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感从哪儿来?来自工作单位吗?

安全感从哪儿来?来自工作单位吗?

2019年12月02日 17:01:25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我大学毕业两年后,初见一位事业有成的前辈。

她问起我的职业规划。

我愣头愣脑地说,因为从大学到现在,已经已经出了几本书,写杂志、报纸和互联网专栏也凑合有点收入,就这样写着吧。

前辈出于礼貌,脸上没流露出嫌弃,嘴里还是问了:你没有单位,生病了怎么办?残疾了怎么办?

我陪着笑:就只能好好锻炼身体呗,小病死不了,大病医不好……再者说,咱们不能老往坏处想对不对?

前辈问:那你这样生活,太没有安全感了嘛。

我说:我觉得吧,安全感是自己给自己的。只要人还有用,没有单位也能活下去。但凡没用了,有单位估计也会撇了你。所以,还是靠自己吧……

身为有单位的人,前辈对我这番话,流露出了明显的厌弃之情。

有句话,我藏着没说。

这位前辈,单位极为靠谱,所以大概觉得我朽木不可雕。

但我自己在无锡,有远房长辈经历了下岗,经历了内退。我妈妈以前,也在单位里被坑过。

这些让我明白,“有一个单位”,未必能给人安全感——就算有,也是虚假的安全感。

但我也理解前辈们:

我们的上一辈人,吃了许多苦,所以凡事通常会求稳妥。

他们通常会要求你快点按部就班地将自己的人生给固定下来:就业、结婚(不管对象是不是喜欢)、生孩子、供房子、为孩子上学存钱……

只要绑定一个单位,这一切都有了着落,于是就能安然继续了。

我自己开始做自由职业,图的是简单清爽。

做这行,人际关系相对简单:

合作熟了的编辑,彼此递一言两语,意思明白了,就不用多掰扯。你提要求,我交稿子,大家得益。

对生活,自己心里也比较有数。比如某段时间很忙,但明确知道自己能挣到钱。某段时间钱少,嗯,但能享受点闲空儿。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收入和闲空难两全,好在自己也能权衡。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

坏处也有。比如安全感当然欠奉。

没有后台,没有背景,什么事都得靠自己。

但好在,自由嘛。

为了在自由职业状态下有安全感,理所当然,就要开源节流。

挣多少花多少?那是不成的。

多挣,少花,才行。

这里就是自由职业的另一个好处了:人际关系简单,会少许多额外支出。

我没有提前消费的习惯,因为任何收入都是一笔一笔来的,谈不到未来的长期收入。

坏处是没法买大东西、做大生意。

好处是不用背债,也没什么牵绊。

“我还能挣钱;我的开支还不大;我没有欠债。”

日复一日,自由职业者的安全感,就是这么来的。

当然,自由职业者太特殊了,但旁观者清,看着身边工作的诸位朋友,我也有些心得。

我的同龄人们,陆续有了各自的单位,有了各自的人脉和靠山。

我自己写字途中,也承蒙各色单位青眼,给我面子,请我去就职,但我终究没法去上班。

多年以来,我写的纸媒中,也有几家不做了的;有两家“你可以来我们这儿做编辑嘛”的纸媒,直接消失了。

我跟长辈们说起,就举例了:“您看,如果我把自己绑定在那个单位,现在就失业啦!”

我从开始写东西起,就没拘束过自己。报纸、杂志、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纸书、翻译,都写——没法子,自由职业者没有挑选的权利。

反过来的好处就是,哪一家消失了,我也不会因此,忽然没饭吃,堵门扯横幅。

这么多年看下来,我发现了一点:

世事如流,变换无休。我们不知道2025年的科技会如何改变生活,2030年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就像我在2006年,想象不到如今的世界是这样。

把自己绑定在什么上头,变成一颗螺丝钉,看着稳妥,但长久来看,不保险。

这个时代的大多数普通人,找到单位,是出卖自己的时间与劳务,得回足够物质与精神食粮的酬报。这样挺好。我爸就这样干了一辈子。

但许多普通人因为单位给的安全感,于是敢提前消费了,置家置业了,这其实是冒风险的——所以在变故到来时,措手不及。

更长远一点,延长到一生的话:

我知道,年轻一些的人,都希望能够自己做的行当能中个头彩。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用父母们的表述就是,“学个热门专业,将来好挣大钱”——我自己也这么过来的。

但时代行进太快了。谁知道今时今日的热门专业,将来会如何呢?2003年,还在用猫上网用诺基亚打电话的你,料得到今时今日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么?也未必想得到移动互联网居然会让直播行业和影视业这么发达吧?同理,我们也未必想得到2030年的世界是什么吧?

伦纳德·巴伯认为,社会科学的意义在于控制与预测。但因数据有限,最多能够控制预测到一个范围之内。再具体细节,则人算不如天算。

安全感,只能来自自己。

作为一个大机器,当然希望每个螺丝钉不出怨言,尽忠职守。所以总是试图让螺丝钉们有安全感。

当然,螺丝钉生病了、被裁了要赔偿时,大机器不一定会多温柔。

作为一个个体,一个能思考、能活动的个体人类,那么:

开源,节流,学习,保持健康,善待家庭,别背债,以及,不要把命绑在任何一个单位之上——从一开始,就得想清楚这点。如此则有来有往,当不成螺丝钉了,也不至于太措手不及。

以及,尽量保持自己是有用之身。

我妈以前跟人谈合作时,我爸总提醒她这一点:“你如果对他没啥用,他干嘛要跟你合作,白送钱给你?你只要有用,还怕他不跟你合作?”

就是这道理。

开头提到的那位前辈,十几年后再见到我时,颇为不快。似乎她的单位有颇多不厚道处,让工作了几十年的她大有被辜负之感。

时候过了,也能够谈开了。

我们聊了聊,总结出了这么种心态。

——人都会下意识地为自己的立场说话。

——不在单位的人,比如我,就会想尽一切办法,说单位没啥用,安全感只能靠自己。

——在单位的人,则会想尽一切办法,说单位特别好,安全感来自单位。

——说来说去,我们都是希望在说服别人的时候,说服自己:现状特别好,就这样吧……

——所以,自由职业和在单位,骨子里都没一定安全感。大家都在想法子找理由说服自己罢了。所以我上面这篇话,您也别全信。

——但是,您看:安全感这东西,到最后,需要说服的,还是自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