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的钱去哪儿了|大象公会

盖茨的钱去哪儿了|大象公会

2020年02月13日 16:27:11
来源:大象公会

美国很多富豪慈善捐助为了抵税,但盖茨不是。

比尔盖茨为什么要捐钱,最常见的解释是这样的:

先不管比尔·盖茨是否是避税,对新型冠状病毒(2019- nCoV)病毒疫情,盖茨基金会的反应很迅速。

2月5日,盖茨基金会宣布承诺投入最高1亿美元赠款,分用于病毒病例的发现隔离和治疗、加强非洲和南亚弱势人群的保护和加快新型冠状病毒疫苗、治疗和诊断工具的识别、开发和测试。

2019年11月16日,比尔·盖茨以1100亿美元净资产超过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重新成为全球首富,被中国媒体问到「重回世界首富有什么感受?」盖茨是这样回答的:

盖茨夫妇2010年就曾宣布,将陆续把95%的财产都捐献给慈善用途。

有些人说,盖茨等富豪这么做是为了避税,是为了在传承财富时不必支付巨额遗产税;捐出去钱,最后还是为了让钱回到自己手里。

使用慈善信托的方式进行避税,确实是许多美国富豪常用的财产运作方式。

美国富豪要交什么税

在美国,如果某个亿万富豪没有采取避税措施,他一生中主要需要交哪些税,承受多高的税率?

按2017年税率,在联邦层面他面对的主要是三种税:

第一,个人所得税和短期资本利得税,税率随收入额递增,最高税率为39.6%,对个人的薪金、利息、租金、持有期不足一年的资本利得等收入征收。

第二,长期资本利得税、长期分红税,税率为15%,前者对持有期一年以上的资产交易增值部分征收,后者对持有一年以上的合资格股份分红征收。

第三,遗产税、赠予税,在个人将财产转移给子女等继承人时征收。每个人一生中累计赠予他人的财富低于549万美元的部分免征赠予税,高于此数部分的赠予税率为40%。遗产低于1万美元的部分免征遗产税,高于1万美元的部分累进,最高税率为40%。

对亿万富豪来说,薪金等收入是极小部分,日常收入的大头来自长期资本利得和长期分红,对应的税率为15%。据说乔布斯生前就是这种类型,每年缴纳本年度收入的15%-20%的税。

比尔·盖茨等大富豪的日常纳税,很可能也在这个区间内。如果某个富豪平时很少进行增值资产的套现,不触发资本利得税的话,他的日常税率还会更低。

因此,对富豪来说,一生中面临的最大一笔税往往是遗产税/赠予税。如果不采取避税措施,那么传承遗产时40%的财产都要用来交税。

不过在美国,慈善捐助可以抵消应缴税额。这样,许多富豪都希望以慈善捐助的方式规避、节省巨额遗产/赠予税。这也就是所谓的慈善抵税。

慈善捐助是怎样抵税的

最简单的抵税方式,是通过直接慈善赠予来抵税。

根据美国税法,个人将资产捐赠给税法认可的慈善组织后,捐赠数额可以抵消应缴税额。具体办法是,在捐赠的同一年,最高可以抵消掉相当于其年收入20%-50%的税额,如果这一年的捐赠额在抵税后仍有剩余,在接下来的四年中可以继续抵消。

直接慈善赠予通常只是增加了捐赠者支配财富的自由度,并没有省钱的效果。你可以选择是把钱交给税收的口袋,还是交给慈善的口袋,但这么做并不能让你少掏钱。

只有少数情况下,有些人的年度收入刚好卡在某个高额纳税线之上,需要为超线的部分缴纳高税金;这时,这些人可以通过慈善赠予抵税的方式,让自己的应缴税收入降到高额纳税线之下。

更复杂的抵税方式,是通过「分离利益慈善信托」的形式来抵税:富豪把资产注入一家慈善信托组织,这家慈善信托一方面经营运作资产的保值增值,另一方面把这笔资产及其增益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分配给慈善受益方,即各种慈善事业,另一部分分配给非慈善受益方,这一方往往是富豪本人或他的子女继承人。

