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天中有几小时为自己而活?

你一天中有几小时为自己而活?

2020年10月15日 14:35:42
来源:看理想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或许需要先听听马克思(Karl Marx)的意见。

一百七十多年前,马克思提出了“劳动异化”的理论。康德曾说,人作为目的而不是手段活着,马克思则给了这个抽象概念在工作领域中一个不一样的定义。到底什么时候人才是作为目的而活着,也就是为自己而活呢?

马克思的答案是,人可以决定自己所创造出来的东西,而不是反过来被所造物决定。当我们创造出来的外在力量,反过来统治了人,这就是一种“异化”。

在马克思的集大成作品《资本论》里,马克思揭示了最深刻的异化的本质。原本工作者可以决定自己运用工具去生产些什么,但是当机器出现后,却发生了古怪的现象,尽管工人依然使用机器,但是他们失去了主宰机器的自由。

他们无法决定如何运用机器,更无法决定机器要生产些什么,而是反过来,机器决定了工人该如何工作——类似于今天,大多数时候,是我们的工作决定了我们如何生活。

在工业资本的制度下,就这样发生了这种荒谬的逆转——本来的工具,变成了主宰人的主人。作为劳动者的我们,失去了自主权,只能在别人的规定和命令底下去出卖劳动力和时间,以换取金钱等生存物质资料。

也由此,绝大部分的时间,人本身只作为了手段而存在,而不是作为目的的存在,大部分时间便不是严格定义下一个完整的人。在此基础上,你不妨再想想,一天有几个小时是真正为自己而活?

举这个例子只是想说明,马克思在一百多年前提出的诸多理论,包括对资本、价值、人性、剥削、阶层的诠释,在今天依然出奇地精准。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再没有比今天这个时刻更适合重读马克思了。

今天我们的生活以及整个世界的运作状态,大多可以从马克思的理论中得到解释,也几乎没有多少人比马克思更加深刻地改变了这个世界。

马克思对于中国学生而言其实从来不陌生,不过却很少有人真正去读懂他的理论,为什么?一方面因为学习马克思的理论成为了一种义务,一旦成为义务,人们就不大容易产生兴趣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被过度政治化和符号化了。

如果你能够稍微摈弃这种刻板印象,试着去读一读马克思,尤其是他的代表作《资本论》,或许会对今天许多看起来匪夷所思又令人痛苦的现象有一种豁然开朗的理解。

比如,

为什么今天金钱扮演了这么重要的作用,甚至成为一种崇拜或“信仰”?

为什么人的欲望往往建立在商品的价格之上?

为什么“996”制度被人诟病却依然存在?

外卖小哥的难题真的与我有关吗?

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趋向于一种赤裸裸的冷漠的利害关系?

……

这些问题的答案你都可以从马克思的理论中窥知一二。他的理论依然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认识世界、解释世界的基本方法和框架。

当然,马克思的许多理论是值得质疑的,甚至是被事实证明错误的,或者让许多人无法认同的,但是他对世界运作的诠释和敏锐描述却也是无法绕开的。

基于此,看理想App也推出了有“经典摆渡人”之称的杨照所主讲的最新节目——《你好,马克思先生:资本论及其创造的世界》,带你一起重新阅读马克思,以及认识《资本论》里复杂深刻的思想世界。

💰📝

重新认识资本主宰的世界

马克思的理论和思想并不那么好阅读,《资本论》也是一本厚重的大部头,如果不是专业人士,要完整读下来难度的确太大。但是这一次,你完全可以跟随杨照的领读,来体会《资本论》的真正奥妙。

请放心,这不会是一门像你上学时期所听的那种枯燥无趣的哲思课,也不是一个原教旨主义式的原意翻译,杨照将自己曾经阅读马克思的经验梳理成章,以一种更私人经验、更完整呈现的阅读方式,试着让马克思在今天重新“活”过来。

最后,分享节目评论区一位朋友@摇摆鱼 很有意思的留言,他说,“一个人但凡有点理想主义,就无法对马克思无动于衷;一个人但凡有点功利主义,就无法对马克思深信不疑。这多有趣。”至于对这句话如何理解或者认同与否,不如先听听杨照讲述的马克思以及他的《资本论》吧。

