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展:疫情再度暴露了风险社会的本性

施展:疫情再度暴露了风险社会的本性

2021年01月14日 12:42:23
来源:施展世界

本文节选自《破茧》第一部分“问题:风险社会中的观念茧房”

01

现代社会即风险社会

瘟疫和病毒古已有之,但病毒和对它的恐惧的全球性蔓延,却是一种现代性的现象。

正如德国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所指出的,现代社会实际上已经进入了一种风险社会。“风险”并不是一个现代性的发明,任何一个出发去发现新大陆的人,比如哥伦布,当然已经认识到了“风险”。但这些是个人的风险,不像那些随核裂变和放射性废料储藏而出现的问题,会构成对整个人类的威胁。

在古代,瘟疫固然可怕,有时甚至导致一城人“团灭”,但由于过去地理空间更加隔绝,人员流通缓慢,瘟疫不太可能成为全国或者全世界性的大危机。

但随着铁路、公路和航线把全世界编织在一起,任何地域性的公共卫生危机都有可能转变为全球性的危机。正如约翰‧多恩那首著名的诗里所写的:“没有谁是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踞;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接成整个陆地。……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

风险社会的特点是风险具有不可预测性。

在古代社会,分工是相对简单的,社会的结构也相对简单。这种社会的优点是好理解,因为本来社会就没有那么多分工,所以谁该干什么以及相互之间怎么配合都是显而易见的,一个人不需要太多知识就能掌握社会的分工体系,进而调动社会资源应对紧急情况。所以在古代一个读圣贤书出来的士人,也能承担大任、经世济民。

而现代社会最大的特点是分工高度复杂和细化,每个人都凭借其专业知识,做着自己领域内的一个细小分工,但这个领域整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很少有人能够把握。上升到全社会层面,问题就更复杂了。

现代社会运转机理之复杂,超越了所有单个个体的理解能力,没有人能清楚地知道它究竟是怎么运转的,我们只是知道它在运转。

这意味着,很有可能我们都不知道的某个事情,就会导致一个整体的系统性的崩溃;在极为复杂的关系网络中,风险传导的后果可能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2020年,我们经历了太多由“黑天鹅”引发的令人瞠目结舌的连锁反应,能做的只剩下不断地哀叹“见证历史”。

02

在风险社会,要让懂的人有权去做对的事

尽管风险的出现和传导难以捉摸,但风险的应对还是要依靠专业化的知识和高效的行动力。

在风险社会中,虽然我们没法确定危机什么时候到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危机一定不会爽约。正如贝克所说的,“你可以拥有财富,但必定会受风险的折磨;可以说,风险是文明所强加的。” 解铃还需系铃人,现代社会带来的风险也要用现代社会的工具来解决。

因此,应对突发风险的正确姿势,是让专业知识以最快速度转化为全社会的行动,换句话说,就是要让懂的人有权去做对的事情。

图|福山发表文章《疫情与世界秩序》时的当期《外交事物》期刊封面

美国著名学者福山,在疫情期间于《外交事务》期刊上发表了一篇题为《疫情与世界秩序》的文章。文中提出,应对疫情的关键能力在于三点,国家能力、社会信任和领导力(state capacity, social trust, and leadership),也就是能胜任的国家机构、受公民信任和倾听的政府,以及具有领导力的政治领导人。

这三点是相互关联着的,要成功应对类似疫情这样的危机,需要公民和政府之间有着基础共识和相互信任,而共识和信任来自两点:

一、对危机的应对能力,这需要技术官僚的专业能力来保障;

二、危机时期的领导力,这需要政治领导人展现出强大的意志力以及对专业能力的充分尊重。

然而,这次疫情当中,我们能很直观地感受到,如此重要的社会基础共识,却正在遭遇严重侵蚀。不仅仅是民众与政府之间的共识,民众内部的共识也在严重撕裂。

按说今天这样一种繁荣的世界,在社会共识上不应遭遇如此的撕裂,但为何现实却是如此?

我们要理解今天的秩序,必须首先理解这个问题。

03

共识:风险社会的基石

全社会拥有共识,这是现代风险社会能够有效应对风险的前提。原因在于,政策的落实并不能仅仅依靠一套纸面上的抽象条文,更要依靠这个社会的民情。

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高度强调了民情对于政治的实际运转的重要性。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也说,“政体的性质是构成政体的东西;而政体的原则是使政体行动的东西。一个是政体本身的构造;一个是使政体运动的人类的感情。”

脱离开一个社会的民情,对政治秩序的讨论则会落空。而要观察一个社会的民情,首先就要观察这个社会的基础共识。

一般情况下,国家机器担保法律的效力,人们依靠对法律的共识形成正常的合作关系,从而维持社会秩序运转。一个社会一旦没有了基础共识,对法律的正当性的共识就会破裂,一般的合作规则也就失效了,最终只能依赖暴力来维系秩序。

所以说,基础共识是日常的法律秩序能够正常运转的前提。

图|《大西洋月刊》往期文章头图,寓意为“共识破裂的社会,时刻处于被灭火状态”

遗憾的是,在当下的世界各国,社会的基础共识都在遭遇到严重侵蚀,于是,法律(规则)的可信度开始遭遇挑战。共识的溃散引发了各种危机。

一个有共识的社会,同样会有争论、冲突;争论、冲突实际上是社会向前演化所必须的一种动力机制。但在有共识的情况下,人们的争论首先是基于逻辑的、是尊重知识的,这样的争论为的是把事情辩明;争论过程所导向的是秩序的迭代演化、风险社会的自我升级。

如果没有共识作为基础,人们的争论就只是基于立场,有些人甚至仅仅是为了宣泄情绪,这样的争论过程不会尊重最基本的知识和逻辑,目的只是让己方获胜争论过程所导向的是秩序的自我败坏、社会的风险叠加,陷入一个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