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青年评论家们如何看待2017乌镇戏剧节?


来源:凤凰文化综合

“戏剧是精神生活方式的外在盟友,它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人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窥见那些已然渗透到日常世界里但又为我们的正常感官所忽略的看不见的世界。戏剧把过去和将来变成现在的一部分,它帮我们从身陷其中的地方超脱出来,又把我们本来距离遥远的人和事连到一起。

2017年10月29日,第五届乌镇戏剧节迎来了它的最后一天。11天里五湖四海为戏剧而来的观众见证了24部特邀剧目100场演出、18组青年竞演激烈角逐、1200场古镇嘉年华的多元魅力。乌镇在这一场如梦似幻的戏剧饕餮盛宴里,成为每一个人一生难忘的自由之境。

由国际戏剧评论家组成的IATC青年论坛峰会的加入,贡献了各有见解的戏剧评论,给乌镇戏剧节提升了知性辽阔的理论高度。

立陶宛剧院《奥涅金》导演里马斯·图米纳斯说,乌镇戏剧节的宝贵之处在于自由和释放,以及善良、爱和亲近的力量。“演员就要腰上带着自杀式炸弹一样,在舞台上表演的那一刻把自己引爆——这种表达就是他自己、他对剧本的理解,连同他的时代。”

乌镇的日日夜夜充分证明了彼得.布鲁克的表达:“戏剧是精神生活方式的外在盟友,它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人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窥见那些已然渗透到日常世界里但又为我们的正常感官所忽略的看不见的世界。戏剧把过去和将来变成现在的一部分,它帮我们从身陷其中的地方超脱出来,又把我们本来距离遥远的人和事连到一起。

多元文化下的戏剧批评峰会论坛 (彭涛、奥克塔文) 

在国际戏剧评论家协会峰会上,中国分会主席彭涛和罗马尼亚分会主席奥克塔文·萨尤分享了他们对当代戏剧批的精神界定。著名剧场理论家雷曼回应说,评论家首先具备的特质是足够的勇气,甚至不惧怕与主流意见相违背。其次是要有思考、有思想。浅尝辄止不是评论,戏剧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但戏剧评论者需要从当代世界的视角去思考并作出判断。

麻文

2017年乌镇戏剧节剧目从规模到艺术质量都达到了往届高峰。不同地域语境的观众以不同历史文化的认知,来解码戏剧中社会文化内涵。多元文化背景语境下意想不到的迥异认读,共同构成戏剧评论辽阔无疆的审美画卷。独有的环境和众生喧哗的语境,也给那些只为本土打造的作品本身带来了新能量。正如中央戏剧学院教授麻文琦所总结的,在不同的意见背后,最终呈现的是每一个个体不同的生命关切和时代关切。戏剧批评的意义不仅仅是对作品的评价,更重要的是认识了自我和他人,是让人们结识彼此的心灵桥梁。

评论家不约而同对《叶普盖尼.奥涅金》(俄罗斯)《海鸥》《我们的班集体》(立陶宛))《水渍》(巴西)《海鸥》(立陶宛)喜爱有加,从中不难看出意识形态观照和审美取向的不同。

 

《我们的班集体》

狂躁也是伤痛的一种

《我们的班集体》(剧作家塔杜什·史渥伯杰内克)故事始于20世纪30年代。战争爆发后,大部分犹太人被残忍地杀害。参与谋杀、强奸、折磨和抢劫的有受害人以前的同学,只有少数人选择帮助犹太人。战后,一些大屠杀的幸存者参加了特务机构,借机向以前折磨他们的人报复。最终,所有同学散落在波兰、美国或以色列,试图和生活妥协。导演雅娜•罗斯使用了一种快速翻阅史料的叙事节奏,把时代的喧嚣突变裹胁在狂躁纵情的歌舞转换里,营造出一种带入感极强的文献纪实况味。杀戮酷刑动辄和集体狂欢零秒衔接,表现了人的内心在时代风暴中的麻木冲动和扭曲。每个施虐者和被虐者的个性被集体符号化,成为了一种故意的混淆,犹如舞蹈中的变队组合,一种荒谬的轮回。