讲述 | 杨照

《你好,马克思先生:资本论及其创造的世界》

01. 阅读“禁忌书籍”的个人经验

我出生成长在一个马克思和《资本论》被视为大毒草,绝对不许碰、不能够读的台湾社会,在那样的一个环境下,我其实连做梦都不敢想,有朝一日可以读到在当时台湾主流意识形态所规定的这都是荒谬、错误思想的原文版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对我来说有一件幸运的事,因为我从小喜欢逛书店,大了一点,喜欢到图书馆借书,再大一点刚好又遇到了台湾的图书馆,正在陆陆续续开架化,也就是以前到图书馆借书,只能够查书卡,后来我们可以进到书库里面,自己在书架上面选书。

大学二年级,我到台大法学院去修日文课,顺便也就去逛了台大法学院的图书馆,逛啊逛啊逛就逛到了那个书库的地下室,那是一个光是从楼梯要走下去的时候,远远就可以闻得到灰尘气味的地方,反复走过书架好几趟,我早已经猜测应该在那里的书真的就在某一个底层的书架现身了,那就是分成上中下三册,日本岩波文库版的日译本《资本论》。

02. 什么是“伟大的书籍”

在热衷于有关台大法学院地下书库的同时,我又发现了另外一个宝库,也是当时很少有一般大学生会进去的地方,那是台大总图书馆的参考书区。

我在这里看到了一套在文学院图书馆也有收藏的重要的参考书。那是1960年代美国芝加哥大学所出版的叫做Great Books,直译可叫做《伟大书籍》,或者《西方巨著》,那是他们认为的选出来人类文明当中的伟大书籍大全。

当我找到摆在那里的《伟大书籍》,眼光一扫,心跳就加快了——因为我一眼就看到总图书馆的这一套书,比文学院图书馆那一套多了一本,这本书的书背上只有短短的4个字母——Marx。我尽量维持让自己手不要发抖,佯装若无其事把那本大书取下来,快速地翻过。

没错,那里面就是《资本论》英文版的全文。

以大家无法想象的方式,在我大学时代,我的衣橱里,而不是我的书架上,有了日译本跟英译本的《资本论》,我用这两种译本逐句对读,读完了这三大卷。

03. 理解现代社会,绕不开马克思

1987年,我到美国留学,在哈佛广场的附近找到了那一家专卖左派书籍的革命书屋(revolution book store),在那里进去,我所买的第一批书,第一是《毛泽东选集》,再下来就是德文原本的《资本论》,这都是我以前在台湾地区绝对不可能有机会可以看得到的书。于是我又把《资本论》当作是,因为那个时候在哈佛大学我的博士考必须要靠第二外国语,刚好《资本论》就变成了我精进德文的教材。再把英文本跟德文本对读,再读了一遍。

我是用这种方式接触了《资本论》,读过了《资本论》。我必须把这个经验告诉大家,因为我相信这种经验跟大家都不一样。

我是在这样一种压抑、被禁止的情况底下,因而激发了最强烈的动机。我不只是读《资本论》,而且我仔细地读《资本论》,我仔细地想要弄清楚,马克思究竟在《资本论》里面他要说什么。

所以对我来说,《资本论》是一座大宝藏,在反复的阅读的过程当中,一点都不觉得无聊,而且第一次读、第二次读、第三次读,每一次都挖掘过去读的时候没有读到的东西。

《资本论》是一座我们绕不过去的大山。我们要理解今天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来的,所谓的现代生活、现代思想、以及现代社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在各个不同的面向稍微一阅读,我们就会遇到马克思,就会遇到《资本论》。所以,如果不了解马克思,不了解《资本论》,许许多多连接,到了这里就断掉了。

因为累积了这样的阅读经验,我希望找到一种方式,当然也希望有机会可以更完整地来呈现我所认识的马克思跟《资本论》。

04. 我希望让十九世纪和马克思“活”过来

而当我在讲完整呈现的时候,最关键的一件事情,是希望让大家可以认识到,这是一个活在19世纪,但是眼睛一直不断地往未来看、对未来的规划充满了热情和兴趣,一个活生生的人。

他预言的未来,他期待甚至他参与打造的未来,在相当程度上就是我们今天所遭遇到的现实,以及刚刚过去的20世纪。

我也希望借由这种完整认识马克思的方式来读《资本论》,大家可以取得分析看透现实的社会科学的观念跟工具。

我必须诚实地告诉大家,解读《资本论》,不会是一套容易听的节目,但是我能够承诺的是,在解读的过程当中,尽量不枯燥,尽量能够让那个时代在我的解读当中活过来,让马克思这个人在我的认识和我的描述当中活过来。这不会是干巴巴的教条,让大家可以体会、可以认知活生生的、真切的时代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