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记忆中渐行渐远的相声
2008年10月26日 12:53中青在线 】 【打印

马季、侯耀文两位大家的相继辞世,触动了自己尘封已久的记忆,感慨之余,怀旧之情顿生,借本文记之。

我是70年底生人,在电视普及之前,和当时许多孩子一样,唯一的信息传媒便是收音机。正是通过收音机,我才知道了三国演义、水浒传、岳飞传、杨家将等一段段精彩的故事,也让我记住了袁阔成、刘兰芳、田连元等一个又一个名字。记得当时电台每天晚上八点半新闻联播结束后都要放国际歌,然后就是评书连播。每天我都是早早钻进被窝等待国际歌结束,直到现在当我听到国际歌的旋律时,心头都会涌起一种特别的感觉,只是现在很少再能听见国际歌了。

扯远了,还是回到正题上来吧。

也正是通过收音机,才让我第一次知道了相声,并且喜欢上了相声。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最早关于相声的记忆应该是侯宝林的《夜行记》和《关公战秦琼》,请原谅我没有加上“大师”二字,感觉有些不舒服,因为记忆中收音机里从来都是这样说的:“下面请听相声XXXX,由侯宝林、郭启儒合说。”好象当时还有个叫郭全宝的前辈也给侯老捧过,但愿没打错字,恕我不敬了。

下面是自己重拾记忆碎片,罗列至今难忘的经典,妄加点评,纯属个人感觉。

说到相声,不能不提马三立,经典名段记得有《买猴》、《逗你玩》、《十点钟开始》、《九十九层楼》、《卖挂票》等。刚开始听马老的相声,特别是听《九十九层楼》,虽然最后包袱抖得响,总感觉铺垫太长。后来听多了,才觉得马老的这份无招胜有招的功力看似平常却无人能望其项背,模仿马老的后人不少,你看见过谁有马老的效果,一样的话,不一样的效果,这就是功夫,这才叫大家高手。个人认为《卖挂票》应该算马老的代表作了,包袱紧凑,令人百听不厌,马老的风格和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对了,还有那个“一万多苍蝇把人给推出来了”的经典包袱应该也是马老开的先河吧。

再一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苏文茂先生,他的特点是属于儒派文艮,自成一派,与马志存先生合作的《歪批三国》、《文章会》、《我要出名》等段子堪称经典,如“既生瑜,何生亮”、“赵子龙他老卖年糕” 等名句至今如数家珍。

后来高英培、范振钰先生创作了一系列脍炙人口的作品,例如:“大爷,您又没气了?”、“这是谁的肠子?”、“舅舅,我给您送钟来了。”等名句因为提炼自生活,贴近老百姓而至今为人津津乐道。还有那位钓鱼钓进商店的业余选手的一句“嘛玩意儿,四斤,六斤还高高的呢”穿透岁月,使人怀念。

还有以“柳活儿”见长的王志涛、陈连仲组合也在当时产生广泛影响,记得王志涛老师学红灯记中李玉和,当时连我姥姥都把“人家李玉和一边一块疙瘩肉,你有疙瘩肉吗?”这句当成口头语了。

说到这儿,不能不提当时火透东北的杨振华、金丙昶。说其火透东北是因为我不知道在东北以外的地方是否有人听说过这两个名字。这两位当时在东北,尤其是在辽宁的知名度丝毫不亚于当今的赵本山。那段成名作《下棋》中背着50斤大米看下棋的棋迷当时不知给多少人带去了多少笑声。现在回头想想其当时火爆的原因除去表演功力外应该就是贴近生活,说的都是老百姓生活里时刻发生的事情,所以很容易引起共鸣,而不是在给你讲笑话使劲逗你乐,自己觉得可乐和被人捅胳肢窝的乐层次差多了。他们两位当时还创作了针砭时弊的《假大空》,记得还创造了一个绰号“大裤衩子”的人物,听说生活中确有其原型,后来好象因为太敏感电台给禁播了。还有反映当时超生问题的一段(名字记不得了)也非常知名,“大毛二毛三毛四毛五毛六毛七毛八毛接住起床了”一句现在四十岁以上的辽宁人应该都不陌生吧。听说因为题材和性格的原因,两位好象一直没上过央视春晚,不过赵本山没成名之前,他们二位可是辽宁春晚的压轴大腕,在辽宁人的心目中就象当今央视春晚的赵本山。