导演的内心之痛跟欧洲的现实以及今天的环境有关。对教会的批判,对受害者同时是加害者的揭露,波兰人忌讳的黑暗史实的披露等都是这个戏的政治意义。历史是在不断重复的。它的意义是提醒我们,不要再重复被害和加害身份转换的历史。剧作情节线索太多,造成了距离感,观众不能完全被带入到人物的命运之中,因此情感共鸣会少一些。这也是它刻意的美学追求。在很残酷的场面后紧跟音乐舞蹈,以欢乐的方式冲淡暴力和悲哀。那些死者极其沉重的记忆,反而造成了一种能量的反弹。当一个人面对伤痛的时候他有两种态度,一种是去直面伤痛,有可能他越来越不能自拔,最终造成一种抑郁;另一种是回避漠视,而伤痛仍然存在,就会造成一种情绪上的躁狂。这出戏剧其实是在寻求“怎么看历史伤痛”的方式。

《水渍》

由诗意价值支撑的病理世界

《水渍》说的是不惑之年的劳拉,莫名其妙地在后院发现了一条巨大的鱼。这个令人不安的超现实场景,再次引发了她幼时遭受的神经创伤所造成的后遗症。她想象的音乐伴奏频繁地在她脑中响起。她走向了选择的十字路口,无法逃避。接受治愈回归到安全平淡的生活?还是屈服于追寻记忆的病症尝试重构亲情关系?断断续续的片段交织而成的叙述中,带着超现实主义的渲染和一抹悲剧色彩。把写意印象派的元素和超现实主义美学的元素放在一起所创作的《水渍》,创造出了一幅高于现实与梦想世界的图像。演员与水元素的不断互动,则构建起了一个个既紧张又抒情的场景。

《水渍》文本中心是模糊的,要选择治疗,还是选择音乐?实际上贯穿的是一个现代作品经常讨论的主题:诗人有病还是社会有病。这个病到底是什么?戏里谈到自由意志与客观视角的关系。很多作品里女性一般被寄予了强烈的爱和敏感的性格,有强烈的道德意志。男性往往被寄予一种抽离的客观视角。对立关系一直是西方的现代社会与过去的基督教传统之间的一种冲突。我觉得整个科学、某些现代制度的形成,实际上都来源于这种对象化的思维方式。

一条鱼在岸上被迫生活了好多年,她心中的音乐是贝壳里空气流动。开头有一段她童年游泳的影像,游到快要出水面一瞬间的时候戛然而止,意味着童年被切断凝固在水里。她对水的思念和归宿感来源于父亲,千呼万唤想回到水中隐藏的情感世界里去。人的现实存在总是和他的另一时空的心灵存在是遥相呼应的,那些无奈妥协追悔都只能在另一个时空的自我中得到补偿,而在现实中,人只好跟另外的自己背离分割着。

这个戏最大的快乐在于以一种非常温柔的方式讲了家庭内部的破碎和伤害。女主角第一次受到生理创伤的时候,因为钱的压力,她母亲对医治很犹豫。她经历三次手术,留下的后遗症就是幻听。哥哥一直劝阻她要继续做手术,而听到音乐这是她内心所谓灵性的存在,这种生理上的痛苦却是一种精神上的审美快乐。所有的人都不理解女主角的内心,她的父亲想培养所谓他希望的孩子,但这不是她想要的。对孩子这个个体来说,都是某种伤害。作品的诗意在于带着温柔的爱面对这个伤害她的世界,面对伤害过她的最亲的亲人。

导演和演员给我们营造了特别梦幻的亲情交响曲,还有许多营造梦幻的道具和美好的元素:蓝色的气球、投影、镜子,水池,手风琴,小车子等。当爸爸带着潜水头盔出现的时候,让人想到了法国戏剧《小王子》和电影《大鱼》,最后父亲死后变成了大鱼。剧作把很多童话般的美好意象都加在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处理中,把家庭之间琐碎的争执用一种朦胧、梦幻的手段处理了。

