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逃离“北上广”去丽江开客栈的人,现在过得怎么样?

那些逃离“北上广”去丽江开客栈的人,现在过得怎么样?

2020年11月30日 10:49:19
来源:凤凰网读书

前段时间,一则视频深深哭进了人们的心里。女孩儿加班半月多,生日当天想早下班,刚上车,又被领导叫回去加班,在网约车上崩溃大哭:只有银行给我发信息,祝我生日快乐……

许多网友表示:听她哭我也跟着哭;在北上广漂过的,都感同身受;成年人的崩溃……

逃离“北上广”早就不是新词了,确实,也有很多人付诸了实践,尤其那些去丽江开客栈的人,几乎是背负着人们羡艳和考量的目光前行的。到底是什么力量把他们推离了北上广?现在的他们过的怎么样?他们的勇气带给他们的是惊喜还是教训?

希望这篇文章能部分地回答这些问题。

01

2006年10月17日下午,22路公交车上,我收到了世界五百强A银行的 offe r。 至今我仍记得当时的激动与浑身的力量,还有想要在上海干出一番大 事业的冲动。

记得第一次去面试的时候,我穿了一套雪青色的、带有毛领子的、自认为 很时髦的衣服(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真 是五行多“土”)。

除了简历外,我什么都没拿(我们大四没课,直接出来实习,毕业证书要 次年才发)。

当时我的老板直接问:“你什么都没有,我为什么要录用你?”

“不是有三个月试用期吗?没过,一分钱不要,我走人;如果过了,请补 发我前三个月工资。 ”

“行,什么时候来上班?”

“随时。”

电视剧 《上海女子图鉴 》

电视剧 《上海女子图鉴 》

就这样,我终于可以自由出入位于陆家嘴金融圈、全上海最牛的甲A级写 字楼。 是的,当时我是一个20岁的、有小小虚荣心的女孩,一个体面的工作 地点是我得以炫耀的资本。 估计那栋写字楼里大部分人跟我一样,没人会在 意里面究竟有多少辛酸,单冲着这么牛的工作地点,我相信很多人都会在辞 职时稍微犹豫一下的……

我至今记得: 人生中第一个通过电话约来的陌生客户在离开时,说我和这个环境格格 不入; 我那个全身穿着阿玛尼的同事,在电梯口两眼死死盯着我那双娃娃头靴子 时鄙视的表情; 我那个公认为业绩很好的美女搭档,直截了当地说我的性格根本不适合干 金融投资这一行……

好吧,也许是初到这个城市,也许是还未涉世,不懂所谓规则,不懂职场 险恶,只相信天道酬勤,只想不计成本地拼一把……入职半年后,我做到了 团队的top,成了全团队实实在在的业绩保障。

在这里,我要感谢我当初的老板,虽然当初我长得“傻白”且“不甜”, 但是我还算能吃苦耐劳,又加上业绩方面确实没让老板操什么心,所以闲下 来的时候,他也很愿意教我:

“不要以为你让银行进账了,你完成业绩就算优秀了,真正的top是让 客户只认你,是你具有个人的人格魅力! 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将来无论 跳槽到哪里,你手上的客户资源都是你跟新东家最有力的谈判筹码。 ”

他的话我深信不疑地贯彻着,也着实为我累积了不少优质客户资源。

电视剧《上海女子图鉴》

电视剧《上海女子图鉴》

其实,那时候的小小业绩仅仅是让我有资格在这个社会,在人才济济的大 上海稍微站稳了脚跟。 那会儿因为客户的喜爱与支持,而我又可能是全陆家 嘴金融圈最年轻的员工,所以我骄傲自满起来,认为自己已经懂得了全部, 不需要再学习了。

如很多初入社会的小伙伴们一样,那时的我没有任何的经济负担,也还远 远没有到考虑结婚生子的地步,所以对于升职,对于荣誉我看得远远大过于 金钱。

即便当时的收入已经可以满足我在上海过小资生活,可是我的内心并没有 满足,我渴望更高的职位。

在外企(我当时工作的A银行是一家外企)工作的人都知道,晋升其实是 耐心与能力的双重考验,可我那时候却抱着“大跃进”的心态。

02

2008年年底,我刚跳槽到C银行,美国次贷引起的金融危机慢慢席卷全 球。 先是美国政府宣布对“房利美”“房地美”的救市计划,紧接着著名投 资银行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继而美林集团被收购……直到冰岛遭遇国家 破产,全球金融危机拉开了序幕。

