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也有沈腾救不起的场子

原来,也有沈腾救不起的场子

2022年01月13日 23:00:14
来源:新周刊

沈腾特好笑,麻花没诚意。/《麻花特开心》截图

“到底啥时候播呀?急死我了。”

《麻花特开心》定档前3个月,网友们就创建了同名豆瓣小组,在里面碎碎念催播。

《麻花特开心》是开心麻花的首部团综,为了进军真人秀,节目组铆足了劲。沈腾、马丽、艾伦、常远、黄才伦、王成思等台柱子,都将担任常驻MC,连上12期节目。

网友们的心,被撩得痒痒的,“这群‘全国最闹腾’的人聚一块儿,就算只是上炕唠嗑,也会很好看”。

1月9日,《麻花特开心》第一期上线。灯塔数据显示,节目实时正片播放市场占有率高达24.35%,远超《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导演请指教》等综艺;#马丽不愧是熬过鹰的女人#等微博话题上了热搜。有媒体预测,它将是“开年第一综艺”。

但看着看着,不对劲的感觉出现了——

让一群“靠嘴吃饭”的喜剧人做户外游戏,节目组咋想的?

宣传片里露出的阵容,任谁看了不热血沸腾?但看到正片后,才发现——我上次不开心的时候,还是上次(看正片的时候)。

人是好笑的

平心而论,麻花演员们没有辜负期望,都在努力抖包袱。

在密室逃脱环节,10位麻花演员被两两分组、锁在5个密室里,需要破解出开门密码,才能获得自由。

沈腾一如既往地“贱嗖嗖”。密室里,他大部分时间在吃橘子,还边吃边念叨:“这橘子确实不错。”镜头一转,马丽正蹲在门边解密。

被马丽灵魂拷问后,他随口编了一句借口文学:“第三个橘子吃完之前,必然开开。”没想到,最后一瓣橘子还没下肚,马丽真的打开了门。

沈腾露出“我是预言家”的微笑,仿佛全是他的功劳。

马丽负责搞定密室,腾哥负责搞定橘子。

另一个密室里,艾伦仿佛“大春”(电影《夏洛特烦恼》中艾伦饰演的傻大个角色)附身,迟迟解不开密码。其他4组演员连下一轮游戏都做完了,他和常远才提着辣椒酱走出来。马丽一看,直拍手:“哎哟,谁让他们是大春呢!”沈腾一脸嫌弃:“你该不是把门踹开了吧?”

艾伦一听就来气了:“我刚喊半天‘帮我找个开锁的呗’,也没人搭理我!”

在比谁不眨眼时间最长的挑战中,马丽凭1分55秒不眨眼的能力,换来众人的热切关心:“你还喘气不?”“咱们叫救护车吧。”

不眨眼挑战的奖品是一把椅子,马丽让给沈腾坐,沈腾假装谦让。两人推了几个回合后,马丽大吼:“你别再演了!”沈腾立刻一屁股坐下了。

下一个挑战,是比谁能最快哭出来。艾伦故意坑常远,替他放出“4秒内掉眼泪”的狠话。常远怒了,决定让艾伦哭去——猛地将他的鼻子摁成“猪鼻头”。

艾伦瞬间爆泪,马丽在旁边笑出猪叫声。

最后一个挑战,是生吃大蒜。沈腾一听来精神了,没等主持人宣布“一瓣蒜起叫”,他就直接喊“3头”。

高海宝在前几轮挑战中都没获得积分,他想扳回一局,无奈个人极限是吃52瓣蒜,于是下跪求沈腾放一条生路。

马丽推了推沈腾,劝他“别再往上喊了,放过弟弟”,沈腾听完:“60瓣!”

麻花演员都很好笑,也全靠他们努力制造笑点。要不然,节目组拉胯的策划,恐怕会让网友足足尴尬2个小时——仔细想想,跑步、吃蒜、压腿、拧棉被等等挑战,哪一个不是搁10年前就玩过的?

豆瓣影评里,已经出现质疑的声音:

“制作团队的意识还停留在上个世纪吗?”

“做综艺的话,就请多挖掘一点麻花的特质。”

把关注点放在节目策划上后,你会感到迷惑:这些没啥意思、跟麻花演员专业能力无关的游戏,到底想展现什么?/《麻花特开心》截图

强扭的瓜

拉胯是东北话,形容人没精神,用在《麻花特开心》环节设置上,则有更具体的含义——

破碎、平铺直叙,以及强行煽情。

逃离密室后,麻花演员们继续以组为单位,进入下一轮挑战。

这些挑战包括双诺塔解谜、竞走凑步数、蒙眼寻找针线包……节目组将体能、益智、默契等类型各异的游戏,全部揉进一个环节里,忽略了游戏之间的关联性,导致麻花演员们找不到“组组对抗”或“组组合作”的突破口,只能各玩各的。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任凭麻花演员们包袱再多,没机会与人互动,也很难抛出来。该环节播出时长15分钟,仅贡献出两处笑点:

王成思和宋阳抖机灵,躺着用手甩记步器,假装走了5000步;沈腾嘴瓢,爆出了一句如同门牙漏风的“Oh My God”。

以及一段(要扣钱的)“奶岔”谐音梗。

麻花演员们也感觉到了策划混乱。领取挑战任务时,王成思问主持人:“我们要干些啥?”却被反问:“你想干些啥?”他蒙了:“我们能干些啥?”

