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在国家植物园内的美景都有哪些呢?
文化读书

散落在国家植物园内的美景都有哪些呢?

春末夏初时节,要说赏花踏青,国家植物园绝对是首选。

近日,国家植物园在北京正式揭牌。此次设立的国家植物园,是在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 (南园) 和北京市植物园 (北园) 现有条件的基础上,经过扩容增效有机整合而成,总规划面积近600公顷。新组建的国家植物园将收集植物3万种以上,并收藏五大洲代表性植物标本500万份。

作为国家植物园前身的北京植物园,始建于20世纪50年代,位于北京著名的西山风景区寿安山之阳的卧佛寺地区,由树木园、专类园、展览温室为主的现代植物园以及卧佛寺、樱桃沟、曹雪芹纪念馆等人文名胜古迹两大部分组成。植物园规划四至:东至马武寨,北至三柱香,西至黑石包,南到香颐路,为燕山山脉与平原过渡地带,属暖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四季分明,春秋短,冬夏长。那么,植物园内又有哪些美景呢? 以下内容选自《北京植物园》,文中所用插图均来自该书,已获得出版社授权刊发 。

散落在国家植物园内的美景都有哪些呢?

原文作者| 李明新

摘编|安也

《北京植物园》,李明新 编著,北京出版社2018年12月版。

《北京植物园》,李明新 编著,北京出版社2018年12月版。

北京植物园山环水抱,景色优美。园林设计师用他们的智慧和审美,为人们营造了一个个接连不断的美景,人们漫步其间,目不暇接,惊喜连连。

这些景观散落在植物园200公顷的开放面积内,它们有历史的依存,有新造景观,园艺师运用了多种园林造景手法,既体现了植物园身后的历史文化,又展现了现代植物园的魅力。

三潭映西山

三潭,是指位于植物园中心景区的三个新造的人工湖面,由南湖、中湖和北湖组成。

中湖(《北京植物园》插图)

中湖(《北京植物园》插图)

2003年春季,植物园利用河滩地原有的水库、河道、小型人工湖,开始动工建设集水蓄水工程,当年建成从樱桃沟开始,高低错落的6个人工湖和2600多米的溪流,整个面积达10万平方米。其中位于主景区三个人工湖面面积最大,贯穿了整个主要游览区。工程使植物园的景观得到了整体的提升和改观,2003年秋季即形成了良好的景观效果。

近处绚秋园、碧桃园、盆景园、月季园、黄叶村、树木园等,环绕三个湖面;不远处有香山香炉峰苍翠奇秀的山峰作为背景;北湖更是静卧在寿安山、金山的怀抱里。三个湖面就像三个大屏幕,以蓝天白云为底色,演绎着四时不同光景。

山水环抱(《北京植物园》插图)

山水环抱(《北京植物园》插图)

诗人徐志摩说,“北京的灵性,全在西山那一抹晚霞”。植物园湖区的东岸,是近观西山晚霞最好的地方。从夕阳缓缓地步履,到它不情愿的徐徐降落,再到落日的余晖,天气晴好的时候,人们每天在这里都可以观赏到大自然上演的这幕辉煌壮观的大剧,体会诗人笔下的西山灵性。

桃花溪谷

南湖与中湖之间,有千余米历史遗留的河道,园林设计师对这一段河道作了景观处理。利用自然落差,由北向南,跌水落差形成一个个小瀑布;石岸曲折多变,时有巨石突兀,形成幽深沟谷。两岸密植山桃、碧桃,岸石侧植迎春。

早春二月,山桃绽放,一片粉云掩映溪流,令人不禁想起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游客行于桃溪东岸,看隔岸花枝相探,黄灿灿的迎春花在粉云中跳跃,怡然自乐是自然而然的。