身处这个行业的我,在每天的morning briefing上,看到的全部是一条 条关于某大企业倒闭、某大亨破产跳楼的新闻,那阵子我的心情很压抑,可 是还得继续拼业绩,工作考核不会停止。

那一段时间,周一到周五,我每天疲于应付客户、各种会议与老板的不 断施压。 每当到了周末,我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四月,梅雨季节的上海,整 个空气中都弥漫着压抑与阴郁。 我就那么麻木地躺在床上,不知道自己要什 么,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工作了,似乎已经达到了瓶颈期。

我依旧是C银行的业绩保障,老板对我的期望也很高。可是,只有我自己 知道我早已经开始吃老本了。 我再也没有能力和精力去开发新的客户了,而 实现我的行长梦还得等四年……

电视剧《上海女子图鉴》

电视剧《上海女子图鉴》

直到今天,我依然没有觉得当时的那份世界五百强的外企工作有多么了不 起,但是我的那些客户全部都是来自各行业的顶尖人物或者企业老总,因为 我的真诚——当时可能算是真诚憨厚吧,所以每个人都愿意教我这个初入社会 的年轻晚辈,或者愿意和我说他们过往的经历。 他们给我的宝贵经验与人生 指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财富(一点都不夸张地说)。

我记得HP集团前任大中华区总裁孙振耀先生说过: “外企多的是25~35岁的白领,40岁以上的员工很少,二三十岁的外企员 工是意气风发的,但40岁左右的外企经理是很尴尬的。 “我见过的40岁左右的外企经理大多一直在跳槽,最后跳到民营企业,比 方说,唐骏(打工皇帝)。

“外企员工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依赖公司的成功,并非个人的成功,西门 子的确比国美大,但并不代表西门子大中华区经理比国美的老板强,甚至可 以说差得很远。 ”

但进外企的人往往并不能很早理解这一点,把成功的90%归功于自己的 能力。

实际上,外企随便换个大中华区经理并不会给业绩带来什么了不起的 影响。

…………

好了问题来了,当这些外企经理40多岁了,他们的薪资要求变得很高, 而他们的才能其实又不是那么出众,作为外企的老板,你会怎么选择?

有的是薪资要求不高,但精明强干、精力充沛的年轻人,为什么还要用你?

我前两天问我的一个销售:“你会的这些东西一个新人两年就都学会了, 但新人所要求的薪水只是你的一半,到时候,你怎么办? ”

电视剧 《上海女子图鉴 》

电视剧 《上海女子图鉴 》

我第二次跳槽后,去拜访了一位跟我关系很好的民营企业的老总,她跟 我说: “是的,对于我来说,钱存在哪个银行都无所谓,因为我喜欢你这个孩 子,你很努力,也很上进,所以我愿意帮你,可是你的职业规划呢? 你有想 过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吗? 难道你想每隔几年就重来一次找工作的过程吗? 你真的觉得你的客户资源会长久存在吗? ”

那晚我彻夜未眠,我坚守了八年的恋情也以背叛在那晚画上了句号……

03

我很怀念第一次来丽江游玩时那个五月末的午后,我们几个朋友坐在一个 庭院里,喝茶、听雨。

当时我就那么瘫在一张充满纳西风情的沙发上,什么都不想,看着小雨从 天井落下……那时候心里的平静和惬意是我在上海永远体会不到的。 后来, 我甚至不记得当时那个庭院的地址和名字了,它的装修如何、档次如何,通 通不记得了,只有那时候的感觉让人久久怀念。

也许正是因为心里留恋这种感觉,我有了想要长留于此的冲动。

“醉饮美酒三千坛,笑看沧桑六千年。”我期待这样的生活,并在心里美 美地规划着,脑海里涌现出归隐丽江的生活画面: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可以调素琴,阅金经。

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

孔子云:何陋之有?”

