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百元日钞:我已筋疲力尽,弄不清自己现在躺在谁的怀里

一张百元日钞:我已筋疲力尽,弄不清自己现在躺在谁的怀里

2020年03月25日 08:30:00
来源:凤凰网读书

我是七七八五一号的百元日币。你可以稍微察看钱包里的百元纸钞,也许我就在里面也说不定。

我已经筋疲力尽,到底自己现在是在谁的怀里,还是被丢进纸篓里,我完全搞不清楚。听说最近要推出新型纸钞,我们这些旧纸币全都将被烧毁。

比起这样不知道自己是生还是死的感觉,我倒希望干净利落地被烧掉升天。烧掉之后,会去天国还是地狱?那全凭神明裁决。说不定,我会掉到地狱。

刚出生时,我还没有现在这样地卑贱。虽然后来又出来很多二百元纸币、千元纸币等比我更高贵的纸币,但我出生时,百元纸币还算是当时的金钱女王。当我第一次从东京的大银行柜台交到一个人手中时,那个人的手还微微地发抖。真的喔!那是个年轻的工人,他悄悄地把我平整地放入腰上的布袋,然后像肚子痛般左手掌轻轻地压住腰际。走在路上时是这样,搭乘电车时也是这样。总之,从银行到家中,他的左手掌一直压着布袋。

一回到家,他赶紧把我放置在神桌上参拜。通往我人生的大门打开了,竟是这样的幸福,当时好希望可以一直待在那工人家里。可是,我只在那工人家待了一晚。那晚工人的心情非常好,晚上喝了些小酒,然后对年轻娇小的太太说:“你不能再看不起我了。我啊,是个会工作的男人!”他不时神气地站起身,把我从神桌上拿下来,两手像是在呈接东西般一副参拜的样子,惹得太太发笑。可是,就在当时,夫妻间突然起了争执,最后我被折成四方形放入太太的小钱包中。隔天早上我被太太带到当铺,与太太的十件和服交换,被放进当铺冰冷的金库中。我身体急速感到寒冷,正当我因肚子痛而感到困扰时,又被带出外面重见天日。

电视剧《中国式离婚》

这次我是与医学院学生的一台显微镜交换。我随着医学院学生旅行至很远的地方,后来,我被那个医学院学生丢弃在濑户内海某个小岛的旅馆里。我在那旅馆柜台抽屉里待了将近一个月,从女服务员交头接耳中我听到那个医学院学生居然在舍弃我离开旅馆后不久便投身至濑户内海自杀。“一个人寻死真是愚昧!如果是个英俊的男子,我随时都可以与他一起自杀。”一个臃肿、年约四十、满是脓包的女服务员这么一说,惹得大家放声大笑。之后五年,我游走在四国与九州岛,身体明显地老化,而我也逐渐被人轻视。隔了六年再回到东京时,对于身体的巨大转变,连自己都感到嫌恶。

回到东京之后,我被一位在黑市里工作的女人所拥有。离开东京五六年,我改变了,东京似乎也有所改变。

晚上八点左右,我便跟着微醺的中介商,从东京车站走到日本桥,然后走出京桥穿过银座到新桥。这一段路非常黑暗,就像走在深山林中一样,不用说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只猫影都没看到。简直就像个不吉祥的恐怖的死街。

东京车站

接着开始有咚咚、咻咻的声音,在每晚的大混乱中,我一刻也没休息地从这人手上移到那人的手上,就像接力赛中的接力棒一样,眼花缭乱地被传递着。托此之福,我不但被弄成这般皱折,身上还沾了各种臭气,实在让人感到好羞耻、好泄气。那时候,似乎也是日本自暴自弃的时期。我从怎么样的人手上移到怎么样的人手中,为了什么目的,是在什么样悲惨的对话下让渡的,关于这些,各位应该都十分了解,已经听多见多,我不再详细说明。

