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看《宪宗行乐图》,跟着明宪宗玩转元宵节

放大看《宪宗行乐图》,跟着明宪宗玩转元宵节

2021年02月26日 11:49:43
来源:博物馆丨看展览

元宵节作为中国的传统节日之一,其发展至明代颇受重视,《明会典》记载,“永乐七年诏令元宵节自正月十一日起给百官赐假十日,以度佳节。”

明代人重视元宵节,更喜欢在元宵节这天举办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宪宗行乐图》(又名《明宪宗元宵行乐图》)将500多年前紫禁城内“新正吉庆多祯祥,玉楼金殿皆灯光。瑶池紫府奏仙乐,椒觞满劝分琼浆。”的“闹元宵”景象刻画的淋漓尽致。

滑动查看全图

此画采用连环画式的构图,以宫廷红墙将画面分隔成三段场景,画史上有名的《洛神赋图》和《韩熙载夜宴图》也采用过这种构图方式。

相关阅读:放大看《洛神赋图》:一场史诗级的情感大戏

元宵节娱乐项目之秀时装,放爆竹

新正令旦,一年美景之初。沉湎于宫廷逸乐的明宪宗朱见深,在元宵节这天虽着轻衣便服,但也精心装扮,分别换了三套吉服来观赏三场不同的节日表演。

在第一场他头戴宝石顶大檐笠子盔帽,身着浅赭色绣金龙袍,腰束玉革带,曳撒饰有云肩,通袖襕和膝襕,形制较为复杂。

第二场和第三场分别换装金龙黄袍和浅黄色龙袍,仅胸背绣有纹样,工艺精美,形制略简。

画卷首段,红墙黄瓦,苍松翠柏相映成趣。明宪宗端坐在幄帐下,神情舒逸,纵目观赏楼阁前面的烟火表演,嫔妃内使侍立两侧。

皇子皇女或躲于楼阁上的大人身后燃放闪炮,或手持花灯穿梭于丹陛之上嬉戏玩闹。皇子手提的奔马灯寓意马到成功,皇女手提的飞鹤灯代表健康长寿。另一侧阶梯上的宫女正小心翼翼地端着珍馐美馔趋步向前。

楼阁下负责燃放鞭炮和表演焰火的侍从们有的正在分发爆竹,有的正在传递爆竹,还有的正在指挥燃放,大家各尽其职,秩序井然。

其中一个嘴上说害怕,身体却很诚实的胆小童子侧身捂耳,躲在两个侍卫中间。他眼睛紧盯地上即将被点燃的花炮,内心既兴奋好奇又担心被炮仗蹦到。

在爆竹声声中,三无成群的侍卫太监,一边观赏着爆竹彩焰,一边耳语交谈,人人都表情欢愉。平时等级森严,礼节繁缛的皇宫内苑,此刻平添了几分市井的轻松与活泼。

元宵节娱乐项目之办集市,观走会

宪宗天性喜好新鲜刺激,年年燃放的爆竹烟花,早已司空见惯,自然也提不起他多大的兴致。心腹大臣深知宪宗秉性,于是灵机一动,1485年的元宵节这天在宫中办起了民间集市

几位太监内使扮成了卖货郎,带着新奇的玩意儿于殿前叫卖吆喝,久处深宫的皇子公主和侍卫宫女叽叽喳喳的热闹围观。

殿内百无聊赖的宪宗不禁被这嘈杂的喧闹声所吸引,于是起身探望究竟。画卷第二段,宪宗伫立在汉白玉雕的栏杆前,观望着眼前热闹非凡的景象,身旁的嫔妃也换上了颜色明艳喜庆的襦裙。

“货郎”的车上挂满了琳琅满目的小商品,孩童们各自拿着喜欢的玩具和花灯于殿前玩耍嬉闹。宪宗见状,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不远处还有传统走会表演,根据表演主题的不同可分为文武僧俗、竹马戏、外邦朝贡和钟馗捉鬼四组。

在第一组有肩扛巨笔的“文人”,有手握宝剑的“武将”,还有头戴面具的“和尚”以及宽衣长袖的“道士”。跟随其后的三人分别用拍板、笛子和鼓进行伴奏。

第二组竹马戏中,一人持幡做区隔,另两人分别敲锣和滚动花灯毬渲染气氛。中间四人扮装成刘备、关羽、张飞和吕布,上演着《三英战吕布》的激烈情节。

明朝是藩属国和外邦朝贡的鼎盛时期,走会表演的第三组一人手牵狮子在前,其余四人各自捧着奇珍异宝在后,佯装扮成了臣服于宪宗的外国使臣,歌颂着丰年稔岁,四夷宾服的太平盛世。

走会表演的第四组则是以驱祟逐疫的钟馗为中心,他的身旁跟随着几个手执法器的小鬼,另外还有一支吹拉弹唱的乐队在前面做引导。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从货郎街市到走会表演,宪宗目之所及皆是欢腾,此刻的他似乎也暂时忘却了烦扰的朝政。

元宵节娱乐项目之赏花灯,看百戏

一曲笙歌春如海,千门灯火夜似昼。赏灯是元宵节的重头戏,紫禁城内自然也要张灯结彩。按照宪宗的旨意,内使们提前做好了准备,堆起高大的彩山,悬挂巧制的华灯。

鳌山巨灯下,童子和内使们手提的花灯也各有寓意。比如太平有象灯(象形灯)象征天下太平,五谷丰登;官运亨通灯(官人灯)表示仕途顺利,步步高升;蟾宫折桂灯(蟾蜍灯)喻指科举及第,应考得中;八方招财灯(螃蟹灯)意味着招财进宝,纵横天下;人畜兴旺灯(兔形灯)代表吉祥好运,诸事顺意。

月色灯山满帝都,香车宝盖隘通衢。良辰美景,坐在殿前的宪宗完全被鳌山灯棚下的杂耍所吸引,连身旁可爱的小皇子也未能转移他的视线。

离宪宗最近的表演虽是不耗费体力的魔术,但也看得出魔术师十分用心卖力。旁人看的是新奇热闹,他可怕稍有闪失惹宪宗不高兴,所以撸起双袖,全神贯注地投入在表演当中。侧前方还有吹笛杂耍和敲锣打鼓的演员为他助阵。

魔术表演侧后方和正后方还有三组蹬技表演。精彩的蹬技表演分别是蹬车轮,蹬人蹬竹竿。

三组蹬技均由一位绿衣成年人和一位赤膊童子打配合,并且每组都是由绿衣成人负责仰卧在长桌上,一边吹奏欢快的乐曲,一边控制平衡,或踢拨车轮,或踢拨童子,或撑住竹竿,吹拉弹唱的民间乐队负责在两侧烘托紧张的气氛。

夹在魔术和蹬车轮中间的是钻圈表演。两个身材魁梧的男子赤裸上身,一个正欲飞身钻过方桌上的圆圈,一个在旁紧握双拳为同伴加油鼓劲。

总之,为博得宪宗欢心,杂技班子使出浑身解数,各施所能,并寄希望于取悦龙颜得到重金封赏。

看台上,皇帝天子和王侯贵胄们乐而忘倦,连连叫好。整个紫禁城通宵达旦,完全沉浸在狂欢喜乐的气氛中。

今年元夜时,夜与灯依旧。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变迁,很多传统节令的习俗却被我们遗忘了。《宪宗行乐图》作为一件风俗画也是明朝都市生活的剪影,或许透过其泛黄的纸绢仍能感受到往岁的喧哗。

参考资料:《明宫史》

《中国古代服饰研究》

《听元宵,往岁喧哗—图像中的明朝元宵节声音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