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奈良、小瑞士、小威尼斯 把我骗惨了

小奈良、小瑞士、小威尼斯 把我骗惨了

2021年10月03日 09:54:35
来源:凤凰周刊

这个国庆节,你怎么过?

我选择回家收玉米。

毕竟,去年十一的教训,我还牢记在心。

〓 视频来自网友 @军武季

但就在我安心跨过乡间的小路,在玉米田里挥汗如雨时,却刷到了这样一群朋友。

他们有的在奈良喂鹿、有的在镰仓看海;有的在巴哈马群岛的粉色沙滩漫步、有的在瑞士追羊。

他们的照片是这样:

这样:

和这样的。

怎么回事,疫情防控,这回国不得隔离大半个月,他们都不上班的吗?

结果,定睛一看,好家伙,都在国内。

上图分别是坐落在泉州的小镰仓、杭州的小奈良,和京郊的小瑞士。

名字多了一个“小”,就既能看到异国风景,又能省下昂贵的机票,最重要的是还不需要隔离。这谁顶得住。

但是,这些国内翻版秘境,真的能逃脱“网红景点”的照骗魔咒吗?

粉色沙滩,一场粉红色的骗局

虽然暑气已经消退,但夏天依然有值得留恋之处,比如海滩。

在某社区,我看到一张粉红沙滩的照片。

沙滩当然可以是粉红的。

巴哈马群岛的哈勃岛是加勒比海上的度假胜地,岛上有一片连绵的粉红色沙滩,长达三公里以上,是这里的招牌景致。

粉色来源于海洋中的有孔虫类动物,它们拥有粉色的外壳,外壳的碎屑与沙子混在一起,造就了一片罗曼蒂克的景色。

粉色的有孔虫并不是加勒比海独有的物种。印尼的科莫多岛上同样以粉色沙滩闻名,其成因与哈勃岛一般无二。

它们的共同点是位于热带海域,水清沙幼,再来一抹粉色,锦上添花。

搜索粉红沙滩,网上的旅游攻略包含七个目的地。

除了粉红之外,这些沙滩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都在外国。哪怕最近的印尼,现在过去也不是那么方便。

怎么办?

网红博主教你,不用护照,不用签证,只要你有绿码,每个中国人都可以享受咱们自己的粉色沙滩。

就是本段开头的那一个。它的位置就在云南澄江,抚仙湖畔。

自从在网上走红之后,现在抚仙湖一日团,都囊括了这处“粉红沙滩”。

来到这里不容易,堵车堵到亲妈不认。

〓 图片来自网友 @花花_Fa Fa

厕所是没有的,饮食是自理的。

到了现场,你看到的粉红沙滩,是如下模样:

〓 图片来自网友 @你的镜仔没改名次数版

具备基本地理知识的读者应该知道,抚仙湖位于内陆高原地区,这里没有粉色的海洋生物粉身碎骨为沙滩上色。

红色的砂石成因是矿物质。

在温暖湿润的环境中,土壤中的铁离子充分氧化沉积,形成了大片的红土。云南干脆有一个别称,就叫“红土高原”。

粉红沙滩红是红了,却绝对不粉,比起沙滩,不如说更像土。

在云南,缺什么,都不会缺红土。

抚仙湖93公里的漫长湖岸线上,美丽的风光有很多,但肯定不包括这里。

镰仓到奈良,距离5公里

往年国庆,最热门的的境外目的地,非日本莫属。

借助日影、日漫等文化作品的输出,许多日本景点对于中国游客有着天然的滤镜。

比如镰仓。

在动画《灌篮高手》片头曲00:54处,在陵南高中前,电车驶过海岸,樱木花道邂逅从波光中走来的晴子,让许多人记住了神奈川县镰仓市的江ノ電鎌倉高校前駅(江之电镰仓高中前站)。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里成为赴日旅游的中国游客心中的打卡圣地。

樱木背后的岭南高校,原型是神奈川县立镰仓高等学校。在疫情之前,镰仓高中的门口永远挤满了手持相机的打卡客,校方不胜其扰,在门前挂出四国语言指示牌:谢绝拍照。

甚至一度有消息传说,镰仓市政府禁止在江之电镰仓高中前站打卡拍照,引得无数人大呼惋惜。

后来证实,此为假消息。市政府只是提醒大家:注意安全、避免聚集。

目前你在这里肯定是见不到晴子,你只能见到交警。

关于镰仓,现在有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

坏消息是现在去镰仓不太方便,好消息是去镰仓没必要了,因为我国已经有了100多个小镰仓。

在江苏,我们有小镰仓:

在福建,我们有小镰仓:

在山东,我们有镰仓:

这些东南沿海省份有小镰仓没什么稀奇,连河南、湖北这样的内陆地区,也批发了一批小镰仓:

小镰仓的必备要素有四:樱木、晴子、海、公路。

简单来说背景就是海边的公路,如果没有海,湖勉强也可以。

晴子已经在照片里了,樱木在哪里?

