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万多年前,半兽人就和动物 「同框出镜」了?

4万多年前,半兽人就和动物 「同框出镜」了?

2020年02月14日 16:02:08
来源:大象公会

印度尼西亚发现的一幅4.4万年前的岩画,描绘了一幅狩猎场景,其中有一些神话形象。

考古学家在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岛上,发现了一幅描绘围猎猪和水牛的岩画,称其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事件记录,并认为该画有超过4.4万年的历史。

这是在印度尼西亚发现的一幅古代岩画,局部画有一种倭水牛(右)——面对着几个体型较小的半人半兽形象。来源:Ratno Sardi

这幅岩画长4.5米,从画中的红褐色图形来看,整幅画似乎在描绘某种类人形象狩猎当地动物的故事。此前在欧洲遗址发现的岩画可追溯至约1.4万-2.1万年前,曾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清晰叙事类作品。而公布这一最新发现的科学家表示,印度尼西亚的这幅岩画在创作时间上超过了上述欧洲作品。

“这是我前所未见的。我的意思是,我看过这个地区成百上千的岩画遗址,但从没见过这样的狩猎场景。”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的考古学家Adam Brumm率领团队完成了这项研究,并在2019年12月11日在《自然》上发表了论文1

其他研究人员表示,此次发现具有重要意义,因为动物绘画也是最古老的艺术作品记录形式,它们能清晰展现自然界中物体或形象。不过,有些研究人员对于这幅作品表现了一个“场景”或故事的论断不太信服。他们认为,该岩画可能是在不同时期绘制而成的,时间跨度或长达上千年。英国杜伦大学的考古学家和岩画专家Paul Pettitt表示说:“是否称得上场景,得打个问号。”

古代艺术

“他们发明了一切。”据说Pablo Picasso在参观法国多尔多涅谷著名的拉斯科洞穴(Lascaux Cave)后说了这番话。拉斯科洞穴于1940年被首次发现,洞穴壁画中记录了约1.7万年前画下的上百种动物形象。来自该洞穴的一幅图画以及同时期的其他绘画被普遍认为是已知最早的叙事类艺术作品。在那之后的几十年里,考古学家在法国肖维(Chauvet)岩洞和西班牙的卡斯蒂略金字塔(El Castillo)等欧洲洞穴中发现了更古老的岩画,都可追溯至3万-4万年前,画中包括一些动物和艺术符号。

法国西南部拉斯科洞穴的岩画保存了非常清晰的叙事场景,可追溯至约1.7万年前。来源:Alamy

许多研究人员认为,之后在非洲、澳大利亚和亚洲发现的岩画都不如这些欧洲作品年代久远;众所周知,此类艺术作品的测年难度很大,因为它们有些是由木炭这种原材料绘制而成,而这种材料的历史可能比画作本身要悠远得多。后来,Brumm等人在2014年和2018年分别报道了苏拉威西岛2和婆罗洲3洞穴中的动物绘画等艺术作品,发现这些作品有着超过4万年的历史——与欧洲冰期(European Ice Age)的作品创作于同一时期或更早——他们的发现震动了整个考古界。

2017年12月,澳大利亚的Brumm正埋首书桌前,突然印度尼西亚的一位同事给他发了一个模糊的狩猎场景,照片拍摄于苏拉威西岛南部一处名为Leang Bulu’Sipong 4的洞穴。Brumm说:“这些照片突然出现在我的iPhone上,我想我当时大声喊出了那个非常澳式的四字单词。”这位小组成员名叫Hamrullah,他是常驻苏拉威西岛的考古学家和洞穴研究者,为了抵达另一个洞穴顶部的狭窄通道,他爬上了一颗无花果树,就在那里,他发现了这幅岩画。

👇点击下方视频👇进一步探索洞穴中的岩画

来源:Maxime Aubert

岩画中貌似记录了一种苏拉威西岛野猪和一种体型较小的水牛,又叫倭水牛。这些动物的旁边是一些较小的形象,看起来颇像人类,但夹杂着动物特征,如尾巴和类似动物的口鼻部。画的局部可见倭水牛被许多手握长矛和类似绳子的类人形象夹攻。

这些动物与人结合的形象,神话中称为半兽人,显示出苏拉威西的早期人类已经具有构思自然界中不存在的事物的能力,研究人员如此说道。Brumm说:“我们不知道这幅画想表达什么,但似乎与狩猎有关,好像也有点神话或超自然的意味。”

欧洲能找到的最早的此类形象是一种半狮子半人的本白色图案,最初发现于德国,经估计有4万年的历史,但也有观点认为它的历史实际可能要短得多。拉斯科洞穴有一幅1.7万年左右的画,画中一头野牛正冲向一个鸟头人,被认为是最早记录一个清晰场景的欧洲岩画之一。

“爆米花”测年

为了确定这一狩猎场景的年代,格里菲斯大学考古学家Maxime Aubert带领研究人员,分析了这幅画上沉积的方解石“爆米花”。由于矿物中的放射性铀会衰变为钍,通过测量这些元素不同同位素的相对含量,研究人员得以确定,一只猪表面的方解石至少形成于4.39万年前,而两头倭水牛上的沉积则有超过4.09万年的历史。

测年能让科学家大致了解具象绘画的起源。英国南安普敦大学的考古学家Alistair Pike说:“人们一直认为具象绘画起源于欧洲,但最新结果表明事实并非如此。”但他也指出,研究人员只对动物部分进行了测年,因此,半兽人也可能是后来添加上去的。Aubert说,团队并没有在半兽人上发现方解石样本。

Pettitt说,在世界其他地区,包括欧洲、非洲、北美在内,动物和人类“同框”直到约1万年前才较为常见。因此,如果没有确凿的测年证据,“我可以肯定地说,人类形象是后面才加上去的。”

Aubert则认为动物和半兽人是同时创作的。它们的颜色相近,风化方式相同,且该地区的其他岩画都来自同一时期。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的考古学家Bruno David同意Aubert的解读。不过,他建议检测一下用来画动物和半兽人的颜料是否为同一种颜料。

David说,如果整幅画的历史确实超过4.4万年,或许意味着抵达东南亚的早期人类,具有用符号描述和讲故事的能力。他还说,考古学家已经在非洲南部发现了调色板和早期人类制作的有抽象雕刻的蛋壳等物件,“在非洲发现这类叙事类画作或更早的画作,可能只是个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