好看的游戏,需要有紧迫感。

综艺《奔跑吧》的“撕名牌游戏”能成为经典,因为竞技与热血元素最能撩动观众的兴奋点。其中一个名场面,是李晨以一敌三,在被朱亚文、Angelababy和王彦霖围攻的情况下,依旧占主导位置——

先逮住力量最小的Angelababy、分散三人的注意力,再反手抓住朱亚文的名牌,任由后者挣扎到衣服变形了也不松手、凭力量优势将其淘汰。

这场对决开始前,观战的郑恺曾预言:“大黑牛(李晨)会给他们幼小的心灵造成创伤,因为他比我恐怖10倍。”

除了《奔跑吧》,《极限挑战》《王牌对王牌》等其他挑战类综艺,都在着重营造紧迫感。

这段也是《奔跑吧》名场面:李晨1 vs 2、“战况”激烈,把杨铭的衣服都扯破了。

相比之下,《麻花特开心》里众人一团和气,闷头玩着各不相关、输了没惩罚且俗套的小游戏,不但扔掉了挑战类综艺的灵魂,更掩盖了麻花演员们的搞笑功力。

临近结尾,麻花演员们揭开了本期主题:理解。

原来,节目组安排他们猜网络词汇、跳广场舞,是为了让观众理解不同年龄层人群的喜好,从而打破社会代际沟通的隔膜。

立意很高级,但情绪转变得太刻意。上一秒,大伙们还在火急火燎地做任务;下一秒,就开始轮流读自白信、呼吁大家多走进父母与子女的世界。

在前面“破碎两小时”的铺垫下,这段煽情更显尴尬。

最怕,突如其来的眼泪。/《麻花特开心》截图

何况,强上价值、拔高思想,本就不是“麻花喜剧宇宙”的风格。

看完《麻花特开心》第一集,才发现,这是一个被强扭的瓜——乍看鲜嫩多汁,实则不甜,一口下去全是籽。

我们想看什么样的开心麻花?

喜剧团综艺,是近年新趋势。

据《2018-2020年综艺市场格局变化》,我国综艺数量从2018年的664部,减少到2020年的364部。

数量少了,但内容正走向精品化,特别是喜剧综艺爆款频出。据《传媒内参》,2021年喜剧综艺足有19档,包括《欢乐喜剧人》《跨界喜剧人》《脱口秀大会》等。

开心麻花也想分一杯综艺的羹,很正常,但方向偏了。

2014年,马丽在《鲁豫有约》上,吐槽沈腾“连上春晚也不好好背词儿”。

两人在合演《扶不扶》时,马丽说完“那不是我的自行车啊”后,沈腾却没接话,马丽整个人都傻了,颤抖着重复了一遍台词。

事后,沈腾笑嘻嘻地说:“我当时很专注地趴在地上演‘疼’呢!”

鲁豫问他:“你当时有冒汗吗?”沈腾回答:“没呢,她自己在冒,我都不知道啥情况。不过,我们一起演过几百场演出了,大伙儿早就练出了一身(应对我忘词的)本领。”

这一访谈片段出圈了,因为沈腾和马丽在互损、互揭老底时,语气和表情都“贱嗖嗖”的,恰好踩中了观众的笑点,一如我们爱听宋小宝的那句“损色儿”。

麻花演员们擅长用语言输出笑点,这也是我们真正想看的节目内容,而不是一场“体能脑力挑战赛”。

没想到最好看的,竟是团综的预热直播——麻花人们只要围成一圈聊天,就足以引爆今年春天了呀!

此外,《麻花特开心》第一期中,演员们都穿上了电影《夏洛特烦恼》里的校服。既然节目组想用回忆杀做噱头,那就要遵从“开心麻花宇宙”一贯的风格——

荒诞、冒犯与反讽。

《夏洛特烦恼》中,夏洛在秋雅的婚礼上向其表白,却被马冬梅一堆埋汰:“人家秋雅结婚,你在这儿又唱又跳,穿得跟个鸡毛掸子似的。”

《西虹市首富》中,首富王多鱼在晚宴上表示,将新开一家公司,让好哥们庄强担任CEO。庄强上台发表感言时,说:“你们都说我是王多鱼身边的一条狗,我就想让这群瞧不起我的人都好好看看,当狗有什么不好!”

《驴得水》中,校长找来一位没读过书的铜匠假扮英语老师。铜匠用听不懂的语言“背完”莎士比亚的诗后,自称从英国归来的审查员赞叹道:“他扛起来农村教育事业的大旗。”——开心麻花式的黑色幽默,在此展现得淋漓尽致。

以上片段,是我们熟悉的“开心麻花出品”,而《麻花特开心》里强行煽情的操作、没有反转的叙事方式,一点都不“开心麻花”。

虽说,综艺是一门“展现人”的艺术,跟注重脚本的影视剧相比,存在“戏保人”与“人保戏”的区别。但不代表,开心麻花跨界后,就能抛弃自身的专业性。不是要大伙们在综艺里演舞台剧,而是希望节目组在策划环节时,多想想怎么突出他们的搞笑功力和个人风格。

跪求开心麻花接下来认真录制,不要再自砸招牌了。

《麻花特开心》难为一众喜剧人了,不但要配合节目玩一系列俗套又无聊的游戏,还得主动制造互动机会、为综艺的“笑点含量”操碎了心。

节目组若想通过接下来的11期翻盘,那势必要更换部分环节。

喜剧团综艺,重点是“好笑”,而不是“人”。

无论我们有多喜欢这群演员,也不会为他们的无聊行为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