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一万还有人干,这种全职叫作主妇

年薪一万还有人干,这种全职叫作主妇

2021年02月26日 08:00:00
来源:新周刊

离婚时得到家务补偿款,婚姻中女性的价值就得到认可了吗?/《逃避虽可耻但有用》

在舆论场上,离了婚的女人被视若敝履。而在财产分配、经济补偿的环节中,她们也总有被亏欠之感。

归根结底,是所谓“找个人照顾你”“生个孩子就好了”的劝慰话术,将她们推进了婚姻。但在婚姻破裂后,这股推力又变了模样,以“不吉利”“没人要”“管不住老公”的姿态,极力将她们推出“正常人”的范畴,直到她们再度选择婚姻。

结婚5年,太太为全职主妇,离婚时除分割财产外,另得5万元家务补偿款。这笔账是赚是亏?

这是最近真实发生在北京房山区一对离异夫妇身上的故事。而网友们只是看到全职太太离婚获5万元家务补偿的话题,就已经坐不住了:“结婚5年只得5万,这身价还不如保姆。”

家务惩罚是现实存在的,但不少人往往要等到利益分割的当口,才知道自己在婚姻中的付出,似乎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认可。

直到走向离婚

她们才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什么

让我们再来仔细看看这个案例。

早在2月5日,《中国妇女报》就对其展开了详细报道。两人10年前相识相恋,5年前结婚并生育一子,2018年7月开始分居,孩子跟着母亲住。

打官司时女方提出,自己平日里干家务养孩子,还和男方一起出钱给婆婆装修房子。而男方在工作之余并不分担家庭事务,且在婚姻存续期间与第三者同住。最终提出离婚的,是男方。

故事说到这里,情节属实狗血但也并不稀奇。而接下来的经济索赔环节,才是事件中争议的关键。

不当主妇,也该知柴米油盐贵。/广东电视台

原本,女方是基于装修出资以及男方与第三者同住的事实,要求男方赔偿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失共计16万元。

而法院做出的裁决,是基于双方婚后共同生活的时间、女方在家务劳动中具体付出的情况、男方个人的经济收入、当地一般的生活水平等。最终敲定的赔偿数额,是5万元。

除此之外,共同资产均分,抚养权归女方,每月男方要给女方2000元抚养费。

这样的金额,对于一个脱离职场五年之久、将来还要独自抚养孩子的离异女性而言,能起到多大的帮助?

平分的资产中,可能有不动产,但更有可能只是应急的保命钱。如果分不到房子,就得再掏一笔钱租房。

孩子还小,正是“吞金兽”的年纪,养育起来又费钱又耗时间。万一前夫不负责任,这抚养费只要断上两三个月,母子俩的生活就够呛。

离婚律师吴杰臻分析,女方分到的资产数额非常堪忧。/ 微博@遇见吴杰臻

再看男方,不管是结婚后还是离异后,其事业发展、社会关系都基本不受影响。带娃的全职主妇离异后再出去找工作,精力比不上小年轻,资历比不上同龄人,生活成本却有两人份。

就这个案例来看,说婚育是对女性的惩罚,其实并不为过。而能在婚前就审慎考察种种风险的女性,又有多少呢?

即便是在如此残酷案例的评论区里,不难想见会有天真的姑娘@男朋友并娇嗔“还好你愿意做家务”,局外人亦能够大大咧咧地评头论足:“法律已经很保障女性权益啦,不光资产平分,还给家务补偿呢。”

想不想要和能不能要到,是两码事。

警钟在走向婚姻的那一刻早已敲响

无需到离婚那一步,当女性开始接触、了解婚姻,多少就能感受到来自传统的不友好。

首先将已婚女性推出去的,恰恰是她们的原生家庭。

今年春节期间,不少女性透露自己因为已婚或离异的状态,大年三十被父母拒之门外,最后只能住酒店过年。理由是“年三十的火,正月十五的灯”,被出嫁的女儿瞧见了,会有损或带走娘家来年的好运。

也有人说,这种习俗本质上还是要女儿“别跟老公置气,回自己家去过年”。

难以想象,传统话术中“不拆一桩婚”的方式,往往是朝女性身上泼脏水。而从发帖者的定位来看,这并不是个别地区的单一情况。

质疑是否真实存在类似情况的留言,获得了评论区数量最多的回复。

不光是过年不让回家,在各式各样的传统事务里,几乎都能找到“特殊对待”已婚、离异、二婚甚至处于经期、孕期女性的案例。甚至“清清白白”的未婚女性,也能被家中二婚的母亲“祸及”,从而不能当上好友的伴娘。

而反观男性,被排斥的案例则不多见。毕竟,如果以女性的生理构造来作为“找茬”的依据,男性确实不具备什么被拒绝的“优势”。当然,这就是另一个话题了。

今时今日,这些习俗存在的唯一好处,就是让还未进入婚姻的女性,提前知道自己可能会陷入怎样的束缚之中。

但为了不被传统语境所排斥,多数女性还是下意识地选择迎合。

即便是女明星程莉莎,婚后第一次跟着郭晓东回农村过年的时候,也要端坐在炕上接受乡亲们的评头品足,还差一点不能上桌吃饭。但就算这样,她依然呼吁“爱他,就陪他回村里过年吧”。

