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阿特伍德:“这种事不可能在这里发生”的断言并不可靠

编者按:奥芙弗雷德是基列共和国的一名使女。她是这个国家中为数不多能够生育的女性之一,被分配到没有后代的指挥官家庭,帮助他们生育子嗣。和这个国家里的其他女性一样,她没有行动[详细]

2017-12-05 11:10

青年批评家论坛:批评门槛越来越高 创作门槛越来越低

“我们作为批评者,自己从知识资源、理论资源或者文学史常识各个角度,某种意义上已经建构起来了一个不错的格局,但是这个东西要面临的这些作品对应不了。”[详细]

2017-12-05 10:53

阿丁:在孤独的写作中,自由地活着

历经麻醉医师、报社编辑、出版社主编等职业后,阿丁以作家的姿态成了自由职业者。与之同行的,是与他者的距离,无论物理上还是精神上的,都有些疏远。这是他对生存状态的选择,是对现[详细]

2017-12-04 11:12

难过的事一件接一件,何止成年男人侵犯小孩子……

“我知道,八成是哪个整天在玛蒂隔壁那个恶心地方晃悠的变态狂,”露安说,指的当然是“范妮天堂”,“他们经常放那种恶心的小电影,有些里面是跟孩子。你知道吗?跟小女孩!工厂里有[详细]

2017-12-02 13:25

从辛亥革命到改革开放,迄今最全的《梁漱溟往来书信集》

“批林批孔”运动期间,梁先生不愿附和批孔。当遭到批判时,梁先生说:“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在1975年致友人周植曾的信中,梁先生自陈心迹:“……我以拒不批孔,政治上受[详细]

2017-12-01 18:41

《生活在别处》: 我想逃离家庭那“无比正确的人生”

新时代赋予生活更多的可能性,人们对新的生活方式不再完全感到难以理解,却也越来越容易麻醉在娱乐和消遣当中。我们习惯一边奔跑一边寻找,但是啊,生活并不在别处,就在此地,就在每[详细]

2017-12-01 14:07

汪曾祺能进文学史,总和他特别会写吃食有点关系

老头有句话我是很赞同的,“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南甜北咸东辣西酸’,都去尝尝。对食物如此,对文化也应该这样”。现代人亚健康情况严重,我估摸着就是总吃细粮的缘故。[详细]

2017-12-01 09:32

武侠文化断代之危?藤萍等作家有望扛起新一代大旗

70后、80后大都有武侠情结。这一时期,他们受以金庸、古龙和梁羽生为代表的武侠小说作家的影响。大家张口闭口华山论剑、小李飞刀、独孤求败、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全都[详细]

2017-11-30 18:41

“三心”“二意”新译、新释莎翁——读傅光明《天地一莎翁》

早知道傅光明先生在孜孜新译莎士比亚全集,已埋头耕耘了五个年头。他谈自己的翻译缘起时说:“这是一个浮躁、喧哗、骚动的尘世,我的余生,只想‘三心’(安心、静心[详细]

2017-11-30 11:52

《寻路阿富汗》:徒步穿越世界上最危险的山区

长久以来,阿富汗在新闻报道中呈现给世界的形象,几乎就是绑架、暗杀、爆炸等恐怖主义活动的代名词。这个身处欧亚大陆心脏地带的国家在世人的普遍认知中,与那些战乱频仍的中东国家并[详细]

2017-11-30 11:09

钱理群对谈洪子诚:重申“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概念

编者按:钱理群和洪子诚两位老师来了。一个,手里拿本《探索与争鸣》杂志,这期是人工智能与未来社会专刊,AI是近些日子他坐在养老院的书桌前最爱琢磨的话题;另一个,面前摆个中学小[详细]

2017-11-30 11:05

盘点知名作家们的真实身份:反差与铸就

作家余华曾在其随笔集《灵魂饭》中写到,“在现实中,作家可以谎话连篇,可以满不在乎,可以自私、无聊和沾沾自喜;可是在写作中,作家必须是真诚的,是认真严肃的,同时又是通[详细]

2017-11-29 19:13

《撒旦探戈》:当一切变得不那么被尊重,我们要有承认伟大的能力

拉斯诺霍尔卡伊·拉斯洛代表作《撒旦探戈》中译本于日前出版,11月19日,余泽民、欧阳江河、阿乙在库布里克书店就本书展开对谈。阿乙说,“这本书我晒了大概有一两个月了[详细]

2017-11-28 20:23

米奇·阿尔博姆:这世间最美好的 莫过于学会爱与被爱

对阿尔博姆熟悉的人,最了解的还是他的《相约星期二》,仿佛书中莫里教授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米奇·阿尔博姆最新力作《弗兰基的蓝色琴弦》终于与我们见面。书中以“我”为代称的“音[详细]

2017-11-28 10:37

《人间01》:20岁的年轻人和他们的乡愁进行时

在中国人的传统叙事中,故乡是带着美化滤镜的偏远幽静之地,乡愁是抵抗现实难堪的应对之法。可在新一代的年轻人身上,故乡与乡愁有着更加多元的表达。[详细]

2017-11-27 1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