后来金丙昶给常佩业捧过一段时期,也留下不少好段子,记忆最深刻的要属一段反映抗洪救灾的段子,其中的“二肥子”有句经典“我不是共产党员,我拆谁的房子?”。

接下来该说姜昆了,记得他先是与李文华老师合作,创作了很多作品,如《如此照相》、《祖爷爷的烦恼》、《鼻子的故事》等,但是笔者却一直兴趣不高,总感觉其阳刚之气略显不足且有点闹,倒是那句“中国人民很行”给许多人留的印象深刻,现在偶尔还能听见。后来他与唐杰忠唐老合作的《虎口遐想》、《电梯奇遇》等感觉已没什么新意了。再后来姜昆当了领导后便基本上淡出了一线表演,至于开网站已属振兴挽救阶段了,不提也罢。

值得特书的是牛群,个人认为其绝对应该算是相声界承前启后的一位人物,其个人的发展道路也恰好映出了相声这门艺术后期的起伏。记得当传统相声已几近绝路的时候,牛群的出现给当时死气沉沉的相声界带来了一股清新,他和于世由(名字可能有误)的作品《威胁》通过一个家庭的子女教育问题反映了当时人们对教育的重新重视和渴望,最精彩的一句:“我们家规定,谁考上爸爸谁当爸爸。”还有后来那段讽刺公款吃喝的段子(名字忘了)更是当时的领军之作,把相当多的观众又拉了回来,其中的经典“领导—冒号”妇孺皆知,记得牛群台上“领导”二字刚一出口,台下观众马上呼应“冒号”,其场面颇似今天德云社的郭德刚。后来牛群与冯巩合作,对传统相声做了大胆的改革,由原来的一逗一捧变成了“子母艮”,就是不分捧哏逗哏,两人地位平等,台词也差不多,加上冯巩天生的幽默,两人很快就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再加上电视传媒的普及,两人迅速红遍大江南北,达到了自己艺术的颠峰。再后来随着各种艺术形式的崛起,特别是小品的迅速蹿红,自己的表演难有突破等多方面原因,这对组合渐渐远离了相声,虽然两人还频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可他们说的已不是相声,更象小品。当两人拉着洋车满台跑时,当两人伴着音乐和灯光,脱下外衣走模特台步扭捏做态时,我知道,他们俩的相声结束了。后来果然牛群当了县长,办了影展,冯巩则彻底成了小品演员,靠一句“我想死你们了”赚取现场规定的掌声。如今,牛群脱去官服,再次登上春晚已成老赵和丹丹的捧哏。

该说说京派相声的代表了。还是在听收音机的年代,侯耀文和石富宽的名字就已经家喻户晓了。《糖醋活鱼》、《财迷丈人》等段子都是通过无线电波送进千家万户的。但其后来创作的不少段子现在竟回忆不起来了,不知为什么。反倒是侯耀文后来的小品《打扑克》、《英雄母亲的一天》还有印象。说句心里话,感觉上自己更亲近于津派相声,北京的相声演员大概是因为出自天子脚下的原因吧,感觉比较大气,上来就透着气势,很少拿自己开涮,都是以呵斥、教导别人居多。而天津的相声则出自民间,以马老及“少马爷”为代表的津派相声更多地是反映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容易引起共鸣,所以本人对津派相声更为认可一些。

记忆中师胜杰的出现曾令人眼前一亮,好象他是哈尔滨人吧,从外型气质到吐字发声都很有特点,开始的时候的确出了不少好段子,从《好市长》到《小鞋匠的奇遇》,还有个段子名字忘了,说的是一个小伙和一个姑娘在公园约会,为了省一张门票闹出的一系列笑话,很是经典。后来就很少能听见他的好段子了,再后来见师胜杰的时候已经是坐在相声大奖赛的评委席了,可是当年小鞋匠那段英文绕口令和那个“欧阳费劲”还会偶尔出现在我的记忆中。

