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30年居住史:改变的不仅是面积

三十年前,我们住鸽子笼,住筒子楼;如今年轻人已不知筒子楼为何物。
     三十年前,我们为了从单位分到一间房,每天到领导家门口站岗,鞍前马后;如今我们为了还上房贷拼命劳动,做牛做马。
    三十年前,我们像农民依赖土地一样依赖住房,如果没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不但夜不能寐,而且死不瞑目;如今的年轻人,已习惯一年搬家三两次,快乐地接受不断变化的生活。
    房子不但是商品,更是根深蒂固的传统,是给予我们安全感的保障。而三十年来,除了房子越来越大,越来越漂亮,我们还改变了什么?

 
筒子楼的楼道装满了各家厨具
楼道即是厨房又是娱乐场所
筒子楼的洗手间全是公用的

那时最流行的住房:筒子楼  
 

说起“筒子楼”,也许很多年轻人并不清楚。这种建筑一般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原是单身职工或学生居住的集体宿舍楼。几十年来,由于住房紧缺,原本没有独立厨厕设备的集体宿舍楼演变成了职工的家。


“筒子楼”的每一层中间都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住户的房间在走廊两边,每层所有的住户共用一个水房、一个厕所。每家每户房间内的地方很小,一般也就十几个平方米。于是,共用的走廊就成了大家做饭、相互交流的主要场所,走廊成了公共厨房,堆满了煤气罐,旧物杂陈,电线裸露,墙皮剥落…… 【查看详细】


30年前的中国,拥挤是最真实的居住体验  
 
十几平米往往住上一家几代人

30年前,如果站在锦江饭店的最高层向外眺望,上海的房子只不过是一片片鸽子笼似的小阁楼,上海华光仪器仪表厂会计杨希鸿的家,是这些“鸽子笼”中的一间,13平方米,挤着三口人。3.6平方米,在建国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数字就是上海一个普通职工的生活空间。在狭小的空间里,人们腾挪搬移,费力经营着自己局促的生活。在一个不到1.2米高的阁楼上,杨希鸿的女儿上上下下了十几年。


不仅在上海,在1978年前的中国,拥挤是每一个城镇居民最真实的居住体验。


可查的统计数字表明,在具有改革标杆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的近30年间,中国累计用在住宅的投资仅为374亿元,年人均住房投资不足10元。到1978年,中国城镇居民的平均住宅面积不仅没有增长,反而比刚刚建国时少了0.9平方米,全中国的城镇人口中,近一半是缺房户。 【查看详细】


住房紧张 我们只好“众目睽睽”下做爱  
 

在那个年代,一提起住房问题,与几乎所有的上海人一样,我的心中也就隐隐作痛。这是最让我们无奈和尴尬的事,特别在谈恋爱时,这几乎成了我们男人致命的软肋。像我家这样的特困户,更是难以启齿。我们家的情况基本上是这样的:一家三代,老老少少五口人——奶奶、父母,以及我和还在上学的妹妹。另外,我还有个哥,不过他有路子,和单位领导的关系比较好,婚后不久就搬到单位分的一间小房子里去了,虽然只有七八个平方,但却让许多人羡慕得要死。这么小的房子住着这么多的人,对没有经历过这一切的人简直不可思议,大家的压抑感也可想而知。我与父母之间就隔了一块布帘,他们之间的偶尔的性生活尽管小心翼翼,但是还是不可避免地让我们觉察到了。 【查看详细】


住房靠领导的时代,我们怎么分房  
 
每一次的点房大会都是惊心动魄

那时分房实行的是打分制,单位成立了一个分房委员会,由头头脑脑和群众推举出来的职工组成。他们的工作,首先是确定游戏规则。经过长时间的努力,一个分房方案出台了。方案规定:分房人在报社参加工作后,凡是获得部门先进个人称号者,一次加两分,获得报社双文明称号者,一次加四分。然后把分房人按得分多少排序并张榜公布。


在这份排行榜上,报社的领导大多排在前列,怪不得平时连个部门先进都要和部下争,原来他们早就知道评先进和分房挂钩。行政处的一个处长兼小车队长曾建国,是社长的亲戚,从进报社时起连年都是先进,加分达到了18分,排行超过了许多老资格的分房人,引起了民怨沸腾。要知道,他的部门才两三个人,评先进纯属扯淡。【查看】



