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鸦传说:伦敦塔中的渡鸦为何会成为英国国家命运的象征?

渡鸦传说:伦敦塔中的渡鸦为何会成为英国国家命运的象征?

2019年12月02日 15:51:27
来源:野谈历史

当你漫步在伦敦塔静谧的草坪上,当你在感受白塔带来的历史厚重感,几只黑压压的身影可能在扰乱你的清净同时,却又带你回到过去的年代。渡鸦,在英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英国有这样一个传说:“如果有一天渡鸦飞离伦敦塔,大英帝国就会灭亡”。这句话似乎直接将渡鸦上升到国家命运的地位。在盎格鲁-撒克逊文化中渡鸦似乎有独特的魅力,在如今的英国,它不仅是国家和民族的象征,更是一种在困境中坚强存活的精神比喻。英国人在保护它的过程中也保护了自己的文化和传统。

一、国家命运——渡鸦传说

渡鸦一直以来都被饲养在伦敦塔中。作为英国标志性建筑的伦敦塔,始建于1078年,最初是征服者威廉一世建造的军事要塞一一白塔,它是一座巨大的石头碉堡,统治着一座木头和灰泥的城市,它不仅作为一个要塞,而且作为政治犯的拘押地,象征着皇室的权威。

据说威廉一世非常胆小,担心外族的入侵而修建此塔,之后围绕中心建筑建造了炮台、箭楼等建筑群,在随后的几百年里,伦敦塔曾经作为避难所、堡垒、监狱、刑场、国库、铸币厂而存在,甚至一度成为皇室动物园。

从诺曼王朝开始,伦敦塔经历了八个王朝,承载了无数历史故事,见证了大英帝国的崛起和衰落,始终屹立不倒,就像是一位旁观历史的智者。在所有关于伦敦塔的传说中,流传最广的就是渡鸦的故事了。

从伦敦塔建造之日开始,渡鸦便成为长久的居客。盘旋在伦敦塔上空的它们丰硕健美,黑色的羽毛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它们最初留在这里也许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它们喜腐肉,对尸体有强烈的敏感度。而伦敦塔曾是一个弥漫着阴谋和死刑的祌秘之地。

相传:“如果有一天渡鸦飞离伦敦塔,大英帝国就要灭亡”,为了尊重这一古老的传说,时至今日,政府依然设立渡鸦官的职位,细心照料伦敦塔内的七只渡鸦:Hardey、Thor、Odin、Gwyllum、Cedric、Hugin和Munin,每天清晨提供新鲜的肉类,白天在伦敦塔附近会动,夜晚飞回鸦舍休息,它们的翅膀被精心修剪过,在伦敦塔卫生间的墙壁上都是巨大的渡鸦画像,作为吉祥物衍生出许多渡鸦纪念品,也非常招游客的喜爱。

二、古老的传说及渡鸦官职位的设立

伦敦塔渡鸦之所以成为英国国家命运的象征,与一则古老的传说有关。1660年,王室天文学家约翰弗拉姆斯戴德爵士向查尔斯二世抱怨渡鸦肆无忌惮地聚集和飞翔,影响了自己夜观天象。在查尔斯二世下令驱赶这些乌鸦的时候,王朝的老臣民突然出现誓死保卫这些渡鸦,说道如果渡鸦离开伦敦塔或者死去,君主政体和整个英国就会分崩瓦解。

当时的英国正在发生内战,为了保住政权稳住民心,查尔斯二世便在伦敦塔内留了六只渡鸦,剪短它们的羽毛,并且设置了渡鸦官职位,甚至修建了格林尼治天文台保护渡鸦的生活,在这之后,英国王室词养渡鸦的传统便开始了。

三、渡鸦神灵——航海者之神布兰

渡鸦最初作为英国图腾崇拜,一方面因为它特有的神秘感,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古老的神话。在凯尔特神话中最神秘的渡鸦神灵是航海者之神布兰(Bran)。

对古代的水手来说,那时还未出现指南针和地图,也并不总是能通过夜观天象来辨别方向,于是飞鸟便成为指引航向的重要标志。

从生理条件来看,渡鸦非常适合远距离飞行,加上乌黑庞大的身躯在茫茫大海又容易辨识,常常为水手们辨别方向提供参考,渡鸦也因此成为航海之神。布兰作为航海之神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的妹妹布兰,当初布兰雯远嫁给爱尔兰王马洛奇,但是爱尔兰王却经常侮辱她,于是妹妹传书将自己所受的委屈告诉给哥哥布兰,布兰出兵亲征爱尔兰,马洛奇的军队全军覆没,布兰的大军也仅剩下七个随从,在返回的途中,受伤的布兰命不久矣,于是命令侍卫砍下自己的头颅。虽然身首异处,但是布兰却依旧可以开口,带领着士兵返回到英格兰。于是这颗头颅便成为了英国抵御异族侵略的宝物。据说现代伦敦塔七只渡鸦就是布兰的七个随从。

在热播美剧“权利的游戏”中,史塔克家族的儿子“布兰”,在一次严重的摔伤后导致终身残疾,但是他经常梦到长着三只眼睛的渡鸦在凝望着他,告诉他是一只长着翅膀的狼,只是被灰色的石链束缚在地上,并且教会他成为绿先知和易形者。这里的渡鸦仿佛是指引布兰人生方向的使者,最终布兰成为临冬城的继承人。

但是在后来圆桌骑士的首领亚瑟王挖出布兰的头颜,认为应该靠自己的力量保护英国,最终化身为渡鸦,死而复生。因为没人知道哪一只渡鸦是亚瑟王变成的,所以担心伤害到君王便再也没人屠杀渡鸦,亚瑟王代替了布兰。今天在渡鸦官的纹章上面,可以看到渡鸦的头颅,有比较小的六颗。因为伦敦塔内通常饲养七只渡鸦,六只用来保卫英国,另外一只作为候补。

参考文献:

[美]博里亚萨克斯:《乌鸦之城一一伦敦、伦敦塔与乌鸦的故事》

[美]唐纳罗森伯格:《世界神话大全》

[法]列维斯特劳斯著,《野性的思维》

刘英团:《伦敦塔渡鸦穿越历史的活标本》

贾庆超:《漂浮于伦敦塔顶的阴云一一品味夏目漱石留英期间的不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