待山桃欲凋,碧桃花迎时怒放,再掀花海高潮。而此时岸边小路最美,人们在山桃纷飞的落英中,欣赏盛开的碧桃。

花开时节,从绚秋园东北侧平桥上观赏此景是最佳角度,摄影爱好者多在此等待旭日东升,温暖的阳光轻轻覆盖沟谷,幻化出千变万化的光影时,按下快门,记录美好。

郁金花海

郁金香原生长在中国天山,在1554年从土耳其引入欧洲,从此立刻风行世界。17世纪时,郁金香竟然成了荷兰金融投机商们竞相疯狂追逐的目标。

关于郁金香,还有一个美丽的故事:古代有位美丽的少女住在雄伟的城堡里,有三位勇士同时爱上了她。一个送她一顶皇冠;一个送她一把宝剑;一个送她一个金堆。但这些都不是她喜爱之物,她只好向花神祷告,希望花神赐予她真正的爱情。花神深受感动,知道爱情不能勉强,遂把皇冠变成鲜花,宝剑变成绿叶,黄金变成球根,这样合起来便成了郁金香了。由此,在每年的情人节,少男少女们便用玫瑰和郁金香传情送意给自己的心上人。

郁金香属长日照花卉,性喜向阳、避风,冬季温暖湿润,夏季凉爽干燥的气候。8℃以上即可正常生长,一般可耐-14℃低温,耐寒性很强。北京植物园具有郁金香生长的良好自然条件。

郁金花海(《北京植物园》插图)

郁金花海(《北京植物园》插图)

植物园的郁金香展区位于北京植物园科普馆的西侧,这里共栽植球根花卉180个品种80余万株。其中郁金香约有65万株,除了郁金香,风信子、洋水仙、贝母、观赏葱等15万球根花卉也在展区内陆续开放。

每年4月中旬左右,是郁金香的最佳观赏期。此时,高大的杨树下一片郁金香的花海,红、黄、白、黑,一片片由不同颜色郁金香组成的大色块,绚丽地铺在大地上,使人痴醉神迷。

这里是游客最喜爱的地方,每逢花季,从早到晚,游客流连忘返,络绎不绝,他们忘情地拍照,似乎要把这美丽的景色印在脑海,带回家中。

独木成景

独木成景是园林造景的一种手法,一般采用高大、树形优美的乔木,单株或者两三株作为突出的主景,让人们尽赏植物的自然之美。北京植物园内,有几处这样的景观。

独木成景(《北京植物园》插图)

独木成景(《北京植物园》插图)

月季园东南侧的草坪上,开阔的空间,几株高大的杨树矗立在绿色的草坪上,银白色的树皮与草坪的嫩绿形成优雅的色彩搭配;杨树不规则的树冠上,千万片深绿色的树叶在风中热烈地鼓动,发出哗啦啦的乐音。这样的景观会触动、感染人的心灵,会自然而然地和着自然的节拍律动。

碧桃园的南入口处有一株英桐,它高大壮硕,树冠庞大。春天赏它的旺盛的生命力;夏天享它的一片天似的浓荫;秋天观它一树灿烂的秋色;冬天则看它严寒中凛然矗立的发达的枝杈。它四季有景,四时可赏。北湖西岸的山脚,英桐两两配植,也可赏到如此景观。

植物园北湖向南,有一座小小的龙王庙。庙前有一株古槐,直径3米左右。以国槐缓慢的生长时间来估算,这株古槐树龄已经在千年以上。这棵古槐,老干苍劲,树皮深褐色,裂纹清晰深刻。树冠庞大,虽然历经千年,树枝已经不能再有向上、向中心聚拢的青壮年态势,而是下垂平展,如同俯地的苍龙。它浓荫蔽日,几近贴地的新枝依然缀满豆状槐花,结出饱满的槐豆。它顽强的生命力,着实令人赞叹。

千年古槐(《北京植物园》插图)

千年古槐(《北京植物园》插图)

水杉丛林

此景在樱桃沟内。水杉被誉为“植物活化石”,樱桃沟温暖湿润的自然环境非常适合水杉的生长,因此自20世纪70年代初播种繁殖,这片水杉长势良好,棵棵身姿挺拔,羽片状的绿叶清新可人。

进入樱桃沟,若走沟谷低下的栈道,便可身置水山林中。抬头一片葱绿,低头小溪潺潺,可纵享山林之乐。若从东侧紧挨山崖的小路上进沟,则可赏水杉树郁郁葱葱的树尖。每年春天新叶如片片轻盈的嫩绿色羽毛镶于枝上,令人欣喜异然。