我深刻体认到,像野兽的,并不只有所谓的军阀。那并不拘限于日本人,而是人类一个大问题。本来我以为遭遇命在旦夕的危险时,物欲和色欲都会被美丽地忘掉,可是事情却不是这么一回事。人们一旦走投无路,是会毫无善意地彼此贪婪攫取的。我体认到只要这世上有不幸的人,我就不会得到幸福。

所谓真正的人类感情是会为了自身、为了自己家庭的短暂安乐,责骂邻居、欺骗邻居、压倒邻居(不,你们都做过一次。更可怕的是你们是在无意识下做的,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请为此感到羞耻!如果还是人的话,请为此感到羞耻,因为羞耻是人才会有的感情),我看到了犹如地狱亡灵在打架、争吵的滑稽、悲惨的图像。

不过,虽然是这样低劣地被使用,但我曾经有一两次觉得能出生到这世上真好。尽管自己现在已变得这么疲惫,连身在何处也搞不清楚,看起来就像张普通的纸币一样,但到现在我还是有些无法忘却的快乐回忆的。其中一次是发生在我跟着一个黑店的老太婆从东京坐了三四小时的火车到一个小都市去的时候。现在就让我娓娓道来。

在那之前,我已经从很多的黑店穿梭到这间黑店,不过女人开的黑店会比男人的黑店更有效地将我双倍使用。

说到女人的欲望,实在比男人的欲望来得更深、更惊人、更可怕。带我去那小都市的老太婆不是等闲之辈,她给了一位男子一瓶啤酒,然后收下我。这次,她来到那小都市买葡萄酒。平常黑市价格是葡萄酒一升五十日币或六十日币,老太婆蹲坐着与店家窃窃私语,脸上不时露出奸笑,最后竟用我这一张纸币买到四升的酒,毫不嫌累地将酒背回家。总而言之,这个黑市老太婆的伎俩就是将一瓶啤酒与四升的葡萄酒以及一些水混合,倒入酒瓶中,制成二十几瓶的啤酒。这已经超出女人欲望的限度,而且这老太婆还一脸不高兴地一边抱怨这世界实在太苦了,然后一边走路离去。我被放进葡萄酒黑店老板的大钱包中,才睡到一半,马上又被抽出。

这次被交到一位四十多岁的陆军上尉手上。这上尉好像是黑店老板的同伴,他拿来一百支军人专用的烟草“荣耀”(尽管那个上尉是这么说,后来经葡萄酒黑店老板一算,发现总共只有八十六支。葡萄酒黑店老板非常生气地大骂:“混账!”)。总之,与包有一百支烟草的纸包交换,我被粗鲁地放进那上尉的裤袋里。当晚,我便在郊区微脏的小吃店二楼提供他吃饭。上尉拼命地喝酒,猛灌高级葡萄酒白兰地。他的酒品好像不太好,喋喋不休地骂着陪酒的女人。

“你的脸怎么看都像只狐狸。(他把狐狸念成虎狸,不知道是哪里的方言)我记得很清楚,狐狸的脸上有尖尖的嘴巴,上面还长着胡须。胡须是右边三条、左边四条。狐狸的屁真是让人受不了,那里还会冒出黄黄的烟雾,小狗一闻到,就会猛打转,然后啪的一声倒下。不是,这不是骗人的!你的脸是黄色的,奇怪的黄色,一定是被自己的屁给染黄的。哎呀!好臭!是你放的屁吧!哎呀!居然放屁!你不觉得很没礼貌吗?你不知道就算不知羞耻,但在军人的鼻子前放屁还是件很没常识的事吗?我对这很敏感。我光用鼻子闻就可以知道狐狸跑到哪里,怎样都不能安心。”他煞有其事骂着低劣的话。

此时,远远传来楼下的婴儿哭声,他又继续骂道:“烦人的饿鬼,扫我的兴。我是很敏感的,不要看不起我。那是你的小孩吗?真是奇怪。狐狸的小孩也会像人类小孩那样哭,真叫人吃惊。岂有此理,带着小孩做买卖,真随便!就因为尽是像你这种不知身份的下贱女人,日本才会陷入苦战。你们如果不是智力不足的笨蛋,日本就会胜利。笨蛋!笨蛋!不管怎样,这个战争是没什么好说的了。狐狸与狗,都是会团团转,然后啪的一声倒下的东西。这场仗是不会打赢了!所以我每晚这样喝酒买女人,不行吗?”

