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了50年精神病院,一幅画卖2亿的日本画家:草间弥生

住了50年精神病院,一幅画卖2亿的日本画家:草间弥生

2019年11月07日 13:54:55
来源:汉辰艺术

TALKS OF A FLOWER GARDEN, 2015

Acrylic on canvas

194 × 194 × 7 cm

艺术物语

草间弥生的创作被评论家归类到相当多的艺术派别,包含了女权主义、极简主义、超现实主义、原生艺术、普普艺术和抽象表现主义等。但在草间对自己的描述中,她仅是一位“精神病艺术家”。从她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她企图呈现的是一种自传式的、深入心理的、性取向的内容;草间所用的创作手法则有绘画、软雕塑、行动艺术与装置艺术等。草间弥生及其作品草间在相当早的创作时期就发展出了自己的特色,她善用高彩度对比的圆点花纹加上镜子,大量包覆各种物体的表面,如墙壁、地板、画布、家里会出现的物品。她自己的打扮往往也与作品有很高的同质性,并以短上衣和非常强烈的眼影妆闻名。草间曾说明这些视觉特色都来自于她的幻觉,她认为这些点组成了一面无限大的补捉网,代表了她的生命。

艺术简介

草间弥生(Yayoi Kusama)

出生于日本长野县松本市,她曾与安迪沃霍尔、小野洋子等,先锋艺术家见证了当代艺术史。她的作品给人带来了别样的感觉,无穷无尽的圆点、艳丽的花朵,奇异的南瓜,混淆真实空间的存在,让你眩晕、混乱、迷茫、不知身处何处。

圆点对于草间弥生其实是一种治疗,幼年的她患上了一种神经性视听障碍疾病,开始出现幻听、幻觉,她看到的世界好像隔着一层斑点网,她开始疯狂的迷恋上画圆。因为她把这看成来自宇宙与自然的信号,毕竟“地球也不过只是百万个圆点中的一个”。

3月,她在日本的一家精神病院,安静地独自过完了自己90岁的生日。她极少外出,也很少会见客人,不会使用电脑和手机,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在过去的2018年,她的一幅作品以接近2亿美元的拍卖成交额,连续第四年成为全世界最贵的艺术家。

南瓜雕塑、密集的波点、浓烈的色彩,是她作品中的典型符号。《时代》杂志评选草间弥生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 100 人”之一,是当选的唯一一个日本人,是世界现存的史诗级艺术家。她被誉为“艺术天后”、“世界上最贵的精神病人”、“日本国宝级画家”,但这些标签都不足以形容她。

小时候的草间弥生,可以被称为“高岭之花”。1929年,草间出生在日本长野县松本市的世代经营种子生意的富裕家庭,是个家境让人艳羡的富家女。但小时候的她,有一段极其痛苦的童年回忆。

她的父亲沉迷女色,放荡的生活在当地出了名。母亲出身富裕的家族,因此,强势又要面子的母亲更看不惯父亲,非常易怒,动不动就把草间作为出气筒。

10岁时,她就患上了人格解体神经症。她小小的世界出现幻觉、幻听:眼前常有各色斑点,植物会说话。她看到的世界仿佛隔着一层斑点状的网。母亲终于发现这个情况,但她认为,女儿所谓的幻觉都是胡说的。逃离家的想法,开始在女孩的心里生根发芽。偶然的一天,26岁的草间弥生在一家旧书店发现美国女画家Georgia O‘Keeffe的作品。

草间冒昧地给Georgia写了一封信,说明自己的情况和困惑,并附上了14幅作品,一起寄去美国。深受感动的Georgia回信给草间弥生,表示愿意在美国推荐她的作品。

1957年,草间下定决心,远渡重洋,果不其然遭到了母亲的强烈反对。最后,母亲和草间决裂,只给了她100万日元,并与她彻底断绝母女关系。“如果我没有去美国的话,我就不会是今天的草间弥生。”多年后她说。在西雅图,她很快被接纳,画作顺利卖出,又成功举办了画展。

但后来,她去了纽约,当时那里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她也很快就捉襟见肘。“孤独潦倒,身无分文,仍然不打算回国;她夹着自己的画在城市中的画廊间穿梭;由于不懂英语,这个小个子、相貌并不出众的东方女人卖掉一张作品都异常困难”。

幸好命运总是眷顾坚持和勇敢的人。一年后,这幅著名的《无限的网》,终于在纽约布拉塔画廊展出,引起全城轰动。在最低谷潦倒了一年半的草间弥生,这下总算在美国声名鹊起了。1993年,时隔草间在美国成名后30年,她代表日本参加威尼斯双年展,还拥有了为她专门设立的主题馆。