于是,有了后来的 客栈 。

图片由作者提供

图片由作者提供

如果十年前的第一份工作算作初次创业的话,职业规划这一项我完全不合格,但这也是我千金难买的教训与宝贵经验。

现如今,我的归隐客栈算是我在丽江努力拼搏的第二次创业。这一次,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可是,有了家庭后,我被越来越多的因素所牵绊,很多事情还没有开始做,就跳出来一大堆人,告诉你做这个不行、做那个是错的……就连我当作 自己第一个孩子——亲手盖起来的客栈,在环境的影响下,我感觉它也已逐渐偏离了初定的航线……

04

前阵子,我发了一个朋友圈,大致内容如下:

“一做客栈的朋友说他最近压力很大,问我睡得怎么样?

我说睡得像婴儿一样。

他说我不愧是高手,现在行情差成这样,还能睡得着!

我沉默半晌:半夜经常醒来哭一会儿再睡!”

在客栈,每天都会有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来住宿,他们说得最多的就是: “好羡慕你们这种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哦,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喝茶、烤太阳(在丽江,人们把晒太阳叫作烤太阳),也太惬意了,将来等我们退休了,也来这边,花一点点钱盘个客栈养老……”

“丽江的艳遇多不多啊?”

“最近新闻老是报道云南宰客,或者黑旅行社的事情,搞得人怕怕的……”

说实话,被问多了,问烦了,我有时候也会跟一些很熟悉的游客朋友打趣:

“你当我们是小龙女呢,每天整一小杯蜂蜜水就能过日子?”

“还打算花一点点钱盘个客栈?还等你们老了?您还是算了吧,钱先甭说,如果没有一定的毅力、精力、忍耐力和足够高的情商,估计盖客栈的时候,等不到封顶,您就挂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用它来形容真正的丽江生活,我觉得再恰当不过了。

那些正在考虑辞职,想经营一家店,期盼将来过闲云野鹤生活的朋友,咱们有共同 的话题,一起聊聊?

我在丽江等你。

图片由作者提供

图片由作者提供

05

我一直深深记得四年前,在辞去众人眼里光鲜亮丽的工作,创建客栈时为了获得长辈们的资金支持,我对长辈们的承诺。 我当时大声驳斥着他们的规劝:

“我不要做一个只会工作的傀儡,现在的年轻人谁会缺衣少食?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在‘北上广深’漂着的人?我们并不快乐,因为我们没有信仰,没有让我们持之以恒地努力奋斗下去的动力,即便我们有再多的金钱,也只会感到麻木,不会感到快乐……中国缺少一种匠人精神,为什么日本的加贺屋、法国的安缦集团那么牛,中国却没有一个民宿企业可以与之抗衡?我希望我的客栈可以……”

也许有人以为我早就忘记了当年自己说过的话,可是每个字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我可以在大风大浪里摔得遍体鳞伤,但是我始终会朝着自己的方向前进,从不会偏离目标。

就经商而言,我毫无经验。但是根据十年前刚入职场的那点点初步成功的工作经历,我清楚,真诚和努力,还有非常强烈的信念是做成任何事情的不二法门。

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豪华酒店或者精品客栈层出不穷,人们忙着享受经济浪潮和高科技带来的便利和快感。可是,很多人告诉我,他们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失去了点儿什么。

是的,我依然会被五年前初次来丽江那个下雨的午后,那份品茶时的惬意所感动。我希望我的归隐客栈能够让人们摆脱浮华,能够让人们在这 里感受到当年我体会到的那份惬意与感动,这是生命最本真的东西,我们得把它找回来……

图片由作者提供

图片由作者提供

我也依然怀念十年前那个很土、很天真,但是充满动力与自信,倔强地独闯上海滩的自己。那段工作经历会一直陪伴我走下去,给我源源不断的动力和支持。

“只要你明确地知道要去哪里,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这句话我深信不疑。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希望下一个十年,当我再次写日记的时候,对于自己走过的路,我依然感动与无悔。 我的孩子可以骄傲地对别人说: “我有个让我崇拜的妈妈。 ”

我的归隐客们能告诉我:“嗯,这的的确确是个有灵魂的店儿,也对得起‘归隐’这个名儿。”

此生足矣!

本文节选自

本文节选自

那些逃离“北上广”去丽江开客栈的人,现在过得怎么样?

《归隐丽江:致不甘平庸的我们》

作者: 陆丽丽

出版社: 清华大学出版社

出版年: 201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