自春日花开,水杉嫩芽初萌,每逢周末,沟谷栈道一线都会喷放水雾。人们行于栈道,如同在仙境一般。

歪脖老树

此景在黄叶村曹雪芹纪念馆门前东侧。这棵古槐树形奇特,犹如一条苍龙从天而降,头落在地上,身子向上横斜伸展,百姓称为歪脖老树。它斑驳苍老的枝干,不禁令人联想起200多年前生活在这里的曹雪芹坎坷传奇的人生境遇。

我们古人有先安宅,后植槐的习俗,所以凡是有古槐的地方,应该伴随有古建。这棵树有着考证清代伟大的作家曹雪芹居所的价值,它身后就是曹雪芹写作《红楼梦》的正白旗39号院旗下老屋。在香山百姓的口碑里,关于曹雪芹的住地,有“门前古槐歪脖树,小桥溪水野芹蔴”的说法,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历史的变迁,小桥流水已经不见了踪影,但是这棵“歪脖老树”就像一个地标,除了植物的观赏性,还具有重要的人文价值。

银杏金秋

植物园内观赏银杏的地方主要有两处:一处是黄叶村,另一处使卧佛寺内三世佛殿两侧的古银杏,两处有着内在而紧密地人文关联。

卧佛寺在古代文人的诗中被称为“黄叶寺”,清代郑板桥到西山拜谒卧佛寺住持、大德高僧青崖时曾有《访青崖和尚、和壁闲晴岚学士虚亭侍读原韵》一诗:

西风肯结万山缘,吹破浓云作冷烟。

匹马径寻黄叶寺,雨晴稻熟早秋天。

渴疾由来亦易消,山前酒旆望非遥。

夜深更饮秋潭水,带月连星舀一瓢。

屋边流水势潺湲,峭壁千条瀑布繁。

自是老僧饶佛力,杖头拨处起灵源。

烟霞文字本关情,袍笏山林味总清。

两两凤凰天外叫,人间小鸟更无声。

诗中他把卧佛寺称作黄叶寺,这虽是诗人艺术化的称谓,但直接的原因,还是来自古银杏树秋天的绚丽之美。这两株银杏,让千年古寺在深秋里有了跃动的生机。

曹雪芹的朋友敦敏把曹雪芹居住的正白旗称作黄叶村,诗句中有“著书黄叶村”“清磬一声黄叶村”等,也是因为这里秋色一片金黄。

卧佛寺银杏(《北京植物园》插图)

卧佛寺银杏(《北京植物园》插图)

黄叶村南门内外,种植着一大片银杏树,金秋十月,银杏扇形的叶片在风中翻飞,如舞动的蝴蝶,阳光洒在上面金光闪烁,异常美丽。秋季是观赏黄叶村银杏的最好季节。

二度梅开

卧佛寺天王殿前东侧,有一株蜡梅,据说是1300多年前建寺时所植。卧佛寺原名兜率寺,最初是为安放跟随唐太宗东征时死难将士的灵位而建。清冷的寺庙里,忠烈的幽灵被这蜡梅的幽香陪伴着,不得不佩服设计者的良苦用心。后来这株蜡梅毁于战火。经年后,枯枝又发新芽,重获茂盛的生命力。

二度梅开(《北京植物园》插图)

二度梅开(《北京植物园》插图)

这株蜡梅每年元旦前后开花,花朵呈娇黄色,花瓣蜡质。此花虽小,却幽香异然,花开时节,整个卧佛寺院落都浸在其香氛里。

近几年,卧佛寺月池院补植了百余株蜡梅,每逢新年,到卧佛寺赏蜡梅,已经成为北京人的一个节日习俗。

海棠花溪

植物园海棠园内,小路蜿蜒,由于设计师巧借了自然地势的高低起伏,曲线流畅优美的小路于海棠花丛中如溪水般穿过。每逢春日,海棠春花似火,层层叠叠,花荫浓密,连绵不断,而待花落时节,白的、粉的、嫣红的、紫色的花瓣飘落在小路上,则小路成为名副其实的“花溪”,十分美丽。

苍郁海松

海松在天王殿院内,甬路东、西各有一棵。胸围3米有余,高20余米。为唐代建寺时所植。

明末区怀瑞在《游业》中记载:天王殿前“左一海松,后殿卧佛一,又后小殿更置卧佛一,俗遂称卧佛寺”。

海松(《北京植物园》插图)