“牌坊”包袱之重,甚至让她们主动选择放弃自己的正当权利。

离婚后“净身出户”,竟能成为部分女性心目中“品德高尚”的表现,成为特定时期某种意义上的“潮流”。这不只说明某些传统观念对人的荼毒之深,也体现了女性内部早已形成了难以撼动的“自循环”“洗脑”系统。

有意思的是,当人们在讨论“离婚女性该不该净身出户”时,离婚事件中的男性似乎又隐身了。

电视剧《趁我们还年轻》中,史唯聪的女友为了力证自己不是拜金女,像宣誓一样对男友妈妈说出了一串“自我要求”:一结婚就生孩子、坚持母乳喂养、把未来的丈夫和孩子放在第一位、积极帮未来婆婆做家务……但最后,她还是遭到了无情的拒绝。

她没有意识到,自己本不必如此卑躬屈膝。不平等的继承制度剥夺了她获得大宗遗产的权利,落后的社会观念迫使她必须走向婚姻。

传统婚姻始终致力于教化女性,让她们放弃靠工作增加财富的途径,转而用自己的生育能力去换取生存资源、成为夫家的附属品,时至今日,这仍是许多人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这一点,史唯聪和他的家人未必不知道,但他们依然以此来刁难女孩,逼她拿出自甘付出余生却一无所得的决心。

谢谢,已经开始害怕了。/《趁我们还年轻》

一直以来,女性所接受的规训,都是要让她们“让渡”权利、学会服从。一旦你稍作抗议,就会给出“爱出风头”“争强好胜”“不是个好女人”的评价,试图将你推出“女人”的队列,归根结底还是要压制女性的发声。认命,你就输了。

博主@我是MISS南 认为,有些女性声称自己能接受女人不上桌、出嫁的女儿过年不能住家里等习俗,并不能说明这些规定是合理的,充其量是一种“权利下游无自愿”的表现。

简而言之,在没有话语权的事情面前,不要假装自己有得选。

更何况,多数人觉醒的速度,还比不上另一半财产转移的速度。

忍让并不会赢得尊重。/《凪的新生活》

当婚姻成为一场军备竞赛

2019年3月底,一则#谈婚论嫁时偷偷按揭买房#的话题获得了4.5亿阅读量的热度。不少人才惊觉,即便是共同出资买房,最后自己还是有可能一个子儿都落不着。

离婚律师吴杰臻分析,如果按揭的一方用自己婚前的存款、父母的存款还贷,或者将婚后收入通过父母账户还贷,这套房子就和另一方没有关系。而结婚后再买房的话,属于二套房,首付就要出七成,容易在另一方添置不动产时造成极大阻碍。

常规思维下要求男方出房子、女方出装修和车子的安排,就成了对女方未来权益名副其实的侵蚀。车子是消耗品,只会贬值;装修钱砸进去,也不会转化成房贷的出资占比。要是再加上房子是婚前按揭的,未来婚姻关系中潜藏的风险之大,不言自明。

也难怪越来越多的姑娘们,拼了命也想要在婚前买一套房了。

《俗女养成记》中,未婚的女主人公用自己的积蓄在老家买了房。

婚姻在今天的一二线城市,越来越像一场军备竞赛。

被广泛讨论的“两头婚”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家庭不愿让女儿吃亏。你给我多少彩礼,我就还你多少嫁妆。酒席摆两场,财产各自分,生出来的孩子自然娘家也有份。

但双方依然有可能会为了“生出来的男孩跟谁姓”打破头,足可见这种婚姻制度和过去相比,本质上并没有多少进步。

少女时期的粉红泡泡,都会被成年后亲历的现实戳穿。/《我选择了不结婚》

而那些我们习以为常“归男方”的权利,一旦被要求让渡给女性,往往就会引发令人玩味的结果。

最近虎扑上一则帖子提到,女方及其父母在孕期提出要争夺孩子的冠姓权。男方对此束手无策,因为上户口需要的出生证明,靠母亲本人或者由母亲委托就可以办下来。而女方婚前买了房,在经济方面也没有太多后顾之忧。

显然,这个姑娘在这场“军备竞赛”中赢了,但她的丈夫却非常难以忍受,甚至向网友求教“如何让恶心我的人生活破烂不堪”。这正说明了冠姓权之争,已经在动摇婚姻的根基。

要判断一种权利是否对女性的生存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只需看女性是否能轻易获得。所有“不重要”的说辞,在猛烈的舆论反扑面前,都显得尤为讽刺。

如果我们想尽办法改善婚姻制度,却依然不能得到满意的结果,那么或许我们也应该及时调整方向,去尝试寻求另一条道路了。

何妨结婚之前,先冷静一下。/ 《俗女养成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