明、清三代,金门一共出了50位进士,在这一方天地,洙泗之风兴盛流传,允文允武,金门的武将亦是不遑多让,镇威大将军平定四方,琼林社区的蔡氏家庙,满门前前后后一共出了6位进士、6位武将,于宗祠的房梁上,整整齐齐的悬挂着匾额,来自两岸各地的学生,与当地的文史学者,一起见证整个蔡氏家族的辉煌。

金门酒厂,冰镇高粱一饮而尽,清凉入口呛辣于喉,金门的金鸡母,果真不同凡响。琼林社区,人才济济,蔡氏家族文武兼具,齐家治国平乱有功。碧山社区,远赴南洋,百人选一,经商致富,反馈乡里,兴建洋楼,战争四起,繁华没落。燕南书院,杨老师是伟大的有志者,仅凭文献记录,从因炮弹而百废待举之地,兴建朱熹祠,使洙泗道脉得以继续流传于金门。

1/22

北投,因位在大屯火山群,有天然的温泉水,又因水雾缭绕,故被平埔族人认为有巫女住在此地,而被命名为北投。曾经,我坐着捷运前往淡水,途经北投之时,从未想过为什么会取这个地名,经由当地的历史研究者解说之后,才知道原来北投简单两个字的背后,代表着如此美好的涵义,随着新北投车站、北投图书馆的兴建,以及北投温泉博物馆的重整,这方土地变得越来越美好。

参访社区大学时,对于洪医师提出的SOAP理论特别印象深刻,先学会聆听他人的想法为S,观察社会现象为O,提出改善的方案为A,最后将其执行之为P,而最后提出的E于执行后找出不足之处,将其修改。人生许多事情亦是如此,无非就是多观察多做事情,更重要的是适时检讨,让事情变得更完善。社区营造之所以能成功,除了既有的文化资源,亦须有创新想法,与时代流行结合,将社区发扬光大。

1/23

曾经在国中课本上,阅读过有关三峡清水祖师庙的文章,曾经想过为什么有个人愿意奉献自己的一生,来建筑一间庙宇呢?当时的我觉得这样的行为是愚蠢的。但今天亲身去参观时,我忽然能理解李老师无私奉献的精神了,他赋予了庙宇生命,让庙宇不仅仅是宗教信仰的地方,同时具有艺术传承的历史价值。自古忠孝难两全,于壁雕上李老师用自己独特的艺术见解,将忠孝的概念,运用巧思展现于世人。

苗栗三湾乡,在我儿时的印象里,仅有田园小溪,以及溪边好闻的野姜花,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我是苗栗铜锣的客家人,从小,每逢过年过节,吃红板、捏咸板都是家家户户都会做的事情,直到今天参观南湾社区,我发现原来社区的发展,可以不用像金门、北投一样,需要拥有丰富的地理风景、历史发展才能成功的带动社区发展,生活中简简单单的事情,透过DIY的方式,做中学、学中做,将客家文化分享给所有的过客,也是一种很好的社区营造方式。

1/24

一府二鹿三艋舺,这句话彰明了台湾早期的经济发展,鹿港是个古色古香的老城,历史古迹、传统习俗多的不胜枚举。还记得儿时,每年从桃园南下回屏东的外婆家时,途经鹿港就会下交流道,吃吃当地的美食,面茶、蚵嗲,看看当地的传统建筑,摸乳巷、天后宫,用走马看花的方式自行摸索鹿港这个小镇。

直到今天经由当地向导解说之后,我才惊觉,我所了解的鹿港并不是真正的鹿港,从小我一直认为鹿港的天后宫就只有一个,便是位于老街底的妈祖庙,原来还有一个后来由官方兴建的新祖宫。慢步在鹿港老街上,看到一个半边井,将资源与厝边邻里分享,而不是独自占据,真的是敦亲睦邻的最佳楷模,几百年前的鹿港,着实令人向往。

1/25

鹿港的夜晚是寂静的,六个人关在房间里,运用了五个小时,将800字的社区营造企划给赶工出来,虽然我们一直笑话组长的领导能力堪忧,但是不可否认的,或许我们的制造成品的效率差强人意,但是在沟通交流的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也学会了如何以宏观的角度去看待一件事情。

桃米社区是位在埔里的一个社区,经过921大地震的重创之后,如同浴火凤凰般,桃米社区的人民齐心协力,利用丰富的生态资源配合人才培训的方式,将社区成功的营造出来,亦带动了当地的经济观光。企划提案时,我们第三组不约而同的提出同样经过汶川大地震重创的什邡市,作为社区营造的举例,同为地震的重创地,经由交流找出社区营造方式的利与弊,希望在未来能成功将缺点改善之,使社区变得更加优秀。

1/26

早上结营式时,看着每个组别所剪辑出来的影片、PPT报告,才忽然惊觉虽然只有短短的六天,但我们一路从离岛金门、台湾本岛的北投一路南下到高雄的佛光山,胡里胡涂的也参访过许多社区,每个社区各有各的美好,很难说出哪个社区最好又哪个社区最差,社区营造的成功并不是所谓游客流量的多寡可以决定的,我个人认为,更重要的是居民对地方的认同感,我爱我的社区,所以我愿意投入心力,将这方土地的美推广出去。正如,我爱我的组员,我爱这个营队的人事物,所以我愿意花心思参与活动,愿意投入感情与小伙伴们交流,正是有这股认同感,认同这个营队,营队举办的成功,其效力就是加乘的,真的很爱很爱这次的营队。

1/27

离别的前夕是难熬的,和小伙伴们彻夜长聊之后,分别的情绪变得更加惆怅,或许一开始的聊天只是为了避免睡过头回不了家,深夜的谈天慢慢变了味,不知何时,我们卸下了防备、敞开心房,将内心的小心思和最可爱的小伙伴们分享。这种不藏私的聊天,使我们之间的信任感变得更加深厚。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还记得营队最开始时,在金门抬头望月,当时的月亮是圆满的,渐渐的,随着营期的尾声,天上的月亮也开始出现缺损。缘分让来自两岸各地的我们相聚于此,这几天我们一起开开心心的笑着,或许在发生歧见的时候亦有小争执,但我们终将一别,分别也不尽然是坏事,时间可以使人成长,希望在未来我们仍能以最美好的样子,再度齐聚一堂,笑着聊聊彼此的经历、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