也就在那时,草间弥生遇到了一生所爱——59岁导演Joseph Cornell。童年受过的折磨,让草间始终对爱与家庭心存芥蒂。两人的这段柏拉图式恋爱,只谈了10

年。1972年,Joseph Cornell与世长辞,此后,草间弥生终生未婚。失去在纽约唯一的羁绊后,她决定回日本。

从纽约回到东京后,越来越频发的精神问题,让草间弥生不得不住进精神疗养院,在疗养院对面,她买了一栋楼作为工作室。从上世纪70年代到现在,草间就这样过着精神病院和工作室之间两点一线的生活。这几十年间,她的创作再次回归架上绘画和雕塑。

她执着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把创伤变成艺术,直面心中的恐惧并勇于克服它。

南瓜一样的红色BOB头,一身艳丽的圆点衣装。

高龄的草间弥生,潮得让人时常忘记她的实际年龄。除了艺术展览,草间弥生在时尚界的成就也是国际级的水平。她受邀与品牌跨界合作,如其与Louis Vuitton的合作系列,受到了很多粉丝的追捧。之后,各大时尚品牌更加趋之若鹜,力求将潮流和草间弥生的波点艺术结合。

▲ 2012年 LV × 草间弥生 ▲

2013年 乔治·克鲁尼身着Armani定制的草间弥生圆点西装

▲ 登上时尚杂志《W》封面 ▲

这位自学成才、终身未嫁的酷女孩,从孩提时代拿起画笔就再也没有放下。多年过去,她终于端坐于艺术殿堂的王座,让世人无法忽略。

“我曾以为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未来一定有很多困难在等着我。”

“但,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做一个艺术家。”

作 品 赏 析

PUMPKIN (SS), 2014

F.R.P. (Fiberglass Reinforced Plastic)

urethane paint

90 × 120 cm

MEGUCHAN, 2014

F.R.P. (Fiberglass Reinforced Plastic), paint

80 × 101 × 48 cm

Statue of Venus Obliterated by Infinity Nets, 1998

Acrylic on canvas,

227 × 145.5 cm

Seeking the Beautiful Eyes , 2012

Silkscreen + etching embossing

60.5 × 72.5 cm

Flower Pink, 1983

Mixed Media

31.1 × 27.9 × 21.9 cm

FLOWERING, 2012

Acrylic on canvas

162 × 130.3 cm

GUIDEPOST TO YOUTH [HOTWOX]

Silkscreen on canvas

130.3 × 162 cm

TIME GOES BY, DEATH APPROACHES, 2014

Acrylic on canvas

194 × 194 cm

LONGING FOR ETERNITY, 2014

Acrylic on canvas

194 × 194 cm

Seeking the Soul, 2012

Silkscreen + etching embossing

60.5 × 72.5 cm

Eyes Flying in the Sky, 2012

Etching

31.6 × 40.2 cm

Under the Shining Sun, 2011

Screenprint

60 × 72 cm

WHISPERING OF LOVE

Acrylic on canvas

162 × 162 cm

INFINITY-NETS [TOU], 2015

Acrylic on canvas

112 × 145.5 cm

Ceramic Shoes (Silver Strap), 2013

Ceramic

29 × 27 × 27 cm

HIGH HEELS FOR GOING TO HEAVEN, 2013

Fiberglass-reinforced plastic

stainless steel, and urethane paint

The Moon, 1953

Pastel and gouache on paper

39.4 × 33.7 cm

Infinity-Nets, 2006

Acrylic on canvas

116.2 × 90.2 cm

Butterfly, 1985

Screenprint

53 × 60.8 cm

Fruit Basket 2, 1999

Screenprint with lamé

60 × 68

Coffee Cup, 1985

Screenprint

52.7 × 45.2 cm

Gold Shoes, 2000

Shoes, cotton and spray Paint

25.4 × 25.4 × 12.7 cm

Guidepost to the Eternal Space , 2015

Photo: Lily Idov

"Yayoi Kusama: Infinity Theory"

at Garag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Moscow (2015)

Silver Shoe, 1976

Sewn stuffed fabric, shoe and silver paint

16.5 × 23.6 × 7.3 cm

ARRIVAL OF SPRING [QABZ], 2005

Silkscreen on canvas

130.3 × 162 cm

Ashtray, 1989

Acrylic on canvas

38 × 45.5 cm

To the 21st Century, 1988

Acrylic and graphite on canvas

45.7 × 38.1 cm

Dots (TOPQ), 2006

Acrylic on canvas

100 × 100 cm

Star of Early Spring, 1988

Acrylic on canvas

45.5 × 38 cm

Looking through the Night, 1975

Collage, ink, pastel on paper

54.7 × 39.8 cm

Flowers and Self-Portrait, 1973

Collage, watercolor and ink on paper

53 × 41 cm

A Talk About Boundless Love

and All About Love, 2009

Acrylic on canvas

162 × 162 cm

Disappointment , 1994

Screenprint

65.5 × 50 cm

The Woman, 1953

Pastel, aqueous tempera, and acrylic paint

45.4 × 38.2 cm

Self Portrait (TWAY), 2010

Acrylic on canvas

227.3 × 181.9 cm