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上门女婿文的,都是些什么人?

爱看上门女婿文的,都是些什么人?

2021年02月25日 09:36:10
来源:凤凰网读书

“小小赘婿,也能东山再起。”

2月,网文作家“愤怒的香蕉”撰写的小说《赘婿》被搬至网剧的荧屏上。

郭麒麟饰演的入赘女婿宁毅,阴差阳错地从现代穿越到古代,随即开了金手指(指的是网络文学里角色意外拥有的技能),凭借其智商和贵人相助,收获了事业和爱情。

一个入赘女婿的升级打怪之路,竟然成为了当下最为人津津乐道的火爆剧情。播出12集后,该剧登顶各大数据平台前列。

同样被带火的还有套路相似的赘婿小说。免费小说网站“七猫”上,男性向小说热度排名前十榜单中,有三本即与之相关,听名字就能发现它们的相似性——《至尊狂婿》《上门龙婿》《超级上门女婿》。

中国最大的手机阅读平台“掌阅”中,热销榜单第一的小说为《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女婿怎么了?这些带着“上门女婿”人设的网络小说,一部部走向了爆款,出现在了我们能看到的各种社交平台场景中,甚至连地铁上的中年人,也在举着手机全神贯注地阅读。

这个现象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有学者研究曾经指出,男性偏爱的小说是事业向的,感情线只是附属品,但是,有平台数据显示,超过四分之三的赘婿文读者为男性。

2020年9月“疯读小说”公布数据显示:40岁以上的赘婿文读者占比超50%,平均年龄41.4岁。

赘婿文所使用的套路都是类似的:女婿入赘家庭多年都是“废物”人设,而后凭借隐藏的技能逆袭成功。这样的主题之所以受到欢迎,正如一份报告指出的,体现了“一定比例的男性读者,从亲密关系与家庭关系的角度展开自己的性别想象。”

网络文学的流行走向,和时代情绪的走势有着异曲同工之契合。当越来越多人喜欢看“上门女婿”的故事时,人们都偷偷藏着一个疑问:是我们的心态变了吗?

“石诚,你个窝囊废,都几点还在睡觉,赶紧死出来。”这位喋喋不休的别墅贵妇是石诚的丈母娘,对此他早就习以为常,只能唯唯诺诺:“许太,你千万别动气,我马上去打扫。”

丈母娘不准他喊妈,只能叫许太。

这是小说《狼婿》的开头,打扫卫生、端洗脚水的日常是每部赘婿小说无法摆脱的情节。赘婿文的特色大多是这样的:男主深藏不露,生活前期处处受到打压,妻子家人冷嘲热讽,突然有一天,迎来了绝地逆袭的高光时刻。

起点作家赵家明写了5年的网络小说,他认为,赘婿的人设暗喻了很多寄人篱下、吃软饭和没有社会地位的小人物形象,而网文主角的地位改变,会给读者一种巨大的反差感。

“就像穿越、重生和抗战等题材,赘婿是一种可以展开大量矛盾的切入点身份,”赵家明认为,“它永远不会过时,因为永远会有人看。”

这和逆袭小说的区别是,过去读者要一直等待主角变强,而赘婿文主角自身已经技能加身,读者很快就能期待到被打脸、主角碾压强者的爽感。

影视剧《乘龙怪婿》

譬如,《赘婿当道》中,男主角秦风在第二章即发现自己3年前投资的股票意外大涨,银行卡余额飙升至32亿。《至尊狂婿》的开篇里,出生在豪门的主人公林栋,做了9年上门女婿后,收到了家族给他的10亿元发展房地产的启动资金。

赵家明把赘婿文归为无线端时代的产物。2018年以前,网络小说的阅读以起点小说网2003年开创的VIP付费模式为主。而2018年起移动端免费阅读兴起后,类似的小说如赘婿文、兵王文、龙王文成为掌阅、番茄、七猫等手机阅读平台第一批的热点题材。

也是从无线端起,赘婿文这个词被发明出来,流行至今。

这些也就是我们熟悉的爽文,随着情节的推进,读者的期待不断得到迎合。这些期待往往是读者求而不得的,来源于人们生活里几乎不可能实现的幻想。

网剧《赘婿》

00后爽文作家“黑暗光点”曾撰写过兵王短篇小说,主线是少年武道高手回归都市,最后成为校花的贴身保镖、抱得美人归的故事。

他认为,爽文关键在于主角的“装逼”和“打脸”。赘婿小说里,上门女婿打脸妻子与丈母娘是最常见的事。小说《我上门女婿》里,得知男主角的真实身份后,岳父大骂妻子和女儿:“他(女婿)是我们苏家的恩人,你居然让他滚?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赘婿文的情节固定,男主人公凭借金手指翻身后,家庭地位也会随之提升。

《赘婿》作者“愤怒的香蕉”曾在受访时表示,“赘婿流”反映了过去男权社会中的一些问题:男性能力不行就要承受丈母娘的鄙视,而网文中男主一夜翻身的经历,能够将他们的压力释放出来。

为了弄清楚谁在看赘婿文,勿以类拒进入了多个赘婿小说读者QQ群。从QQ群显示的性别来看,男性读者占压倒性比重。以“最强赘婿”的读者群为例,群组共计382人,其中321人为男性,占83%。

在赘婿文群组里,催更与讨论故事情节是成员们乐此不疲的环节。他们经常为谁才是实力最强角色而争吵,“江北辰才是最强的,他天生王命,多华国最大的财阀企业他都是股东。目前出现的敌人都挨不过他几招就没了。”