最后这段文字留给令我钦佩的马季先生,我可以称得上是听着他的相声长大的,感觉马季先生可以称得上是把一生的精力都奉献给了他所热爱的相声事业。从年轻时的《找舅舅》、《打电话》、到中期的《地名学》、《百吹图》、《宇宙牌香烟》,直至后来的《五官争功》,为我们奉献了一段段经典,伴随我们这代人成长。更难能可贵地是他在培养后人方面为相声界作出的贡献,他门下的弟子现遍布相声界,当年刘伟从日本回来,一时没有合适搭档,马季先生亲自为其捧哏一幕令人感动。马季先生的相声一大特色是擅长用讽刺手法针砭时弊,如《打电话》、《宇宙牌香烟》、《百吹图》等都是讽刺了当时社会上的不良风气,用现在的话讲叫与时俱进,《百吹图》中最后一句“我们吹牛的人就不要脸了”正是这一特点的鲜明代表。马季先生的相声另一大特色是寓教于乐,让你在笑声之余或得到思考,或增长知识。我至今还清晰记得《地名学》中的经典名句:

“怎么不开灯啊?原来今天免电(缅甸)。”

“当地盛产爪蛙,这么大个儿,叫起来声音怪着呢,古巴,古巴古巴。”

有好多当时都不知道的地名就这样刻进了我年幼的脑海,并牢记至今。

一直到现在我都认为马季先生的针砭时弊与寓教于乐这两大特点才是相声发展的高层次,是相声发展的方向甚至可以说是相声的生命。这个观点与现在最火的郭德刚的说法正好相反,郭德刚常说相声只要能把人逗乐就算完成任务,不必要非得有什么教育意义,甚至还拿马戏团的狗熊和猴子来证明自己的观点。主、上帝、老天爷啊,人费了那么大的劲才由猴子进化过来,怎么又往回比了,真是悲哀。我倒不是悲哀郭德刚的言论,而是为当今的相声悲哀,使人发笑本来是相声最基本的要求,现在倒成了很多人的追求,究其原因,一是多年的体制弊端造成一线和创作人员大量流失,没有好的本子必然没有好的演出效果,也必然影响演出收入,收入过低反过来又赶跑了本来就为数不多的演员和创作者,如此恶性循环,相声景气才怪。赵本山没有好本子,观众一样不买帐,《卖拐》和《昨天,今天、明天》两个本子确实好,再加上老赵的天赋,不火才怪。再看这两个本子后来弄的续集,连小孩都知道的脑筋急转弯和小崔别别扭扭的二人转都搬出来救场,还能指望观众一如既往吗?傻子才会。说实话我当时都有点可怜老赵了,心里明知道本子不行硬往上冲,像个东北爷们儿。相声也一样,其根本在于本子的创作,其次才在于表演。细心的观众会发现,现在郭德刚的许多包袱都是从网上拿来加工的,谁吃老本不创新也不行。

相声之所以走到今天的地步原因之二就是门派之争,就连大红大紫、自立门户的郭德刚最后都得老老实实地弄个名分,而且因为跳门坏了行规还被人非议,相声界的“窝里斗”习惯由来已久,不去钻研业务来挽救垂死的相声,却不惜耗费大量精力侮人不倦,不死才怪。郭德刚的火爆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现在的相声连最起码的要求都达不到造成的。郭德刚的很多相声结构松散,没有一条完整的线索,基本上就是跟着包袱走,我丝毫不否认郭德刚的天赋与付出,我也承认听其相声也会笑,有时还很开心,可是笑完之后呢,什么都没有。若干年后,人们也许会记得郭德刚这个名字,可是会不会记得他的某段相声或者某句话,我不知道。

相声要想生存,让观众乐是必须的,但是要想发展,要想活得更好,仅让观众乐是肯定不行的。或许相声现在只需要活着,但是我敢说即使是现在非常火的郭德刚如果还是维持现在这个层面,肯定也火不了几年了。到那时,他可以全身而退,相声呢?

笔随心动,信手乱写,再次声明,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针对任何人。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作者: 黄波   编辑: 邓东升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更多新闻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帮忙改进问题

48小时点击排行

本日热评排行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帮忙改进问题

48小时点击排行

本日热评排行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亚欧领导人民大会堂开会
默克尔抗议被萨科齐"强吻"
细数外交部发言人"四朵金花
千余空军骨干携武器装备跳伞
山东美少女选秀火爆登场
“佩林”情色片遭曝光
英国防部前职员变性当艺妓
普京长女23岁未初恋 急坏总理
美女与老虎在水中共舞
兰州闹市裸男吓哭年轻女子
邓小平与家人的罕见生活照
奥巴马的少年时代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帮忙改进问题

48小时点击排行

本日热评排行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帮忙改进问题

48小时点击排行

本日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