电影《艺伎回忆录》

“不行!”陪酒的女人脸色发白地说,“是狐狸又怎样!讨厌的话不要来呀!现在日本,这样喝酒玩女人的只有你们。你们的薪水是从哪里来的?请好好地想一想。我们赚得的钱大半都给了老板娘,老板娘再把那些钱用在你们身上,让你们可以在这家小吃店里喝酒。不要瞧不起我,虽然我是一介女流,但我还养得起小孩。你知道现在抱着初生儿的女人有多辛苦吗?你们是不会知道的。我们的乳房已挤不出任何的乳汁,孩子只能对着空乳房猛吸,不,现在连吸奶的力气都没有了。啊!没错!他是狐狸的孩子。下巴尖尖,满是皱纹的脸已经抽噎地哭泣一整天了,我可以抱给你看。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忍耐着。而你们又是怎样呢?”话说到一半,空袭警报传出,伴随着警报同时又传出了爆炸声,然后开始了砰砰、咻咻的声音,房间的窗户全部都被染红。

“啊!来了。终于来了!”上尉大叫站起身,白兰地摔在地上。他人没站稳,身体跌了个踉跄。

陪酒女像小鸟般迅速地冲下楼,背起婴儿,再爬到二楼。”喂!快逃啊!那很危险,真的!”她从后面提起像没骨头、全身软趴趴的上尉,拖着他下楼,帮他穿好鞋,然后拉着上尉的手匆忙地逃到附近的神社里面。上尉在那边还呈大字形仰卧着,对着空中爆炸声不知道在狂骂什么。啪啦!啪啦!降起火雨,神社开始燃烧。

“拜托啦!长官,逃到对面去吧!在这里枉死很没意义。能逃就快逃!”

在人类的职业中,被指为从事最低等买卖的这位瘦黑憔悴的妇人,闪耀着在我黑暗的一生中见过的最尊贵的光辉。啊!欲望喔!走开!虚荣喔!走开!日本就是因为这两个因素才失败的。陪酒的女人什么欲望都没有,也没有虚荣,她只想拯救眼前醉倒的顾客。 她用全身力量抬起上尉,抱着他的两腋,歪歪斜斜地走到田圃里避难。就在逃离后不久,整个神社都变成一片火海。

陪酒的女人将醉醺醺的上尉翻倒在已经收割完成的小麦田里。她让他睡在微高的田畦荫上,然后自己颓然地坐在旁边猛喘气。上尉此时已经鼾声连连了。

当晚,那小都市到处起火燃烧。快天亮时,上尉这才张开眼睛,爬起身,茫然眺望着还在燃烧的大火。突然间,他注意到身旁那位正点着头打瞌睡的陪酒女人。一种非常狼狈的感情油然而生,他准备逃跑,走了五六步,又折回来,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五张百元纸币同伴,之后又从裤袋里抽出我,将六张纸币叠在一起,折成一半,插入婴儿最底层衣服下面的背上,然后仓皇地跑开。我就在这时候感到相当地幸福。一个货币能这样被有效使用,是多么幸福啊!婴儿的背后干干的,很瘦。虽然如此,我还是对其他纸币同伴说:

“再没有比这边更好的地方了,我们真幸福。希望一直待在这边,温暖这宝宝的背,让他变得丰腴。”同伴们都沉默地点点头。

本文摘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