海松(《北京植物园》插图)

励宗万在《京城古迹考》中有,寿安寺“更有苍松一,在殿之东”,这里的苍松,即为这棵“海松”。

古人松柏不分,此处“松”,实为柏树。古柏树干斑驳,树冠苍郁,虽寿千年,依然十分强壮。

此处有一疑案未解:甬路两侧的海松,从外貌观察,应为同时栽植,但仅东侧一棵见诸文献记载,其因待考。

古柏夹道

此景多见于古籍记载,在《鸿雪因缘图记》中称之为“驰道”。

孙承泽在《天府广记》中写道:“大松两行拥之,香翠扑人衣裾。”

被孙承泽称作的“老柏”,至今又300余年过去了。穿过“智光重朗”牌楼,借着坡道地势,这些千年古柏依然舒展着身姿,忠诚守卫着古寺。今人在游览卧佛寺时,走在“古柏夹道”上,自下而上,步步升高的崇敬感油然而生,与其说去拜佛,更不如说是穿越千年的历史,从一座古寺,去看北京千年的历史进程。

古墩秋眺

曹雪芹的朋友敦敏《西郊同人游眺 兼有所吊》诗中有“秋色召人上古墩,西风瑟瑟敞平原。遥山千叠白云径,清磬一声黄叶村”的诗句,他所言的古墩,实为曹雪芹生活范围内的一个较高敞的地方,这里可能是文人们喜欢登高望远的之地,在这里可以观赏到卧佛寺一带绚丽的秋色,听到寺内传来的钟磬之声。后来人把这个“古墩”理解为可以攀登的“活碉楼”了 。就今日而言,260多年前的碉楼,亦可称为古墩了。

碉楼早春(《北京植物园》插图)

碉楼早春(《北京植物园》插图)

植物园后湖东西两侧各有一古碉,是乾隆皇帝金川战役后,用来破坏西山“龙脉”的“镇物”。黄叶村内北端的碉楼,为新建。这几座碉楼掩映在一片秋色之中,成为植物园内一个具有怀古意味的景观。

古井微澜

在黄叶村北端栅栏内,原来正白旗村生活用水的古老井口和井台。香山地区因地势高,因此水位较低。这口井深约30丈,终年不竭,是历史文物。

纪念馆后古井(《北京植物园》插图)

纪念馆后古井(《北京植物园》插图)

20世纪90年代曾有人“向井里投下一颗石子,许久,才听到自下而上,由小而大传来阵阵清越的溅声,久久不绝”。现在井口已经封闭,而用当地虎皮石和黄泥砌成井架和古老的井台,彰显着岁月的沧桑。

曹寅《西堂限韵》诗曰:“抱瓮汲深井,井深耸毛发。”两个“深”字,即是指此。也许曹雪芹当年就用这井水来磨墨写作《红楼梦》的。

北纬40度标志

北纬40度地处北温带,气候特点为冬冷夏热,四季分明。根据地区和降水特点,该温度带可分为温带海洋气候、温带大陆气候、温带季风气候和地中海气候几种类型。

北纬40度标志(《北京植物园》插图)

北纬40度标志(《北京植物园》插图)

从植被上看,该温度带主要有阔叶林、针叶林和针阔混交林、温带草原、温带荒漠及半荒漠等。

北纬40度横跨欧洲、地中海、亚洲、太平洋、北美洲与大西洋。北纬40度线上,坐落着许多国际著名城市,如美国大都市纽约、芝加哥以及土耳其名城伊斯坦布尔等,并串起了多个国家的首都,如:中国首都北京、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等,因此被誉为地球的“金项链”。

在北京,北纬40度在植物园、圆明园、清华大学、奥林匹克公园一线穿过。北京这个有着3000多年建城史、850余年建都史的东方古都就坐落在这条纬度线上,成为该纬度线上一颗璀璨的明珠。

本文经授权摘编自《北京植物园》。原文作者:李明新;摘编:安也;编辑:青青子;导语校对:陈荻雁。

本文经授权摘编自《北京植物园》。原文作者:李明新;摘编:安也;编辑:青青子;导语校对: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