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鬓边不是海棠红》,这些男旦们到底有多媚?

《鬓边不是海棠红》,这些男旦们到底有多媚?

2020年03月25日 20:05:42
来源:了不起频道

《鬓边不是海棠红》剧照

图源:见水印

最近新出的《鬓边不是海棠红》,

我的朋友圈被尹正的戏服造型刷了屏。

不少小姐妹嗷嗷的呼喊着:

“我可以!!!”

小乔我还纳闷呢,

尹正又在《一剪梅》里出了啥新剧吗?

就看到了这个...

果然,

男人媚起来,就没女人什么事了!

《鬓边不是海棠红》剧照

男人反串女角并非始于京剧,早在汉初就有叔孙通“制伪女伎”和“紫坛伪设女乐”。

隋末风行全国的“踏谣娘”,一般也是指男扮女装。专业男旦大约在唐宣宗时出现,当时有孙乾、刘真等优伶“弄假妇人”的记载。

唐朝段安节所著《乐府杂录·俳优》中这样写到:“咸通以来即有范传康、上官唐卿、吕敬迁等三人弄假妇人”。

清朝俞樾《茶香室丛钞·弄假妇人》中又说:“《隋书·音乐志》云:周宣帝即位,广召杂伎,好令城市少年有容貌者,妇人服而歌舞,此又弄假妇人之始。”

虽然宋代以后,元曲、明代杂剧、传奇剧……等兴起,但此时还是女乐为主,男扮女角还不是主流。

《鬓边不是海棠红》剧照

唱戏班子“妇女能顶半边天”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清朝。

由于清政府的限制女伶演戏,一直盛行的女乐渐衰,男乐取而代之。四大徽班进京,京剧逐渐形成,男旦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削去头发。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电影《霸王别姬》中,张国荣饰演的小豆子总是将昆曲《思凡》里的台词错念。到后来,甚至被气愤不已的小石头拿起师傅的烟杆子直接捅破了嘴。

电影《霸王别姬》剧照

当时看到这一幕,小乔我的心都揪了起来。

放过小豆子!他还是个孩子啊!

但现实中,男旦们为了念好一句女儿郎的台词,做好一个勾人心的眼神,付出的辛苦远不止此而已。

《鬓边不是海棠红》剧照

除了刻意扭转自己的性别认同,他们从小就要涂抹各种可能有毒的美白产品。

为了模仿缠足女人的步态,要在舞台上踩跷;为防止中年发福后影响身段,很多男旦在超负荷演出后仍不敢多吃。

《鬓边不是海棠红》剧照

除了身材,更要特别注意训练表情,琢磨化妆技巧,力求媚态超过女人,京剧大师梅兰芳就是化妆高手。

和现在小姐妹们疯狂的“我可以”不同,在中国戏曲的发展史上,戏曲一直被视为有伤风化,君子不为的"末技"。

甚至在早期,京剧传统中的"男旦"还称为"相公",男旦汇集的地方被称为"相公堂子"。(ummmm,不是什么好词)

伶人的地位不容辩解地摆在了社会最底层,男扮女角则更是被看作是"不入流"的行为,被人鄙视。

《鬓边不是海棠红》剧照

而倡优地位的低下,使众多名伶为势所迫成为仕宦商贾所狎的对象。正如清代诗中所云:"朝为俳优暮狎客,行酒镫筵逞颜色……酒阑客散壶签促,笑伴官人花底宿"的狎优之风冠绝天下。

乾隆年间涌现出以蜀伶魏长生为代表的男旦群体,演出的剧目也多半是遗留着色情成分的"粉戏"。

人们在观赏其艺术创造的同时又侮辱他们、作践他们,艺术的尊荣与艺术创造者的低贱在他们身上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电影《霸王别姬》剧照

如今,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接受并喜爱上古老的京剧文化。融合了戏腔唱法的古风歌曲、拥有大量京剧元素的影视作品逐渐进入人们的眼帘,并被广泛传播。

小乔还是希望有更多诸如《鬓边不是海棠红》这样的影视作品,能把古老的艺术以接地气的方式呈现出来。

毕竟,商细蕊实在是太好听...啊不...京剧实在是太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