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戴锦华:在中国生活需要点定力 坚持下去就会发生转变

在戴锦华的讲述中,电影早已变成一个起点、一个视角、一个窗口,光影内外更加复杂、纷繁的世界都成为她思索的内容。八十年代的浪漫与反思,当今世界的虚假和残酷,中国的机遇与盲目,[详细]

2017-02-08 17:06

董仲舒的儒学与汉帝国意识形态建立

在汉武帝以后的帝制中国,长期扮演意识形态说服工作,亦即扮演帝国意识形态角色的是儒学,而董仲舒在儒学扮演帝国意识形态的历史过程中的地位,在于他改造先秦儒学,使它更能适应帝国[详细]

2017-02-08 14:18

西方的妄想:沉重的乌云又重新聚集在欧洲大陆上空

“西方的妄想”源自笛卡儿理性的基石:人类妄图凭借幻想从世界之中挣脱出来,成为自然的主人和占有者,继而统治一切。自那时起,人类命运转向了疯狂的进步主义和生产至上主义,直至今[详细]

2017-02-08 13:59

齐泽克:笑话在某种意义上就是革命

好的笑话本身就是出色的哲学。在《齐泽克的笑话》中,齐泽克拿出他最擅长的语言装配形式,举重若轻地将读者引入他的哲学空间:他反复玩味着那些又猥琐又好笑的段子,分析它们背后的逻[详细]

2017-02-07 12:06

汉娜·阿伦特:现代主义的根源是不信任

法国传统和英国传统的相同点是不信任,这也是现代主义的根源,这种不信任也许是自然科学的重大发现带来的直接后果,因为这些发现证明了人类的感觉不能解释世界的本来面目,相反往往会[详细]

2017-01-20 11:49

真正懂得汉娜·阿伦特的,或许只有这个美国女人

有时候,玛丽·麦卡锡和汉娜·阿伦特就像两个女学生,手挽着手,压低了嗓门议论着操场上那些男孩(还有女孩)滑稽可笑的动作。我们跟随着她们二人,行进在遥远的几乎无法航行的思想之[详细]

2017-01-19 10:58

纪念鲍曼,是为了避免中国社会学错上加错

今天我们要纪念鲍曼,目的不仅仅是总结他的学术遗产,而是要继续他提出的道德社会学问题,直面不确定性和碎片化,打破固化的区隔、让知识和学界流动与协同起来,不要让中国社会学走上[详细]

2017-01-18 15:49

雷蒙•阿隆:历史科学与历史哲学的边界在哪里?

所有历史著述中确实都有某些历史哲学的成分。历史学家将这些成分整合到对过去的一个片段的解释之中,哲学家倾向于将它们用于解释整个过去。对于前者而言,真理也许现身于他们通过这些[详细]

2017-01-17 11:43

电影在什么意义上可以别样地书写历史?

电影在什么意义上可以别样地书写历史?电影是否可能评判和揭示构成福柯称之为“权力技术论”齿轮的那些既意外又必然的微小元素?电影是否有助于我们对现在的批判?[详细]

2017-01-16 10:42

鲍曼新书发行在即,一生探寻何为真正“人”

鲍曼认为,知识分子需要对自己生活的社会条件做出认真的反思,才能保持自己的独立人格和学术行动的自由,才能维持社会“立法者”应有的地位,坚持为社会“立法”,引领社会之发展。[详细]

2017-01-12 10:25

德国社会学家施特雷克:资本主义深陷系统性困境

资本主义的未来(或者没有未来)伴随五个系统性问题:滞涨、寡头式再分配、公共资产流失、腐败和全球无政府主义。可以预见,资本主义未来将经历长期的、痛苦的瓦解过程。它的瓦解不需[详细]

2017-01-05 09:45

约翰·伯格:重新理解全球化的定义 它意味着资本主义

“我们似乎要回过头来重新理解全球化的定义,它意味着资本主义。国际经济组织已经抛弃旧道,变成了投机者;政客们也失去了做决策的能力——我是指传统意义上的政客;国家也似乎失去了[详细]

2017-01-03 10:01

汪丁丁:雾霾长期围城,我们生活的城市将发生什么?

雾霾在北京地区似乎有一种类似“收益递增”的趋势:严重雾霾导致更严重的雾霾,直到使北京地区永远笼罩于雾霾之中。这当然是一种可能的均衡,或许是最可能出现的长期均衡。[详细]

2016-12-22 11:00

厉以宁:中国正在发生新人口红利,这场红利来自农村

中国正处在一个剧烈的变化时期,人力资本的革命正在开始。我们以前都听说中国的人口红利快完了,中国的改革红利枯竭了。但是现在给我们的一个感觉是什么呢?中国正在发生新人口红利,[详细]

2016-12-19 11:14

哈贝马斯:右翼民粹主义偷走了左派自己的主题

英国新首相特雷莎·梅已经在这么做了,她正在试图从右翼民粹手里接过风帆,通过主张干预主义的“强国家”,来扭转早前的政党路线、划定新的界限,以抗击被“抛下”人群的边缘化,抗击[详细]

2016-12-15 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