福利房
得票数:
福利房
 
取消福利分房,推行房改市场化  
 

王石对朱镕基说,“我不认为2到3年内,住宅行业能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


王石说这句话的背景,是当时正在爆发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和中国启动内需的经济政策,学术界很多专家认为,在钢铁和汽车均不可行的情况下,应该把住宅当作启动内需的支柱产业来发展。王石并不赞同这种观点,他的一个重要理由是,虽然中国的房改已经进行了近20年,但房地产市场并不完善,住宅中商品房的比例仅占30%多,60%以上是各级政府的福利房,这会成为房地产业发展的一个障碍。


片刻沉默后,朱镕基反问,“如果取消福利房分配制度,房地产行业能成为支柱产业吗?”【查看详细】


房奴故事(一):买一次房就像轮回了一次  
 

“现在的我不敢随便消费了。吃,能饱就行;住,只看房租,不看条件;行,能走路,就尽量不坐车,打的基本杜绝。生活质量大幅度下滑,我成了名副其实的“房奴”,唯一的想法就是:尽早把房贷还完,还自己一个自由身。


“现在已是5月,虽离我买房才过去了3个月,但所买的房子价格每平方米已经涨了500元。在大众普遍买涨不买跌的心态下,我也只能以此安慰自己,至少从心理上让我的‘房奴’生活有了个心甘情愿的理由。”【查看详细】


房奴故事(二):我们消费我们的下半辈子  
 

闺中蜜友结婚,邀请我和老公一起去观礼,参观她的新房。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闺蜜的新房,宽敞时尚气派,位于市内新开辟的高档住宅小区,一个客厅就足足有四十几个平方,和老公父母家的房子差不多大。惊讶之余,拉过蜜友悄悄问她,腐败了吧?怎么买到这么大的房子?蜜友说,交了首付之后,其余都是贷款,提前享用劳动成果,这叫时尚。


住上新房,就意味着拉上了饥荒,20年的还贷期啊!20年后,意味着我们已经是快五十岁的人了,所有的如花岁月都将在还贷生涯中渐渐凋零。【查看详细】



商品房
得票数:
商品房
经济适用房
得票数:
经济适用房
房改
得票数:
房改
房价泡沫
得票数:
房价泡沫
 
   
一 曾经:13平米住一家人
1.1 那时最流行的住房:筒子楼
1.2 拥挤是最真实的居住体验
1.3 我们只好“众目睽睽”下做爱
1.4 住房靠领导的时代,我们怎么分房
二 现在:万丈高楼平地起
2.1 取消福利分房,推行房改市场化
2.2 房奴故事:买一次房就轮回了一次
2.3 房奴故事:消费我们的下半辈子
三 钉子户,时代与痛
3.1 什么是钉子户?
3.2 钉子户现象:拆迁时代的典型样本
四 到底改变了什么?
4.1 居住条件确实在变化
3.2 消费理念在变化
4.3 新同居时代
4.4 无房宣言
 
30年企业家史:
野蛮生长
30年市民史:
解脱束缚
30年农民史:
走出温饱
30年偶像史:
走下神坛
30年灾难录:
拒绝遗忘
30年大工程:
越来越多
30年交通变迁:
行者无疆
30年饮食史:
舌头革命
30年居住史:
改变的不仅是面积
30年服饰史:
穿出自己
30年IT业:
风云突起
30年汽车变迁:
一路狂飙
30年思想史:
自由之路
30年的性:
身体解放
30年阅读史:
走向正常
30年文化变迁:
一路狂欢
30年经济史:
激荡前行
30年政治变迁:
越来越好
30年制度变迁:
变革之母
30年军队史:
战略转变
 
 
 
什么是钉子户?  
 