樱木在拍照。

镰仓已经有上百个了,似乎仍然不能满足群众的需求。对着人工湖假装在镰仓我就忍了,怎么连颐和园西门都搬到日本了?

〓 北京都有小镰仓?这我是真的忍不了了

除了镰仓,另一个热点地方是奈良。

作为千年古都、鉴真大师驻锡之所,奈良保存了大量受唐代风格影响的古建筑。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奈良的核心竞争力是鹿。

在奈良市内,共有梅花鹿超过1000头。它们主要活跃在奈良公园内。购买小鹿最爱的鹿仙贝,就可以名正言顺撸鹿。

不在此时留下一张合影,奈良就算是白来了。

小鹿看起来人畜无害,但实际上横行霸道,可与峨眉山的猴子相提并论。

根据奈良县政府的统计,从2018年4月到2019年1月底期间,奈良鹿就犯下咬人案件200起。

然而,由于颜值,它们总是被人轻易原谅。在奈良,每天光是鹿仙贝就能售出几万份。

这钱谁不想赚。

根据科学家的研究,在野生兽类中,梅花鹿是最适应圈养的。我国野外仅1000余头的梅花鹿,在养殖场里已经繁殖出了上百万头,想搞点梅花鹿,实在太容易了。

雨后春笋一般,这两年国内崛起了无数小奈良。

种点草,圈两只鹿,小奈良get√。

〓 赏鹿何须日本去,中华处处有奈良

小奈良的本质,就是一块有鹿的草坪。

如果把鹿换成牛羊,你会发现自己只是来干了一场农活。

奈良生活的是梅花鹿的本州亚种,大多数小奈良养的是中国境内的华南亚种。

大家都是梅花鹿,这倒没什么问题,但是像北京南海子公园这样养麋鹿的,也自称小奈良,多少还是牵强了点。

看完小瑞士,不用去欧洲

一衣带水的日本,主要以小清新取胜。

近些年,随着去过的人越来越多,日本在朋友圈旅游鄙视链中逐渐下沉。

景点的逼格与距离成正比。相比起日韩双飞、新马泰三日游这样的旅行社入门套餐,欧洲游就上档次多了。

欧洲头号旅游胜地,非瑞士莫属。

雪山、青草,再配上一汪不带电的湖水,构成了我们对阿尔卑斯山麓的想象。

上个世纪,台湾唱片商把一张来自欧洲的拼盘专辑包装成在阿尔卑斯山脚下演奏的天籁之曲,还发明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瑞士乐队“班得瑞乐团”,让中国歌迷深信不疑了几十年。

这个故事让人信服的原因就是它发生在瑞士,换个地方,恐怕没有这么好的效果。

前一段时间,我们编辑部组织了一次团建,大家千挑万选,终于选中了号称“京郊小瑞士”的某景区。

想象中的高山湖水,不过是一片池塘;说是池塘也许抬举了,它根本就是一个池子。

在池子旁边,还有一个铁链子与二手轮胎组成的转转秋千:

平心而论,山间的空气还不错,爬爬山也让人心情愉悦,但是不管怎么看,这跟瑞士都不搭噶。

后来有人指点我,你去错地方了。

打开手机一查我才发现,仅在京郊就有好几个小瑞士。

全国各地有多少个瑞士,更是未解之谜。

我们的模仿对象不止瑞士而已,整个欧洲都在我们的视野里。

废弃采石场加上黑白滤镜,约等于冰岛。

搭几个白房子刷点蓝漆,就是小圣托里尼。

至于威尼斯,更是烂大街。

〓 某商场内的“小威尼斯”

在小区门口 ,就有埃菲尔铁塔和凯旋门,在石家庄的麦田里,一尊狮身人面像静静屹立。

在这些翻版的镰仓、奈良、瑞士、冰岛、威尼斯……里,藏着一场关于旅行,所有人心照不宣的秘密:

这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合适的滤镜。

虽然作者本人目前正在抢收玉米,不过,这并不耽误我去海滩晒日光浴。

只要发挥一点想象力就可以了。

作者 | 王动 编辑 | 闫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