常见的一种分离利益慈善信托,是「慈善先导年金信托」 (Charitable Grantor Lead Annuity Trust)。例如,假设张三手上有一千万美元,他打算20年后把这笔资产及其增益转让给他的女儿,尽可能地避税。那么,按照慈善先导年金信托的形式,他可以这么做:

(1)把这笔资产存入信托,20年内不能动用这笔资产。

(2)信托组织每年支付固定数值的年金给慈善事业。

(3)信托组织经营这笔资产,正常缴纳资本利得税、消费税等税款。

(4)按照信托发起时国债利率1.2倍的利率计算历年支付的慈善年金的现值。同样的年金,国债利率越低,折算出的现值越高。在最初的一千万美元中,与现值相当的数额可以免征遗产税/赠予税。如果现值等于一千万美元,则可以免除全部遗产税/赠予税。

· 摩根大通估算的20年先导年金信托收益,比较了零捐款、直接捐款、授予人先导年金信托和非授予人先导年金信托四种形式。MM表示百万

这样,20年后,信托中的剩余资金可全部转移给张三的继承人,不必再缴纳赠予税/遗产税。而且,只要这家信托在20年间经营得当,每年的利润能跑赢慈善年金和国债利率,张三传承给后代的财富将大大高于他不做信托情况下所能传承的财富。

分离利益信托之所以能帮富豪省钱、少交遗产税,奥秘在于美国国债利率这些年的连年下降。1989年美国国会立法时,将信托年金现值计算与国债利率绑定。在1989年时,美国国债利率高达11%,当时若进行分离利益信托,并无免税利益可图。然而,从那时起,国债利率连年下降,到了2000年之后,分离利益信托跑赢国债实现避税,已成了轻而易举的事。

· 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变化趋势

最先利用这种信托避税机制的名人是肯尼迪总统之妻,杰奎琳·肯尼迪。她在1994年去世时,其遗嘱就采用了先导年金信托的形式。此后,这类信托也被统称为杰奎琳信托。

此后,分离利益信托成为美国许多大富豪躲避遗产税的利器。其中,沃尔玛集团的掌舵者沃尔顿家族一家就建立了20多家分离利益信托,用于经营传承家族财产。

· 创建了沃尔玛的沃尔顿家族是美国最富家族

据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估计,美国每年有1.2万亿美元的富豪资产进行代际转移,但实际征收到的遗产税/赠予税只有140亿美元左右,只相当于总额的1%;其余数额,大多经过分离利益信托等方式做了避税。

盖茨基金会的钱用在哪里

然而,比尔·盖茨不一样。

1999年,比尔盖茨夫妇创立的盖茨基金组织,由两个实体构成:盖茨基金信托,负责挣钱,利用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的捐款进行资产增值经营;盖茨基金会,负责花钱,每年从盖茨基金信托接受资金,从事健康和教育等慈善事业。

在法律性质上,盖茨基金信托是纯粹慈善信托,而非分离利益信托。换句话说,盖茨基金信托以慈善事业为唯一受益对象,没有一分钱会流向盖茨的子女。

今年是盖茨基金会成立20周年。盖茨夫妇今天(2月10日)发布了,信中最新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二十年中,盖茨基金会总共捐赠了538亿美元。

盖茨基金会与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共同创立了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到2019年,Gavi已经为超过7.6亿名儿童接种疫苗,避免了1300万儿童的死亡。

它也成功地将更多疫苗和物资,以更低廉的价格引入市场。比如,一剂可以预防五种致命感染的五联疫苗(pentavalent vaccine)过去的价格是3.65美元,现在不到一美元。

为应对艾滋病的不断扩散,以及另外两大疾病杀手,盖茨基金会在2002年资助成立了帮助低收入国家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的全球基金(简称全球基金)。

全球基金同样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仅在2018年,在项目实施的国家中就有将近1900万人获得抗艾滋病毒治疗。

最后,许多人坚信盖茨基因会不是真慈善,还有一个这样的理由:盖茨基金会是由盖茨家族的人掌管,而他们心中真正的捐款,是把钱交给政府派来的干部管。

这确实是它不够彻底的地方。所以,这篇文章恐怕不能说服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