钉子户是中国大陆的一个新型词汇,指城市建设、开发等过程中,不肯迁走的私人土地或房产拥有者。


《现代汉语词典》对此定义为“在城市建设征用土地时,讨价还价,不肯迁走的住户。” 除了城市,在城乡土地开发,也可能出现发展商所称谓的“钉子户”。 他们是农民,由于地方政府收地建工厂、政府大楼等,实在的收地价不合理、太少,而不肯迁走的村民。


钉子户的出现主要问题,是物业收购价的合理性“如何取得双赢”。


钉子户现象:拆迁时代的典型样本  
 

杨武从父亲那儿继承下九龙坡区杨家坪鹤兴路17号的房产时,压根儿没想到多年后他需要凭借自己习武的身手爬上数米高的断土台,才能进入自家私房。


楼上,是他出生的地方。楼下是铺面。杨家8个子女,都出生在这里。这栋楼就是杨家的历史。1944年,杨父买下这块地皮后,又大老远从菜园坝运回木材,建起了这座二层小楼。


据当地人回忆,那个时候九龙坡区主要还是农村,鹤兴路大概是杨家坪“唯一一条街”。杨家小楼,就立在杨家坪城市商业发萌的中心位置。


上世纪50年代公私合营改造时,国家将土地和私房收归公有。至80年代初,经杨家申请,这栋楼按照政策返还杨家。重新拿到房屋产权后,杨父通过赠与方式,将小楼传给杨武。【查看详细】


深圳龙岗钉子户
建在自家菜地的浙江钉子户
长沙“最牛”钉子户

拆迁
得票数:
拆迁
钉子户
得票数:
钉子户
 
从鸽子笼到百平大宅——居住条件确实在变化  

住在不属于自己的屋子里——消费理念在变化  
 

向开发商交纳了五万块的订金之后,老公才跟他的父亲说起这件事情。父亲从来没有像这样发过火,咆哮的声音几乎能顶起房瓦,对着老公就嚷起来,“寅吃卯粮已经很不应该了,还一下子吃得这样饱,吃得底不见,下半辈子,怎么还上这笔钱?住大房子又怎么样?喝西北风啊?话先说明白,别指望我啊,即使把我的老骨头砸碎了,也不够你买房子的。”【查看详细】


老公梗着脖子,执拗地说:“我就不相信。我还年轻,我踏实肯干,不乱花钱,这辈子还挣不到一笔买房子的钱?” 如果买一套小一点的二手房,几乎不用拉什么饥荒。我把想法说给老公听,老公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咄咄逼人地问我:“是对你老公没信心吧?” 【查看详细】

     
 
房子不是隐私的堡垒——新同居时代  
 

改革开放以前,未婚同居是“作风问题”、“流氓行为”;上世纪末,同居是情侣间情浓意切的张扬表态,抑或是“试婚”;现在,同居?可能这对男女是好朋友,甚至只是泛泛之交。为了住得经济实惠,欢迎来到新同居时代。【查看详细】


深圳很年轻,这个城市里住着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他们像鸟儿一样飞向这座城市,在鸟巢还没筑好前,飞累了的鸟儿总要先找一片枝头停留:在某个出租屋内放下自己。从经济考虑,他们常常几个人合租一套房,有男有女,现代人称之为“新同居时代”。 【查看详细】

安土重迁的时代过去——无房宣言  
 

如今都市中生活着这样一群人:他们的腰包虽然不是很鼓,却也足够支付房子的首付,但他们没有购买一个永久的居所,而是坚守着租房的生活,不做房奴,日子过得跟有房人同样幸福。【查看详细】


租房,不仅是一种生活态度,也是一种理财之道。住在别人的房子里,用手头的钱做自己想做的事。他们说:“生活,不应该被房子困住。” 在一些发达国家,长时间租房住的人也非常多。在他们看来,病了有医疗保险,老了就住到养老院去,能享受的就尽情享受,何必为了一套房子累死累活?《欲望城市》中的凯利就是这样。如果把她所有买鞋的钱加在一起足够支付房子的首付,可她却从来没动过这个念头。 【查看详细】


房奴
得票数:
房奴
     
 
相信每一位从八十年代走过的人,想到自己住房的变化,都会感慨良多。但真正的变化永远都在眼睛看不到的地方。住房的意义,不但在它为我们遮风蔽雨,还在于他将我们固定在一个特定的空间。

    当住房不再是一种国家掌控的资源,而成为一种商品,在市场上自由流通。随之获得自由,或者陷入更深刻的不自由的,是我们每一个人。所以我们不必再抱紧一个国营单位死不放手,所以我们不必因为没有房子而感到缺乏安全感,所以我们必须为我们的自由交换付出代价。
编辑:丛治辰 张羿迪 彭婷 邓东升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帮忙改进问题

48小时点击排行

本日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