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凤凰网文化 > 人物 > 正文
苹果“教主”乔布斯:一个人的世界

2011年03月01日 14:07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徐琳玲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1976年,乔布斯和苹果电脑合伙人史蒂夫·沃茲尼克展示Apple I主板

谁是你最敬佩的人?

在多年记者生涯中,每当我提出这个问题。这些或高傲或刻意低调的中国企业家们都会提到一个名字--斯蒂夫·乔布斯。一说到这个名字,他们脸上流露出一种奇异的痴迷和崇拜的神情--他就是他们心目中的神。“他光芒万丈,高山仰止。可是,这并不妨碍我在精神上向他寻求支持。” (田溯宁语)

别怪他们没见过世面,成就辉煌如比尔·盖茨也说--他此生最尊重的人不是他自己,不是巴菲特,而是也将他视为此生唯一劲敌的斯蒂夫·乔布斯。

随着苹果平板电脑i-pad在全球发售。4月13日,乔布斯生平第七次登上《时代》周刊的封面。距他第一次成为《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间隔27年的时间。

--记者手记

两个斯蒂夫

十来岁时,斯蒂夫·乔布斯知道了他是一个被收养的孩子。

乔布斯夫妇是一对普通的蓝领夫妇,大块头的保罗替财务公司追债,业余做点机械修理,克拉拉则是一个家庭妇女。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全力爱着这个有些麻烦的男孩。

他的生身父母究竟是谁?他们为什么会抛弃他?这个孤单的、相当爱哭的男孩内心充满迷惑。

10岁时,乔布斯对电子学方面的兴趣就明显表现出来了。在加利福尼亚州,新兴的电子公司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每逢周末,一些惠普和其他电子公司的工程师就会在自家的车库做维修。一次,一个工程师送了他一个碳晶麦克风。

斯蒂夫不喜欢自己所读的中学。他告诉他的养父母,他决定不去上学。保罗·乔布斯后来回忆道:“因此我们只好搬家。”

搬到洛斯阿尔托斯市后,斯蒂夫觉得自己进了天堂:他随时都能在各处的箱子翻到一两只废弃不用的电子元件,拆开来看个究竟,玩上好几个小时。他结识了对他后来成功最重要的人--斯蒂夫·沃兹尼亚克。

比乔布斯大5岁的沃兹是远近闻名的电子学小专家,当时已是科罗拉多州立大学一年级学生,曾经因为恶搞学校管理部门的计算机而被赶出学校。

当在沃兹家车库里看到他设计的计算机时,一直为自己电子学知识自豪的乔布斯清醒了,“在电子学方面沃兹是我遇见的第一个水平比我高的人。”

两个斯蒂夫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做事都很专心,生性孤僻,不那么合群,对自己喜欢的事情抱着极大的热情,一碰到兴趣范围的话题就滔滔不绝。两个人又截然不同:沃兹单纯快乐,总是沉浸在计算机和电子学的世界里;而乔布斯活在他自己的世界。

两个天才少年很快有了一次以恶作剧开始的合作。

在一个老牌黑客那里,乔布斯和沃兹见识了一种盗打长途电话的做法。两人决定设计出自己的装置。经过几次试验后,沃兹设计了一个性能非常好的称为“蓝匣子”的电子装置。当他们向身边朋友卖弄时,竟然人人都想问他们要上一只。

乔布斯说服了沃兹,在校园里兜售“蓝匣子”。他凭借买电子元件时讨价还价的本事做起生意,第一批每只卖40美元,由于非常走俏,逐渐提价到150元并同时提供售后服务,最后卖到300美元。

他们通过这个方式赚了不少钱。直到一天晚上,在停车场推销产品的乔布斯感到一支枪对准了他。

上个世纪70年代,个人主义的思潮在美国西海岸兴起。乔布斯很快就吸收了这种反文化传统的价值观。他对个人主义非常向往,拒绝受各种规则的约束或者胁迫,沉迷于迷幻般的自由世界。他和同学克里斯·安恋爱了,常常在一起散步、喝酒、吸食大麻。

到上大学年龄的乔布斯决定去读俄州一所崇尚自由思想但是收费昂贵的私立大学。他告诉养父母,说那是他唯一想去的大学。夫妇俩再一次满足了养子的任性要求,穷其所有,把他送进了里德学院。一个学期后,乔布斯退学,并设法讨回了所交的学费。

乔布斯依旧住在学校,无所事事。他的兴趣转移到东方哲学上。他跑到印度,光着脚、穿着破烂衣服开始精神之旅。回来后,穿着橘黄色的长袍,剃光头发。越发冷漠,沉默寡言。他内心的那种欲望仍旧没有得到满足。

他决定以一种与从前不同的方式重新开始他的人生。

乔布斯开始重新思考他和沃兹的关系:他缺乏沃兹在技术上的卓越天赋,但是,他知道如何把一个产品转化为利润。既然少年时的恶作剧--“蓝匣子”这么成功,他们一定还能设计出别的东西,然后拿出来卖。但那是什么呢?

当时,乔布斯打工的一家叫阿尔塔的游戏公司委托他开发一款叫“突破”的游戏。48小时后,乔布斯拿出了使用非常少电脑芯片的设计方案。

事实上,它全是沃兹的功劳,乔布斯只是在沃兹研发的时候买些糖果和可乐。阿尔塔公司最后支付了1000美金设计费。乔布斯告诉沃兹,阿尔塔公司只给了600美金。就这样,他只给了沃兹一半。负责了所有研发工作的沃兹赚了300美金,而乔布斯拿到了700美元。

一年后,沃兹才知道自己被朋友欺骗的事实。当他得知真相后,伤心得哭了。当《甜苹果?酸苹果?》的作者把这段往事写到书中,乔布斯为之大发雷霆,他打电话给沃兹解释说“我根本记不清那件事”,或者“那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这种奇特的合作关系还将持续很多年。他的财富与成功一直来自对别人创造性成就的支持。在未来辉煌的几十年里,这个掠食者还将攫取许多其他合作者的成果,事实上,乔布斯正是以这种方式让别人记住他的。

[责任编辑:马靖雯] 标签:乔布斯 苹果公司 教主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