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那时候我们怎么分房
2008年11月19日 18:35凤凰文化综合 】 【打印

我一生的一个重大情结,就是希望能够早日拥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生活空间。这在当时,唯一的指望是单位分房。

那时分房实行的是打分制,单位成立了一个分房委员会,由头头脑脑和群众推举出来的职工组成。他们的工作,首先是确定游戏规则。经过长时间的努力,一个分房方案出台了。方案规定:分房人在报社参加工作后,凡是获得部门先进个人称号者,一次加两分,获得报社双文明称号者,一次加四分。然后把分房人按得分多少排序并张榜公布。

在这份排行榜上,报社的领导大多排在前列,怪不得平时连个部门先进都要和部下争,原来他们早就知道评先进和分房挂钩。

行政处的一个处长兼小车队长曾建国,是社长的亲戚,从进报社时起连年都是先进,加分达到了18分,排行超过了许多老资格的分房人,引起了民怨沸腾。要知道,他的部门才两三个人,评先进纯属扯淡。

在分房时,许多有孩子的老职工都分不上房,他却分到了两居室。最要命的是,他还不满足,在得到了社长的默许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强行搬进了一套三居室,并开始装修.

这一举动激起了众怒,有人举报到部里,最后这个人被撤职查办,等待分配。勒令他搬出办公室,给他在阅览室加了一张桌子,每天就在那上班,聊天。这家伙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见人就说:一顶破乌纱帽,换来三居室,值了。

后来部里的意见是要收回他的房子,他一点也不惊慌,扬言如果收回他的房子,他就把报社这些年贿赂上级领导的事都抖落出来,此言一出,没人敢动他了,他的三居室也保下来了。

排行榜上唯一的另类是我,由于我这几年表现出色,连续获得了三届报社双文明积极分子称号,加分达到了12分。破例挤到了排行榜的前列,如果结婚的话就能要到房子。刘山让我赶紧找个对象结婚,我说不急,明年也不迟。刘山摇摇头说:傻小子,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了。我问原因,他就是不肯点破。

结果到了明年分房的时候,规则改了:部门先进加一分,报社双文明加两分。我虽然在年轻人里还有优势,但与其他人比已经被拉下很远了。第一次分房照顾的是报社领导,新房大部分让他们分去了;这次分房照顾的是部委各级领导安插在报社的亲戚,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整天正事不干,就是嚼舌头根子。但是按规则他们的年龄、工龄加分都比我们要多。

两轮分房下来,有房的人又分到房,而没房的人,像我们这些干活的主力,还是分不到房子。有一阵儿,大家意志消沉,也不干活了。报社就拿记者站的稿子和部委的文件糊弄事。社长发话:别以为离开你们地球就不转了,爱干不干,不干滚蛋。果然,随后走了一批人,刘西那拨来的大学生纷纷出走,几年后刘西竟成了硕果仅存的一个。

那时,我在宿舍被刘西形形色色的女朋友所困扰,找个机会就出差。出差住宿也是一个问题。我的原则是,不管住宿条件如何,我只要单间。如果企业出钱,我就省下了每天15元的住宿费;不行的话,企业补贴一点,我也不用出钱;最惨的一次,没有企业赞助,我下了火车,在城市里到处转悠,直到晚上才找到一家单间最低18元的旅馆,办完手续就累得瘫软在床上了。这趟差我每天光住宿就要赔三块钱。

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一直没有一个自己的空间,在宿舍不用说了,到单位也是乱哄哄,只有出差还能清静片刻。

报社两次分房都没有年轻人的份,而这些人有的进入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有的甚至都成了孩儿他爸、孩儿他妈,对房子的需求近乎大烟鬼之于鸦片。

由于很多领导搬进了新居,按道理他们应该把旧房子退出来。这样一来,理论上报社就有了许多空房子。于是,许多心眼活泛的年轻人纷纷开始活动,有的送烟送酒送西服;有的托人托关系找门路;还有的采取了苦肉计,晚上找到行政处刚上任的主任老好人董国昌,进门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在老董面前,声称借不到房子就不起来。