水这个意象包容着主题和人物形象,构成很多关联的意象性表达。戏剧家李渔老师说写戏要立主脑。我对立主脑的认识就是把情境立起来,通过主题意象把人物关系、环境、事件放到非常具体的情境里,再分散开来去写。就像渔网一样提纲挈领,把主题、事件融合勾连起来。从一个点发散而去,围绕这个主题的舞台就非常完整。

 

《黑夜黑帮黑车——影像的复仇》

影像正在深刻影响传统叙事

《黑夜黑帮黑车——影像的复仇》改编自法国小说与电影《千面人方托马斯》。方托马斯Fantômas擅长伪装,丑恶恐怖,被视为幽灵的代名词。每当黑夜降临的时候,他就开始到处散布恐怖,找寻这个城市里最薄弱的内心,以罪恶和恐吓为诱饵,裹挟无数的灵魂被黑暗吞没。观众以摄像机的视角去观看一部剧,光圈中的构图和不断移动的视角给观众带来前所未有的感官体验,是一项创新与震撼的表演体验,也更像是学院派对于影像元素的一场科学实验。光影带来城市的迷幻,深海的沉静,月亮的未知,带着本身的玄妙与物象的深奥之意投入黑暗。

这是一个蛮奇妙的观剧的体验,冲击了观众过去观剧的固有的模式。影像对现场的表演,如何成为一种审美的合力。因为戏剧最重要的就是这种现场演出的魅力、演员的艺术,但是在这个时代,影像已经进入到我们生活的每个空间,同时也渗透到戏剧之中,那么这是一个话题。还有一个:当你的观众也许并不了解你的戏的文化背景的时候,艺术家如何与观众进行对话。因为我想到在天津大剧院演出的卡斯特鲁奇导演的《俄狄浦斯》也产生了争论。

演出感觉展示了很多人和人类社会之中所谓黑暗的东西。导演通过这样的形式,在说“控制我们的就是这种黑暗的力量”,表达了我们与黑暗力量之间的斗争、挣扎,最终提醒我们无论从社会、世界、每个人来说,背后有一种黑暗力量的存在。让我联想到佛教之中所描述的末法时代。导演的确是有意识的思考,对人类所谓的现在或者未来有着忧思。

影像中火车的轨道象征着生活的大地,流动象征着人生时间上往前飞奔的过程。第二个是海洋,也是一个神秘的领域,阳光照不透,也是人类文化中非常神秘的意象,代表颠沛流离的命运。它探讨核心问题是影片背后隐含的人生哲理,在谈人各种各样的身份,每个人从生到死会接受各种身份。最能打动我的是中间的几首诗。它给这个戏定了基调,说了一系列分裂的身份:我是圣女,我是妓女,我是母亲,我是女儿,我是新娘,我是新郎……实际上,我到底是谁,这是《千面人方托马斯》给我们的留下的哲理。影像使舞台得到了拓展:引导着每个演员,在这么多混乱的身份中寻找:我是什么?《水浒传》鲁智深圆寂时出现的一句词,“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导演想把它做成“一首视觉性的诗”。当代电影中是有很多非线性叙事的东西,比如《罗拉快跑》、《吸烟,不吸烟》、还有现在的《盗梦空间》。舞台它不仅仅是一个讲故事的地方,有非常多的可能性,舞台上到底可以承载多少东西,电影和戏剧之间的界限在哪?这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

乌镇戏剧节青年论坛由国际戏剧评论家协会中国分会(IATC)承办。IATC是全球范围内的国际性的评论家组织,1956年在法国正式成立,中国分会成立于10年前。

以上内容摘自IATC青年峰会发言集束,由如下发言者贡献。

彭涛: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主任、教授,国际戏剧评论家协会中国中心主席。

麻文琦: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向阳:北京驱动传媒宣传总监,国际戏剧评论家协会中国中心理事,北京戏剧家协会理事。

孙雪晴: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青年教师、评论人。

张杭:诗人,剧评人,剧作者。

卢暖:中央戏剧学院在读博士生,剧评人。

唐志:中央戏剧学院博士生,青年评论人。

曾夏琰:中央戏剧学院博士生(戏剧影视文学研究方向),剧作者,剧评人,戏剧制作人。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