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第一口吃到香菜,我没了

外卖第一口吃到香菜,我没了

2020年10月15日 12:07:53
来源:新周刊

作者 槽值小妹

起蔬菜界的网红,香菜称第二,绝对没人敢称第一。

毕竟不是每道菜,都有让王嘉尔和王一博差点反目的能力。

在前段时间播出的《街舞3》中,看着香菜被全部夹走的王一博,实力展示了什么是教科书般的“瞳孔地震”。

他夹走的不是香菜,是我颤抖的心

这把香菜就这样把王一博送上了热搜,也引爆了吃瓜群众的热情。

讨论的中心不再是火锅局本身,而是一个灵魂话题:

香菜配得上被人这样喜欢?

没有人会拒绝美食

除非主角是香菜

如果说香菜对人类有什么杰出贡献,那一定是它能够完美地将大家分成两类。

一类为之爱到痴狂,一类对它恨之入骨,绝对没有中间地带。

比如香菜狂人王一博,代言了香菜味酸奶还不够,在出席活动时还扬言,想要发明“香菜棒棒糖”。

另一边的香菜受害人周震南,则愤然表示“等我有钱了,就去把香菜地都踩烂”。

这个愤慨的状态也引起了无数抵制香菜人士的共鸣,让大家几乎要异口同声地发出灵魂疑问:

香菜是人吃的东西吗?

“香菜有股臭虫的味道”,绝对不是少部分人的脑补,几乎每个抗拒吃香菜的人,都会产生这样精彩的联想。

他们真情实感地想让香菜退出自己的视线,有多远退多远。

在点餐时情绪稳定地打出“不要香菜”四个字,是他们最后的温柔。

结果还常常事与愿违

如果一不小心忘了加备注,只能挑香菜挑到饭凉。

有人在无数次遭遇商家的无视后,干脆灵机一动,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不吃香菜”。

本以为是加了双保险,没想到同时收获的是一份带香菜的外卖,和一个崭新的称号。

人间的悲喜并不相通,爱吃香菜的人只觉得他们吵闹。

在这样一次次的抗争中,反香菜人士早已感到疲倦。

于是他们选择了抱团,建立起“反香菜联盟”,希望能借助集体的力量,来让这个丧心病狂的食材消失。

把仇恨香菜的诗歌挂在首页,用“烧香菜”的仪式宣誓着大家的决心。

不满足于在网上宣泄的人,还可以在这里买上一件写着“我恨香菜”的T恤衫,把自己的决心放在胸前。

若是向反香菜联盟的群众们问起,为一棵香菜愤怒至此,至于吗?

他们会马上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什么叫点头如捣蒜。

香菜到底是什么味?

如果没有被人类放上餐桌,香菜就会是自然界一棵平平无奇的草本植物。

但借助自己独特的气味,它开始有了新的身份,从两千多年前就被希腊人征用,到中世纪欧洲人用它掩盖坏肉的臭味,再到中国人用它来调汤或凉拌。

在烹饪界,它也算是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只不过关于它的气味到底是香还是臭,人们始终无法统一答案。

因为这家伙,出身比较复杂。

图by图虫创意

香菜的独特气味,源于它叶子中含有的40多种化合物。其中82%是醛类,另外17%是醇类。

这里面导致香菜味道异于常菜的,就是含量极高的醛类化合物。

生活中也有很多含醛类化合物的气体或材料,比如机动车尾气、烹调油烟、新家具、建筑材料等等。气味各具特色,也着实算不上好闻。

所以很多人在面对香菜时会有种“串味”的熟悉感,有人说它像肥皂,有人说像金属,而更多的一群人,是真实地认为它和臭大姐味道毫无二致。

这是因为椿象,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臭大姐”在受到惊吓的时候,会从腹部的顶端位置喷射出大量含有醛类化合物的毒雾。

这些毒素对我们人类来说并不致命,但是味道绝对销魂,也和香菜绝对相似。

图by图虫创意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人能坚持喜欢和臭虫一个味道的香菜呢?

这是基因说了算的。

美国的一家基因检测企业23andMe曾经对5万个研究对象做过调查,结果表明,能够清晰敏感地感知香菜中醛类化合物气味的人们,身体中都携带了一种叫做OR6A2的基因

喜欢香菜的人,正是因为身体里缺少了此基因,对醛类物质的气味不够敏感,只能感受到香菜气味中的香气,于是成为了这一食材的忠实拥护者。

图by图虫创意

不过在所有不喜欢香菜的人中,只有一部分是OR6A2基因的携带者,因为讨厌醛类化合物而对香菜敬而远之。

至于剩下的那部分,是拥有着敏锐味觉的人。

这一部分人被苦味相关的基因影响,能够接受香菜的气味,却无法接受香菜的苦味。

吞进去的香菜对他们来说和吞药无益,与其强行咽下,不如放过自己。

总而言之,如果你不爱香菜,很大程度上是“命中注定”,无法和香菜一起书写一段美食情缘。

进击的香菜

不管你喜不喜欢香菜,我们都不得不承认,它是烹饪界一种相当重要的香料。

有研究表明,香菜的挥发油主要成分是烷烃。

烷烃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去除腥味,不管是鱼腥味还是肉腥味,只要放上一些,就可以统统去掉。

图by图虫创意

同时,它的营养价值也非常值得一提。

香菜的维生素含量是西红柿的2.5倍,胡萝卜素含量是番茄的2.1倍,维生素E的含量是番茄的1.4倍。

但表面上的倍杀数字,并不能成为香菜称霸蔬菜界的证明。

营养丰富的前提,是要有足够均等的质量。

香菜和番茄体积差距极大,两个番茄的重量,需要吃下一盆香菜才可以等同。

单纯把香菜作为调味剂使用的大家,恐怕一个月的食量,也达不到一个番茄的水平,营养价值就更难估量了。

热爱香菜的人于是开动了更多脑筋,让香菜更多地渗入到自己生活里。

各种衍生产品就这样应运而生。

前有香菜味薯片泡面爆米花,后有香菜味青汁果酒柠檬水,保证把大家的业余生活安排得明明白白。

实在觉得不过瘾,还可以用香菜泡个澡。

洗得干干净净,喷上香菜味的香水,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散发着醛类化合物的芬芳。

商家们不吝于将自己最大的脑洞安放在香菜身上,坚信只要做出的产品味道足够纯正,就能吸引喜欢香菜的猎奇人士来买单。

至于不喜欢香菜的人,抵抗是没有什么用了,要么敬而远之,要么等待那个和香菜和解的日子到来吧。

图by图虫创意

坊间传言,香菜是半辈子菜。前半生不爱吃的话,后半生就爱吃了。

很多曾经是反香菜斗士的人,也真诚发表过“退坑感言”。

不过会在潜移默化中慢慢接受香菜的人,很可能本身就不排斥香菜,只是由于心理作用产生本能的反感。

一旦在生活的接触中克服了这种心理障碍,面对香菜就像面对所有瓜果蔬菜一样,不仅不觉得难闻,还会沉迷于其中。

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有的人会毫无征兆地开始接受香菜,这也是和身体的发育有关。

人的嗅觉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差,从而降低对一些气味的敏感度。

也就是说,到了发现香菜变得不那么难闻的那天,你或许可以开始接受自己变老的现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