就这样跪到了深夜两点半,老董苦苦相劝,实在没有效果,便也扑通一声跪在来人面前,两个人泪眼对泪眼,你的眼里流着我的眼泪,顿时哭做一团。

老董说:看在老婆孩子的份上,你饶过我吧。按理说房子应该有,可我没看到呀。我这个差使就是召集人开会,没有别的本事,你要想借房,先得让领导把房退出来,这我做不到呀。你应该找社长借房,咳,社长你也别找了,哪个单位有房干脆你调到哪个单位去吧。

老董说了大实话,来人一看再跪下去也没用了,就揉着膝盖哭着回家去了。老董在这个位置上代人受过,活得憋屈,还没到退休的年龄,就早早病故了,到地下寻了个耳根清静。

这个人原来就住在我的隔壁,叫黄国中,和我是同届的大学生。到报社不久就结了婚。妻子叫王金花,文化程度不高,家住在北京老城的四合院里。

说是四合院,跟贫民窟差不多,黄国中就像《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里的张大民一样,在屋子外面接了一间小屋,在里面结婚生了孩子。开始小两口恩恩爱爱,和和美美,老两口也觉得高攀了人家,对姑爷客客气气,比对亲生儿子还亲。

但三年过去,黄国中嘴里报社分的房子还是不见踪影。矛盾开始产生了,这时倒插门的黄国中,地位连张大民都不如,连续两次分房都没有他的份,他只能想出借房这个办法。其实借房跟分房没什么两样,只要搬进去,别人就轰不走了,只是名分上有所不同。最终黄国中借到房已经是我离开报社以后的事了,那时他的孩子已经上了小学。

黄国中的遭遇让年轻人心灰意冷,不少人离开报社,自谋出路。还有的人结婚后分不到房子,就在外面租房子住。以当时微薄的薪水,租房住是很惨的,往往只能租到无水、无暖气、无煤气、无厕所的“四无”出租房。喝水得排队,取暖得靠生炉子,做饭得用煤气炉,内急就得中长跑。

这种生活过下来,大部分夫妻都在相互埋怨中散伙了。好几对夫妻散伙后,男方又回到单身宿舍成为“快乐的单身汉”。

不过,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依。第一批分到房的报社领导们,不知是操劳过度丧失了免疫力,还是房屋附近有高大的放射塔,总之,不约而同地先后得上怪病,年纪老一些的如老社长、老总编、老副社长、老副总编们,得的是癌症;年轻一些的,如在职的副社长、副总编们,还有资格老一些的部主任们,得的是白血病。一时间,医保医院一听见报社的患者来了,都闻风失色,连说晦气。

没过几年,先是老社长率先垂范,带头去见上帝了,看来他的表现不错,从此以后,一批批的人步了他的后尘。

我走后,报社没几年就出现了大量的职务空缺,还在报社的人就递补了上去。刘西当上了资深副总编,黄国中当上了总编室主任,就连原来校对科的员工小秦、到印刷厂送胶片的老张,都提拔成了副主任。

时间越久,年龄越大,我的房子情结越重。我离开了报社,也告别了中国贸易周刊社。来到神州时报后,我结了婚。那时,福利分房时代已经结束,京城市面上已经有了商品房。

在海南炒房失败的房地产开发商们,除了跳海自杀和被抓进监狱的以外,其余的在京蛰伏了几年,又和官员、媒体勾结在一起,为房地产市场升温推波助澜。一时间,租房不如买房,卖房是最好的长线投资的论调甚嚣尘上。甚至还有人编了个故事欺骗老百姓,说一个美国老太太和一个中国老太太寿终正寝,一起上了天堂。美国老太太说:她年轻时贷款买了一套房,上天堂时刚刚还清,买来的房子她住了一辈子,这笔买卖值了。中国老太太则神情黯然,一问得知,她辛辛苦苦攒了一辈子钱,刚刚买了一套房,刚住了一天就上天堂了。