有新手则在谩骂赘婿文的剧情:“你的妻子、丈母娘、岳父和小姨子都骂你废物。你却不反驳,那你可真的就是个废物了。”这样的观点得到了群友的一致安慰,“赘婿文主人公都如此,都在隐忍”“结婚了你就知道,妻子会嫌弃你的”。

影视剧《都挺好》

80后云南大理的客栈老板李嘉上,QQ名是“萤火虫”。去年,他因为在抖音上看过赘婿的短剧,自此喜欢上了阅读同类小说。尽管不同名字的小说背后,都是差不多的情节,他还是会在看店期间,频繁盯着手机。

李嘉上曾想过走上写作这条路,无奈因为文笔太差而放弃。但他很理解这类爆款产生的原因, “看别人的生活是种快乐,有人则当成是自己生活的写照,心境不同,感悟不同。”

他喜欢《最强豪婿·龙王殿》里的女主角纪雪雨。在小说前半部里,男主角陆枫虽然一事无成,但纪雪雨并未表现出强烈的鄙夷情绪。相反,她会为陆枫付出的小事,就算只是煮一碗红糖姜水,也能把她感动得眼眶湿润。

当这样的情节投射到真实生活中,就显得颇为无奈。说起自己的家庭,李嘉上给了句:“感觉一切都与我无关。”他形容自身命运可悲,早年没实力时“没能顶住矛盾”,导致对如今的生活产生了迷茫。

“什么样的矛盾?”

“丈母娘,势利眼,”李嘉上只给了六个字。

山东95后的大学生刘瑶放假回家发现,她49岁的母亲也喜欢上了赘婿文。她兴冲冲地发了一条微博:“大事件!连微信都没有的我妈突然学会并爱上了看爽文。”

母亲初中学历,在刘瑶印象里,身为自营商贩的她几乎没看过书,更别提用手机看小说。现在母亲却给她说,看赘婿小说“意义特别大”,赘婿一开始受尽欺负,但后面逆袭的过程,能印证很多道理。

“这就叫,不要狗眼看人低,”母亲顺口就是一句老生常谈的俗语,“人不要瞧不起人,说不定人家是个厉害角色。”

只是,刘瑶至今也没弄清楚,没有微信的母亲是从哪个软件看到了赘婿小说。

她只知道母亲在刷手机时无意间收到了推送,但手机端需要付费才能持续往下翻,等到刘瑶回家,母亲便让她帮忙搜索并下载免费的小说全集。

不少网友反映,父母迷上了赘婿文

事实上,以刘瑶母亲为代表的新读者,正成为移动端网络文学的中流砥柱。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过去从未接触过网络小说的人,被微博、抖音等平台推送的信息流广告和视频吸引,成为如今爽文小说的最大倾慕者。

最早让赘婿小说出圈的,也是网络短视频。由演员管云鹏饰演的“歪嘴龙王”,正是各类赘婿小说里的男主角。在不到1分钟的短剧里,他先要受尽屈辱,挨上几嘴巴子,再随着身份揭晓迎来反转。

短剧的高潮是官云鹏的标志性动作,“自信地把嘴往一旁用力一歪,露出一副“耐克”般的得意笑容”。

管云鹏饰演的歪嘴龙王

这类短视频的背后,往往会留下悬念。这并非为百家讲坛里留有余韵的“请见下回分晓”,而是用直白的技术手段——将观众导流至手机端小说的链接页面,吸引其付费阅读。

笔名为“临风”的互联网编剧在知乎上有14万粉丝。他提到,手机无线端特点明显,读者更为下沉,且很多人愿意付费阅读。在这样的发展模式下,无线端小说强调“求新求快”,小说与市场风向高度关联。

“谁抓市场抓得准,谁就容易赚快钱。一旦有人赚钱了,马上就会形成跟风,”他自称为中底层写手,而他总结的规律是,在网络小说界,大神引领时代发展,小神跟风,中底层写手吃剩饭。他即属于被迫跟风的类型,“什么赚钱写什么”。

不过,“临风”和赵家明都提出了类似的观点,赘婿文如今在网文届属于“炒冷饭”类型,题材已经不算新颖,但“常炒常新”。两人都认同,网文的市场趋势,属于一本书或者电视剧火了,能带起一阵风潮,如同网络上的热点,来得快,去得也快。

而赘婿文的出圈,恰恰得益于歪嘴龙王和电视剧《赘婿》的带动。

电视剧《赘婿》

对于电视剧《赘婿》的火爆,赵家明并不感到吃惊,因为他认为“原著就是一本伟大的小说”。他与众多知乎用户一样,奉作者“愤怒的香蕉”为偶像,称其为 “半部名著”。

不过,从起点中文网出身的赵家明并不看好赘婿文的发展。他认同市场的力量,但他总觉得屌丝逆袭文“千本书如同一本书”,还会扼杀作者自我突破的欲望。

“临风”最近关注的是网文圈最火的签到流。在这一流派中,主角往往处在有签到系统的环境。每获得签到机会,人们就能像游戏中“抽卡”一样,拥有一次技能加身的机会。

而幸运的主人公,每次都能抽到好牌,最后凭借各类开挂技能,走上人生巅峰。

看似弱智的剧情设置一样大有拥蹵。临风对此感叹:“社会压力太大,年轻人都不想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