这个故事的欺骗性极大,一时间使得成百上千万的中国人上了圈套,拿出积攒了一辈子的钱交了房款首付,成了永世不得翻身的房奴。

在那个背景下,我也没能免俗。按我的本意,先租房住,等攒够了首期的钱就买房。但妻子从公司借了一套房,还是小两居,租金也比市面上便宜了一半。虽然我交租金,还是感觉没有尽到一家之主的义务。当时手里只有几万块钱,我就做起了买房的美梦。

有一天,我所在的新商业周刊一个女同事黄玫瑰结婚,部门联系了一辆面包车,一行十几个人浩浩荡荡杀奔女同事的家。一路开了几个小时,终于到了通县的一个小山村,村里依山傍水建了别墅和公寓,远远看去已成规模。我们到了黄玫瑰家所在的公寓,果然像同事们说的:地面是水曲柳,天花板是水曲柳,家具也是水曲柳,整个儿清一色水曲柳。我一瞅黄玫瑰和她老公,从脸色到举止,也像极了水曲柳。

一打听,连买房带装修,一共花了不到30万。我心里就打开了小算盘,按首付20%计算,不到六万块钱。这笔钱我拿得出来,只要有工作,每月的房贷应该没问题。只是上班不方便,搞不好还得买一辆面包车,也得四万块钱,这笔钱哪里来呢?算来算去,资金缺口很大,但我很兴奋,不管怎么说,我买房的计划不再是海市蜃楼,而是有了可能。

接下来,我在网站上、报纸上到处寻找一百平米左右,总价在三十万以内的房地产项目,找到了就利用双休日去看房。

有一次,我带着老婆,打了一辆面的,杀奔亚运村以北广大地区,就近看了几个项目,价格都太贵,于是一直向北,向北。路上越发颠簸难走,人烟稀少。司机以为我要劫他的破面包车,哆哆嗦嗦地告诉我,他不想再往前走了。老婆也附和说:太远了,就算有价格合适的房子,也住不了,没法上班呀。没法子,只好往回走,这一趟花了一百多块的费,却一无所获。

还有一次,我们找到了一处价格还算公道的房子,想要进去看一看。售楼人员告诉我从楼梯口还进不去,只能用升降梯。于是我和老婆坐着升降梯上去看了看房间的格局,感觉还不错。下来的时候麻烦大了,升降机先是怠工不动;继而发脾气,突然以加速度下降了两个楼层;接着又得意洋洋地原地不动了。吓得我和老婆面如死灰,魂飞魄散,最后费尽周折回到地面,赶快回家静养。

随着我的腰包渐渐鼓了起来,我慢慢地不再看偏远的房地产项目了。特别是认识了张君以后,我意向中的首付,从6万元涨到10万元、15万元甚至20万元。一两年下来,我看的项目不下两百多个,结果看花了眼,也不知买哪个好了。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编辑: 丛治辰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更多新闻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帮忙改进问题

48小时点击排行

本日热评排行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帮忙改进问题

48小时点击排行

本日热评排行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卡斯特罗唱<东方红>迎胡锦涛
陇南市机委关再遭暴力冲击
陈水扁的亲笔"遗书"曝光
越战英雄徐良 影响一代国人
俄富翁为娇妻出版全裸写真
牛津大学看裸体女郎摔跤
终审:警察送周正龙直接回家
追问杭州地铁工地坍塌真相
英"无肚脐模特"拍摄泳装写真
以色列著名黑帮头子遭暗杀
英国夫妇邀朋友裸体逛花园
巴黎“最美丽的臀部"决赛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帮忙改进问题

48小时点击排行

本日热评排行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帮忙改进问题

48小时点击排行

本日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